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我的孩子绝不能有事

    安小溪是崩溃绝望的。

    都是她不好,如果她没有心软和慕琛来到这里,如果她赶紧把事情弄完去接轩轩,如果

    她到底在做什么啊,竟然在儿子出事的时候,和男人意情迷,可耻可耻她真是一个可耻的母亲

    偏偏那个男人还是他父亲,没给过他一点父爱的父亲。

    安小溪激动的冲出了总统套房,她几乎疯了,眼泪不断的落下来。

    慕琛被那一巴掌打的怔了一下,这才反应上来,是安小溪的孩子出事了,急忙追了上去。

    一把拉住安小溪,慕琛一边拉着她的手走,一边道:“哪个医院,我送你去。”

    安小溪歇斯底里的挣扎:“你放手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情你放手,轩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我拖着你陪葬”

    慕琛拉着她进电梯,面容恢复了冷静成熟,紧攥着她的手道:“要算帐也好,要我陪葬也行,现在重要的是去知道具体的情况,孩子在哪个医院,快点告诉我。我要知道他现在的情况,这样才能第一时间安排用的上的人。”

    安小溪还在大叫:“你现在假惺惺的做什么,都是你,要不是你”

    “安小溪我现在是要救孩子的命,你给我冷静点”慕琛厉声呵了一句,安小溪出处于激动的情绪终于被缓解了一下。

    愤怒减少之后,安小溪内心里就被恐惧和害怕占据了,她颤抖的报出医院名字,脸色擦白手脚冰凉,呆呆的被慕琛牵着。

    慕琛牵着他冲出去开了车,在车上,慕琛联系了陈宁,通过陈宁联系了医院方面的人,动用势力安排了最好的医生之后才挂断电话。

    安小溪此刻脸白的厉害,浑身都僵硬到不行,慕琛挂断电话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现在害怕极了,开口道:“我打过电话,有最好的内科医生和外科医生守在那里,我也说了,如果他们不行,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会从全球找最好的医生来,你别怕,没事的。”

    安小溪抱着双臂,呆呆的瞪着眼睛,一遍遍的喃呢:“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慕琛在一旁怔了怔,低声道:“对不起,不是你的错,错的人是我,我不该出现。”

    她很喜欢小孩子,他知道,从以前就知道,当小乔宣布怀孕时,她是用怎样欣喜羡慕的目光看着小乔的,他知道。

    那时候他就知道她喜欢小孩子,只是那时候他以为以后还很长很长,以后他们会有孩子的,所以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在意。

    现在,她有了慕轩,一定是把他当成珍宝一样,任何人可以伤害她,但却不能伤害她的孩子,她一定是这样的好母亲。

    可想而知,现在的她有多痛苦,多伤心。

    自己不该出现的,慕琛心中抽疼的厉害。

    自己不该破坏她现在的幸福。

    开车到了医院,在手术室外,安小溪脸色惨白的见到了陈宁。陈宁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轩轩怎么样,轩轩怎么样”踉跄的冲过去安小溪激动的抓着陈宁问。陈宁根本说不上来,只是语无伦次的一遍遍道:“小溪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都是我不好。”

    慕琛只好把安小溪和陈宁格开,问陈宁的事情经过。

    陈宁说过之后,也确定了撞人的司机已经被捕,这才回到安小溪身边道:“他会没事的。”

    属于他的冷磁性声音,不带什么特殊的情绪波动,这样平和的声音本是应该能安慰她的,可是现在她并没有被安慰道。

    从他口中传出的平静的深深的刺激到了安小溪。

    安小溪坐在椅子上,听到这句话忽然激动了起来。怨恨的瞪着他,安小溪猛地站起了起来抓住他的袖子,歇斯底里的叫道:“你怎么知道他没事说到底你根本就不在乎他有没有事,你不像我一样在乎他,你根本不在乎他,你才能这么冷静。你这个混蛋,王八蛋,都是你,轩轩变成这样都是你,他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安小溪叫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你根本就不会知道,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

    第一次知道他存在的时候,我就差点失去了他。之后我身体一直很差,这个孩子几次都面临生命危险。他降生那天,台风加暴雨,差一点他就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了。

    婴儿时期,他几乎吃不进东西,总是发烧,生病,可是这孩子很少哭。

    他总是爱看着她,用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看她笑,即使生病到笑脸通红,也只是用小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指。

