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没来的及说爱你

    在收拾完安小溪睡过的房间,把所有东西都拿着下楼。

    “哎呀”小娟拿着东西向下走的时候,脚下一不小心一滑,手里的东西猛的扔了出去,情急之下一下子抓住护栏,好歹没摔倒,在她身后的桃子惊魂未定,急忙上前扶她。

    “没事吧,还好吗”

    “没事,没事,只是东西都散了。”小娟摇头,看着落在楼梯上,还有客厅地上的画笔、颜料,以及许多许多的画纸,小娟心下叫糟。

    惨了,颜料弄在地上了,很不好清理,等下有的忙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挨骂。

    慕琛在客厅里,听到了声响,也看到了散落的东西,站起来,慕琛走过去俯身捡起了地上的画纸。

    画纸是用过的,设计的服装,慕琛又捡起另外一张,这一张是花纹的设计。慕琛的内心像是有什么搅动一般,难受的厉害。

    这些,都是她当时为了圣罗兰的合作画的吧,视线落在右下角的日期,慕琛微微一怔。

    不对

    这个时间并不是设计案定下来之后画的,日期是那之前一段时间。

    怎么会

    慕琛蹙眉,再去捡起其他的,日期很多,都不一定,而且种类也很多,甚至于有油画。

    她有那么多时间画画吗

    这其中有圣罗兰时的初稿,也有之前她刚到慕氏上班时那些设计的雏形,然而也有很多不相干的单纯的作画,而这些慕琛发现他从来都不知道。

    这些都是什么

    “少爷,我们马上就清理掉。”小娟急忙跑下去站在他面前毕恭毕敬道。

    慕琛拿着手里捡起的一些稿子,道:“东西是你们给准备的吧,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房间里画这个的”

    小娟咬着唇道:“记、记不清楚具体之间了,只是记得第一次是在主卧,因为印象很深刻。那天晚上,少爷您没回来,少奶奶让我们准备这些东西,第二天我们去整理的时候,满屋子散的都是画。”

    慕琛的手微微一颤,小娟小心翼翼的抬了下眼睛,也看不出他的情绪,继续道:“少爷不回来的夜里,少奶奶就总是画画,后来少爷和少奶奶分房睡,少奶奶也会在房间里作画。少奶奶似乎晚上不怎么睡,不知道是失眠还是怎样,只要早晨进去的时候,里面一定是满屋子都是画。”

    “你说她晚上都不睡觉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说”慕琛攥着手里的画,瞪大了一双桃花眸。

    他真的非常非常的震惊,因为他从来都没想过。现在听到下人这么一说,联想到那时候她的憔悴,以及食欲不振,这么想来,都和夜晚的不眠有关。

    被他的呵斥吓了一跳,小娟瑟缩道:“我们也、也只是揣测而已,而且、而且我们都以为少爷您是知道的,毕竟您和少奶奶是夫妻啊。”

    慕琛怔怔的握着画愣住了,竟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夫妻,是啊,他们是夫妻来着,可是自己完全没有发现,即使看着她的面容一天天的憔悴下去,也没能发现她的病症。

    自己那些时候彻夜不归

    是因为慕笙的出现,是因为不想听她解释伤了她的身子,各种情绪在心头,所以他出去住的。

    他从未想过,会因此害的她这样。

    她以前的确是没有失眠症,偏偏从他不回来住,两个人分房睡之后,她就在夜里睡不着了,怎么想都和他脱不了干系。

    这么说来,一切根本就是他的错吗是他错了,是他推开了她,折磨的她变成那副脆弱的样子,却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不是说,其实一切事情都和他想的并不一样。

    她真的和慕笙有一腿既然如此,自己和她之前不是该怎样都无所谓吗

    慕琛觉得自己或许太过可笑,明明连婚都离了,他却忽然涌起了一种念想。

    或许,一切和他想的并不一样。

    慕琛攥紧了画道:“还有吗,这些画还有吗”

    “在楼上还有很多。”小娟小声道。

    慕琛深吸一口气道:“把这些画按照日期排列下来,我要看。”

