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君若无情我便休

    陆祁和郑和雨劝慕琛回心转意,却碰了一鼻子灰这事情只是个小小的插曲,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已经到了周三。

    周三的早晨,慕笙接到了慕琛的电话,大致内容就是让他和安小溪一同到公司。

    关于自己要把股权让出来的事情,慕笙本来是完全不想让安小溪知道的。她现在怀着身孕,根本就受不了什么刺激。

    现在刺激却接二连三的来,那么怎么行。

    他不想让安小溪知道她被慕琛当成了棋子。

    “股权我会全部给你,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我不希望小溪知道这一切,我们错开时间。”

    “你别无所选择,你该高兴我的安排才是,毕竟让她亲眼看着你为她付出,她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你就能抱着得美人归了,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需要你这种多余的帮助慕琛,你不要发疯,我”

    “上午十点,我等你们,想让她好好的恢复自由,就和她一起来。”慕琛说着挂断了电话,不给慕笙一点点再申辩抗议的机会。

    慕笙抓狂的几乎要疯了。

    他绝对绝对不相信慕琛真是出于什么好意。这是一种羞辱,他要让安小溪知道她是被交易的对象。他又在变相的羞辱她,折磨她了。

    该死的她身体那么虚弱,肚子里还有孩子,他非要把她往绝路上推吗

    慕笙在客厅里焦虑的渡了半个小时的步,努力在想委婉向安小溪解释这一切的方法。

    他该怎么告诉她,慕琛把她当作筹码的事情,要怎么说委婉的说才能把这个糟糕的事实变得不那么糟糕

    “阿笙,你怎么了看起来似乎有些焦虑,在为我担心吗”从房间里洗涮完毕出来的安小溪,一眼就看到了在房间焦虑走动的慕笙。

    慕笙停下来看她,窗外此刻阳光明媚,光影在她身上流转,勾勒出她安静绝美的面容。

    他看着她,看着她安静坚强的面容,一步步走过去,伸出手轻轻的将她抱住了。

    “阿笙,怎么了”安小溪怔怔的瞪大了眼睛,有些懵懂不知所措。

    是在安慰她吗阿笙。

    “你知道吗当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时候,我的人生也第一次有了色彩。你给了我很多很多我生命里从未有过的东西。你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多美丽,可是关于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美丽,我都想和小溪你一起看,所以小溪你听我说,不要激动,听我说。”慕笙一边抚摸着她的发一边道:“我把股权全部都给慕琛了,从现在开始我和慕氏的关系,将变得简单很多,也许慕琛会说,这是你和他离婚,我所付出的筹码,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我本来就不想和慕家有太多牵扯,毕竟我不算是一个真正的慕家的人。也对私生子这个身份,并不喜欢。”

    “阿、阿笙你说股权,你要交出股权,难道说是慕琛”喃呢着开口,安小溪有些难以置信,艰涩的问:“慕琛逼迫你交出股权吗”

    慕笙在极力的辩解,可是这话怎么听,都像是一个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阴谋。

    慕琛让慕笙交出股权,这样慕笙就对他就没有威胁了,对慕氏也就没有威胁了。然而为什么呢,慕琛以这么理由来逼迫慕笙,应该没

    想到这里,安小溪心脏骤然痛楚起来,身子颤抖了一下。

    慕笙闭上眼睛道:“你大概猜到了。慕琛以我gou引你为由,如果不交出股权,事件就会升级,他只是在为慕氏考虑,他是个商人,这样做没有错。其实我想也许、也许我不交出股权,他也是会放你自由的,只是”

    慕笙的话没说完,就被安小溪打断了。

    “他把我当作筹码。”安小溪喃呢的开口,呼吸开始变得不顺畅起来。话语里透出来的浓浓的绝望戳的慕笙心疼。

    该死的。他不想为慕琛解释,不想为他开脱。其实他为什么这么做他知道。为了报复而已,既要报复安小溪,也要他失去威胁。

    慕琛是个天生的商人,慕笙从这件事中已经知道了,他绝对斗不过他。

    慕琛某种意义上来说,未免太可怕了。

    安小溪在他怀里摇晃了一下。慕笙急忙道:“小溪,你镇定下来,不要激动,你、你还有我,这对我来说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我本来就不稀罕慕氏的一切,你没不要激动。”

    安小溪觉得阵阵晕眩。

    恶心难受的感觉直冲上头:“多亏了你,为慕氏除掉了一个后患,作为慕太太工作的时间,你很努力,这里是三亿的支票,就当这段时间的薪水吧。”

    慕笙的合同已经签完了,他冷着脸什么话也没说,此刻也只是紧紧的攥着手。

    安小溪看了一眼那支票,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轻声道:“不用了,这三亿,我不要,我只拿我真正付出劳动力所得到的钱,慕氏给我结算的设计师工资不低,谢谢慕总裁。”

    安小溪始终低着头,也不看慕琛。

    慕琛的心绞痛的厉害,他并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只是看到她痛快的签字,内心里无比难受。

    就没有留恋吗迫不及待的想离开吗

    “既然安小姐不要,那就算了。”把支票拿回来撕掉,慕琛望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慕笙,挑动了一下桃花眸:“那就祝你们幸福,你们可以走了。”

    慕笙站起来,黑着脸对安小溪道:“小溪,我们走吧。”

    安小溪的手颤抖了一下,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一次之后,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她想看看他的脸,最后的再把他的样貌记得,她努力的抬头了,可是最后也没有看到他的面容。

    她害怕一旦看到他的面容,她会做出狼狈丢人的事情。

    她不可以那么做,现在已经都结束的了。

    现在,不是纠缠的时候。

    慕琛,再见了。君若无情,我便休

    我走了,和孩子一起,再见。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