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离婚成定局

    安小溪和慕笙离开之后,慕琛在总裁办公室里一直坐着,在他眼前摊开的离婚协议,安小溪的字迹触目惊心。

    他良久的看着,抬起笔,好几次他想签下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怎么也落不下。

    最终,那张离婚协议书上,只有安小溪的名字。慕琛把两份文件拿起来,放到了密码箱里。

    他想,或许有一天,很快很快,内心里的这份痛楚,以及对那个女人的爱恋,会变成一个名字落在那张离婚协议书中。

    他的高傲,自尊、并不准许他对一个女人死死抓着不放手。他不签字,不是束缚了她什么。

    她大可以去过自己的自由生活,他只是需要给自己时间。

    一个彻底放手的时间。

    一个可以忘却自己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的时间。

    一个可以接受,那个女人真的已经不是他的女人的时间。

    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慕琛也不禁觉得荒诞。

    一个从来感情淡薄的男人,竟然会被一个女人左右到这种地步,连对方在离婚协议书上都签字了,自己都不能干脆的叫自己死心。

    原来他的心不是石头一般,他的感情也从未冰封。从不把这份感情付出,是因为那时他从未遇见这种能让他付出的女子。

    直到现在他也终于明白,这颗心会因为某个人变得火热,变得疼。他会为某个人倾注了感觉。

    虽然、虽然她不值得。

    慕琛坐在总裁办公室里,一直似乎要坐到天荒地老一样,一动未动就这么坐着。

    慕笙和安小溪从慕氏出来之后,安小溪就回了一次慕家,慕琛对她说,她的东西她都可以拿走,可是除了刚住进来的拿的几件衣服以外,安小溪甚至于连一件慕琛给她买的衣服都没拿走。

    她不敢拿走,怕看在眼里,穿在身上,又要想起他。收拾了一下小行李箱,安小溪下楼,慕笙等在楼梯口,见她拿着行李箱自然而然的接了过来,道:“下人们,似乎都想和你话别,我在外面等你。”

    安小溪点点头,走下楼看着眼眶红红的桃子和小娟道:“你们别这样。”

    “少奶奶,您和少爷之间,真的非要到这一步呢。明明之前我们看了都羡慕,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那个男的有什么好,怎么想也都是我们少爷好啊。”小娟说着扁了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个少奶奶人很好,又温柔又漂亮,还总是和他们打成一片没架子,换了她,小娟真不知道之后的会是什么样的人。

    这么好的少奶奶,哪里找啊,怎么就和别的男人走了。

    安小溪低头,苦涩一笑:“感情的事情,我实在没办法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希望我和慕琛好好的在一起,但是这也没办法。以后,你们会有新的少奶奶的,什么都不会改变。”

    想到也许慕琛马上就会和陈珊妮结婚,安小溪的内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这里,始终都会是这样,不变的样貌,不变的男主人,唯一会变的,只是他身边的女人,但或许,他并不在意这种变化。

    “我走了,我设计室内的东西,还有侧卧的东西没办法拿走,就麻烦你们收拾了。”安小溪说着向外走。

    小娟哭了起来,想拉住她不叫她走,桃子伸出手拉了她下小声道:“你别弄得少奶奶难受,你觉得像少奶奶这样的人会跟别的男人跑了吗要不是事情糟到无法挽回,我不觉得少奶奶会做这种事情,少爷那时候天天晚上换女人,实在也过分。还不如让少奶奶走。”

    桃子虽然也红了眼眶,但陷入比小娟理智多了。

    安小溪走出去,上了车,慕笙也没有问她说了什么,开车把她带回了家,一进家门,安小溪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慕笙急忙扶住她,紧张道:“小溪怎么了肚子疼吗我现在就去找医生,我”

    “我只是心脏好疼,没事。”安小溪苍白的摇头:“阿笙你扶我上楼吧,我有点走不动。”

    她心脏好疼好疼,她一直忍着忍着,到了这里一放松就变成了这样。

    原来即使接受了,要和慕琛分道扬镳的事情,她也依然会这般难受。

    好疼,好疼,像是有人在剜她肉一样。

    慕笙听了她的话,一下子将她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向楼上走,安小溪想叫他放自己下来,想想又算了。

