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最后一次丈夫的义务

    一遍又一遍,试着慕轩的脉搏,触碰着他温暖的皮肤,安小溪的心脏才能真的去相信,此刻自己的孩子还安稳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虽然他的腿受伤了,漂亮的脸蛋也擦伤了一点,让她心疼的厉害,但好在除了这些,他还安稳的在这个世界上,正安静的睡着,呼吸匀称。

    安小溪轻抚了好几遍慕轩,稍微冷静下来,她才想起自己把慕琛忽略了,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立刻站了起来。

    慕琛,如果慕琛看到慕轩的话,他会不会有所怀疑。

    心下一慌,安小溪站起来转身向门外走去,她祈祷着慕琛已经回去了,但是她却又觉得,慕琛肯定会在这里。

    他不会是那种扔下她走掉的男人,他一定还在这里。

    果然,当安小溪推开病房的门走出去的时候,稍微侧目就看到慕琛坐在医院的长椅上。

    这个时间的医院很安静,尤其是病房区,他高大笔挺的身影就那么坐在那里,有点突兀,更多的是让人觉得很落寞和孤单。

    安小溪轻咬住了唇,停了一会儿才开口:“轩轩已经没事了,对不起我太激动,所以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请你别往心里去。”

    “没什么。”慕琛摇头,双手插在口袋里低着头:“本来就是我做错了,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夜风从开着的窗户里吹进来,很冷,凉凉的吹进人心里。

    慕琛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安小溪似乎能从他身上散发的气息感觉出来他其实并不从容。

    他总是这样,即使再大的情绪,有心要隐藏他也藏的住。

    只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两个人之间发生了那么多,天堂地狱,地狱天堂,她内心尚且没办法平静,他又怎么平静的了。可是他没有情绪的波动,又是那一副冷静的样子。

    安小溪站在那里,任由夜风正吹拂着她的内心,她想开口道歉,想说那些话只是她情急之下说出来的,想说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错,想说其实她听到他说的那些话,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了,可还是觉得满足与幸福。

    想说能被他爱过,是她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慕琛,你曾经是我的爱情梦想,我真的很爱很爱你,现在也依然爱你,可是我

    已经没有办法走向你了。慕轩的事情,就像是一种惩罚一样提醒着我如果再犯错又会让身边的人受伤。

    我不能再错一步,对不起,我有千言万语想和你说,可最后我能和你说的大概只有“再见”。

    深吸一口气,有些艰涩的攥着手,安小溪颤抖着说道:“你走吧,慕琛你回a市吧,不要再出现了。”

    “嗯,好。”慕琛回应着她,她听不出他话里的情绪,也看不到他的表情,确切的说是她不敢看。

    一眼也好,如果看到他露出悲伤的表情,她就会不知所措。

    一定又要动摇了,一定又会痛彻心扉。

    慕琛现在,或许正露出了,非常非常难过的表情。她曾经希望这个男人能从她身上得到哪怕一丁点的幸福,因为她知道他并不是幸福的。

    而现在,别说给他一丁点的幸福了,他明明就因为她,非常非常的难过着。

    “周一的时候,我会踏上回程的飞机,在慕笙回来之前,我先照顾你们。”慕琛开口说道。

    安小溪心下一惊,急忙慌乱的说道:“不用你照顾,轩轩我会照顾,至于我,不需要人照顾。”

    不行,不能让他留在这里,会穿帮的慕轩的身份如果被他知道了,本来该结束的一切,又将会是什么样子她根本难以预料。

    慕琛的身子一颤,面对她这样坚定的拒绝,他的内心绞痛的厉害。可是他也知道她肯定是要拒绝的。

    毕竟和自己一时意乱迷只当作是气氛使然。

    她不会背叛慕笙的,因为她从来都不是这种女人。

    真可笑,他现在明白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那时候,他该明白的时候,他没有明白这个道理,现在明白就只是在为别人做嫁衣而已。

