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他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是么,楚楚她,打电话来了啊。”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安小溪才醒了过来,从床上坐起来,安小溪喝着慕笙叫人做的粥,一边喝一边听他说郑楚楚打来过电话。

    一定担心自己了吧,楚楚她,这几天一直有给她打电话吧,只是自己在医院,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自己和慕琛的事情,所以干脆就没接她的电话。

    她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给她打电话的吗

    “如果你不想接的话,那么我就打电话过去说你现在身体不舒服,等你和慕琛的事情尘埃落定再说。”慕笙看着发呆的安小溪开口道。

    慕笙倒是也希望她不去和朋友说她和慕琛的事情。因为听那朋友的口气,他不敢保证对方不为慕琛说话。

    虽然节外生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慕笙仍不愿意有这种事件发生的可能性。

    “我想,她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就算不是现在,也马上就会知道的。她男朋友是慕琛的秘书长章铭,准备离婚协议书的话,一定会知道的。”安小溪尴尬的低下了头道。

    这似乎无可避免,虽然她也并没有想去逃避什么,只是一想到要提及和慕琛离婚的事情,她就会觉得那就像把伤口再次撕开一样,让人难受。

    可以的话,她想像个鸵鸟一样一直缩起来,把这些天和慕琛发生的一切全部抛到记忆的深处。

    不想、不问、不提及,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她知道这样有多不像话,她也知道,有责任向关心她的人,解释现在的一切。

    胃里没吃什么东西已经饱了,但为了孩子,安小溪还是努力的把一碗燕窝粥全部喝了,之后才对慕笙道:“阿笙你把我手机拿给我吧,我打电话给楚楚,她一定担心坏了。”

    慕笙看着她,叹口气道:“你都这样了,怎么还在为别人着想。”

    安小溪只是笑,什么也不说。

    慕笙也不知道该再说她什么好,最后干脆就不说话了,把手机拿给她叮嘱她不要动情绪,会影响到孩子,这才走出卧室。

    他出去之后,安小溪就打给了郑楚楚。

    那边郑楚楚和陆祁还在小乔与郑和雨家,虽然时间不算早了,可是等不到她的电话,果然叫人不安心,也不能去问慕琛什么。

    电话响了起来,郑楚楚急忙抓起来,一看是安小溪的,郑楚楚吞咽了下口水,冲众人点点头接了起来。

    “喂,小溪。”郑楚楚小心翼翼的开口。

    “楚楚,抱歉,这么长时间才和你联系,我没事,你别担心。”安小溪声音轻柔温和,听不出情绪的波动是怎样的。

    郑楚楚忐忑,拿捏不定她现在的心情,郑楚楚继续道:“小溪,慕笙说你病了,住院了,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都没和我们说”

    “没事的,我只是有点疲劳过度,我最近失眠的厉害,因为圣罗兰的工作压力太大了,所以才累倒的。”安小溪依然笑的温和,声音平静的撒谎。

    她不想提及慕琛的不好,可以的话,她想把慕琛的那些不好通通避开不说。她只要记得慕琛的好就行了,关于他的不好,怎么都无所谓。

    “小溪,我听章铭说了,说慕琛要离婚,小溪,你不要再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了,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们好不好你告诉我们,慕笙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安小溪沉默了下,她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撒谎的经验,这也不是她的强项。

    沉默了一下,安小溪轻声道:“楚楚,我不想说那些事情,我只能告诉你,我和慕琛离婚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谁也改变不了,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这事情,陆祁和和雨大概也已经知道了。请你告诉大家,谁也不要插手这事情,他们都是慕琛的好朋友,以后而已只要继续做好朋友就行了。”

    她无法去提及慕笙说的事情,她不知道慕笙说了什么,但是他大概是说了慕琛对她弃之不理什么的吧。

    说到底也根本不是那样,那时候慕琛大概是气极了,他其实并不知道她真的痛的快死了。

    她喜欢慕琛,喜欢到无法用任何一丁点的恶意去揣测那个男人,对于他的行为,在她眼里,总是被自动的选择成有理由的行动。

    慕琛他,有他自己的理由。

    “可是小溪,事、事情不是这样的,你们走到这一步,忽然就走到这一步,我们真的很担心,我现在好乱,到底为什么啊,小溪你、你明明那么喜欢慕琛,真的甘愿就这样离婚吗”郑楚楚要疯了。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口才多好的专业毕业的,没办法好好的辩驳她,只能在这里语无伦次的干着急。

