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我想见见那孩子

    “小溪,见字如面,合同谈的很顺利,不过意大利面和奶酪我实在不想再吃了,我想吃小溪你做的土豆牛腩,还有酱香排骨。你和轩轩还好吧,我不在,你是不是又晚睡了,这可不行,一定要早睡才行,不可以太累。就这样,还有最后,我很想你,真想快点回家见你。”

    关掉邮件,安小溪沉默的看着手机屏幕,轩轩已经睡了,黑暗里,安小溪缩在沙发里,只有屏幕的一点光亮点亮了这个房间。

    她没有告诉慕笙这边的事情,一是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了慕琛,她不知道作何解释;二是因为她不想让远在意大利忙碌的慕笙跟着操一些不必要的心。而三或许是一种心虚吧。

    即使要她撒谎把慕琛的部分隐藏掉,她也仍旧会心虚的想起那个时候,当慕琛和她说他爱她,当他看到那个未曾签字的离婚协议书,当慕琛抱着她,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吻着她的时候,她

    完全把慕笙忘记了。

    看着此刻慕笙写下的一行行的字,看着他说的很想见到他,安小溪的内心里除了汹涌的愧疚就还是愧疚。

    还有两天,两天以后,一切是不是真的能如她所想,全部都回归到正轨上去

    安小溪半夜未眠,想了许多许多乱糟糟的事情,而最终也没想明白什么。

    在酒店里,章铭把一个盒子放在了慕琛的面前道:“总裁,东西拿来了。”

    “好。”慕琛点点头,喝了一口威士忌道对章铭道:“没事了,你去休息吧,周一的票已经定好了吗”

    “已经订好了。”章铭点头。

    “辛苦你了,明明你都要结婚了,还叫你跟着我跑来这里,我真算是个过分的上司,这之后给你放假吧,一个月的假期,好好的准备婚礼和蜜月。”慕琛道。

    章铭深望着他,想了想低声道:“总裁,总有一天,总裁也一定会获得幸福的,我始终这样相信着。”

    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他了,给他希望吗给他安慰吗也许都没有用,但现在,不论如何必须有个人来告诉他,他还是会获得幸福的。

    不然的话,章铭怕这一次之后,总裁再也没办法去追寻幸福了。因为他现在露出了一副封闭自己,将自己的内心关起来的样子。像个机械似的,冷冷的,似乎已经放弃了任何事情。

    这样下去,总裁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敢想。

    “是吗谢谢你的话,不过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幸福什么的,即使没有也无所谓。”

    现在他还会渴望幸福吗

    不,自从知道了她和自己已经无法挽回之后,幸福什么的,他已经不需要了。

    他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幸福是她所给予自己的,当她不再能给予自己幸福了,那么之后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任何幸福他都不要。

    章铭抿着唇,心里有些堵的慌,却还是有些执拗的俯了下身道:“我知道现在总裁不好受,现在的总裁处于最艰难的时候,我并不会安慰人,可是在总裁的身边有许多人希望总裁能够幸福,所以请不要封闭自己的心,如果是总裁的话,一定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希望总裁您快点好起来吧。”

    章铭说完转身出了房间,慕琛在房间里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盒子,打开来看着里面的东西,慕琛苦笑。

    早一点,振作起来吗快点好起来吗

    他真的能做到吗

    也许这么说没有出息,但是这四年里,他所规划的未来蓝图里,一直都有她的存在。

    他一直幻想着未来能够重新和她在一起,在一起生活,所以才撑过这些日子,但是现在一切幻灭了,他忽然发现人生这条漫长的道路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任凭风景再美好,也没有人陪着他看了。家里养了夏夏,他还想再养一只狗,在夏日的午后,她和和孩子,以及一狗一猫在玩耍,他就在旁边看。而现在,他所能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草地。

    再美好的食物也没有了可分享的对象,再缠绵的情话也没有人听。

    从此以后,一辈子,这条道路上,他再也牵不到那个叫做安小溪的女子的手。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就像是被人生生的挖掉一块一样,空洞洞的刮着冷风。

