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约她的人竟是慕琛

    星期一的早晨,安小溪又上了杂志的封面,一身黑色礼服,头戴王冠女王范十足的安小溪有一点傲慢的笑着。

    这个表情在她那张迷人的东方面孔上并不惹人讨厌,反而魅力十足。

    “我想,巴黎的人民又要为你掀起新一阵的热潮了,他们喜欢你像女王一样,不得不说你的营销策略真的很成功。”合上那对安小溪赞扬不已的杂志,慕笙笑言。

    安小溪笑穿着白衬衣,条纹七分裤,清晨的光洒在她俏丽的短发上,她的表情俨然一副小女生的模样,不好意思的眨眼,安小溪道:“我怎么有种罪恶感,感觉自己这是欺诈啊。”

    慕笙扬了下俊眉:“欺诈吗我并不觉得,再说了,就算是欺诈,也是被害者甘愿被欺诈。比如说我,我打算等下上街再去买这个杂志一百册。”

    “你真是的,不要闹啦。”安小溪很不好意思的埋怨他。

    这个人真是爱调侃她,也不想想到底她是因为什么才开始扮演这种形象的,还不是为了的sy,过几日sy旗下的品牌就要在各大商场上市了,之前慕笙利用炒股之类和收购楼室赚了不少钱,但是最终都砸在了这个公司上。这个公司只许成功绝对不准许失败。

    为了给sy的成功保驾护航,她必须把服装利益最大化,所以她就想出了这个利用自己做商品的想法。

    而在舞会上她所展出的花系列礼服将成为新品牌的高端定制,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与消费群体,她相信自己的设计,花系列一定能在贵族圈里打开热潮。

    阿笙,我可是不会让你的品牌砸在我手里,你曾说过想要去很多地方一路画画,潇洒自由,因为我的原因,你这个梦想根本没有实现过,所以我不会让你在sy上面也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眨了下水眸,安小溪的视线落在了面前的杂志上面。

    那上面她所露出的表情,让她一瞬恍惚。

    这个表情

    其实并不是她自身所拥有的,在下决心成为女王型设计师时,身边其实并没有这种例子,即使看了时尚女魔头她也学不来那个风范,然而最终为何会成功呢。因为潜意识里,她在模仿一个她曾经非常熟悉的表情。

    虽然不是那么的相似,但是安小溪内心里清楚,她所有表情都和慕琛相似。

    看着这照片,安小溪恍然有一种错觉,仿佛随着时光的流逝,与分离的拉长,她不知什么时候竟那么像他了。她急忙低下,攥紧了手里的牛奶杯。

    不要胡思乱想了,她还是她的,一直都是她自己,她头脑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而慕琛也、慕琛也一定会想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

    他不该出现在巴黎,现在说不定已经回去了,再见面的什么根本没有必要。

    “妈咪,妈咪,明天下午五点,幼稚园有表演,我要拉小提琴,妈咪你和干爹地一起来看好不好”小奶娃及时的出现打断了安小溪的胡思乱想。

    安小溪急忙放开杯子俯身刮了一下他的小脸蛋:“是吗我们轩轩要拉小提琴呀,是几点开始呀”

    “下午三点开始的,之后还有亲子互动环节。”慕轩眨着水眸道。

    “是吗那干爹地和你妈咪就算请假也要去啊。”慕笙也放下刀叉说道。

    慕轩听到开心的张开了双臂:“哇啊,好棒”

    安小溪宠溺的揉揉他的发,内心里对儿子满满都是爱。

    现在真的已经很幸福了,有轩轩在身边,她已经很知足了,所以她不能准许其他任何人再来插手她的幸福。

    即使那个人是曾经最能让她幸福的人。

    吃了早饭,慕笙开着车载着安小溪到了公司,最近因为新品牌的上市的事情,其实两个人都很忙碌,但是两个人像是在无形中约好了一样,不论如何都不加班,要准时的下班,即使把工作带回家也好,不能让轩轩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

    因为这两个人比谁都更加清楚孤单的滋味,和独自守着家等家里人回来的感觉,小时候他们都经历过,这种感觉绝对不希望轩轩也品尝到。

    而至于明天的表情,两个人也是要挤出时间去看的,尤其是慕笙,忙的厉害,可是他还是不想缺席。

    因为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一个准丈夫,准父亲了,要做到最好才行。他打定了主意不管是事业还是家庭都要紧紧的握在手里,守护住。

