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明明很爱你

    我一直都没来得及告诉你,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仍然并不喜欢跳舞。但牵着你手起舞的每一次每一次,我都希望时间可以永不结束的。

    我以为,有些话,只要两个人去感受就好,不需要说出来,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有些话。有些事,如果不说出来,对方或许永远不懂。

    我总是把重要的话放在了心里,我的不善言辞最终也让我失去了你。

    以为鸿沟不管有多深,我都可以跨给你看,但我终究不想再错一次。即使要伤害你也要把你留在自己身边,四年前我那么做就好了,现在的话,已经做不到了。

    在察觉到自己深爱着你,在察觉到你为我受了多少伤害的时候,我已经做不出那些狠狠的伤害你的事情了。

    他既是你愿意为其孕育生命的男人,那我也只有放手的份了。

    所以只有今夜,在我能看到的地方,只和我一个人跳舞,以后你牵着谁的手,会和谁翩然起舞,我再也不能干涉了。

    “kili,下面一支舞能和我跳吗”旁边忽然有人插话进来,安小溪转头看了对方一眼,是这次的主办方,为了搞好关系,她本来第一支舞就是要和这个人跳的。

    但是现在

    安小溪水眸扑闪了一下,淡淡的开口:“抱歉,今天晚上我只跳一支舞,就是刚才那支和慕总裁跳的舞,接下来我有急事,就先到这里告辞了,以后我会请杰瑞先生共进晚餐以做赔偿。”

    安小溪说完,深深的望了一眼慕琛,俯了下身向外走,她知道慕琛要和她谈事情马上就会跟上来。

    一边向外走,安小溪一边感受到了这夏季的风,清凉到有些冷意的吹到了她的心里。

    她从以前就不喜欢跳舞,因为她本就是出身在平民家庭里,小时候根本没有学过跳舞,而之后去了安家,虽然她学了基本的社交舞蹈,但是也只是为了安家的面子,和安琪学习的舞蹈课根本比不了。

    当她抱着厚厚的书,看着安琪在安家的舞蹈室里,穿着华丽的礼服和帅气的男伴一起练舞步的时候,她内心里除了羡慕,更多的是自知之明。

    她这样的身份,不会有和王子跳舞的那一天。

    高中的毕业舞会上,和她跳舞的是全班最差的男生,安小溪并没有歧视对方的意思,可是被沾满了奶油的手握住手,被几次重重的踩脚,被四周人嘲笑,这个不好的记忆,足够人一生难忘。

    在那一天她就不喜欢跳交际舞,因为不会有和王子跳舞的那天。

    那时候她从未想过,很久很久之前,当她再一次在舞会上起舞的时候,牵着她的会是这个a市万千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

    他牵着她翩然起舞,温柔的环着她的腰身,为了不让她紧张,在她耳边讲着明明不符合他气质的趣事。

    我也和你一样,我也和你一样,只喜欢和你跳舞呢。因为和你跳舞的时光,每一幕每一幕都是美好的。

    你俯身下来笑着的样子,你唤着我腰在我耳边低喃,你揽着我旋转,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除了和你跳舞,任何人邀请我跳舞,我都不感兴趣,但是我、我不能把这些说给你听。

    我很后悔,后悔当初太害羞自卑以及不自信,但我再见到你,看到你急切的面容,想要挽回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才恍然那时候我错的有多离谱。

    其实,我根本不用去和你解释慕笙的事情,明明比起解释,有让你更加安心的办法的。

    我要说的不是对不起而是我爱你。如果当时表明心迹,我们也许不会分开,不会走到这一步,故事也许不该向这个方向发展的。

    慕琛跟着她走了出去,两个人站在外面,街道两旁都是法国梧桐,慕琛自然的脱下身上的西装为她披上,安小溪争扎:“不用了,我不冷。”

    “披上吧,别推脱。”慕琛开口道:“有样东西我想交给你,放在我的酒店,我今天晚上的飞机,东西给了你之后,我就离开了。”

    安小溪的心脏轻轻颤抖了一下,下意识的脱口道:“这么赶吗”

    慕琛顿了一下,低下头轻笑:“嗯,慕氏那边我也离开有些日子了,该回去掌空大局了。”

