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我不是安小溪,是kili

    “你、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我不会逃走。”一路被牵着手离开了会场到了后面的玫瑰花园,安小溪终于忍不住出声对慕琛道。

    慕琛这才像是后知后觉一般放开她的手道:“抱歉。”

    安小溪没有说什么,暗中捂住了自己的手,那上面有着属于慕琛的温度,轻而易举的灼伤了她的皮肤。

    “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安小溪开口,一直到现在她才觉得事情有些许的不太对劲。

    慕琛会这样贸贸然的找一个陌生女人说什么事情吗

    他根本就不像是那么不谨慎的人。

    而且,慕琛他,好像也从未对女人主动过,邀舞不说,还要和她谈心。

    这怎么想都是不正常的。

    安小溪让慕琛开口,而慕琛反而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了。他有很多话想对她说,想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先感到抱歉。

    是先抱歉不相信她的事情,还是对她做了那种事情,还是他的冷漠,还是他和陈珊妮的事情。

    许多许多,一旦要开口他又再一次的发现,自己需要抱歉的事情有很多。

    或许,这些都该先放在一边,他该先去知道,这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她过的好吗,有没有

    “小溪,这四年,你过的好吗”开口,慕琛背对着她问。

    安小溪的身子一下子颤了一下。

    果然,慕琛无缘无故的找一个陌生女人来说事情这根本不可能。他根本就是认得她,知道她是谁的。

    他用这样有些落寞的口气问着这种话是什么意思他找来是什么意思

    是在说

    他发现一切都误会了吗一定是这样的吧,否则以慕琛的脾性,他怎么可能释怀那一切,然后还千里迢迢的跑来关心他。

    也就是说,他现在站在这里,是想做什么补偿她,还是想挽回一切

    现在一下子犹如刀割,安小溪脑海里现的是慕笙的脸,是轩轩的脸。

    在最需要他的四年里,陪在自己身边的是慕笙。在轩轩最虚弱的时候,陪着他们母子的是慕笙。

    慕琛,你不在啊,你这四年都不在,不管你是要来做什么,我果然都不能接受。

    其实我们明明只要这好,陌生的重逢,再归于陌生就好。

    攥着手,安小溪笑了下,微昂着头道:“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说的小溪。”

    慕琛听到她的话眉头紧簇,回身看着她,抬起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小溪,我是慕琛。”

    那张脸,惊心动魄的英俊,在月色下闪着华光,桃花眸就如星辰一般闪耀,薄唇那般的性感,她无数次在清晨近距离看着他,觉得他如同阿波罗神一般耀眼。现在看来也依然最够惊心动魄到叫她心跳。然而,她已经不是那个四年前,只多看他几眼就会羞涩到不行的安小溪了。

    一旦下定决心,绝不犹豫,绝不改变,这是新生的她的生存理念。

    她再也不是那个安小溪了,现在她是新的安小溪,也是女王kili。

    慕琛,我什么都不能交给你,什么都不能叫你拿走,也不想从你那里得到任何。

    微微偏头,安小溪扬起了红唇:“慕琛原来是慕氏集团总裁,久仰大名。我也有研究过慕氏旗下的服装,我很欣赏慕氏旗下品牌zb的男装,非常有气质。这么一说,慕总裁身上穿的就是这个品牌的礼服吧,果然剪裁非常的好呢。”

    慕琛眉头紧锁,深深的凝望着她。

    他已经确认了她就是安小溪,握着她的手时,心脏传来的温度,还有专属于她身上的清香,都是别人无法复制,也是别的女人绝对没办法给他的。

    他确定这个女人是安小溪,但是出乎他意料,她竟然毫不犹豫的否决了一切。否决认识他,也否决承认自己是安小溪。

    为什么要这样

    “小溪,我已经认出了你,否认也没有用,我是知道的。”逼近一步拉住她的手臂,慕琛另外一只手抚在她的面具上,与她的视线对视:“我知道这张面具下,是我熟悉的脸。”

    安小溪心神俱颤,但望着他的眼睛却没有挪开,她依然倔强毫不妥协:“慕总裁,你想错了,这张面具下的脸,我确定和你不熟。”

    “是吗那就摘下来看看吧。”慕琛稍微有些急躁了起来。

    为什么一定要否认他,否认和他相识,他还有好多好多话要和她说,这样的话要怎么说下去

    “不用你,我自己来。”安小溪开口,稍微有些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安小溪摘掉的面具,一双水眸望着他:“初次见面慕总裁,容我重新介绍下我自己,我叫做kili,是名服装设计师。”

