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重逢之舞

    他一步步步入舞池,在舞池里寻找着不知道是谁的身影,无数的美女从他身边擦过,他的视线却始终没有落在他们身上。

    这一场舞会,所有人都戴着眼罩。

    安小溪心跳乱的厉害,她忍不住抬起手推了下眼罩。

    一定是错觉吧,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的感觉,让她心慌到不行。

    好在这个时候,华尔兹曼妙的音乐响了起来,四周暗下去,人们纷纷邀请身边的人跳舞。

    安小溪的身边也站了一位男士,戴着面罩安小溪并不知道他是谁,对方礼貌的俯身对她道:“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安小溪本不打算的跳舞的,她对这样的舞会实在兴趣缺缺,只不过主办方的面子不能拂掉,所以才呆在这里。但是现在,她内心里莫名的紧张躁动,她竟然是有些惧怕那个明明陌生的男人。

    一个人站在这里不跳舞的话,未免太显眼了。

    迟疑了一下,安小溪已经对邀请她的男人伸出了手,礼貌的微笑:“是我的荣幸。”

    被牵着手滑入舞池,和其他人一样,迈开舞步、前前后后、轻盈旋转。

    灯光挥洒,女人的裙摆飘扬起曼妙的舞姿,而在这样绮丽的景色中,那个男人却未曾停下寻找的脚步。

    在舞池里只有他一个人穿梭走动,如同在花花迷宫中,寻找出口一般。又如同王子寻找着遗失了水晶鞋的灰姑娘。

    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已经迫不及待,我已经心急如焚,我现在就想拥住你。即使百花缭乱,我也能找到只属于我的花。

    慕琛的视线堪堪扫过眼前,视线定格在了一个身着纯白如玉兰花绽放一般裙子的女人。

    和其他人的裙子不同,她的裙子是素白朦着纱的,像一朵开放的玉兰花,在这如大染缸的舞会里,出尘绝艳。

    然而吸引他的并不是那一条与众不同的舞裙,而是那个身型。

    不管是她的身形,还是那白皙的肩膀,甚至于那纤细的手指。

    四年未曾见面,可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定了那就是他要找的人,那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女人。

    硬要说认出她的方法的话,就是心动的直觉吧。看到其他人的时候,他的心脏平静完全没有感觉,而当他看到这个身影,他的心脏跳动的厉害。

    噗通噗通,这颗心脏四年都没有这么跳过。

    他走过去,穿越过面前跳着舞的人,走到她身边,当她随着舞伴的舞步旋转的时候,他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腰身,脚下两个旋转,两个人已经离开了原来跟安小溪跳舞的舞伴。

    安小溪骤然一怔,有些被吓到的仰头,视线顿时望入了一双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眸子。

    心脏狂跳起来,安小溪的身体僵硬住,脑袋哄的一下子炸掉了。

    不可能的吧,不可能是他,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可以请你跳支舞吗”把她的身体微微放开,慕琛握住了她的手。这个声音

    不会有错的,即使四年没见,可这个声音却总是在自己耳边萦绕着,在她放松心防得到时候,会像幻觉一样在耳边响起,她绝对不会认错。

    这低沉迷人,有如大提琴般悦耳的声音。

    是慕琛,除了他还会有谁呢,不会有别人了,不会了。

    慕琛出现了,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和她面对面。这个认知让安小溪惊慌失措,凌乱不已。

    不行,她、她不能让慕琛认出来,她、她不能和他见面,她必须得走

    安小溪几乎要止不住颤抖了,可是她强行忍住了。

    用尽力气,安小溪开口,“抱歉,我的舞跳的并不好,你还是找、找别人吧。”

    不要,她没办法见他。

    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会是在这样的时机,她明明已经决定要答应和慕笙在一起了,为什么他还要出现扰乱她的内心

    安小溪脸色开始变得有些惨白起来,如果不是妆画的精致,她这脸现在一定比鬼还难看。

    她已经彻底混乱了,她完全没想过,会和慕琛这样不期然的重逢,内心里一点点的防备都没有,现在她只想逃。

    不、不行啊,不能呆在这里,她会暴露的,一旦暴露在他面前,她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见他。

