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小溪,我爱你

    慕轩和陈宁在商场里逛了一圈,慕轩一直往钻石、金银首饰那边钻,让陈宁各种不解。

    四岁的孩子正常点的,难道不是想买钢铁侠、变形金刚的手办吗

    为什么要钻这些绝对不该是他有兴趣的地方呢。

    “轩轩,你为什么要走这些地方啊,这些都是首饰之类的。”陈宁开口问。

    其实很想说,就算是慕轩看上他也不能给买啊,这些东西这么贵,就算是可以找老大报销,但是这些东西也不便宜。

    不过

    想到慕笙宠安小溪和慕轩的样子,他觉得很有可能就算是慕轩买了个别墅回去,他也能笑着报销。

    额,不不不,还是不能这么娇纵孩子,这样可是不好的行为。

    果然就算慕轩选中了,自己也还是要劝他不能买。要适当的给予他正面教育,不能总是太宠爱他,这样对小孩很不好。

    陈宁想的挺多,谁知道慕轩一本正经的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掏出一张开道:“这里有之前爹地给我的零花钱,我偶尔看到干爹地炒股,就偷偷跟进,然后赚了点钱,过阵子我妈咪要过生日了,我要用我自己赚的钱偷偷给妈咪买个生日礼物,之前看的那些都太俗气了,我要给妈咪买个适合妈咪气质的钻石手链。”

    至今为止,除了安小溪和慕笙、慕轩三个人知道彼此的关系之外,外人都以为这三个是三口之家,所以慕轩自然而然的在陈宁面前也叫慕笙爹地。

    自然的陈宁以为慕笙是慕轩的父亲。

    慕轩和慕笙不算像,只是眉宇之间几分相似,他自然更多是像慕琛,但因为大部分人没见过慕琛,而慕琛和慕笙怎么说也是兄弟,所以自然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怀疑什么。

    陈宁的嘴角抽了又抽。

    教育教育慕轩

    呵呵,他果然有点不自量力啊。这可是老大的儿子,结果是自己受教了。

    四岁的小孩子,既有孝心、又有品味、还学着自己赚钱,简直太太太棒了。

    不过,四岁的孩子也不会炒股,大概是买不了钻石手链吧,因为不想慕轩因为买不起而失落,陈宁和蔼的俯身下去道:“轩轩,钻石手链很贵的,有可能你买不了,你告诉叔叔,你有多少钱,叔叔带去买价位合适的,就算不是钻石也没事,你妈咪一样会高兴的。”

    “是么”慕轩咬住唇,低头思考道:“可是我看网上,说能买到的呀。叔叔,钻石项链真那么贵吗八十万美金都买不到”

    “多、多、多少”

    慕轩眨眼:“我炒股赚了八十万美金,我还以为挺多的。”

    陈宁听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八十万美金,四岁的小孩子赚了八十万美金,他是不是该把这小家伙绑起来关进小黑屋,每天让他为自己炒股啊。

    不过比起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他真是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一个四岁的孩子都比他会赚钱啊,他还怎么混啊。

    呜,天才的儿子果然也是天才。

    “轩轩,我收回刚才的话,叔叔不知道你赚了这多钱,这个钱这里大多数钻石手链都买的到,你尽管挑。”

    慕轩兴奋了,“真的吗我可以给妈咪挑漂亮的手链吗”

    “嗯,当然是了,我敢打赌,你妈咪收到之后一定会既激动又惊讶,而且会非常感动。”陈宁宠溺的抚摸着他的头:“这片街区全部都是商场,我们可以随便逛随便看。”

    在心里他不禁想,这样的孩子,谁会不喜欢呢,谁会不宠呢。

    谁要有这样的儿子,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正这时,忽然有人叫他:“陈宁,我的天哪,真的是陈宁吧,我靠,竟然能在巴黎巧遇”

    陈宁回头愣了一下:“你是张晓好久不见啊”

    陈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自己高中的同学,这可是巴黎啊,简直太令人惊讶了,陈宁顿时和老朋友聊了了起来。