    为什么这孩子小小的年纪就遭遇了这些病痛,因为他没有父亲的庇佑他父亲、他父亲明明是个天神一般的男人,可却从他未出生开始就没给过他一点的庇佑。

    你能这么冷静,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在手术室里的孩子是你的骨肉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安小溪心脏疼到不行,想到自己的轩轩他是坚强温柔的好孩子,他像个天使一样,他是她的无价之宝,她想到他可能会出事,会有生命危险,她就简直要疯了。

    她的拳头打在慕琛的身上并不疼,他看到她这副痛苦的样子,心却是疼的厉害,伸出手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慕琛一下下的抚摸着她的发:“嗯,我是个混蛋,所以都是我这个混蛋的错,你不要再哭了,会没事的,相信我,会没事的。”

    他的怀抱那样的温暖,渐渐的将她环住,安小溪还在挥着手打他,却是已经再骂不出来了,只能呜呜的在他怀里哭。

    她的轩轩,她的轩轩绝对不能有事,绝对不可以。

    手术并没有持续很久的时间,两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道:“小患者没什么事情,很幸运受的都只是皮外伤,还有脑袋稍微蹭破了点皮,我们给他受伤的地方缝合了,需要住院一段时间,但是内里没有问题。”

    “真、真的吗”的安小溪从慕琛的怀里挣脱出来,颤抖的冲到医生面前追问道:“我的轩轩真的没事吗”

    医生笑着点头道:“只是皮外伤而已,而且都是可以愈合不会留下疤痕的伤口,请您放心吧。小患者非常的聪明,似乎在车撞上他的时候紧接着缩到车底躲过了车轮碾压。”

    安小溪听后,身子放松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她只是听着就觉得惊心动魄了。的

    慕琛在她身后急忙扶住她,对医生道谢。

    护士推着慕轩到病房去,慕琛一直扶着安小溪,慕轩被几个护士推着,慕琛只隐约看到了一个身影,安小溪已经冲上去了,虽然知道麻醉药的效果还没过,安小溪还是用温柔到宠爱的声音轻唤他:“轩轩宝贝,你怎么样别害怕,妈咪就在这里。”

    安小溪跟着病号车去病房,慕琛回身看到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的陈宁。

    他走过去看着陈宁道:“慕轩没有事情了,刚才没来得及问,请问你是”

    “啊,我、我是sy的秘书,慕笙先生是我的老板。”陈宁急忙礼貌的说道,一直到这个时候稍微放松了下来,他才发现眼前站着的男人如此的气度非凡。

    慕琛对他颔首了一下,其实他差不多也猜到了他的身份,开口,慕琛问道:“慕先生什么没有出现,他儿子住院这么大的事情他都不管吗”

    “不、不是这样的,慕总裁现在人在意大利,要周一才能回来,现在并不在这里。”陈宁急忙道。

    慕琛听后一怔。

    是这样。

    原来慕笙不在这里,所以安小溪要一个人照看慕轩,所以她才会说都是自己的害的,因为自己耽误了她和儿子会面的时间。

    低头沉思了一下,慕琛道:“这件事请你暂时不要多嘴,还是由安小姐亲自和慕先生说的好。”

    陈宁也是没主意的人,自己都想不到该怎么和慕笙说,现在听到慕琛替他拿了主意连连点头,点头之后陈宁不禁又打量了下慕琛问道:“那请问您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觉得这个男人哪里有些眼熟的样子,明明也是从没见过的。

    “我是和安小姐、慕先生认识的人。”慕琛简短的说完之后就让陈宁回去,自己走去安小溪和慕轩的病房。

    他走到病房外,就见里面没有开灯,安小溪正坐在慕轩的身边,大概是怕灯光会吵醒麻醉的孩子。

    就算麻醉效果消失,这个时间孩子也该睡了。

    安小溪一直紧紧握着慕轩的手,从这个角度,慕琛看不到慕轩的脸,只能看到安小溪的背影。

    他看着他纤细单薄的背影,再扫到病床上躺着的孩子,忽然就很想见见这个孩子。

    他想看看这个被安小溪捧在手心里,悉心呵护的孩子。

    到底会有怎样一幅面孔呢

    如果、他说如果,如果他和安小溪那时候也有孩子,是不是现在也会被她这样呵护着。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