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朋友们都知道了

    慕琛要和安小溪离婚了。

    这件事在朋友们中间,像是抛下了一个重型的炸弹,炸的所有人有些晕头转向。

    这是

    怎么一回事

    所有人都懵了,陆祁当即开车去找郑和雨以及小乔,到了的时候郑楚楚也已经在那里了。

    外面下着雨,气氛压抑的厉害。

    所有人都面面相窥。

    陆祁皱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郑楚楚见人都到了,深吸一口气道:“本来章铭和我说最近安小溪身体似乎不太好,慕琛似乎因为私生子的事情心烦意乱,稍微有些忽略小溪。我就和小溪通电话,她说慕琛只是有点生气。因为那个私生子,实际上是之前我们学校的老师,小溪不知道他和慕琛的渊源,两个人就做了朋友。小溪也说慕琛只是有些生气,过阵子就好了。可是几天前,小溪忽然就失踪了,章铭问我小溪的下落我也不知道,我给她打了很久电话,但是电话一直不通。到了刚刚,章铭就说慕琛要和小溪离婚。”

    郑和雨扶住额头,有些头疼道:“这,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陆祁瞪着棕眸子,沉吟了下道:“楚楚,你再和小溪联系下吧,总之得先确保下人没事,离婚的事情,到底是慕琛单方面决定,还是和小溪两个人共同决定,我们总得先知道,要不然寸步难行。”

    “好,我这就打电话。”

    郑楚楚起身打电话给安小溪,小乔坐在沙发里,咬着唇好一会儿道:“都怪我们不好,他们两个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却什么都不知道。”

    小乔真的很自责,其实从舞会之后,他们几次和安小溪联系,就该觉察出来了。只因为听说她身体不好,加之慕氏的工作又忙,就觉得暂时不能打扰她。谁知道这才小一月,她和慕琛就已经闹到了这一步。

    陆祁坐下来,深叹一口气苦笑道:“小乔,这不怪你,你有身孕的,本来就不该操心太多。都怪我们太没神经了。”看向郑和雨,陆祁道:“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和慕琛一起喝酒吗那时候明显就是出问题了,我们两个竟然粗神经到以为他是欲求不满。”

    郑和雨僵了下,他才刚想安慰下自己的小娇妻,这下子也萎靡了。

    想起来,那天慕琛的确很不对劲,而且他们送慕琛回去的时候,小溪也似乎格外的瘦削。

    粗神经

    这么说来,他和陆祁的神经简直粗的像麻绳。到底在搞什么啊,竟然神经大条到这种程度。

    郑楚楚在那边电话打了许久,终于有人接了。电话一通,郑楚楚才呼出一口气,有些焦急道:“小溪,你总算接电话了,我”

    “抱歉,我不是小溪,我是慕笙,我们见过面的,我之前叫陆笙。”如春风一样的声音拂过来,却是叫郑楚楚呆滞了一下。

    陆笙,慕笙,不就是那个私生子吗

    郑楚楚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吞咽了下口水道:“你、你为什么拿着小溪的电话,小溪呢”

    她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明明慕笙长着绝对的好人脸,而且在学校里也三番五次的帮着安小溪,但是她这一瞬间关心则乱,话语里不禁带上了积分警惕。

    那边慕笙的声音依然平和,淡淡道:“小溪睡过去了,好不容易才睡过去,不能吵醒他。我想你作为朋友这几天很担心小溪吧。你打来不少次,你不用担心,她在我这里很好,只是身体依然需要调养,在她醒来之后,我会让她给你回电话。”

    “啊,嗯,好的。”郑楚楚说完就要挂断电话,完全被慕笙牵着鼻子走了,然而幸好在最后的时候,郑楚楚一下子有些醒悟,开口道:“等、等一下。小溪为什么会在你那里她是慕琛的妻子吧,你一个单身男子不该和有夫之妇在一起吧。小溪在哪里,我现在去接她。”

    慕笙那边顿了一下,声音再没有了之前的如沐春风,变得有些冷漠:“她哪里也不会去,由我来照顾和保护。听你这样的口气,你和小溪是好朋友对吧,但是听你的口气却也是慕琛那一派。她醒来给你回电话的时候,我希望你不要说什么多余的话。现在小溪因为慕琛非常的受伤,她和你说什么你就听着就好,她的话不会说别人的坏话,但是也请你别叫她为难。”

