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我的阴谋就是得到她

    “你未免想的太过美好了一点。拿了我的东西,还想不付出代价你想用那张嘴说点儿花言巧语摆平一切吗看来,我作为慕氏集团的总裁,被你小瞧了。”慕琛开口,极冷道:“对于本就是棋子的女人,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要被压榨到最后一分价值都没有,这是我的原则。你要埋怨就去埋怨害你落入这个地步的那女人好了。”

    慕琛的声音极冷,慕笙听后,手紧攥着低下了头。唇角扬了起来,慕笙笑的意义不明。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只是觉得如果不笑的话,他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扭曲。

    什么啊,原来他没有做错啊。

    这种无情的男人,即使他不去插足他和安小溪的关系,他也不见得就会对安小溪好,不见得不会有这样冷酷无情的一天。

    在他眼里,安小溪就诚如他所说的,真是只是棋子。

    他现在一定觉得因祸得福吧,因为安小溪的背叛,自己不得不交出股权,他觉得打压了他,自己对他再也不是威胁了吧。

    那就如他所愿吧,就如他一开始许的愿那样,就让他去拥有这个慕氏,而他得到安小溪。

    只是小溪,我这个坏人稍微有些为你难过。人家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么长的时间你在他身边,他竟然会这样对待你,也叫我始料未及。

    慕琛弃安小溪如敝履,慕笙却决定要潇洒的,骄傲的把安小溪身边夺过来,不是作为交易的筹码,而是他要拿出一切,把她换来。

    小溪,慕琛不珍惜你,不要你,我用我的一切来爱你。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慕笙抬起头来,微微笑了起来:“慕总裁既然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就说说我的想法吧。城如你所想,我要安小溪,希望你们离婚给她自由身。”

    慕琛挑眉,冷笑:“所以呢,现在是要开始和我讨价还价了吗”

    “全部股权。”慕笙淡淡的开口道:“把我的全部股权都拿给你,并且告诉你慕氏内部哪些是我的人,用这些来换安小溪,怎么样。”

    全部的股权

    慕琛怔住了,这个男人疯了吗把这些拿出来,他别说对慕氏有所威胁了,他连慕家二少爷的身份都可能丢掉。

    慕琛望着慕笙,想从他脸上看出阴谋,然而慕笙只是笑着,坦然的看着他。

    他的坦荡让慕琛的内心里燃起一股熊熊的无名火,死死攥着手不让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慕琛声音阴沉:“你在耍我把这些都给我,交换的条件又是什么”

    “安小溪,我只要安小溪。”慕笙开口道。

    慕琛冷笑:“可我说了只要你一半股权,就可以把这女人给你。”

    慕笙狭长的眸子挑了一下,唇角飞扬:“是啊,可是一半的股权,小溪是你弃之如敝履一般扔到我这里的。她不该被这样对待,我给你全部的股权,是把她夺过来的。意义不同。”

    慕琛的手攥的更紧了,五脏六腑都像被人揉捏一样的不舒服。

    意义这可笑的没有用处的意义,慕笙竟然在意。慕琛真的难以相信,没办法相信这个男人轻易就放弃了全部股权。

    阴谋,一定是阴谋

    “你有什么阴谋”慕琛阴翳的看着他,追问。

    他不能相信,关于这个男人所说的话,没有任何一句值得他去相信。

    “阴谋我的阴谋就是得到我想要的人。”站起来,慕笙潇洒道:“等你和小溪说了离婚的事情后,我们股权转让协议和离婚协议一起签。”

    慕笙说完也不等慕琛再说什么,打开总裁办公室的门走出去。一路车慕笙的脚步越发的轻盈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轻松的要飞起来了,这多年作为慕家的私生子,背负着争夺慕氏的野心,许多许多让他觉得累,而现在真是一身轻松。

    股权什么的,慕氏什么的,统统去死吧,他现在只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去世外桃源。

    总裁办公室里,慕琛完全搞不懂慕笙的行为做法,愤怒踹在桌子上。

    “该死”

    该死,该死,该死,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妥协他应该为了股权死死挣扎,他应该试图蒙混两个人的关系麻痹他,他该狠狠的利用她或者抛弃他才对

    这才是他能想到的结局,可是为什么结果是这样的不可控制。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还要再以什么借口才能继续下去

    慕琛双手捂住鼻翼两侧深深的呼吸。

    和他想的不一样啊该死的,不管是安小溪也好,还是这个私生子也好,为什么要让他觉得,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一个

