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92章 买下她所有作品

    慕笙走后的几天里,日子一直都风平浪静。

    安小溪每天上班,之后下班就去幼稚园接慕轩。慕笙依照他所说的每天都给她发邮件,安小溪自然也是每天都回。

    一切过的风平浪静,慕琛出现过的事情,就像是假的一样。一切的事情就和她想的一样,慕琛再也没有来找过她,也许以后两个人可能还会见面。

    她时常会想,她如果和慕笙在一起,那么以后还是要回去看爷爷的吧。作为他另外一个孙子的儿媳妇再去看他,不知道是怎样的尴尬。而她也从慕琛的妻子变成了慕琛的弟妹,虽然弟弟是他不会承认的弟弟,弟妹也是他不会想要见到的弟妹。

    其实一直到现在,安小溪也还是没能知道慕家上一代的恩怨。

    除了隐约的之后慕笙的妈妈是第三者,之后三个人产生了恩怨,最后一起出了意外之外,具体的事情没有人和她说。

    这事情是慕琛的伤口,亦是慕笙的伤口,所以她不能。

    周四的早晨,慕轩吃过早饭上了车之后就打了几个喷嚏。

    安小溪看着他,关切的问道:“轩轩你是不是感冒了,有没有发烧,妈咪带你去看医生好不好。”

    “妈咪我没事啦,你看”从背包里抽出感冒冲剂,慕轩一脸小大人的样子道:“我有带感冒冲剂哦,喝了就没事的。只不过今天轩轩可能不能陪妈咪参加慈善晚会了。”

    安小溪咬住下唇,今天晚上她必须去参加慈善晚会,但是轩轩也不能放着不管,安小溪想了一下道:“那轩轩,我今天让陈宁叔叔先接你回家,陪你吃完晚饭再送你回家好不好妈咪会在晚上九点回家。”

    在心里安小溪决定,等到拍卖会结束之后,舞会一开始她就走。也许会有人邀请她跳开场舞,本来她是打算和轩轩一起去,然后推脱掉开场舞的,现在她倒是宁愿跳开场舞,总是之后要纠缠很久的好。

    跳完开场舞,她就要从那里离开了。

    “嗯,好的好的,妈咪你放心,我会听陈宁叔叔的话的。”慕轩乖巧的点头,漂亮的桃花眸转啊转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天的忙碌之后到了晚上,安小溪和慕轩通过电话,再三确认他没事之后,才换礼服。

    水蓝色的钻石长裙,优雅美丽,安小溪坐上车去向拍卖会现场。

    拍卖的流程安小溪并不太感兴趣,她的心思还都拴在慕轩的身上,所以当她的画作放上去,主持人开始叫起拍,她听到场中那熟悉又磁性的声音沉稳的说着:“五百万,美金。”的时候,安小溪怔住了。

    那个声音,迷人如大提琴,她怎么也不会听错。

    可是怎么可能呢,怎么会,慕、慕琛怎么会来。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起拍价是八万美金,这个人一下子就出了五百万美金,安小溪僵硬的回头,她看到慕琛身着深蓝色的西装,成熟又内敛,英俊的面容似乎消瘦些,但仍不减他半分风采。

    四目相对,他冲着她微微颔首,绅士儒雅,如同一个许久未见的故人。

    心脏骤然一痛,安小溪重新回过头来,咬住了下唇。

    这时候,慕琛是不是已经接受了两个人要成为陌生人的事实了他那样从容,是

    她听到主持人一遍遍的问:“五百万,有没有加价的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成交”

    那之后她的几件展品最后都是被慕琛拍到的,她不知道慕琛在做什么,心乱如麻也不敢回头,怕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桃花眸。

    她的手心里微微出了汗,在这里的遇见可能只是巧合,但如果不是巧合的话

    那么要是慕琛上来和她说话,要是他问起慕轩的事情,她是否还能继续把谎言说下去。

    她知道自己有必须说谎的必要,可是她很怕自己根本没办法在慕琛的面前好好的圆谎。

    慕琛你为什么又出现,为什么要把所有我拍卖的东西都买下来,我以为上次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拍卖会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是舞会,在舞会开场之前,许多人聚集在舞会现场,人们举着酒杯觥筹交错,慕琛穿过人群向着安小溪走来,安小溪看到他,慌乱的低下头想逃,慕琛急忙几步上前去,饶到她身前挡住她的路道:“我只是想和你稍微谈几句,你放心,我没有再逼迫你什么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想不得不说,开场舞之后给我点时间吧。”