    “什、什么”郑楚楚听后有些恼了,怒道:“你这人怎么平白无故的教训我。还有什么小溪因为慕琛很受伤,还不是因为你的出现,要不是你和小溪做朋友,小溪才不会被慕琛误会,也不会难过。”

    “是么所以因为误会我和小溪的关系,就让小溪生病晕倒也不放一个人照顾,就在她住院期间每晚和不同的女人厮混。就在她出院的当天和初恋情人一同从房间里出来因为误会,那个男人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吗那么就让他一辈子误会着,小溪,由我来守护。”慕笙说着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慕笙的胸口还在不停的起伏。

    所有人都是支持慕琛的,慕琛是个好男人,成熟冷静,儒雅绅士。他就是坏人,破坏别人关系,私生子。

    是,他真的不否认自己是个坏人,可是慕琛算什么好男人

    如果是他的话即使有天,她抛下了他,去到别人身边,他再恨,也绝对舍不得伤她。

    那么那么的喜欢一个人,怎么会舍得伤害她呢明明应该把所有的委屈痛苦都一个人背负的吧。

    既然他能忍心去伤害她,那么他也就没有资格再呆在她身边了。

    郑楚楚听到耳边传来嘟嘟声,有些错愕。

    电话挂断了

    郑楚楚等着眼睛,好一会儿说不出来。抿着唇低下头,她脑袋有些乱。

    那个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慕琛会做那种事情吗她想不明白,因为她又不了解慕琛,她知道的慕琛大多是从安小溪口中听来的。

    慕琛对她很好,慕琛对她很好,她总是在说着这样的话。而唯独的几次和慕琛的接触,她也都只感觉到了慕琛对安小溪的好。

    那么慕琛的坏呢她不知道,不明白。

    可是住院小溪住院了吗那么之前电话打不通都是因为她在医院里吗而慕琛竟然不管那样的小溪郑楚楚没办法相信。

    偏偏她不相信却有个令人无法忽视的事实摆在眼前。

    慕琛要和安小溪离婚。

    茫茫然的走回客厅,郑楚楚脑袋还是转不过来。

    见她回来,陆祁急忙站了起来问道:“楚楚,怎么样,电话打通了吗”

    郑楚楚被他一唤才稍微回了下神道:“打是打通了,可是接电话的不是小溪,而是、而是那个慕笙。”

    郑和雨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恼怒了,怒道:“什么接电话的竟然是那个家伙,什么东西啊他。”

    陆祁比冲动的郑和雨冷静多了,看着郑楚楚,陆祁问道:“是吗那对方说什么了吗”

    郑楚楚艰难的点点头道:“说了一些事情,说的我很乱。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楚楚,你说出来吧,说出来大家才能为慕琛和小溪一起想办法。我、我不想看到两个人走到这步田地。”小乔开口道。

    她的声音很小很轻柔,却非常的清晰,期望的看着郑楚楚。

    郑楚楚想也是,靠她自己的脑袋,她是没办法把事情彻底想清楚的,那么只有说了。

    叹口气,郑楚楚坐到沙发上道:“那人说要小溪呆在他那边,要保护小溪。还说慕琛他、他在小溪生病的时候弃他不顾,小溪之前失联是因为病倒住院了,而慕琛在小溪住院的时候和别的人厮混,又、又被刚出院的小溪撞见和初恋情人一同从房间里出来。”

    “不可能”郑和雨站起来怒道:“什么初恋情人,我和慕琛在一起这么久,他哪里有什么初”

    “圣罗兰。”陆祁低着头忽然道:“不是什么初恋情人,但是慕琛和现在现在的合作伙伴圣罗兰的继承人陈珊妮,你忘记了吗是交往过的。但、但是我觉得不太可能,毕竟慕琛对她没什么感情,而且他不喜欢和合作伙伴发生这种关系的。”

    小乔眨了下眼睛开口道:“是不是真的,其实只要给慕琛打电话就能知道,慕琛绝对不会撒谎。”

    是的,慕琛的话,不屑撒谎。可是这里的所有人,谁又能个他打电话质问这种事情呢

    这、这种事情怎么去问

    慕琛那样的气场,要别人怎么开口。

    “那就问小溪,我们把小溪约出来吧。小溪她虽然不会主动说慕琛的不好,但是我们问的话,她也不会撒谎。”陆祁开口道。

    问慕琛实在太难了,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事情还得问安小溪。

    郑楚楚抿着唇道:“慕笙说她醒来之后会让她联系我,我们稍微等等吧,小溪她身体似乎真的很糟糕的样子。”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