第306章 慕琛来了

    安小溪不知道梦的最后发生了什么,醒来的时候关于那个梦的结局她已经不曾记得了。

    只是当阳光洒进来,她坐起来的时候,手指触向眼角触到的那一抹湿润让她久久不能回神。

    起床洗漱做早餐,慕笙昨天又坐飞机又求婚的已经很累了。

    慕笙起来发现安小溪在厨房里做饭,有些歉疚的走上前从身后抱住她道:“抱歉,我本来打算起来做早餐的,却睡过头了。你这么累还叫你辛苦,真的抱歉。”

    “没啦,你才是比较辛苦,可以、可以帮我把这个端出去吗”安小溪开始被他抱着有些吓到,但一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这些亲密的动作渐渐的都要去适应,所以安小溪什么也没说,但是坚持了一会儿安小溪还是变得不自在了起来,只能找个借口把他支开。

    慕笙并没有什么在意,但是在走之前突袭一般亲了安小溪一下。安小溪吓了一跳禁不住叫了起来:“呀”

    慕笙端着东西,笑弯了那双动人的狭长眸子:“突袭成功,小溪真是可爱,被吓到了叫的不是啊,而是呀呢。”

    安小溪的脸颊绯红,捂住脸,安小溪低着头推他:“你不要闹啦,快点出去。”

    慕笙一边笑着应她一边走了出去,等他出去之后,安小溪才捂住胸口深吸了口气。

    脸颊有些烫,被他吻过的地方有灼热的温度,安小溪并不觉得讨厌,只是心里不自觉的别扭了起来。

    慕笙真的很纯情,虽然这么说一个男人难免会叫对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高兴,但是慕笙真的很纯情,安小溪知道。

    就算是突袭也只是亲吻她的脸颊,如果是慕琛的话,慕琛的话一定会吻住她的唇,而且不会一吻就离开,他会环住她的腰,不断的更进一步,或者是会撩拨开她的发,在她后颈一直向下吻,煽情无比。

    空气里传来糊味儿,安小溪急忙回神,叫道:“呀,糊掉了”

    早餐不得已值得吃了有点糊味的馅饼,安小溪很是歉意,送慕轩去了幼稚园,两个人就去了公司。

    一到公司公司里就议论纷纷,慕笙走到秘书室时,看到办公室里许多人围在一起,不禁多看了一眼:“怎么了,你们都在看什么”

    “啊,总裁您来了,快看,这是今天早晨的新闻,昨天有人在我们对面的大楼亮字幕告白,好像是求婚呢。”有人激动的把报纸拿给他看,慕笙很平易近人,大家也不怕他,这种八卦也敢和他分享。

    慕笙在心里笑,这事情他当然是知道。是求婚,而且已经求婚成功了。

    但是慕笙并没有真的说出来,毕竟这里的人都以为他和安小溪已经结婚了,拿起报纸佯装看了下,慕笙下定论道:“真是值得祝福的好事,但愿求婚已经成功了。”

    “这么浪漫,是我肯定会答应的啦。”

    “说的也是,谁要是弄这么浪漫的求婚,我也当场就嫁了。”

    慕笙听闻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把报纸递了回去,心情格外的好。

    自从安小溪答应了他的求婚,他的心情就别提多好了,生活似乎充满了明媚的阳光。

    转身慕笙刚要进总裁办公室,身后忽然有个秘书室的员工道:“唉~你们看到这篇报道了吗国内a市的慕氏集团打算开辟海外市场,最近在巴黎考察,近期将举办大型舞会,邀请诸多商业人事会谈。”

    什么慕氏集团慕琛要来

    慕笙的身子顿时僵住了,回身几步走到那人面前把报纸抽了出来拿在手里看。

    果然没错,上面的确写的是慕氏集团。

    慕琛要来了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响起,一石激起千层浪。

    他来了,他来和他抢安小溪了,想到这里慕笙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才不相信他来开阔什么海外市场,既然开阔业务为什么不去纽约,不去旧金山,不去其他的地方,伦敦也可以的,为什么偏偏是巴黎

    他打的什么主意根本就昭然若揭偏偏,偏偏这种时候

    “总裁,您怎么了”陈宁刚开就看到慕笙这样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

    慕笙被陈宁一唤这才回头,扶住额头,慕笙急忙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道:“没事,你们准备一下吧,九点开会。”

    慕笙说完就去了总裁办公室,陈宁看着秘书室道:“怎么了”