    啊,果然这样才是对的,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幸福,以前的那些寡淡的生活,好似离他已经十万八千里了一样,现在他虽然累,但是却觉得无比的充实。

    安小溪并不清楚,此时此刻,慕琛正在和她的老师罗森在一起。

    “我想和您的学生谈一笔生意,希望罗森你帮我牵下线。”

    其实以慕琛在a市的地位,以及罗森的地位,两个人肯定是认识的,这一点安小溪没想过,也并不觉得有必要知道,但这两个人的确是认识的。

    “既然是慕的生意那一定是比大生意,我会帮你约她,不,应该说我非常的乐意。”罗森道。

    慕琛点点头继续道:“我知道最近安小姐一直励志于sy新品牌的上市,如果您说我要和她谈生意的话,我想她不会来。不,确切的说,你一旦报上我的名字她也是不会来的,所以我真诚的希望罗森先生不要说是我约的她,请对她说你有重要的事情找她。”

    罗森满口答应了下来,慕琛确认了他不会说漏嘴之后才定了时间。

    从罗森的工作室出来,慕琛微微仰头看了下太阳,这里的太阳是小溪每天面对的吗她一直都在巴黎吗

    不,她应该去过其他地方吧,和那个男人,去世界各地。那些曾经他想带她去的地方,她想要和他一起去的地方,都是另外一个男人陪着她走过吧。

    小溪,以后我一定要把你和他去过的地方,再陪着你走一遍,我要覆盖住所有他给你的记忆,要你的记忆里永永远远都只有我一个人。

    一点一滴,我们都去弥补吧。

    现在,从把你重新抢回来开始。

    第二天,依然是风平浪静的早晨,慕笙和安小溪一起把慕轩送回了家,与他约定了下午一定来看他表演,之后一起去上班。

    中午的时候,慕笙来找安小溪吃饭,两个人向餐厅走去,安小溪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我接个电话。”安小溪说了一句上一旁接起来,几分钟之后安小溪回来歉意道:“抱歉阿笙,我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找我谈,希望我现在就过去他那里。”

    “既然这样你快去吧,替我问好,还有下午的时候早点回来,我们还要去看轩轩的表演。”慕笙十分体贴的说道。

    安小溪点点头,转身走了,出门打了车,安小溪去罗森和她约定的地点。

    在车上安小溪还在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她完全无法猜测到底是什么事情。

    到了地点安小溪下车,看了下短信上的地址,的确是这里没错。在她的面前是一个蔷薇庄园,不管是外面的护栏还是里面的地上都种满了各色的蔷薇,漂亮极了。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对这个地方十分的喜欢,宗觉得是个的汇聚灵感的地方。

    “老师真是的,不会是因为发现了这样的么美景,所以才激动的叫我来吧。”

    安小溪想着走上前,按别墅的门铃,并没有人回应,安小溪轻轻一推,大门就开了,她顺着蔷薇拥簇的道路一直走到里面的木门,她想去按门铃,发现这里的门也是虚掩着。

    安小溪蹙眉,小心的推开门,安小溪道:“老师,您在里面吗不要玩了,我已经到了。”

    别墅里没有人回应。

    完全的推开门,安小溪看到的到处摆放着香槟玫瑰,而地上粉色玫瑰花瓣铺成了,安小溪低头跟着这样的箭头走,走过客厅,转角,在墨绿色的门前看到了一个戴着兔子面具,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他打开门对安小溪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安小溪走过去,心脏莫名一阵悸动,她好像预感到了什么,却又说不清。

    实际上到底是说不清,还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个预感,她自己也实在搞不清。

    只是,当她站在门前,看着里面西装笔挺坐在餐桌前的慕琛,安小溪的脸色一沉下意识的就要转身。

    慕琛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哪怕是为我这份费尽心思邀请你来的苦心,你也该赏脸和我吃个饭吧。”

    安小溪抿着唇看着他,声音里不带任何情绪道:“如果知道是你约我,我就不会来,我这就告辞了。”

    她的心又乱了,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从来也不经过她的准许,就这样忽然闯入她的视线,毫无防备的向她发起猛攻,她害怕他的攻势。

    害怕被他扰乱,所以她要逃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