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你妻子的身体非常不好,你整天和她在一起怎么也不注意点,现在胎儿很虚弱,必须要好好调养身子,她有些营养失衡,而且还有严重的失眠症状,这些如果不调节,不仅孩子会保不住,母亲都随时有生命危险。”在病房外,医生对慕笙说了许多。

    慕笙从病房外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安小溪依然维持着那种呆滞的表情看着天花板。

    慕笙走过去默默的坐在了她的身边,房里里很安静,非常非常的安静,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小溪的脑子很乱。

    在这之前,当小乔告诉她怀上宝宝的时候,她私心里想过,如果自己也怀上慕琛的孩子该有多好,那么未来一定会很幸福。

    她有幻想过这样的事情,然而现在幻想变成现实,却怎么竟是这副样子。

    孩子的父亲不要说期待着孩子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了,很可能跟本不会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

    她和慕琛之间,裂痕已经变得无法修补了,慕琛对她现在应该已经恨之入骨了,再怎么解释也徒劳。

    那这个孩子要怎样打掉吗

    安小溪咬着唇,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怎么舍得

    她可是单亲家庭里长大的,那时候母亲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依然温柔的留下了她,把她养大了,那份强大的温柔让她怎么舍得打掉自己的孩子。

    这是属于她的家人,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已经没什么血脉至亲了,这个小家伙会在未来,可爱的笑着,温柔的叫着她妈咪,即使任何人都会离开自己,他也不会离开。

    一想到这些,安小溪根本就没办法下决心不要她。

    可是这孩子,大概注定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啊,没有父亲的滋味是什么,她很清楚。这份痛苦,她也要给予自己的孩子吗

    “小溪你打算告诉慕琛吗”许久许久,慕笙终于开口了。

    他的话一问出口,安小溪的泪也随着夺眶而出了,颤抖的捂住嘴巴,安小溪害怕到浑身发抖:“我、我不知道,阿笙,我好怕,我不敢说,慕琛不会相信我的,他一定不会相信这个孩子。”

    他会怎么做

    一定会逼着她打掉吧,这个孩子,这个小小的生命,自己最近遭遇了这么多,潜意识里自我折磨,身体都已经不成样子了,可是他仍然坚强的存活着的啊。

    慕笙看着她吓的浑身发抖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坐在床边,握着她的双手,慕笙俯瞰着她。

    他那双温柔如春风一般的明眸,携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慕笙用自己那能魅惑忍心的蛊惑声音安抚她道:“小溪,你别激动,冷静下来。我就在你身边,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不管发生什么时候,都有我,所以现在你要告诉我,这个孩子你要还是不要,然后我们再决定接下来的其他问题。小溪,孩子你想要吗”

    慕笙的内心里是非常复杂的,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安小溪现在看起来惶恐惊惧,但他却觉得她一定会把孩子留下。

    因为她就是这样温柔的女子,很温柔很温柔,因为他才爱她。

    安小溪颤抖的咬着唇,眼泪从眼里落了出来,轻颤着点头:“我想、我想要这个孩子,我想留下他,他是、他是我的骨肉。”

    这个孕育在她身体里的生命,她没办法抛弃。

    慕笙内心里的苦涩翻江倒海。没有一个男人会蠢到喜欢自己的女人怀别人的孩子,更别说这个那人他有多讨厌。

    可是,慕笙,这或许就是他的罪与罚吧。

    他母亲犯下的罪,他自己耍尽手段的罪,到现在该是他偿还的时候了。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那么多如愿以偿,他自己亲口发誓,只要得到她,什么都肯去做,什么都会补偿她。

    那么,一切就从现在开始吧。

    其实,他本就是寡淡的人,也没什么欲求,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人生就不算白活。

    罢了,没关系的,小溪,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陪着你。

    “那么我们就留下孩子。”紧握着她的手,慕笙荡起了温柔的笑容:“我们要留下孩子把他抚养长大,所以跟我走吧小溪。”

    安小溪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慕笙,喃呢的重复他的话:“跟你走”

    慕笙点头:“对,跟我走。慕琛不会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如果被他发现就糟了,接下来你的肚子会越来越大根本就是瞒不住的。所以小溪,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会陪着你,让孩子顺利的降生,我们去一个没有纷争的地方生活吧。”