    之前拿着报纸的那个秘书无辜道:“我、我就念了慕氏集团要来这里开阔市场所以总裁就这样了,我先是不是我们公司和慕氏属于同种竞争类型,总裁觉得有危机感。”

    陈宁一听皱了下眉。

    昨天安小溪有给他打电话叫他不要提慕轩住院的事情,也不能说慕琛的事情,他才知道慕琛是慕笙的兄弟,但是两个人关系不好,也不是同一个母亲所出,所以最好不要让他知道。

    虽然这其中具体缘由他不知道,但今天看来,果然是关系很紧张吧,还好自己没有多嘴把慕轩的事情说出来。

    陈宁为自己松了一口气,也决定绝对不和慕笙说慕琛的事情。

    而在设计室那边,这报纸同样存在,安小溪看到报纸紧紧的咬着唇,好一会儿她反锁了办公室打电话给慕琛。

    慕琛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正让人把东西都搬到了新的别墅里,看到她电话,慕琛也差不多猜到了是什么事情。

    接起来,不等安小溪开口慕琛就道:“我知道你现在大概生气了,但是我已经做了决定。小溪,你不用再劝我了,我一定要把你和慕轩抢回来。”

    “慕琛,我们不是物品,不是你说想抢回来就能抢回来的。”安小溪攥着手苦口婆心。

    慕琛却完全听不进去她的劝说道:“小溪,你不是物品,轩轩也不是,你们一个是我深爱的女人,一个是我的儿子,我想要把你们接回来,我会对你们好。”

    安小溪深吸一口气,她觉得这么和慕琛谈是绝对不行的。他是不会死心的。

    闭了闭眼睛,安小溪道:“你在哪里,我现在去找你,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慕琛虽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说清楚的地方但是内心里却想见她,也想给她看看这个蔷薇盛放的美丽的别墅。

    “好,地址我发给你,你过来吧。”

    “好。”安小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拿着东西出去了。

    慕笙开完会议的时候心里不安至极,来找她就听她出去了,内心里不知怎么的涌起一股不安。

    他是相信安小溪的,真的相信她,她是什么样子的人他最清楚,所以他不觉得安小溪会在知道慕琛来这里的时候就一下子飞奔去找慕琛,况且慕琛不一定已经来了。

    但或许是现在的这一切他仍觉得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所以他竟不自觉的开始怀疑安小溪是不是去见慕琛了。

    为这事情出了下神,慕笙苦笑着扶住了额头:“我在想什么,如果我不能给她信任,那么不就和那时候的慕琛一样了吗”

    当年慕琛和安小溪会分开不就是因为慕琛的怀疑吗

    难道他要走慕琛的路途那样他的那些努力不就完全白费了吗,真是。

    不要怀疑,不要你去怀疑,小溪她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深吸一口气,慕笙对助理道:“要是kili在12点前回来,告诉她我等她吃中午饭,要是没回来的话就算了。”

    慕笙说完就离开了,不断的深呼吸,慕笙告诉自己不用害怕。

    没什么值得害怕的,他已经和安小溪订婚了,马上就举办婚礼,对,趁着他没有行动之前开始策划婚礼就行了。

    慕笙在思索着,内心里不安却越发的扩大了,慕琛本来就是他的一个隐患,现在他突然一副极有目的性的冲进了他所在的城市,他不可控制的不安着。

    怕以前的那些事情被揭穿,怕这四年来他一直追着安小溪,自己却暗中拦截的事情会被发现,更怕实际上在安小溪的心里,慕琛还是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小溪,我相信你,所以你一定不要辜负我。你是我这一生倾尽所有想要得到的,我绝对不要失去你。

    而此刻,安小溪把车停在了别墅的道上,看着那被栅栏围起来的蔷薇花,水眸闪烁了一下。

    好漂亮

    慕琛就站在那片蔷薇花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了身形潇洒,今日不算太热,虽然阳光很好,但是凉风习习,很是舒服,这样的好天气,让他显得格外的迷人。

    安小溪从车上下来,慕琛看到了她,冲她温和的微笑,安小溪呼了口气,走向他,心里却暗暗决定绝对不要被牵着鼻子走,说完话就走。

    她要告诉他自己订婚了,就在昨天,即使他什么都知道了,即使慕轩是他的儿子,她也还是要和慕笙结婚。

    把这个想法告诉他,这一次真的要叫他知难而退。

    走到慕琛面前,安小溪刚要开口,慕琛却已经说话了:“蔷薇花开的真漂亮,到院子里喝一杯凉茶吧,不论怎样,良辰美景最是不可相负。”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