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阿笙,你愿意等我吗

    “小溪你怎么、怎么、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你的鞋、鞋子去哪里呢”打开门,慕笙看着面前的安小溪,内心里一惊。

    外面下着蒙蒙的细雨,安小溪的头发都已经濡湿了,俏丽的短发贴在脸颊上,显得苍白又脆弱,白色的纱裙沾上了水珠,仿佛被雨打了的玉兰花。

    而她竟是赤着脚的,脚上什么也没穿。

    安小溪抱住肩膀,却竟是扬起唇角笑了起来:“哈哈,当然没有鞋子,因为我现在正扮演灰姑娘嘛。”

    “胡闹”慕笙微嗔的簇了下眉,伸出手将她拉进去关上门,转身跑去找了条浴巾回来就给她裹在了身上:“你啊,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可不饶了你,你这副样子,要是轩轩还醒着看到,小孩子都要为你担心了。”

    “对不起,阿笙,让你担心了。”安小溪轻声喃呢了一句,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身体微微依偎着他。

    慕笙一怔,轻声问:“喝酒了”

    总觉得今晚的安小溪从刚来一进来就有些不太对,这样亲昵的动作她平时是绝对不会做。

    “脚疼”靠

    “你你这女人。”慕笙有些气结,又不知道该拿这女人怎么办。

    他从来也没有训斥过她,连训斥她该用什么口气都不知道,只能这样有点无奈的轻声埋怨她。

    俯身下去也不问安小溪的意见,慕笙抱起了她到沙发上,将她放下,拿了吹风机递给她,慕笙道:“先自己吹头发。我看看你的脚。”

    “哦。”安小溪乖巧的点点头,打开吹风机吹头发,慕笙拿了热毛巾给她把脚仔细的擦过之后,给她脚上落下的细小伤口摸药,一边摸一边又簇起了眉头责备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怎么搞成这样子的,都是伤口,这幸亏是没有踩到钉子和碎玻璃,要是踩到了,脚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抱歉阿笙,今天晚会有游戏,要抢我的鞋子,所以呀,我就跑,鞋子被抢走了,只好这么回来了。”

    “那帮人也太无聊了。”慕笙没有怀疑,倒是抱怨不已:“真是的,也没有考虑下你,只顾着疯,脚伤了他们能负责吗他们负责的起吗”

    慕笙半蹲在沙发前捧着她的脚,像个忠诚的骑士一般。那样动人的眉眼,迷人的泪痣,仿佛春风也留恋的唇,如诗如画一般的慕笙,把他的视线投放在了她这样一个女人身上。

    结过婚、离过婚、身边还带着前夫的孩子,即使这样,他依然深爱着自己。

    这样的男人,别说万里挑一,十万里挑一也说的过吧。

    安小溪看着他,内心里涌起一股热流直冲鼻子和眼眶,说不出的酸楚。

    对不起阿笙,我对你说了谎,我没办法告诉你我遇见了慕琛。你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不安,我不想你不安。

    对于这四年时间里,一刻不停陪在我身边的你,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感激。

    “阿笙,你真好,上天怎么会把这么好的你安排在我身边呢,上天对我真好。”安小溪开口,喃呢着说,慕笙身子僵硬了下,微仰起头来,用自己的额头碰触她的额头,亲昵的近距离看着她:“没有发烧,忽然说什么傻话。”

    安小溪的脸有些升温,攥着沙发的边缘小声道:“我才没说傻话,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慕笙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他的视线落在她的樱唇上,灯光昏黄,她的唇那样诱人,微微张着仿佛在等人采摘,他的呼吸略微急促了起来,用那迷人的声音喃呢:“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

    一辈子,只要你需要,一分不少,一秒不少,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安小溪的内心里很感动,非常的感动,她相信慕笙所说的话,他向来是说话算话,说到就一定会做到的男人。

    夜色微澜,暧昧的气息,自发性的在的挥散开来,夜色是自然的催情剂,使荷尔蒙上升,慕笙的呼吸越发急促,慢慢凑近了她的唇。

    身体里血液躁动不已,他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么会没有反应。

    安小溪心跳的厉害,她的手攥的很紧。

    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接受慕笙,这种事情以后早晚会发生,不知是接吻,还会做比这更限制的事情,她都要去适应,去接受。

