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怀孕

    这个世界上,有光的地方就有影,任何事物都有他的两面性。

    也许,一个人有多爱一个人,当被背叛的时候,就会有多恨一个人,多想毁掉一个人吧。

    曾经越是以为她有多么的纯净,一旦感觉她在背叛自己,就会不受控制的把她想的有多脏。

    撕扯着她的衣服,强硬的毫无爱怜的粗暴的huan爱,疯狂一旦开始就没有停下来。

    从舞会上回来之后一直到第二天的傍晚,慕琛都把安小溪绑在床上,最初连话都不让她说,后来她呼吸困难差点昏厥,他才把她口里的东西撤掉,可是那时候安小溪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浑身瘫软,几乎溺死在自己的冷汗中的安小溪,已经精神恍惚了,慕琛期间去公司请了个假,之后就又回到了卧室,持续着折磨。

    到了傍晚,安小溪双眸已经完全没有了光泽,奄奄一息时,慕琛才放开她的手腕。

    她的手腕已经完全变得嫣紫了,磨破了皮,有些惨不忍睹,然而慕琛却没有任何怜惜,讥讽的开口:“还想解释什么吗怎么不说话了不是还想做慕太太吗说话啊,再说说看你和那个私生子是什么关系。”

    安小溪张了张口,奋力的想说什么,可是安小溪什么也说不出口。

    慕琛穿上了衣服,她的下身有些出血,慕琛却一点叫医生来的意思都没有,将西装穿的一丝不苟,慕琛冷然道:“看来你总算乖乖的承认你和那个私生子有一腿了,这样之后的账,我会和那个私生子好好算的,用了别人的东西,总该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现在要出去,这里没有任何人能照顾你,你自己想办法吧。”

    慕琛说完冷酷的走了,安小溪就这样赤身躺在床上,最后他连被子都不屑给她盖上。

    安小溪脸色惨白的厉害,颤抖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拉过被子。

    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且从中途她就开始发烧,现在呼吸混看,头晕沉沉的,肚子也很疼,她想说话,嗓子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想喝一口水都动弹不得。

    然而比起这些,她的心脏更加难受。

    那种心如死灰的滋味,让她本来总是水波潋滟的双眸像是两个空洞的窟窿。

    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这样残忍的对待着的滋味,真的非常不好受,好痛苦,好痛苦,即使现在折磨结束了,她仍然觉得有人在拿着刀不断的刺着她的心脏。

    她满心的以为只要解释就行了,只要好好的解释,即使艰难,但也总能让慕琛理解,可是结果他还是太天真了。

    重要的不是她是否解释,而是慕琛是否肯听她的解释。

    慕琛肯吗不,慕琛不听她解释。

    安小溪躺在床上,天色渐渐暗了下去,身体不仅没有一点点的好转,反而更加糟糕了。

    身上一阵阵的冷汗直冒,安小溪只觉得腹部越来越疼了,许久许久,安小溪一直疼一直疼,疼的越发厉害,唇色发白,安小溪再也没办法忍受了。

    她觉得自己要疼的晕死过去了,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帮忙,安小溪奋力的去抓手机,手机是地上的包里,安小溪裹着被子,艰难的从床上几乎是跌在地上的。

    在地上,安小溪只能靠爬,爬到了包前,抓过包拿出手机,安小溪颤抖到不行。

    好疼,真的好疼,她必须叫人来,否则她真的会疼晕过去,不,说不定会疼死。

    这种锥心的痛,太危险了。

    在这种时候,安小溪第一个能想到的还是慕琛。

    慕琛,永远都是第一位,在她开心的时候,难过的时候,甚至于这种感觉到生命危机的时候,她能想到的只有慕琛。

    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安小溪从话筒里听到慕琛不耐的声音:“怎么了,你有什么事”

    女人娇俏的声音,和着慕琛的不耐一同传了过来,安小溪内心一痛,却是不得不忽略这痛。

    没关系的,即使慕琛再生气,他也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慕琛不会对她见死不救,因为慕琛始终是温柔的。

    “慕琛,救我、我肚子好疼”安小溪声音沙发的不成样子。

    慕琛听到她的声音,顿了几秒,之后的声音似是带了笑意,戏谑道:“我才知道你原来这么有心机,怎么了,想用这样的苦肉计让我原谅你吗你未免太天真了。

    “慕琛,我真的、好、好疼”安小溪捂住肚子,苍白的唇一直无助的颤抖,她说的是真的,没有骗他,从来从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骗他的。