    “跳的不好也没关系,我并不在意。”慕琛开口,声音里莫名有丝温柔,让安小溪有些恍神。

    这一恍神间,安小溪已经被他的脚步带了起来,她不自觉的条件反射跟上舞步。

    纤细白皙的手被他紧握在手里,他牵着她一步一步的随着华尔兹美妙的乐声而动。

    一旦动起来,竟然就错过了最佳的离开时机,两个人就这样跳起了舞。

    安小溪被握着的手心里开始发热,脸也不知怎么的开始发烫,舞步一步一步的滑动,随着律动,她嗅到空气里飘来一股冷香,熟悉到令人心痛。

    是慕琛身上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动人,危险迷人如午夜盛放的曼陀罗。

    “好香,身上擦了什么香水吗我闻到了很香的味道。”慕琛贴在她的发侧,用那低沉的迷人对她说。

    安小溪内心一阵慌乱,强忍着颤粟,小声道:“没、没有,我、我没擦香水。”

    为什么,要回答他的话呢她也不知道。明明打算赶紧应付了他,就离开的。

    “是吗那一定是你身上的体香。真是美好的香味,如纯洁的玉兰花一般,恕我冒昧的夸赞你一句,你是个好女人。”慕琛开口,声音里的柔情,刺的安小溪一痛。

    他果然不知道自己是谁吧。

    美好纯洁好女人

    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当初你为何说我脏你怎么就认为我对你不忠我既然是好女人,你为什么要陈珊妮不要我呢

    面对陌生的我,你就能这么说,而如果你知道面具下的人是我的话,你的表情又会变成怎么样呢

    又要露出那副冷酷嫌恶的样子了吧,你的话,你的话是不会释怀的。

    永远都不可能和我冰释前嫌,会永远的嫌恶着我,一定是这样的。

    但,罢了吧,都过去四年了,上天让她和他重逢,或许就是为了让她彻底和过去做一个了结。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慕琛,四年里,我时常梦见你,或许潜意识里,我还是再见你一面吧。这一次,上天让我见到了你。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和因为我变得扭曲之前一样。

    这样便好。

    笑了笑,安小溪秀眉微微一簇,大方的开口:“承蒙你夸奖了,但我并不如您夸奖的一样。”

    慕琛低头看着她问:“会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因为你被男人伤害过吧。”

    安小溪道:“呵呵,这世上有几个女人没被男人伤过。”

    “是吗真是个十恶不赦的男人,不懂得珍惜你这样的好女人,他真愚蠢透顶了。”

    “我也这么觉得。”微微一笑,安小溪轻喃。

    我也、我也这么觉得呢,慕琛你失去我啊,太蠢了。我可没什么,你的损失可大了,我这么想着,心脏却竟然还会抽痛的厉害。

    乐曲在这个时候终了,慕琛依然抓着安小溪的手,深深的凝望着她:“再跳一曲吧。”

    安小溪抽手,坚定道:“不了,一曲就够了,不想再跳了。”

    这样就好,你也没有发现我,我也没必要让你知道是我,看到你现在依然很好,那么对过去,我想我也能够放手了。

    就这样放开手吧,我要去我该去的地方。

    慕琛紧握住安小溪的手,却并没有放开,他看着她道:“既然不想跳舞,那可以听我说几句话吗虽然是蛮横的请求,但请你不要拒绝。”

    此时的慕琛,极力的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冲动,他想要抱住她,有千言万语的想对她说,却不得不这样小心翼翼的对待着她,努力彰显自己的绅士,因为他怕自己再次吓到她。

    他已经不想再做任何会令她讨厌的事情了。

    即使是一种奢望吧,他也想要温柔的对待她,像把她捧在手心里一样。

    安小溪的心脏跳漏了半拍,吞咽了下口水,她本能的向后抽手:“不、我、我真的要走,我要回去了。”

    内心里有个直觉在冲她喊,不要跟着他走不要跟着他走。

    可是他开口,说:“拜托你,不要拒绝我。只是几句话而已,听我说吧。”

    安小溪怔了怔,水眸微微眨了一下。

    她该离开的,可是,可是这一次短暂的重逢,大概是最后了。

    人生很漫长,未来还有好几十年,但世界很大,一旦两个人决心不再相见,就再也见不到了。

    她和他,这短暂的重逢之后,应该不会再见面。

    她连他的脸都还没有仔细的看清楚呢。

    这个自己深爱过的男人,这个自己孩子的父亲。

    “就只是几句而已。”她开口,最终还是舍不得这点时间。

    舍不得这个稀有如同珍珠一样珍贵的重逢。这时候的安小溪只是偷偷的贪恋了一下这个重逢,她并没想到,这个重逢,是慕琛的刻意安排。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