    然而,然而脑海里,怎么也挥不去慕琛的影子。

    他的吻,似乎还残留着灼热的温度,在她的唇上,空气里弥漫着香味,危险诱人。

    慕琛明明不在这里,她却觉得他无处不在。

    安小溪看着慕笙缓缓靠近的俊美容颜,她想要顺从的闭上眼睛,可身后却仿佛有那个人环住了她的身体将她向后拉扯,他用低沉磁性犹如大提琴一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喃呢:“你不能和他接吻,因为你的唇已经被我侵占了。”

    “阿、阿笙,我头发怎、怎么也吹不好,帮我吹好吗”在最后一刻安小溪向后缩了身子,找着借口,安小溪羞愧的低下了头。

    她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能做出这种刻意回避掉慕笙的事情,这样的所作所为太伤人了,阿笙一定被她伤害到了。

    她是个笨蛋,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蠢货。

    慕笙的身子的确僵住了,伴随着胸口的一阵痛楚,慕笙的眼神黯然失色。

    她躲开了她不想被自己碰,虽然已经过去四年了,可是直到现在,慕笙仍然会想,是不是即使到了现在,她心里依然没有自己的位置。

    小溪,你是不是心里还有慕琛即使他是那样的男人,会不会在你心里,还是爱着他的。

    我呢,我到底算什么,我搞不清楚。

    这是上天给他的罪与罚吗因为他横刀夺爱,所以注定最后即使她呆在自己身边,心却为另外一个男人跳动着,不管他付出了什么,付出了多少。

    拿起吹风机,慕笙转到她身后,一边轻揉着她细碎的短发,一边给她吹发。

    安小溪的手攥着手里的浴巾,为自己的行为深深的后悔,她不该躲开,只是个吻而已,她不该拒绝。

    可是,可是她实在没办法在和慕琛接吻过之后,再和慕笙

    道歉吧,向他道歉。

    咬着唇好一会儿,安小溪才艰涩道:“对不起。”

    慕笙的声音在夜色中,像是脆弱的蝉翼一般响起:“没事的,我不会怪小溪,是我不好,真是,做了很丢脸的事情。”

    “不是这样的”安小溪心中刺痛,急忙道:“阿笙才没错,也、也没有什么丢脸的,是我不好。阿笙,阿笙你愿意等我吗”

    慕琛的手停在她发上,动人的狭长眸子瞪大了起来:“小溪,你说什么”

    他是不是幻听了,她说叫他等她

    在从a市离开的时候,她说可能永远都不能回应他,而在这四年里,她无数次的感激他,可是却没有说过这种话。他也知道依照她的性子,不可能的事情她不会提及,为了不给他无望的希望,她是不会说任何不负责任的话的。

    但是现在,她说叫他等,也就是说,有希望

    “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结过婚,也离过婚,和其他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根本没办法比,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失败的感情,也对重新起步充满了恐惧,也不知道新的家庭的组建是否能成功,但我知道这四年里,阿笙是怎样守护在我身边的。从未有人像阿笙这样对我这么好,所以、所以,如果这样的我也可以的话,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吗并不会太久,我会准备好,好好的和阿笙在一起。”搅动着手指,安小溪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她不要再存着侥幸的心里,不能再给自己退路。她和慕琛已经彻底结束了,她不能辜负慕笙。

    阿笙,现在还不是爱情,我心里或许还有那个人残存的影子,可是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总会有一天,在我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人是你时,那个刻骨铭心在我生命里留下痕迹的男人的影子会变淡。

    也有一天,他对我来说,再也不能叫我心跳加速。

    只要全心全意,我一定会爱上这么好的阿笙你。

    “小溪,小溪”激动的一把将安小溪从后面抱住,慕笙身体颤抖,几乎语无伦次:“多久都行,多久我都会等,小溪你不要说什么这样的你,在我眼里,小溪你就是最好的,非你不可,不是你不行。我果然,最喜欢小溪你,最爱你。”

    安小溪红了脸,小声道:“阿、阿笙你别说啦,太羞人了,我、我要去洗澡了,好累。”

    “啊,好的好的,早点休息早点睡吧,你已经累一天了,要小心脚上刚擦了药。”慕笙急忙说着放开了她。

    内心里,慕笙几乎要飞起来了。

    这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真是好好。上天总算待他不薄。

    小溪,谢谢你,不管是出现在我生命里也好,为我考虑也好。这一次的等待,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等待,我会等,等你到我怀里来。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