    “那你就继续疼着,只不过一个契约对象,真以为我会把你放在眼里吗安小溪,你什么都不是,之前你还有身体可以用,现在一点用处都没有。以后我不会再碰你一下,我讨厌脏东西,就连今天碰了你,我都觉得后悔,现在也恶心的要命。”电话说完就挂断了。

    安小溪的双眼空洞的眨了眨,那里已经没有泪水可以流出来了。

    也许,就这样死了就好了吧。就这样死了的话

    这样痛苦的难受的,令她崩溃的话语,就一定没有从那个她最爱的人口中说出来吧。

    就这样死了

    “小溪,小溪你在哪儿小溪”不知道谁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安小溪在痛晕和昏死过去前的最后一秒,隐约看到了门前闯进了一个人来。

    会是谁呢

    啊,是谁都一定不重要了,反正不会是慕琛。

    酒吧里,慕琛挂断了电话,嘴角的笑容就完全消失了,整个人陷入了沙发里,慕琛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他远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冷酷,也远没有自己想的那样能把一切都掌控。就连刚才那些狠话,都是就着酒精说出来的。

    然而不管怎样,他都是说出来了。

    他真的不要她了,从今天开始他要做回曾经的自己。女人吗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

    伸出手拦住一个模特的腰,慕琛淡淡道:“今晚跟我走。”

    “好、好的。”模特一听又惊又喜。

    慕琛又喝了一杯马提尼,脑海里冒出安小溪痛苦的声音,内心里一阵的絮乱,慕琛急忙压下自己的烦躁,又喝了一杯的。

    不去管她,那个女人不值得他去管。

    她要痛就痛吧,不是还有那个男人吗反正她也有那个私生子。

    安小溪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说话,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射了进来,那人顿时停住凑了过来,温声问:“小溪,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安小溪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适应了下阳光才看清楚面前的人,“阿笙”

    她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但是已经能正常的发声了,慕笙听到她叫自己,连连点头道:“是我,是我,小溪,你吓死我了。”

    昨天晚上,她昏了过去,整个人浑身滚烫,吓得他心脏差点跳停。

    现在看到她终于醒了,慕笙也松了一口气。

    安小溪抿着唇向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在医院的病房里,这才隐约想起昨天晚上她肚子很疼,而且给慕琛打电话,他说了些伤人的话的事情。

    眼神瞬间又有些黯然,安小溪急忙转移注意力,轻声问慕笙:“阿笙,你把我送来的吗”

    慕笙点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道:“我觉得不对劲,你回去之后就没动静了,也没上班,之后打听到下人也都不在,甚至于慕琛自己出去了,我就鼓起勇气去找你,没想到就看到你昏倒了,我真的吓死了。小溪,他”

    “人醒了”不等慕笙再说什么,医生忽然敲门进来,看到安小溪醒来问了一句。

    慕笙点头,急忙道:“医生你过来看下她如何吧。”

    医生点头走进来,给安小溪都检查了下之后才道:“还算好,幸亏来的早,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再晚一会儿孩子就没了,你们小夫妻玩的也太过火了,s很流行怀孕也是不能玩的,你们别只顾着自己,以为这样没关系,要知道”

    “等下,医生你说什么孩、孩子”慕笙吃惊的看着那滔滔不绝的说着的医生。

    医生听到慕笙的话,又看到他的表情,一怔之后也露出了恍然的表情:“这样,不会吧,你们两个都没有发现吗她怀孕了啊,而且已经两个多月了。你们竟然不知道,孩子这么折腾,现在很脆弱,你们到底怎么搞的啊。”

    安小溪整个人呆在病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震惊自然是比慕笙还要多。

    孩子,她有孩子了,是慕琛的孩子

    她怀了,慕琛的坏子。

    在这种糟糕到不行的时候。

    一时间,安小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问题,她就那样呆住了。

    慕笙比安小溪稍微早一点回过神来,急忙叫医生到外面说话。他内心里除了震惊,还有许多的复杂的情绪,乱糟糟的。

    可是现在当务之急,他要以安小溪的身体为第一。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