    他呀,因为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倾尽所有,也是第一次这样的失恋。

    没有人教会他爱上一个人之后,该怎样温柔的表达感情,也同样没有人告诉他,失去了人生中最爱的人,该怎样熬过痛苦。

    所以他到底能不能像章铭说的那样振作的起来,慕琛不知道。

    这世界上明明谁离开谁都不可能活不下去,谁离了谁地球都依然的转动着,太阳照常升起,可偏偏这世上,有人离了另外一个人,心就跟着死了。

    这一个夜晚,慕琛没有睡。他这几天晚上都夜不能寐。在这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安小溪那时候整夜整夜不能睡觉的感觉。

    那滋味并不好受。

    第二天,慕琛依旧去送早饭、中饭和晚饭。

    在夜晚的蝉鸣声中,当慕琛转身的时候,安小溪开口对他说:“轩、轩轩已经没事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你明天不用来了,这两天真的谢谢你。”

    慕琛僵硬了一下,回身看着她,安小溪低着头,不看他的眼睛,他看着她孱弱纤细的身体,如玉兰花一样静美,也跟着低下了头。

    是么,不用来了,也就是说,两个人到这里就结束了。

    关于两个人的未来,到这里就真的一点也不可能了。

    病房内是她和他的孩子,现在他仍然存了想见一见的想法。哪怕只是一个幻想也好,见过这个孩子,他也想想象下自己和安小溪的孩子可能生长出的面容。

    虽然他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可是他还是想去幻想一个美梦。幻想自己和安小溪有孩子的话。

    还有就是

    也许看到这个孩子,他就能克制住内心里,临近崩溃的想要毁掉一切的想法。他把感情全部压抑在内心里,积少成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内心的想法会变成魔,吞噬着他,如果他因为嫉妒因爱成恨,想要毁掉一切,到时候就无法挽回了。

    所以他想

    “我想见见那个孩子,只是一面,可以吗”慕琛开口问。

    安小溪身子猛的一颤,慌乱的摇头:“不、不行,你不能见轩轩。”

    她激烈的反应刺痛了慕琛,慕琛苍白的扯起了唇角道:“你担心我会对他说些不该说的话吗就这么不能相信我吗”

    安小溪的呼吸一窒,艰涩的攥着手:“对不起,我没有这么想法,只是那孩子太聪明了,我怕他和他父亲说什么,这样隐瞒就没有意义了。”

    安小溪扯谎,心里慌乱至极,他是不能够让他见慕轩的,如果他见到了慕轩,万一起了疑心,她精心隐瞒的这一切就毫无意义了。

    到时候,搞不好就是一场新的战争,不,是一定会是一场新的战争。

    她必须阻止这一切发生才行。

    “我,只是想见见这个孩子,以留个念想。那天我看到你这样呵护这个孩子,我不禁想到,如果我和你也有孩子的话,你是不是也会这样的宠爱他。我知道,我和你已经不可能了,但是至少让一切可以在美梦中落幕。”慕琛低头恳切道。

    也许现在他的样子,有些难看吧,以前他在她面前,总是温文儒雅的,虽然后期并不是这样,但绝不狼狈。

    现在他一定是狼狈的,但是没关系,这世间因果循环,他欠她的这些狼狈痛苦,四年前是他害了她的,今日不过是还了。

    没关系,因为我爱你,爱到甘愿狼狈。

    安小溪哽咽,说不出话来。

    慕琛,在里面的就是我们的孩子,你根本不需要去幻想什么美梦的。这些话,真的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能对你说的,只是一遍遍的拒绝,或者是沉默。

    “明天,最后一次,我会再来。”慕琛说着转身,几步之后,他停下来,没有回头却道:“小溪,不论你信还是不信,这辈子遇见你,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于你,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现在已经相信这命了,我现在回头去想,或许遇见你的那一刻,并不是你抓住了我这颗救命稻草,而是我搭上了我人生中唯一一趟幸福之旅。谢谢你,曾给我最美好的时光。”

    关于你的记忆,每一幕都闪着光。当你撞到我身上的时候,命运的齿轮就开始旋转。

    上天让我品尝到了幸福的滋味,虽然他打开了这扇门又为我关上了,可是于我来说,也是最好的礼物。

    安小溪看着他的背影远走,眼泪落了下来。

    该道谢的人明明是我啊,如果没有慕琛,现在我一定是个不知道在哪里生活着的悲惨的家庭主妇。

    握住在黑暗中行走的我的手,成全我的梦想,给我希望的曙光,我最爱的人我为何已经不能给你幸福了呢,我明明曾经那样的想让你幸福。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