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我们离婚吧

    这世上果然有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的。有时候,即使再怎么去努力,不能达成的事情就是不能达成。

    一直以来,她想努力修复和慕琛的关系,想要再试试看,试试看。可结果,她在慕琛的眼里看到了冷酷、嫌恶、从他的言语里听到了羞辱、怨恨。然而她看不到他曾经的温柔,也听不到他曾经的温情脉脉。

    一旦失去,就再也不能挽回了吧。

    现在,所有的事实都摆在了安小溪的面前。

    慕琛和初恋情人在一起了,还在死死拉扯着不肯放手,真的好丢脸好难看。而且她已经不想再苦苦挣扎了。

    现在的她,没有一丁点的想要和慕琛在一起的念头,她只想离开,逃跑,越远越好,她想去没有慕琛的地方。

    在那里一定就不会痛了。

    虽然已经被慕琛那样的嫌恶了,但果然,因为很爱很爱这个人,所以想挽留住最后的一丝尊严。

    “十分钟也好,请让我和慕琛你说几句话吧,我说完就走了。”安小溪努力的扬起嘴角,笑了下道。

    慕琛沉默的盯着她看。她瘦的厉害,身体很虚弱的样子,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慕琛本是想说狠话拒绝,但却鬼使神差的开口道:“好,我给你十分钟。”

    陈珊妮听闻很识趣的冲慕琛笑道:“阿琛,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谈。”

    经过安小溪的身边时,陈珊妮用仅有两个人的声音低声道:“你呀,还是自己提离婚比较好,这样能更有尊严些。”

    安小溪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手里的化验单几乎碾碎了,她抬起手放在了口袋里。

    已经没有必要告诉慕琛孩子的事情了,对于现在的慕琛来说,一定希望能和自己尽快离婚。

    他说自己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这句话,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气话,是他说的实话。

    他没有骗过她什么,一直就没说过爱她,是她自己爱上了慕琛,陷进去,搞成这样狼狈的。

    想想,没有爱情的话,即使她怀里慕琛的孩子又怎样不过是一份强加在慕琛身上的枷锁,只会叫两个人甚至于未来的孩子跟着受苦。

    那么就干脆别告诉他了,这个孩子是只属于她的孩子,她一个人也可以养大他的。

    在楼下坐下,所有下人都离开了,慕琛抿着薄唇开口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安小溪低着头,吸了一口气,要说出来果然很艰难。因为实在很爱这个人,所以要亲口说出离婚,真的太困难了。

    艰涩的攥着手,好一会儿安小溪才开口道:“一直以来,真的谢谢你,你帮了我很多很多,因为有你在我也改变了很多很多。所以这么久以来受你照顾了。”

    “这样的客套话就免了吧。”慕琛开口淡淡道:“你应该是有别的事情要说吧,快点说,我没时间。”

    安小溪唇色苍白,她很想最后再好好的看看慕琛的脸,却没有抬头看他的勇气。

    低头攥着手,好一会儿安小溪才闷声的说到了重点:“我们离婚吧。”

    慕琛顿了下,虽然她的开场白,已经然他有所猜测了,他却没想到,这女人真的有胆子说出这句话。

    离婚吧,这才他该说的话才对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说

    “就这么迫不及待,按耐不住的想去那个男人身边吗”慕琛冷冷的开口,强忍着怒火。

    安小溪张口本是想辩解的,可是脑海里现刚才陈珊妮和慕琛从容的样子,安小溪淡淡的开口道:“我想这也是慕琛希望的事情。”

    比起我,慕琛你应该更加的迫不及待吧,比起那样天天夜里去见陈小姐,现在的状况好很多。你也期待着她正式成为慕太太吧。

    胸口紧缩的厉害,安小溪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医生明明叮嘱了她要注意情绪,但果然还是没办法去注意。

    “哈哈,说的是,的确是我更希望,和你离婚得到的好处非常多,我没有理由拒绝。很好,周三的时候到总裁办公室,我们正式签署协议。”慕琛双腿叠交,正襟危坐,面容冷酷到不行,这样冷冰冰的说着。

    安小溪点了点头,轻声应了句:“嗯。”