    安小溪没有说什么,但是她心里清楚,慕琛故意没有说的事情。

    离开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已经没有留恋了,不如早点离开这个伤心地。

    她不该问这么没神经的问题,可是心脏抽疼的那瞬间,她就忍不住问出来了。

    当她意识到,他从这里离开以后,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别时,她难以克制的心痛与不舍。

    她从四年前就爱这个人了,以前就很爱他,现在心里依然放不下,抱着这样的心情,却要和他分别,她的心脏抽疼的厉害。

    然而她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她满心的爱恋思念必须封在口中。身上都是他的味道,从西装上散发出的冷香将他紧紧的包围着,她贪恋的拉紧了衣服。

    轻声道:“我给家人打个电话,说晚点回去。”

    慕琛点点头,顿了一会儿道:“他不知道我来找你吗”

    安小溪的手紧了紧,摇头:“我没有告诉他。”

    “嗯。不要说,就当我没有来过,说了的话,只会引发不必要的误会。不要天真的以为他很温柔会包容你,在别的事情上,大概是这样。对上我的事情可能就不一样了,毕竟是仇人。”慕琛说的很淡,淡的如同在谈天气。

    但是安小溪知道那话的重量,她怔怔的看着他冷静成熟的面容,喉咙里一瞬间涌上哽咽的感觉。

    她想到了让两个人产生裂痕的那件事情,裂痕就是从她坦白慕笙的事情开始的。

    她当时,真的好天真,擅自把他的温柔和包容当作理所当然,以为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包容,以为自己没有错。

    现在她想,她或许是错的。

    就如同慕琛现在所说,如果自己告诉慕笙,慕琛来找过她,为了和她复合,那么不知道慕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实际上,她心里很清楚,这两个男人从本质上是兄弟,骨子里是很温柔。

    就是因为这两个人都是这样的温柔,所以她爱上了慕琛,所以她没办法背弃慕笙。

    那么,同样的温柔,是不是也会同样的孤单。

    慕琛,为什么你现在明明露出了这么平静的表情,却刺痛了我。

    如果你心里有我,如果你把我看的很重,以至于这四年都在寻找我,那么从此后你的世界没有了我,你会不会孤单寂寞。

    想到这些事情,安小溪心脏又痛,心又乱了,她急忙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电话是打给秘书陈宁的,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陈宁说两个人刚吃过了晚饭,他正带着慕轩在逛了下,正准备回去。

    “陈宁,我临时还有点事情,你能不能再陪轩轩一会儿,今天晚上真的辛苦你了,我之后会给你”

    “kili姐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和轩轩玩的很好,正不想回去呢,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你放心在舞会吧,我和轩轩等下就回去,我在别墅等您回来,啊您先别挂,轩轩要和您说话。”

    电话很快转到了慕轩手里,慕轩拿到电话奶声奶气道:“妈咪,妈咪,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呦,感冒也好了,身体棒棒哒,你放心参加舞会吧。”

    “轩轩乖,妈咪真的对不起你,妈咪会尽快办完事回去的好吗”

    “好的,妈咪放心吧。”

    电话挂断之后,安小溪转身,她望见慕琛正在抽烟,看到慕琛抽烟,安小溪有些愣神。

    他从来都是不抽烟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是很好看的,但是安小溪还是喜欢他不抽烟。因为不抽烟,他身上就会有那种纯净的冷香,不会混杂烟草的味道。

    可是现在她没有资格说什么。

    走回去安小溪道:“可以走了。”

    慕琛点点头,接着看了下自己手里的烟问安小溪:“介意我抽烟吗”

    安小溪水眸眨了眨,死攥着手。

    介意,我不喜欢,不想你抽烟,可是那又怎样,从此以后我将不再有资格评断你的任何事情。

    她笑了一下,摇头:“不介意。”

    慕琛也笑:“我想也是,你总是很有包容心。”

    两个人都在笑,可是悲伤的气息却弥漫开来,在这个夏日的夜晚,这个时尚浪漫的巴黎之都,两个人都没有感受到来自这个城市的浪漫与温情。

    他们沉浸在各自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他,隐藏着自己的悲伤与绝望,表现出自己最成熟冷静,温柔绅士的一面,想在最后不那么狼狈的离开她的世界。

    她,忍着自己的思念与眷恋,伪装出平静与无谓,像是真的一切都不在乎了一样,不得以要斩断两个人之间的情缘。

    你

    一定很痛苦吧。

    对不起

    明明很爱你,却要离开你。

    可是我已经别无他法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