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你有没有想过我

    慕琛没办法相信,他怎么去相信

    他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之类的事情,他根本就没办法相信。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不可能,他不相信

    “你骗我,你在骗我。”慕琛死死的抓住她的肩膀,脸色已经变了。

    孩子,入籍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孩子。

    安小溪仰头望着他,苍白无力眨了下动人的眸子:“我没必要骗你,这种事情你只要稍微查一下就会知道。慕琛,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你放过我吧,我只想过安静的生活。”

    回不去了,就算死死的抓住那些过去,也还是回不去了,因为她现在有不能辜负所拥有的一切。

    不管慕琛再怎么步步紧逼,她也不能靠近他。

    她要回的是自己的家人身边,是慕轩身边,是慕笙身边。

    慕琛的手从她手臂上滑落了下来,安小溪向后退开了一步,视线落在慕琛那张错愕的面容上,那张总是冷静的面容上,此刻出现了松动。安小溪有些害怕,她怕慕琛忽然发怒。

    以前的事情她不是忘记了,她仍然记得,每一次痛苦的刻骨铭心,慕琛一旦发怒,她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然而慕琛什么也没有做,他只是错愕的站在那里,许久之后才悲伤的低下了头。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和这个女人的故事,难道就到现在为止了吗

    不会再有继续了。

    他到了必须要放手的时候了吗

    追了四年,日夜思念,最后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局吗

    安小溪抓紧了包,咬着唇低下了头,小声道:“对不起,我先、先走了。”

    她能感觉到慕琛没有愤怒,比起愤怒他更多的是悲伤。自己和慕笙有孩子的事情,他感觉悲伤而不是愤怒。

    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在为自己的事情悲伤。

    在爱情里,男人会因为很多很多事情愤怒,可如果一个男人为你的事情感到悲伤,或许他是真的爱你。

    胸口一阵紧缩,安小溪努力遏制着痛楚。

    不可以,不可以因为一些莫名的心跳而做出错误的抉择,她不能说出任何事情,没有什么需要说的真相。

    到此为止最好。

    转身安小溪要走,慕琛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开口问:“这四年,即使你恨我也没关系,有没有一刻想过我怀念过和我在一起的日子”

    他的声音那么落寞悲伤,刺的安小溪的内心尖锐的痛楚。

    有的,这四年里,无数个夜晚我梦到在你的身边。在我脆弱的时候,我只要闭上眼睛就会产生幻觉,感觉到你在我的背后。

    你张开双臂抱住我,你在我耳边轻喃,你远在天边,却近在我心里。

    可是那又怎样呢这四年,匆匆如流水过去的每一天,我们彼此分离,即便你在我找,即便我在想你,我们也有绝对不能抛下的东西。

    关于你是什么,我不懂,关于我,那就是我的孩子,和深爱我的人。

    “没有,你以前那样对我,以为我在那之后还会想你吗慕琛,我说过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我了,对你,我也再没有以前的想法。慕笙对我很好,好到我从不曾有过的不好的时候,我现在很幸福,所以再见了。”

    安小溪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她不敢回头,不敢看慕琛的表情,怕多看一眼都会停下脚步。

    她对于他永远都是恨大于爱,不,甚至于她根本就没有恨过他,不知道恨他的滋味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她能记得的,深深记得的都是这个男人赋予她的一切,拉她出苦海,赋予她勇气与力量,梦想与爱情,甚至于改变了她整个人和整个人生。

    遇见慕琛之后,她或许也有危险、也有痛苦,也有悲伤,可是不管命运再怎么安排,多少次的回到过去,她还是愿意和他遇见。

    只是慕琛,我们回不去了啊。

    一路冲去出上了等着她的车,安小溪匆匆的离开了,在车里,她死死的捂住嘴巴才没叫自己哭出来。

    狠狠的说出伤害他的话,但实际上她明明不想伤害他的。慕琛,要是你不曾来过,多好,如果你不曾来过,那么我们之间便就那样结束多好。

    你也不用再徒增悲伤。

    出租车最终在一个公园里停了下来,安小溪坐在公寓的长椅上看着公园里的悠闲走动的人群发着呆。

    她的脑袋很乱,盘旋的都是慕琛的事情,都是过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属于两个人的家,那个王子与公主的乐园。