    可就算是做嫁衣,一天也好,一小时也好,一分钟也好,呆在你身边的时光,能延长哪怕一点点对我来说都是好的。

    站起身来,慕琛走到安小溪面前伸出手环住了安小溪,安小溪下意识的就想挣扎,慕琛却将她抱的很紧,他身上的冷香窜过来,直浸入肺腑,安小溪的呼吸又开始不顺畅了。

    慕琛抱着她,轻声道:“我答应你,只要慕笙回来我就走,悄无生息的走,从你和他的世界离开。所以在这之前,就让我照顾你吧,就当作是我对你的弥补。”

    “不用你弥补,轩轩的事情实际上就、就和你没有关系,你不需要对我”

    “作为丈夫,从未为妻子分担过什么,从未守护过她什么,真的很差劲。让她变成了孤身一人,信誓旦旦的说着要做她的家人,结果却抛弃了她的可耻的丈夫,现在站在这里,最后一次,想向他的妻子尽一点义务,就请你成全这个差劲的丈夫吧。”慕琛抱着她,紧紧的抱着她。

    他不禁想,那时候,当风雪来临,他如果也这样紧紧的抱住了她,是不是即使什么也不说,她也会懂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只是嫉妒你和慕笙在一起,不管你们是有过什么,还是只是朋友。

    我只是怕你被慕笙抢走,即使高傲如慕琛,他也还是会有不自信的时候。

    那时候,紧紧抱住了她就好了。

    安小溪靠在他怀里,脸色苍白的闭上了眼睛。

    又被牵着鼻子走了,被这样的甜言蜜语紧紧的包围着,她就像是被下了咒语的可怜人,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好累,撒谎好累,违心的说着那些话也好累,而慕琛的怀抱那样温暖,带着令他熟悉又安心的味道,让她现在想睡了。

    也许睡过去就好了,睡过去的话一觉醒来,也许就会回到四年以前,故事的发展和现在不太一样。

    有可能自己和慕琛敞开心扉让彼此了解自己,误会解除,她有了他的孩子,他和慕笙的关系也缓解了。

    于是有一天午后,她和慕琛开着车提着东西去看爷爷,抱着小小的慕轩,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

    呵呵,这样的美梦也许永远只是美梦而已吧。推开慕琛,安小溪道:“我几天晚上要在这里陪轩轩,我累了,你先回去吧。当然我、并不是要你勉强回a市,只不过轩轩不认识你,你尽量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的好,他是个敏感的孩子,有可能会和慕笙说。”

    “那我明天送早饭来这样总可以吧,早饭午饭和晚饭,我会准时送这些过来。”慕琛忙道。

    安小溪抿着唇,实在没办法无视他的好意,只得点头:“好吧,那你今天晚上先回去吧。”

    “好。”慕琛说着的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给她盖上,安小溪挣扎:“我不需要,我”

    “夜里冷,你就先盖着,明天再给我。”慕琛说完转身走了。

    安小溪看着他的背影,攥紧了手里的西装。

    她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有时候人明知道某些事情是错的,还是会去犯。

    这一定是、一定是因为这个错误,实在太吸引人了。

    一步步深陷下去,人却还是不肯回头。

    她明知道绝对不能让慕琛见到慕轩,否则很可能会穿帮,可结果,她根本阻止不了什么。

    一个错误,连着一个错误,到周一的时候,真的一切都会结束吗

    安小溪回身到了病房里,走到轩轩的身边坐下,安小溪抚摸着他的发轻喃:“宝贝,刚才你的爹地就站在外面,你知道吗你离他很近很近。宝贝,我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呢是否这是命运的安排,要让你们父子见面”

    安小溪趴在床上,沉默的闭上眼睛。她不知道,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上天注定,她是不是不该阻拦慕笙和慕轩的父子相认,她并不知道。

    安小溪的苦恼的趴在慕轩的身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而在意大利的慕笙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出差的第四天,这里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是扔下手里所有的工作,飞奔着回来的。如果的真的是这样的话。也许一切又变得不同了。

    可惜,慕笙并不知道此刻发生的事情。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慕轩也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自己的妈咪趴在床边,慕轩扑闪了下眼睛,有些茫然,紧接着他想起了自己遭遇的事情。

    真是千钧一发,好险好险,他要去对面给妈咪买生日礼物的,却没想到会差点被车撞到。

    那时候虽然他很聪明的滚到了车底,可是他还是很怕见不到自己的妈咪。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