    她为了他背叛自己,而他为了她可以放弃股权。他除了扮演一个恶狠狠的丈夫之外,还能做什么。难道说从一开始错的人就只有他,只有慕琛吗

    你和她毕竟夫妻一场,不能就这样放手,给她点温柔吗

    不能啊,一旦放手了就彻底结束了。

    该死慕琛在内心里暗骂自己的没出息,那女人把你伤害成这样。她背叛了他,他不该就此放过。

    慕琛的内心里死死的抓着这个想法不放开。

    慕笙回到病房的时候,安小溪正在睡着。虽然接受了治疗,可是对于她来说,果然还是的白天比较能让她入睡。

    坐在她身边,慕笙温柔的拉起了她的手。

    小溪,关于我和慕琛谈过的事情,关于他今天下午说的那些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

    那个男人对你根本就是不在乎的。不要为他受伤了,不要再想着他了啊,我都说了孩子我可以和你一起扬。所以你对他死心吧,爱我吧。

    握着安小溪的手,慕笙这几日也累了。

    等安小溪起来的时候,发现手被人握在手里,侧目看到慕笙睡在自己的身边,他的手握着自己的手,一头柔软的黑发铺开来,让人想碰一碰。

    阿笙,好温柔。从最初的时候遇见他,安小溪就觉得阿笙他真的是个温柔的人。任何女人都不该辜负他的。自己其实也不该。

    他那样令人心疼,如同妖精一般,谁也不舍得让他受伤,谁都会希望他总是露出笑脸,

    可是自己现在一定叫他难过了吧。

    这个男人把所有温柔都给了自己,把所有的苦楚都自己吞咽了。在那温柔的声音背后,在那动人的美丽笑容背后,一定有、一定有着被隐藏起的痛苦。

    视线扫过自己的腹部,安小溪的思绪又飘向了远方。如果、如果自己和慕琛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现在是不是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她会躺在慕家别墅的大床上吧,也许因为怀孕,身体有点累,慕琛连她下床都不让。她要去哪里,他都非要抱着。他会从背后抱着她,温柔的抚摸她的腹部,俯身下来和她耳鬓厮磨。

    如果,如果一切都

    “小溪,你醒了”慕笙似乎感知到她醒了,从睡梦中醒来望着她道。

    安小溪从幻想中回神,温和的笑了笑:“阿笙,我身体没事的,你不要这么操劳的照顾我,也得好好休息,连你也病倒了就得不偿失了。”

    “没事,我又没什么累的,倒是你,要多休息。”慕笙伸出手把她稍微有些乱的刘海挽到耳后,安小溪望着他深情款款的脸,轻声开口:“阿笙,我明天就出院,我打算一早就和慕琛谈谈孩子的事情。”

    慕笙的手一僵,坐回去低下头道:“小溪,我觉得慕琛他不可能因为孩子的事情,改变主意,但你坚持要去的话,我和你一起。”

    “不要,我想一个人和他谈谈,这是我该和他谈的事情。”安小溪深吸一口气道:“不要担心我,不管什么结果,我,都会去接受。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觉悟。”

    慕笙看着她虽苍白但是却坚强的美丽面容,一时间内心里极复杂苦楚。

    好心疼,明明知道她可能会被慕琛羞辱一番,他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她已经受了这么多伤,自己要再告诉他慕琛把她当成筹码交易的事情吗

    他说不出口,即使之后她会知道,在这种时候他也说不出口。

    小溪,不要去,你会受伤的,一定会受伤的。

    慕笙内心里一遍遍的呐喊着,然而到最后,他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就这样走出了病房。

    夜幕降临,a市的上空飘着雨,慕琛别墅的门铃被按开,下人们已经重新回到了这里,他们打开门,一身红衣的女人收了伞走了进来。

    慕琛站在二楼的拐角处看着女人,冷声道:“你为什么会来”

    红衣的女人脱掉外套,露出了里面火辣的红色吊带裙,一边向着楼梯处走一边娇俏的开口:“我听说这座城堡的王子受了伤,每天晚上都需要一个女人为他疗伤。今夜下了雨,我路过这里,希望求好心的王子收留,顺便作为报酬,我可以为他疗伤。”

    女人站到了他面前,伸出手在他的胸前you惑的画圈。

    “阿琛,今晚,我来陪你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