    最爱的人以及做好的朋友都在身边的那段幸福快乐的时光,喜欢着慕琛,也想被慕琛喜欢的那些事情。

    一幕幕的在她眼前掠过。

    安小溪不知道坐了多久,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响,她在发呆,完全没有回神,一直到好久之后,安小溪稍微回了下神拿出手机,看到有十多个来自慕笙的未接电话,再看一下时间,安小溪猛地站了起来。

    “三、三点半了,轩轩的演出。”急忙冲出公园,安小溪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给慕笙。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慕笙压低声音道:“小溪,你到底在哪儿,为什么电话一直都不接”

    安小溪愧疚道:“对不起阿笙我在和老师谈事情把时间给忘记了,轩轩的表演怎么样”

    “虽然推后了时间,但最后的上台时间也被定在了二十分钟后,你能赶到吗”

    安小溪抬起头看了一眼坐标,从她这个地方到轩轩的幼稚园要一个小时多的车程,安小溪已经上了出租车和司机说了目的地,但还是颓然的推了一把发道:“抱歉,我一个多小时后才能赶到。阿笙,真的抱歉,帮我和轩轩说声抱歉,我这就赶过去。”

    “嗯。我会和他说,但这之后,你自己和他解释下吧,轩轩很期待你能来看他表演。”慕笙无奈道。

    安小溪的愧疚又加深了一分,失魂落魄道:“我知道的,抱歉,对你和轩轩我都感到很抱歉。”

    慕笙听着她语气里的失落,也不免有些心疼,她一直希望自己是个好母亲也尽心尽力去做了,因为这点小事受到责难,实在不应该。

    扬起唇角,慕笙安慰道:“我的话已经原谅你了,至于轩轩,我会帮你说好话的,快来吧,我们等着你。”

    电话挂断了,安小溪坐在出租车上依然很颓然。她在搞什么,因为慕琛的出现乱成一团,连自己儿子重要的表演都错过了,简直不是一个母亲该犯的错误。

    她太在意了,太在意慕琛的出现了,以至于被左右的很厉害,她不该这样的。不过这次也是最后了。

    她和慕琛这次真的结束了吧。

    这样的话和慕笙之间,也应该能发展的很顺利了吧。

    幼稚园那边,慕轩拿着小提琴酷酷的站在了慕笙身边道:“妈咪是不是来不了了”

    慕笙无奈的蹲下来揉揉他的发道:“怎么这就不高兴了我不是在这里吗你要知道你妈咪可是时尚女神,很忙的。”

    慕轩嘟了下嘴道:“我知道啦,妈咪从不爱迟到,一旦迟到基本上就是因为事情耽搁赶不来了,没事,我不介意,也没有真的很不高兴了。不过我会告诉妈咪,我不生气是因为干爹地你在这里陪我。你可是大功一件哦。”

    慕笙一呆,失笑不已:“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古灵精怪的主意啊,真是败给你了,”

    慕轩桃花眸一挑,倒是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对于慕轩人小鬼大的支援,慕笙不好糟蹋他的心意,决定以此来要求安小溪和他去约会。不过这也要等他出差回来了。

    明天开始他要为期一周的意大利出差,去和意大利布艺大亨谈生意。本来他也是希望带安小溪和慕轩一起去,让这两个人好好的去放松一下。

    可惜sy走了他之后,再走了安小溪,就连主事的都没有了,这周偏巧有个时尚慈善晚会,sy要派代表出席,并且造势,拍卖的是安小溪的画作以及服装。够资格去的除了他这个sy的总裁,也只有身为原作设计师的安小溪了。

    所以意大利之旅就这样泡汤了,只能他自己去了。

    这恐怕是四年的时间里,他和安小溪唯一的一次分开。

    慕笙一边看着慕轩的表演,一边想着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也许稍微拉开这一个周的距离,小溪能更加意识到他的存在。

    等他从意大利回来之后,他就向她求婚,两个人之间并不需要再从交往开始了,一旦她认同两个人的关系,那么就是从婚姻开始。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希望安小溪出现在他的户籍里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幼稚园都放学的时候,安小溪终于赶到了。

    从出租车上下来,远远的看着慕笙牵着慕轩,那画面根本就是真正的父慈子爱。

    这些才是对的,才是她该有的生活。

    她抬起手把发丝挽到耳后,深吸一口气迎了上去:“阿笙,轩轩,对不起,我来晚了”

    关于慕琛,就成为过去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