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完全不同的决定

    “嫁给我吧。”

    “不可以不用逞强,任性点也没关系。”

    “从此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家人。”

    “不管任何时候,你都可以骄傲的抬起头来,因为你是慕太太,是慕氏集团总裁额达妻子。”

    “小溪”

    “小溪”

    睁开眼,天刚蒙蒙亮,安小溪从床上坐起来,呆呆的看着窗外。

    又做梦了,梦到了以前的事情。四年过去了,也仍然不能叫她彻底忘怀的那些过去,总是在午夜梦回时窜入她的梦里。

    到现在为止,那个人在脑海里仍没有一丝模糊。她仍能清晰的记得他的容貌,英俊非法,眉目如画,深邃的桃花眸,淡薄的唇。

    在梦里,他用那低沉磁性,如同大提琴一般深沉悦耳的声音一遍遍的叫着她的名字。

    小溪,小溪

    只要稍微一走神,一恍惚,他好像就会从背后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喃着话语一般。

    扶住额头,安小溪的心上又隐隐作痛了起来。

    已经过去四年,他大概已经结婚了吧,她刻意回避了所有关于他的信息。不想去知道他可能在她离开的这四年里和那个女人结婚,可能还有了孩子。然而内心里止不住的会去想他。

    这是不对的,安小溪知道,四年里,慕笙对她付出了多少她比谁都清楚。那时候她身体很糟糕,慕轩也因为奥早产总是生病,是慕笙在一旁照顾着,花费了不少的钱和心血。

    自己今天之所以回到巴黎,重新以服装设计师身份出道,实际上也并不单单是为了慕轩和梦想,也是为了还慕笙的钱。

    这事情她没和慕笙说,因为如果对他说了,他会阻止自己不说,也还会生气吧。生气自己和他那么见外。

    慕笙很好,很好很好。

    既温柔又体贴,包容着她、照顾着她,总是笑的非常儒雅,即使她不回应他的感情,他也总是默默的付出一切。对慕轩也很好,明明轩轩是慕琛的孩子,慕琛和他是敌对关系,对他又不好,他却丝毫没有亏待过慕轩,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

    在慕轩生病的时候,他焦急的抱着他去找医生。

    这些她都看在眼里。

    她这辈子,非要说欠了谁的情谊,用生命也还不尽,那只有慕笙了。她欠了慕笙何止是情谊这样简单。

    对于他似海的深情,安小溪知道,她该是时候回应了。

    能有这样一个丈夫,还愿意对轩轩好,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只是心里,依然不免有一丝的痛楚。

    并不很厉害,却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很细微,却像是这疼痛本就跟随着心脏一样,让人无法忽视。

    如同依然会梦到那个人一样,到现在她也没能对那份感情释怀。

    心灰意冷,他乡独自生子,孩子长到四岁,明明一切都和他没了关系,她和他也已经成为了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可是她却总是会梦到过去的事情,总是忍不住在想,如果当初他就在自己身边,现在会是怎样一副不同的风景,怎样不同的一个故事。

    她还爱着他吗不知道。

    对于这种事情,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因为她再也没有再见到过他,所以这颗曾经为他跳动着的心脏,现在是否依然会为他跳动,她自己也不清楚。

    然而这事情并不需要去弄清楚,因为她已经决定和慕笙在一起了,她或许对慕笙的感情现在还不足以达到爱情那一步,可是安小溪知道自己喜欢慕笙。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和他在一起,是她最好的选择。这么规劝着自己,脑海里却又不自觉的出了慕琛的面孔,安小溪急忙摇头。

    安小溪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慕琛的事情,起身洗涮。

    搞定之后,安小溪出去去了轩轩的房间。

    “轩轩,今天要去幼稚园,起来了哦。”床上,穿着皮卡丘睡衣的慕轩在嘟嘟小嘴,闭着眼睛伸出胳膊奶声奶气道:“妈咪,抱抱”

    安小溪爱极了儿子这样可爱的样子,俯身抱住了他,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早安,我的宝贝。”

    啵的一口亲在自己的妈咪脸上,在她脖子上好一个蹭:“早安妈咪。”

    门外,慕笙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那里,含笑看着这一幕:“这个画面,真是看多少次都不腻。”

    安小溪回眸,看着他微笑:“阿笙早安。”

    “干爹地早安。”

    “早,轩轩也早。”慕笙也笑,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打在三个人身上,慕笙不禁觉得,如果每天早晨都是这样的,一直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能这样就好了。