    怎么会变成这样,小溪和慕琛怎么会变成这样,郑楚楚禁不住一遍遍的问自己。

    “楚楚,正如你说的,我那么喜欢慕琛,如果真的可以继续下去,你觉得我会放手吗”安小溪苦涩的闭了眼睛,声音听起来依然轻柔,这种轻柔却和平时的那种感觉不一样。郑楚楚有种感觉,觉得她这种虚无缥缈的轻柔会将她带走。

    带到她和他们,都找不到的地方。

    郑楚楚张张口,好一会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想起在学校的日子,她总是笑着谈起慕琛,谈他的很多很多事情。她打趣的叫她夫奴。

    是的,安小溪喜欢慕琛,非常非常喜欢,满脑子都是慕琛的事情。

    人如果真的可以继续下去,安小溪怎么可能放的下慕琛。

    “小溪,真的只能这样吗没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吗”郑楚楚难受,开口问她。

    看着自己的朋友婚姻破裂她一点忙都帮不上,郑楚楚心急如焚,难受的厉害。

    安小溪温声道:“什么都不用,知道自己被这样关心着,我已经很满足了。楚楚,拜托你告诉和雨和陆祁,不要去劝慕琛什么,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他们去只会让三个人的友情破裂,我不希望这样,所以拜托他们不要冲动之下去找慕琛说什么。”

    “小溪,最苦的是你了,这种时候干嘛还要替我们想呢。”郑楚楚说的有些艰涩。

    她这个朋友不紧紧对她的事情束手无策,竟然还要让反过来担心,这叫什么事情。

    安小溪没再说什么,和她说了几句之后电话挂断了,郑楚楚出来和陆祁、郑和雨说的时候,那两个人也沉默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小溪和慕琛的事情,给他们一种难以插手的感觉。这种感觉叫他们很不舒服。

    “不能因为小溪这么说,就真的放手不管。”陆祁这么说:“怎么能就这样放任两个人变得更糟糕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的。”

    于是第二天,陆祁和郑和雨还是找了慕琛。

    慕琛像以往那样到慕氏上班,然后又在下午下班,回到别墅里看到陆祁和郑和雨,慕琛淡淡道:“你们怎么来了”

    陆祁看着他一脸平静的样子,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慕琛,你和小溪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离婚而且你怎么对这事情这么平静”陆祁震惊的追问。

    他以为他至少会看到一个稍微有些痛苦的慕琛,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样冷静从容的慕琛。

    慕琛脱掉了西装,冷淡的挑眉道:“如果你们是来劝我,就不用开口可以离开了。我是不会改变决定的,也没必要改变。”

    扯开领带,慕琛走到沙发上坐下,桃花眸平静的扫过陆祁和郑和雨。郑和雨眉头簇的厉害,有些难以相信:“慕琛,你和小溪到底怎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你几次都为了讨小溪欢心煞费苦心,现在怎么会说离婚就离婚。你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啊。”

    “误会并没有什么误会。”慕琛冷笑了下,毫无所谓道:“之前是之前,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我有现在的想法,我现在对那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希望赶紧和她离婚。而且现在对我来说,和她离婚有很大的好处。”

    陆祁瞪着眼睛,有些生气:“慕琛你太过分了,你以为这世界上像小溪这样的好女人很多吗你错过她会后悔的”

    慕琛没什么感觉道:“是吗我并不觉得。本来当初和她就是契约结婚,现在契约结束了而已。至于后悔我倒是很想看到我后悔的一天,毕竟我从未对自己做过的任何决定后悔过。能让我后悔的人,我自己倒也很有兴趣见到。”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陆祁见他态度强硬,生气到不行。

    他由此也已经猜到了,那个私生子说的那些都大概都是真的。看到现在的慕琛,他觉得做出那些事情来没什么大惊小怪。

    怪不得小溪也不让他们管,也怪不得小溪她甘心接受离婚。原来慕琛现在竟是一副油米不进的样子。

    陆祁气哼哼的走了,郑和雨有点左右为难,见慕琛一副冷冰冰毫无感情的样子,值得追着陆祁离开。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