    安小溪以前以为,说出这种事情来,她一定会哭到死过去,痛到昏厥,然而现在却竟然能这么平静,将一切完美的掩饰着。

    她想,果然她努力的伪装,还是做的好的。

    慕琛的内心里剧烈的痛楚在蔓延,他望着她单薄纤细的身影,喉咙里似乎发酵了什么不该发酵的涩。

    他忍不住开口对她说:“你想要什么虽然协议上写了要你离婚时净身出户,但毕竟你也是做过慕太太的女人,我对上过我床的女人一向很大度,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安小溪怔了怔,抬起头来看着慕琛,他动人的桃花眸还是那样迷人,虽然冷酷的看着自己,但却说出了这种话呢。

    她想,如果不是误会她和慕笙的话,慕琛也一定是温柔的。即使他还是不会把爱情给自己,但至少他会温柔的让她离开。

    果然,是温柔的吧,慕琛你。

    我啊,最爱慕琛这份温柔了,所以希望未来,即使你从不知道孩子的存在,我也希望孩子会像你。

    我果然没办法恨慕琛,即使痛成这样,即使看到你坦然的和别的女人,在那个我们曾经温存过的房间里上床,我也果然没办法恨你。

    只是我,也是个普通人,我此刻还是深爱着你,但是我从现在开始就要努力的不去爱你了。

    “我什么都不要,来的时候我拿了什么,走的时候还是拿着那些。我唯有一个请求,我没办法带走夏夏,希望你能好好照它,不过它本来也是属于你的,我也没有托付或者带走的资格。”安小溪的说完,有些局促的站了起来,冲他点点头:“那么我今天就先走了,对了,慕氏的工作,我也要辞退了。”

    安小溪说完就走,她只觉得再在这里待下去,自己一定会哭出来的。她不想那样的狼狈。最后的时候希望是带着骄傲走的,不要狼狈,未来即使在路上擦肩而过,她也能昂首挺胸。

    慕琛坐在那里一动未动,身体僵硬到不行。

    安小溪走出去几步之后,又忽而转了身,慕琛的心脏狂跳了起来。脑海里翻涌着安小溪为这个决定后悔了的想法。

    可是她走过来,却是把手里的戒指摘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又继续走了。

    安小溪离开了,离婚协议敲定了,一定成了定局。

    许久,许久。慕琛才痛苦的抓住头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的,为什么既然你不想从我这里拿走任何东西,那就把最重要的给我留下啊该死的”

    为什么,你既然什么都不要,无欲无求,为什么要把我的心带走

    那是最重要的,你该留下的你偏偏拿走了

    还有,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私生子你到底为什么选他,为什么

    安小溪从别墅里一出来,眼泪就落了下来,她没有撑伞走出别墅,在别墅对面的街道,慕笙撑着伞,忧伤的看着她,见她出来就走过来给她打伞。

    安小溪抬起手一边擦拭脸上的泪水,一边道:“我、我没事,这都是雨水,都是雨水。”

    “嗯,我知道,我都知道。”慕笙温柔的点头,抱着她的肩膀让她上车,载着人回自己的家。

    一直到慕笙家的沙发上坐下,安小溪的眼泪也还没有流光,医生说她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她记得,所以她也不敢哭的太凶,只能默默的流泪。

    慕笙为她沏了花茶,拿了毛巾给她擦头发,一边擦一边温声道:“没关系的,都会过去的,现在的痛苦也好,艰难也好,总会是过去的。我会陪着你的,刮风下雨,电闪雷鸣的日子里,我会陪着你等待晴天,所以小溪你,就依赖我就好了。”

    他说着手温柔的揽住她的肩膀,轻拍着她。

    安小溪在他怀里哭,颤抖道:“阿笙,我什么都没能告诉他,我也不打算告诉他了。已经没有必要,全部都没有必要了。”

    慕笙什么也没有说,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在他看到陈珊妮神采飞扬的从慕氏别墅里出来,冲他打招呼时,他已经明白了。

    慕琛和陈珊妮上床了。

    偏偏在这种时候,拍着安小溪的肩膀,慕笙担心她情绪波动太厉害影响胎儿,一边拍着安小溪,慕笙一边不断的安慰她:“小溪,你还有我,还有我的,你不是一无所有,我会陪着你的,也会照顾你和孩子。对了孩子,你要好好的为孩子考虑考虑,不要太难过,伤了元气,我扶着你去床上躺一会儿吧。”

    “嗯。”安小溪点点头,为了孩子她强忍住悲伤。慕笙领她去了二楼,在房间里把她安顿下来。

    安小溪躺在床上,被他握着手,好一会儿开口对他说道:“阿笙,我决定了,我要离开a市,阿笙,带我走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