    慕琛看着她到现在依然嘴硬,急切的抓住了她的手臂,抚上了她的脸:“为什么不承认这张脸我没有的一刻不记得,这双眼睛这鼻子这唇我都记得你怎么敢说你不是她小溪,我们之间有许多误会我知道,你知道这四年”

    “我不想听。”安小溪冷静的打断了他,一字一句道:“慕总裁,请你放开我,这些话,我一点也不想听,因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即使心脏仿佛要裂开一般,即使我扪心自问,也找到了我心脏是否依然会为你跳动的答案。

    可是慕琛,四年啊,什么都晚了。

    即使你终于知道那些都是误会了,可是当年狠狠甩开了我,把我当成筹码送人的你,也什么都挽回不了了。

    我已经有了不能辜负的人和事,我已经有了不得不让其幸福的人。

    再者说,如果当年,你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以你那时候的狠,你会留下轩轩吗

    看着现在如此可爱的轩轩,我有时候想象到那些可怕的可能,依然浑身冰冷。

    慕琛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没有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怎么可能没有关系

    四年来,他不间断的找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不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些吗

    “你想甩开吗关于我的一切那么,也能忘记这些吗”慕琛说着俯身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唇。

    扣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抱着她,仿佛要把她揉入怀里一样,慕琛强吻了她。

    无数宣泄的苦楚与思念在胸膛里激荡着,他快要发疯了。

    小溪、小溪、小溪,我不许,我不许你和我撇清关系,不许你忘掉过去,不许你忘记我。

    慕琛内心里揪疼的难受,因为他无法接受安小溪对他这种冷冰冰的态度,就好像对她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了一样。

    霸道的撬开她樱花一般柔软唇,他放肆的在她甜美的口腔里冲撞,时隔四年再尝到这样甜美的滋味,慕琛心跳快到不行。

    “唔,唔,放,放开唔”安小奋力挣扎,支吾了好一会才挣脱了慕琛的桎梏,用力的推开他,安小溪狼狈的捂住唇。

    水眸深深的望着慕琛,安小溪冷哼:“堂堂慕氏集团总裁像个色狼一样,真叫人乍舌。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否则我将起诉你骚扰我”

    安小溪说完提着裙角,转身就跑,慕琛在身后大声道:“小溪我想和你好好谈谈我还会找你的”

    安小溪强行忍住停下脚步的冲动,藏狂的逃开了。

    舞会依然在开,华尔兹的音乐曼妙,舞池里裙角翩翩,轻舞飞扬。安小溪提着裙角,不顾这样歌舞升平的场面,穿过舞池向外跑,裙角飞成一朵盛放的玉兰花。

    四周的人不禁都停下来张望着她。

    她跑的鞋子掉了一支,漂亮的水晶鞋掉在台阶上,她回头看了一眼,视线落在那花园的门口处慕琛的影子,她的心脏紧紧的揪着,低头把脚下的鞋子也脱了下来,继续跑着。

    不停的跑,不停的跑,才能逃离开这个舞会现场,逃离开慕琛的身边,逃离开这脱轨的一夜。

    鞋子被地上细小的石子割出了细小的伤口,脚心连着心脏,一阵阵的抽疼,可是她仍然没有停下脚步。

    跑着跑着,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不知道跑了多久,四周都没有了人,只有一排排的法国梧桐。

    安小溪蹲下来抱住了膝盖。

    眼泪无助了落了下来。

    心脏超负荷的跳着,在这个无人的路灯下,所有的脆弱都暴露无遗。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下定了决心之后,你为什么要出现来提醒着我的那些过去

    为什么不早一些去发现那些事情,等到了时过境迁才告诉我你在追悔过去吗

    我在暴雨里,被慕笙抱着冲向医院的时候,我有多希望那时候在我身边的是你知道吗我有多希望守护我和孩子的人是你。

    你明明是我的丈夫,轩轩的爸爸,可是你却把我甩开了,你不要我,也不要轩轩。

    这四年,我没办法忘记我是没有丈夫的,也没忘记轩轩是没有父亲的。

    你已经迟了,彻底的迟了。没有任何的资格了。

    我要走,要离开,要回慕笙那里。

    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安小溪用力擦着眼睛,深吸一口气。

    “回家吧,阿笙在等我,轩轩在等我,回家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