    那里没有慕氏,没有家族恩怨,没有慕琛,没有那些觊觎着你的家伙,只有我和你。小溪我想去那样的地方。这世界上一定有的,有那样只属于我们的桃源乡。

    安小溪听到他的话犹豫了起来。她没办法干脆的答应慕笙,慕笙说的这些问题,都是她该去面对的问题,可是她即使到了现在,只要一想到要离开慕琛,就好似被人拉扯着心脏一样,好疼好疼。

    慕琛,慕琛,她想呆在慕琛身边,可是慕琛嫌弃她脏,慕琛不相信她,慕琛也不会相信两个人的孩子。

    想到慕琛可能冷冷的命令她打掉孩子,可能是杀死他们两个人孩子的凶手,安小溪就怕的浑身颤抖了起来。

    慕笙看到她那样,轻叹一口气,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道:“小溪,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做孩子的爸爸,孩子长大以后会像慕琛,但我和慕琛是兄弟,也会有些像我,任何人都不会怀疑我是他父亲这件事,我们可以给孩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只要你想,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

    “可是阿笙,事情不是这么算的,这对你不公平,你没有、没有必要为我做到这地步,我心里到现在还是只有慕琛。”

    “不需要公平。”慕笙认真的看着安小溪,一双狭长的眸子,蕴满了深情款款:“我不需要你对我公平,我也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还是只有慕琛,没关系的。现在不行也没关系,一年不行就三年,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只要你在我身边,总有一天我相信我可以取代慕琛的。所以小溪,对慕琛放手,跟我走吧,让我照顾你和孩子。”

    慕笙的样貌和慕琛说到底是像的,她看着他深情款款,仿佛能透过他看到慕琛。

    内心里一阵绞痛,安小溪咬住了下唇:“阿笙,我”

    “没关系,我知道你现在没有办法回到我,现在暂时先好好养病好吗过几天再告诉我答案,这段时间,为了你自己和孩子。你要好好的养病,我、我去通知慕琛让他来看看你。”慕笙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些暗淡。

    他不想联系慕琛,可是为了安小溪现在的健康着想,果然还是慕琛能来一次比较好吧。

    “不,不要,不要让他来,我想一个人把事情想清楚。”安小溪一听急忙阻止了慕笙。

    虽然她真的想把事情想清楚,但是到底为什么不想让慕琛来,安小溪自己最清楚。

    因为那之前的一通电话,她卑微的向他求救,却被那么冷酷的舍弃这件事,让她几乎鼓不起勇气去见慕琛。

    她不能再恬不知耻的要他来看自己,因为有可能得到更加可怕的羞辱。她不怕,自己不怕,可是现在她身体怀里孩子,不怎么能受刺激。

    她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孩子。

    “好,那我不告诉他。”慕笙点头出去了。

    走出去之后,慕笙联系了慕珊,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就坐在咖啡厅里发呆。

    他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这些情绪,他却不打算向任何人诉说。

    慕琛回到家里看到卧室已经没有了人,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一个时,笑了一下。

    她那样子应该哪里都去不了,现在不在了,就说明她是被人带走的。内心里骤然一痛,慕琛强忍着痛楚走到了床边。

    谁这么大胆敢闯他的别墅

    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私生子。

    面容冷冷的坐在床边,慕琛打开了保险箱,在里面放着几份协议,其中有他让安小溪签的和安家脱离干系的协议,有他和她的契约协议,也有她放去股权的协议。

    这些东西放在床上,慕琛看着若有所思。

    他是慕琛,慕氏集团的总裁,慕氏的掌权者。从小,他被欺负了就绝对要欺负回去,没有道理被那个私生子摆上这一道。

    他不能轻易放过那个试图挑战他威严的男人,抢夺他的东西。

    现在,他碰了自己的女人,那么就该吐出更加有价值的东西。

    慕琛的眼镜阴翳的眯了起来,又不自觉的想到了安小溪。

    她现在大概在那个男人的床上,被悉心照料着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作为一个妻子真是帮了他大忙。

    既然他已经决定不要那个女人了,那么就利用下她最后的价值吧。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