    早晨吃过了早餐,安小溪和慕笙一起送慕轩上幼稚园,老师接过慕轩的手,远远的看了一眼靠在车边上的慕笙,羡慕道:“安小姐,我不得不再次说,你这是个有福气的女人,竟然有像慕先生这样英俊的丈夫。”

    “那个,您太过奖了。”安小溪脸微有些红。

    为了慕轩,对外她和慕笙扮演着的夫妻,但果然因为不是真正的夫妻,每次人家夸自己的丈夫的时候,安小溪都有些不自在。

    偏偏轩轩这小子还十分骄傲的附和老师:“当然了老师,我妈咪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咪,爹地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爹地。”

    安小溪用有点责备有点无奈地眼神看着慕轩:“不准说爹地漂亮,爹地听到了又要的惩罚你了。”

    慕轩吐吐舌头跟着老师进了幼稚园。

    安小溪转身回来,慕笙歪了下头问:“怎么了老师说什么了吗”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道:“夸你漂亮。”

    慕笙扶额:“你不要一大早就戳我雷区啊。”

    “哈哈,开玩笑,走吧去公司吧,关于今晚的天桥盛宴。还要好好的准备下才行。”安小溪道。

    慕笙点头,看了看表道:“我不能陪你去,真的没关系吗”

    “除了广告效益将被打点折扣,其余的问题完全没有,轩轩就托你照顾了。”安小溪道。

    两个人总得有一个人留下来照顾轩轩,为了保护**,也为了更好的创造独处的空间,家里没有保姆,只有来打扫的钟点工,所以轩轩不能没有人带。

    慕笙想到她所谓的广告效益就是所谓的美人总裁的话题,不禁又是一身恶寒,开始庆幸自己不用陪着她去。

    他可不想被她拉着四处介绍,这就是sy的美人总裁,感觉会被当成小白鼠,也会遭到奇怪的人纠缠。

    嗯国外的总裁们,也不知道怎么了,莫名的有很多gay,还总是瞄上他,尤其是看到他长发的样子,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那些人还特意学了一个别具一格有特色词语男色。

    脸长成他这样也不是他的错,他可是正宗的直男,为此,他连那头惹眼的长发都剪掉了,他现在是留着到脖子的短发。

    “不知道怎么了,我脑海里演练了一遍,我觉得我果然还是喜欢和轩轩呆在一起,天桥盛宴你好好加油吧。”慕笙发动了车道。

    安小溪侧目看他,扁扁嘴:“总觉得有点不爽,我也想和轩轩呆在一起。”

    “不要吃莫名其妙的醋。”

    彼时,慕琛已经进了机场,过了vip通道在头等舱坐定,慕琛内心是紧张的。章铭跟着他来了,但是却觉得自己似乎一点忙都帮不上。

    慕琛从上了飞机就一直紧绷着脸,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章铭虽然想缓解下气氛,可是慕琛始终都沉默着,让章铭有些不知道该从哪里缓和。

    飞机起飞了,慕琛的表情依然没有变,飞了一会儿之后,慕琛终于开了尊口,问的是:“飞机会准时到吗”

    “会的,总裁。”章铭急忙道。

    “礼服确认好了吗”

    “已经确认好了,总裁请放心。”章铭又回答。

    慕琛点点头,不再说话了,章铭偷偷看了他一会儿,鼓起勇气道:“总裁,您似乎没有休息好,不要让您趁着现在睡一下吧,等飞机到了我叫您。”

    慕琛摇摇头,侧目看着窗外翻滚的云海,喃呢的吐出了几个字:“我睡不着。”

    很简单的四个字,慕琛说的有些哀伤有些沉闷,章铭从这个话中似乎能隐约听出一点点的别有深意。

    慕琛之后就没再说什么,他只是看着窗外,看着云海翻滚。

    怎么可能

    睡得着呢

    从这里到巴黎,可是每走过一寸就能多靠近她一分啊。如果那个女人是她,不,他认定了那个女人是她。

    是她的话,那么现在自己在飞机上,每离那个国家近了一步就是和她缩短了一段剧烈,他怎么舍得把这样的时间用来浪费。

    四年啊。他可是整整四年没有看到她了,想到就心疼。

    小溪,这四年里,我总裁做梦,有时候梦到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过去,有时候梦到你给我打电话说要我救你,可是我却在电话里一遍一遍的说我不会去救你。

    即使在梦里,我后悔的要死,我在心里呐喊,可是梦里的我没去救你。简直糟糕透顶了啊。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