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这个人是我爹地

    慕琛吃惊到不行,内心里一个想法在极具上升。

    这孩子,这孩子的脸竟然和他如此相似,任由谁看了都会以为他是父子吧。

    虽然他和慕笙算是名义上的兄弟,同父异母让两个人有几分相似,但是绝对没有道理他和安小溪的孩子会像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慕琛内心里从未如此的凌乱过,他完全不知该如何理清楚这一切,也理不清。

    慕轩嘟了下嘴,皱眉看着慕琛:“你在说什么呀,我和你哪里像了,我可看不出来,你让开啦,我要拿东西。”

    慕轩已经判断出这人就是他亲生爹地了,但是他并没有让这个会面变成什么感人的父子重逢,相反他打算快点拿了东西离开,并不准备和他多说什么。

    妈咪和这个人四年都没有联系,一直都是干爹地在照顾他,他可是干爹地一派的,才不要因为他是自己的亲生爹地就和他搞好关系。

    再说了,这个人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哼,连自己有儿子都不知道,果然是个烂人。

    四岁的慕轩明显的遗传了父亲的高智商,在拿表的过程中想的还挺多,思绪也非常的清晰,完全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拿到了自己过生日时妈咪送的表,慕轩小心的戴上,一转身就见慕琛匆匆的走过来,俯身看着他道:“你今年几岁你”

    “喂大叔,你想干什么呀,拐卖儿童吗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几岁。”慕轩不悦的说道。

    慕琛急忙蹲下来,双手抓住他的手臂,认真道:“我知道你是轩轩,你妈咪是安小溪,所以我们不算不认识,所以告诉我,你几岁了”

    安小溪说孩子是离开后半年有的,但是现在看到慕轩,他根本不能信,这孩子明明就应该是四五岁的样子,不,应该就是四岁的孩子。

    那也正好就是四年,也就是说很可能安小溪在离开之前,就怀孕了,孩子、孩子极其有可能就是他的

    想到这些,慕琛激动的手指微微颤抖,胸口都变得灼热了起来。

    他内心里迫切到不行,想要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如果孩子是他的,那么一切明明就是没有结束。

    “你还忘记说了一点哦大叔,我爹地是叫慕笙,是sy的总裁。”慕轩故意在这里补上一句。

    慕琛蹙眉,也感觉到这孩子似乎是故意这么说的,于是深深的望着他,脱口而出一句:“也许不是。”

    他说出来之后就有些后悔狼狈,他不该和小孩子怄什么气,再者说,这孩子是他的这件事,他也不能百分百的坚信,完全是因为这孩子相貌而起的猜测。

    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是此刻他却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一样死死的抓住慕轩的事情不放。

    他必须知道真相,他那死灰复燃的心,渴切的希望知道一切。

    的这时候的陈宁已经追了上来,进到房间里看到慕琛蹲着和慕轩说话却也没有惊讶什么。

    因为慕轩车祸的时候就是他陪着安小溪来的,所以陈宁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关系匪浅,自然也认识慕轩。

    陈宁走进去礼貌道:“您好又见面了。”

    慕轩见陈宁来了,急忙挣脱了慕琛跑到了陈宁身后,冲慕琛做了个鬼脸,慕轩道:“陈宁叔叔快走,这个坏人要绑架我。”

    陈宁无奈的苦笑道:“轩轩你又在闹了,这是你妈咪的朋友,你出车祸的时候就是他在一旁照应着你妈咪才没事,怎么会绑架你。”

    慕轩眨了眨桃花眸,沉默了。

    是吗这个人有这么好心不可能的吧,毕竟他扔下妈咪四年都不管,不闻不问,还不知道他的存在,怎么可能是个好人。

    这么想着,慕轩想到手里还攥着蓝宝石戒指,看了看小跑着放在床上,慕轩又躲回了陈宁身后吐舌头:“还你东西。”

    慕琛扫了一眼拿起了戒指和地上的皇冠,思索了一下开口问陈宁:“小溪现在在哪里我有东西要给她。”

    “不准你见我妈咪”慕轩不等陈宁开口就猛地大叫,有些生气的等着慕琛道:“我你有什么东西要给她,我替你给就是了,我和妈咪正要回家,你不要来打扰。”

    陈宁无奈的低头看着慕轩:“轩轩,你今天怎么有些不太对劲,我都和你说了,这人和你妈咪认识,不是坏人的。”

    陈宁无法,这孩子平时都是很好的,又聪明又懂事,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陈宁也是不懂,这一会儿的功夫,陈宁后知后觉了起来。