    安小溪听到他说不再逼迫内心里又是一痛。

    他本就没有逼迫她什么,她也不是为了这个所以才逃,她只是为了自己这颗不争气的动摇的心,所以想逃。

    想逃,但实际上又有点舍不得,每一次见到这个男人都像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四年未见,她对他有许多的思念,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还要将他推远。她的内心真的很煎熬。

    抬起头来,安小溪望着慕琛英俊的脸,最终还是没能狠心不听他说,开口道:“好,开场舞之后我听你说。”

    慕琛点了点头,这时候舞会现场灯光明灭,主持人开始说话,安小溪知道舞会要开始了,她提起裙角转身要走,慕琛却又伸出手拉住了她。

    安小溪回眸,对上那双如星辰一般动人的眸子,慕琛勾了下唇角道:“开场舞,和我跳吧。”

    安小溪的心脏狂跳不止,她看着他鼻子忽然酸楚了起来。

    以前她曾好多好多次随着他的舞步起舞,他牵着她跳舞时,是她最爱跳舞的时候,可是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啊。

    “我不要。”安小溪开口,拒绝他。

    不能松口,一旦品尝到那些令人心跳的事情,就会变得无法自拔,会要求跟多更多。她不能放松,要、要不断的不断的拒绝这个人才行。

    “最后一次了,今天以后,应该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就陪我跳一支舞吧,最后一支舞。”慕琛很温和,声音平静又温柔的阐述着这件悲伤的事情。

    所以的爱恨,在今日之后都会沉淀。

    最后一支舞,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也许什么意义也没有,会这样做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想和她跳舞,不想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跳舞。

    哪怕今天的事情,他无法控制,但是仅限于有他在的地方,他想要她和自己跳舞。

    最后了

    安小溪咬住唇望着慕琛的手,心里重复着这句话。

    最后了呢,这是和慕琛的最后一支舞。想到这里,安小溪忽然就没办法拒绝了。

    哪怕只是留作回忆也好,最后再跳一支吧。

    停下脚步,安小溪咬着唇道:“那就最后跳一曲吧。”

    华尔兹乐声响起,灯光打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个是今晚拍卖品最多的时尚设计师,一个是买下她所有作品的年轻才俊,两个人来跳开场舞,仿佛是众望所归,大家都理所当然的看着两个人,看着一段佳话。

    在别人的眼里,她一定是被他猛烈的追求着的,他们幻想着俊男美女的故事,殊不知两个人的渊源。

    舞步翩翩,两个人在灯光的追逐中起舞,他握着她的手,揽着她的腰身,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

    “你的舞跳的越来越好了。”他贴在她耳边低声道。

    安小溪的耳根子酥软,喃呢着回:“多、多谢夸奖。”

    慕琛唤着她继续在她耳边道:“你以前不太擅长跳舞的,可是渐渐的就跳的这么好了,你总是这样,即使一开始不擅长的东西,但只要坚持就会做的到。”

    安小溪的心脏一紧,听着他的话,有些干涩道:“是吗”

    她自己其实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总是很拼命很努力,要做就默默的做到最好。累也不说,难受也不说,总是宽容别人,包容别人的错误,受了委屈也独自吞咽苦水,从不索求,你总是付出太多了。”慕琛开口道。

    安小溪的心脏揪着,眼泪已经濡湿了眼眶。

    不要再说,事到如今不要再说了啊。为什么慕琛你、为什么慕琛你这么了解我。

    “但是这样不好。”慕琛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累的时候你要说出来,委屈的时候要记得诉苦,虽然你很宽容,但是不要一味的包容,也要让别人包容你。多撒娇一些,任性一点也没关系,什么都可以索求,因为你是个女人啊。”

    安小溪低着头,眼泪几乎要落下来了,她不敢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有些不敢听下去的打断道:“不要再说了,现在再说这些做什么。我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你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你呀,总是虚张声势罢了。”慕琛笑了笑,那笑容说不出的无奈和宠溺。

    堵的安小溪心里难受。

    此时舞曲终了,慕琛退开了一步,捧起她的手俯身亲吻下去,而后他仰起头来看着她道:“现在我才有了实质的感觉,结婚的时候,你只和我跳舞,今夜我们两个正式离婚,不要再和别人跳舞了,那天夜里,你可是只和我跳的舞,而我我那天夜里也好,今夜也好都只和你一个人跳舞。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