    “是,少爷。”在心里对于慕琛的行为,小娟不解。总觉得人都走了,还看画做什么。

    可虽然心里如此想,小娟还是上楼要桃子帮忙把东西整理了,一个小时后,所有画作都按照时间的顺序放在了慕琛的面前。

    他一张张的看着,通过这些画他仿佛能看到她当时的所思所想。那些悲伤、烦闷,痛苦、绝望、孤独,他竟不知道她是那样的脆弱与不安。

    一直到看着某一天,他看到这几日的画作,一直在画一个提着包,在风雪夜里行走的男人,在前方隐约有光束。

    他回想那些天,他猛地想起了正是自己接受治疗的时间。

    那个时候,他悄悄的跑去治疗,如果她在夜里根本就无法入睡话,也就是说她看着他离开了。

    作为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折磨了自己之后,偷偷开车离开,她会怎么想

    所以、所以舞会也任由他和陈珊妮在一起,是因为她她以为自己是去见陈珊妮

    而之后更加让她确信的就是陈珊妮从他们两个人的卧室里走出来。

    如果、如果她的视线一直都是看着自己,如果她从来没背叛过自己,那么她和自己离婚,和慕笙离开,全部都是因为他自己。

    是他自己作茧自缚,狠狠的伤害了她,还叫她绝望了。

    所以她要走,全部都是他害的,全部。

    “怎么会这样。”

    都是他的错,都是他造成的,他擅自去误会,不听她解释,伤害她,折磨她,连在最后都把她当成筹码,狠狠的报复了她。

    而她呢其实她从未改变过。始终都是那样安静柔美,一如两个人刚开始的时候。她曾经好多次开口解释,他却从未相信过。

    该死,他真是该死

    他这一生,从未做过追悔莫及的事情,第一次,第一次做就是这样让人痛到刻骨铭心。

    颤抖的攥着画,慕琛豁然站了起来。

    要去把她追回来才行,一定要把她追回来。哪怕她已经对自己失望了,也要把她追回来,以后未来,他会加倍的弥补她。

    但是现在,果然不能放手。如果她是个背叛了他的女人,他即使内心里对她再多么的爱恋也不会去找她,但是现在他明白了错误在他自己,那么他就没理由继续在这里守着懊悔苦闷了。

    他要把她找回来,股权他会给慕笙,甚至于加码给他,给他副总裁的位子,两个人正面对决。总之他要追回这一切。

    慕琛心有所想,立刻付诸了行动,当即打电话给了章铭,让她查询安小溪的下落。

    章铭查到两个人在之前从a市离开去了巴黎。在那里派人查安小溪,然而并没有查到安小溪的所在,也没有发现安小溪离开的踪迹。

    安小溪和慕笙不知所踪了。

    “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慕琛听闻章铭的汇报,根本难以置信,他一相信,于是亲自飞了一趟。

    但是结果一无所获。安小溪和慕笙不在巴黎,也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

    慕琛有很多话想和安小溪说,想告诉她,自己是错的。想说夜里偷偷跑出去是治疗,不是去那个人那里。还想告诉她,自己从未对陈珊妮有过兴趣,即使在床上他想的仍然是她,做的时候都是幻想着她。

    还有最重要的一句话,一定要对你说:“小溪,我爱你。”

    拜托,让我找到你,这最重要的话,我必须和你说。

    一直以来,我都是错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明明应该先告诉你的。

    明明该最先告诉你的。

    慕琛后悔了,极其的后悔,在他把她推开,任由她走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转身既天涯。

    半年后,新西兰的夏天,最糟糕的台风天,慕笙抱着安小溪的猛的从房子里冲出来。

    “小溪,你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去医院”慕笙急忙道。

    预产期明明还有十多天,两个人都没想到羊水会在这个时候破掉,把安小溪抱上车,慕笙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急忙把车开出去,车飞快的在路上行驶,安小溪痛苦又虚弱的呻吟刺激着他。

    “小溪,坚持住,没事的,坚持住”

    “阿笙好疼啊,阿笙。”

    “没事的,没事的。”慕笙急的已经分不出额头上是汗水还是雨水了。

    这样的台风加暴雨让出行变得非常不方便车子又偏偏在路上熄火了,怎么也发动不开。

    慕笙的手心里布满了汗水。

    在这里耽搁的话,孩子很可能就保不住了。

    天气这样糟糕,车子又出了问题,好像是老天爷不准许这个孩子出世一样。

    一边继续试图发动车,慕笙的内心里生出一股子魔意。

    只要、只要不管,这个孩子就可能消失,他是慕琛的孩子,是可能阻碍自己和安小溪发展的障碍。

    要是能这样的除掉

    “阿笙,一定的、一定要保住孩子。阿笙,谢、谢谢你,在这种时候,在我身边”

    亲们,明天,后天开始六千更,下周提到九千,把这阵子拖欠你们的稿子给赶赶,大家别着急了哈~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