    奇怪了,是他的错觉吗怎么、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和慕轩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不不,这太奇怪了吧,自己难道是脸盲吗轩轩可是老大的儿子,怎么会和突然冒出来的男人长得像。

    慕琛面对慕轩的言语阻挠并不退缩什么,而是望向陈宁继续道:“抱歉,请告诉我小溪在哪里。”

    “哦,啊,小溪姐就在医院外的车上,我带您去吧。”陈宁和气道,压下了内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

    怎么想都是他多想了吧,仔细这么一看这男人和自己的老大也有几分像。对了,他好像隐约的知道老大有个哥哥,但似乎不是亲的。

    陈宁一边牵着慕轩走一边又陷入了思考。慕琛根本没时间也没兴趣知道陈宁的想法,他视线始终落在慕轩的身上,越看他越觉得和自己像,慕轩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扫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别开了脸。

    慕琛有些怔神,他从以前开始就没怎么和小孩子接触过,被一个四岁的孩子莫名的讨厌的原因他实在不知道。

    然而现在也不是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还有必须去知道的事情。不得不亲自问清楚,一路走出去,慕琛越发的感觉到了这几天的蹊跷。

    比如安小溪不让他见慕轩,慕轩出事的时候她歇斯底里的指责,这些在现在看来,都疑点重重。

    此时安小溪坐在车里早就开始不安了,攥着手焦急的等着陈宁带着慕轩出来的安小溪焦躁不安。

    已经去了这么久了,都十五分钟了怎么还没下来。

    难道说碰到慕琛了

    咬着唇抓住耳朵,安小溪连连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那么巧的,不可能那么糟糕正好碰上,自己走的也算是早了,现在还不到八点半,应该不会吧。

    对,不会的,不会的,这世界上的倒霉事不可能偏巧都被她碰上。

    安小溪一遍遍的安慰自己,可是她却忘记了这世界上有句话叫做:事与愿违。

    越是不想他发生的事情,越是发生了。

    当安小溪看到陈宁领着慕轩走出来,而在他们身边站着慕琛的时候,安小溪头晕目眩。

    安小溪看到慕琛和慕轩并排着站着,一大一小有着同样动人的桃花眸与薄唇,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样子,几欲晕厥。

    为什么从以前开始她想要达成的事情就这么难以达成呢。

    父子重逢了,就这样毫无征兆。

    “小溪姐,你的朋友正找你呢。”陈宁走过来,安小溪打开车门下来,他还笑着对她道。

    安小溪的脸在阳光下变得更加苍白了,她望着慕琛,紧紧抓住车门不说话。

    慕琛凝视着她道:“小溪,我们谈谈吧。”

    安小溪的身子震动了一下。

    他果然是猜到了。任谁都会猜到吧,毕竟两个人实在太像了。

    安小溪咬着唇不说话,只觉得狂风暴雨侵袭而来,在这个夏天,一切的平静都将被打破。

    “妈咪,我们回家吧。”慕轩似是感觉到自己妈咪的异样,伸出手拉拉她的衣角说。

    安小溪低头看自己的儿子,蹲下来对他温柔的笑:“轩轩乖,先回家等妈咪好不好妈咪很快就回去。”

    慕轩看了一眼慕琛,又看了一眼妈咪,伸出手抱住自己的妈咪小声道:“妈咪别怕,有我在,我一直都是支持妈咪你的。”

    安小溪瞳孔收缩了一下。

    难道说,自己的儿子已经知道了,她放开慕轩,果然看到了慕轩一脸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安小溪道:“谢谢你轩轩。”

    她的儿子好聪明,一下子就知道这个人是他爹地了,但是他似乎什么都没说,一定是为了自己着想吧。

    从以前开始他就是个很好很好的好孩子。

    温柔的又抚摸了下他的发,安小溪道:“轩轩乖,妈咪很快就回去。”

    “嗯,我会等妈咪回来的。”慕轩说完就上了车,安小溪交代陈宁把人送回去之后走到了慕琛面前道:“去附近的咖啡厅吧。”

    慕琛点头,不甚赞同,然而他的视线还忍不住多看了慕轩几眼,虽然慕轩哼着把脸别开了。

    车子启动了,慕轩跟着陈宁走了,车子远远开出去的时候慕轩其实是从后视镜里看着慕琛的。

    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爹地啊,害的妈咪难过的人就是他吧。

    可是他手里拿着红宝石的王冠,蓝宝石的戒指。

    那是妈咪说过,最喜欢追珍惜的东西,却竟然在那个人手里,是不是也就是说,其实妈咪很在乎他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