    慕笙和慕琛是有几分相似的,借着这几分相似,安小溪恍惚觉得回到了从巴黎回来的那个时间。

    她受伤,慕琛就抱着她上楼。

    那时候的伤口,已经好到看不出痕迹了,而她和慕琛之间,一切竟也消散的毫无痕迹了。

    身上连最后一个吻痕也消散了,那些存不住的关于他的记忆,会不会在某天也彻底消散了。

    她也会忘记,自己曾经深深的爱过一个叫慕琛的男人吗记得他有多高不可攀,记得他是怎样的温柔霸道,记得自己怎样深爱着他。也记得失去他时,自己多么的心痛吗

    被慕笙放在床上,安小溪就闭上眼睛,喃呢道:“阿笙,谢谢你,我好累。”

    “那你休息吧,晚饭的时候,我叫人松粥上来,我去准备我们离开的事情。”慕笙说着转身就要走。

    安小溪忽然开口道:“我可能什么都没办法回应,即使阿笙你现在对我这般好。我也可能没办法回应你,以后可能还会背叛你的好意。阿笙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必了,我现在还不后悔,要后悔就把后悔的时间,留给未来的我。”慕笙坚定的说完走了出去。

    安小溪在心里喃呢她的不听人说话,却也感激他的坚定。谢谢你这么坚定的喜欢我阿笙,因为连我自己都要没办法喜欢我自己了。

    手缓缓的抚住小腹,安小溪轻声喃呢道:“孩子,你要努力的活下来,未来的人生中,爸爸已经不能和妈妈一起度过了,所以至少你,你要陪着妈妈。”

    慕笙从别墅里出来,直接奔的慕家老宅,这事情不能一直瞒着慕循,作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自己认为的仅存的亲人,慕笙决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

    慕循看到慕笙的匆匆的来了时就有些蹙眉,坐下来之后,慕循听着他说安小溪的事情,股权的事情,怒不可遏道:“你这个不肖子孙,你要气死我吗你大哥的女人你也要抢,不仅抢,你还、还把股权都叫出去了,慕琛竟然也答应,你们都在做什么荒唐的事情,当我这个慕加现任的当家不在吗”

    慕笙看他气的有些咳嗽,递上茶继续道:“小溪是我要追求的,因为我这一生中,这是我唯一想要追求的。但是最后离婚却是慕琛的不对。我不想和慕琛争辩,股权给他也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希望爷爷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我们只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我选择了小溪,而他选择了慕氏,就是这样。”

    “荒唐你们两个简直荒唐你们还想重蹈你们父母的覆辙吗你把小溪给我叫来这种破坏你们兄弟感情的女人绝对不能留。你别肖想离开,我不会让你带她走的,要离开的只有那个女人”慕循彻底恼火了,之前他就算再怎么的觉得安小溪好,现在他也只会觉得,安小溪是个威胁。

    他不能留存那个女人。

    慕笙很淡然道:“我并不是来征求爷爷意见的,而是来告诉爷爷这件事。爷爷似乎搞错了一点,我和慕琛从来不是兄弟,也没有情谊。爷爷你并不了解我们。我这么多年的隐忍,是因为我也曾对慕氏虎视眈眈,而慕琛为了防我,也极尽手段。我们都没有表面上那么大方从容。现在是最好的结局,他要慕氏,我要小溪,我们已经做出了选择,爷爷不要再逼迫我了,股权我已经转给了慕琛,我随时都可以净身出慕家,和慕家断绝关系。”

    慕笙说着站了起来,慕循颤抖到不行,几乎晕厥:“那女人就这么好好到慕氏那么多股权你说扔就扔掉,说离开慕家就离开慕家”

    慕笙笑了起来道:“当然好,都已经好到让我放弃慕氏了,爷爷你说她该有多好。爷爷,自始至终,在我认识的所有人当中,所有人都当我是私生子,爷爷对此也无可奈何吧,也只能把我当成个私生子对待。唯独只有她,或许有着相同的经历,他没有看轻我一分一毫。那么,祝您健康,从今天开始,我就离开了。”

    慕笙说转身向外走,他感情一直也非常的淡薄,并没有什么伤心的。他只是希望把事情说清楚而已。

    外人的眼光又有什么关系他不在意。回去的路上,慕笙特意去熟悉的店买了点点心,虽然她可能不太有胃口,但是他希望她能吃一点,哪怕为了孩子,哪怕那是慕琛的孩子。

    走到别墅时,想到这一点,慕笙还是胸口一堵。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