    而此时,慕轩透过这边的橱窗,看到街对面的玻璃橱窗里闪闪的钻石在发光。是红宝石,妈咪皮肤很白,红宝石最配1了。

    而且他记得妈咪总是会画一个红宝石的皇冠,妈咪告诉过他,那是她戴过的最喜欢的皇冠。

    妈咪喜欢红宝石的皇冠,蓝宝石的戒指。这两个慕轩记得很清楚,也就是说妈咪喜欢蓝宝石和红宝石做的东西。

    慕轩兴奋了,他回头看到陈宁聊的正开心,觉得已经很麻烦陈宁了,只是个项链,他也有卡,自己买就好了。

    于是慕轩推开门走了出去,谁也没想到这时候,一个醉酒的男人正驾着车向着这边人行道冲过来,四周的人都躲开了,可是慕轩刚从门里出来,完全没有看到车。

    紧接着砰的一声。

    “啊有小孩被撞到了”凄厉的尖叫声响起,顿时一大群人涌了出去,陈宁从和朋友的聊天中回神,四下看不到慕轩的身影,心一下子凉了一般。

    慕轩

    安小溪跟着慕琛到了他住的地方,在酒店房间里,慕琛给她倒了杯茶,安小溪明显有些坐立不安。

    因为这是和慕琛的单独相处,也因为心里还记挂着慕轩,于是也不等喝水就开口道:“你、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慕琛深望着她,很想问她是否就这么不想和他呆在一起,想想又欲言又止了。

    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又有什么用,反正她和他最终要走到分道扬镳的。

    转身进卧室拿了两份文件出来。

    把第一份放在她面前,慕琛开口:“你的孩子叫慕轩吧,这是我找律师起草的协议,在孩子十八岁的时候,当初向慕笙要得的那些股权就全部转给他,你留着吧,现在不必要让慕笙知道,以后给孩子就好。”

    安小溪呆了一呆,惊愕的看着他:“为、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那些股权你不是一直想要吗”

    为此不惜、不惜利用了她和他的离婚。

    “并不是这样的。”慕琛笑了起来,落寞道:“我对他的股权从来就没有兴趣,我要做的只是保护慕氏不被他抢走而已。股权什么的,就算在他手里,也没关系。这是我要向你说的第一件事,对不起,那个时候做了那种事情。也许你难以相信吧,即使是看起来冷静成熟的慕琛,也有极其幼稚的一面。得不到,被背叛了,这些思绪堆积在脑海里,就会压抑成一种黑暗。不想就那么放你走,不想看到你就那么和他幸福的在一起,所以就做了卑劣的事情,想要你即使恨,也要记得我,把我当成是你的伤疤一样记得我。我是那样想的。”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手在膝盖上渐渐的攥紧了。

    是、竟然是这样的理由。

    不是因为想要股权利用他,也不是为了让慕笙失去一切,他只是像个不想被自己喜欢的人忘记的小孩子一样,只想的到用欺负的手段让对方记得自己。

    “怎么会这样”安小溪怔怔的喃呢。

    怎么会这样呢,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这么幼稚她是因为相信慕琛永远都是成熟冷静近乎冷酷的,所以才完全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一次也没有,所以一直很心痛,一直为此受伤着,所以才走了

    可是你

    “很可笑吧。”慕琛笑了起来,却是有些嘲讽悲伤道:“偏偏还有比这更加幼稚可笑的事情。”

    慕琛说着把手里的第二份文件推向了她。

    安小溪拿起来,看了一眼她身子就僵住了。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离婚协议书,而在下面自己的签名跃然于纸上,可是另外一边,另外一边为什么会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签名”安小溪震惊的瞪着水眸,看向慕琛。

    慕琛的桃花眸,如夜色中的星辰,闪着温柔的光,他看着她,眼里流露出无限眷恋:“因为舍不得,舍不得让自己去接受你不再是我妻子这件事,狠不下心在上面签字,总觉得你不签字也还是属于我的。那时候我明明觉得你背叛了我,对你已经彻底心寒,可是我还是没有在这上面签字,想着等我可以淡忘你的时候,再签字。但可惜,四年的时间也没能让该淡忘的淡忘,不过现在,我会签字。”

    安小溪的眼里,泪水从里面滑落出来,她放下文件,捂住双眼,痛苦道:“你为什么要我知道这些,我是不会动摇的,现在你什么都挽回不了。”

    好痛苦,好痛苦啊,不要再让我知道这些了,你的深情我越是知道的多,越是痛苦啊。

    都晚了啊,要是我知道你也会为我的事情变得幼稚,要是我当初不为那事情伤心透顶,再坚持一下,再向你诉说一下,而不是果断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今天就不是这样的局面了啊

    我已经乱了,已经搞不懂,我们之间到底谁该为这样的结局负责。

    “我并不是想扰乱你,只是我不想再后悔了。这是最后一次了,在结束之前,我必须把这些年,内心里一直想对你说的话说出来:小溪,我爱你,这辈子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曾经能娶你为妻。”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