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回去也许是地狱

    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你连自己都不能信任,为什么要去相信别人呢

    在遇见安小溪之前,慕琛一直过着相信自己的生活,因为这个世界上,提防着别人比去相信别人容易的多。

    他没办法去相信人。因为从小身边的人就对他虎视眈眈,他不能信任任何人,一旦依靠,依赖,却又被利用、抛弃,那岂不是很惨

    为了不让自己陷入悲惨的境地,他总是选择了最安全的方法。既然可能会被背叛,那从一开始不要去相信就好了。

    可是安小溪是不一样的,他也是想过要提防她,可她的纤细柔软,安静纯美,总让她不知道该从哪里提防,她对他无欲无求,让他反而更加的不知所措。

    她越是不诉求,他越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提防她,最终就信任了她。

    因为她不会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任何,所以是可以信任的。他放心大胆的相信了她,无条件无理由,却怎么也没想到,她没有从他身上诉求什么,他却把自己最不轻易给别人的东西都给了她。

    别人的背叛,伤害不到他铜墙铁壁一样的防御,可她的背叛轻而易举的戳痛了他的内心。

    啊

    早知道这样,自己又是何必呢,早在一开始,一切如果是按照契约进行的话,只把她当成一个交易对象棋子的话,今天的狼狈就不会存在了。

    “慕、慕琛。”安小溪查看了下慕笙的伤势,发现他并没有大碍,才站起来面对慕琛。

    她很尴尬很紧张,有些急迫的想向他解释自己和慕笙在一个房间的原因,可是却踌躇害怕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现在慕琛的俊颜非常的冷酷,冷酷到完全陌生。

    “抬起头来。”慕琛用没有情绪的声音对她说道。

    安小溪一怔,仰头看他,下一刻慕琛扬起手,不清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

    慕琛是用手背打的,安小溪的脸被这反向的巴掌打的偏向一边,发都有些凌乱了,瞪着水眸,安小溪彻底的呆了。

    这是慕琛第一次,第一次打她,给了她一巴掌,其实不算疼,他的力道非常普通,甚至于可能收敛了,但是安小溪却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心更是被焚烧的厉害。

    她很清楚这一巴掌的意义,这代表着慕琛不相信她的忠贞。

    “慕琛,你疯了”慕笙看到安小溪挨了一巴掌,一双狭长的眸子瞪的老大,愤怒的冲着慕琛怒吼。

    这个该死的男人慕笙完全没料到慕琛竟然会出手打安小溪。

    “这一巴掌是警告你的不知分寸。偷情也分场合,现在这里是不知道有多少慕氏重要的客人,不是你和野男人苟合的地方,给我清醒下头脑。”慕琛冷冷的开口,声音冷凝到不行。

    安小溪的脸瞬间惨白了,她捂着脸,难堪的看着慕琛,这样难听的话刺的她心疼。

    可是安小溪知道是自己不对。

    自己和慕笙两个人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里,慕琛误会也是理所应当的。她、她不能放任事情这么发展下去,必须要,必须要解释清楚才行。

    如果在这里结束的话,她和慕琛之间就完了。

    要忍住,忍住所有的委屈,与颤抖的泪水,她要和慕琛说清楚,不要再被误会了。

    “慕琛,我知道你生气,但是你听我说,我真的和慕笙没做什么,我喝了带酒精的饮料,慕笙扶我进来,只是这样,这样而已,至于他身上的浴袍、浴袍是”安小溪看到慕笙身上的浴袍,有些着急了。

    她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他这浴袍是怎么回事,阿笙怎么换上浴袍了,为什么啊

    慕笙见状急忙开口道:“我扶着你的时候有侍者把酒洒在我身上,我就换上了这个。”

    慕琛冷冷的听着,在他听来这两个人连谎都圆不好,根本就是在欲盖弥彰。

    到了现在了,到了现在了,她还不肯说一句实话是吗

    他收到了照片,看到了一幕幕暧昧的画面,而到现在她还是用那张玉兰花一样动人的面容,楚楚可怜的说着谎。

    就是这张脸啊,就是这张脸迷惑了他。他早就该认清她是怎样一个女人,在知道她是私生女的瞬间,就该知道的。

    他真是蠢透了,竟然以为她是不一样的,以为那些加注在她身上的悲情让她更加散发出了光芒。实际上她只不过也是这样的货色而已。

    慕琛的内心里,悲凉与愤怒、痛楚,许多许多的情绪交杂在一起,暗潮终于吞噬而来,他的内心扭曲而疯狂了。

    凑近安小溪,慕琛笑着捧着她的脸,俯在他耳边,用那极其魅惑的磁性声音低声道:“想要向我解释清楚吗还想继续做慕太太吗我给你这个机会。现在跟着我回家,不过一旦再踏入那里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会遭遇什么,是地狱也说不定呢。”

    慕琛说完,放开她的面容,转身向外走了。

    安小溪瞳孔收缩着,看着他缓慢而又优雅的步伐。

    内心里警钟大作,嘶吼着告诉她不要跟着他去。

    现在的慕琛不正常,很危险,他那个动人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不要去,不能去。

    内心里的声音不断的呐喊,可是安小溪却迈开了脚步,向着慕琛的方向。

    “小溪,不要去。”慕笙一把拉住安小溪想拉住她不让她走。

    安小溪茫然的扫了一下他的手臂,对上了慕笙担忧的眼睛,她眨了下水眸,什么也没说,只是悄然的挥开了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追着慕琛而去了。

    我知道的,我知道你担心我阿笙,谢谢你。我也知道,慕琛现在很生气,不知道会对做出什么事情。可是那些都没关系。

    我想要慕琛,想要慕琛

    从第一眼开始,我一定就认定了那个男人,哪怕飞蛾扑火,哪怕灭亡,我也一定要跟着他。

    慕琛走出去穿梭过人群,安小溪追着他。陈珊妮远远的看着觉得不寻常,但是没机会去追,因为她不能离开会场,煌影也看到了,可是他也没有去。

    因为不管是慕琛还是安小溪身上都散发着不许人靠近的气场。

    安小溪追着慕琛一路到了地下停车场,在停车场内,慕琛一双桃花眸冷冽的看着她,唇骤然勾了下:“你以为我不会把你怎样吗”

    安小溪咬着唇,什么话也不说。慕琛现在看到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恼怒到发狂,冷冷的说道:“既然做了决定,就上车。”

    安小溪打开车门上车,车子顿时以飞一般的速度冲了出去。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别墅,慕琛快步走进了别墅,桃子和小娟她们见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刚要说话,慕琛就先她们一步开口了:“从今天起你们休假,在有人通知你们之前谁也不用来这里照顾。”

    慕琛说完继续向楼上走,安小溪站在楼梯那里,身子微微颤抖。

    不用下人照顾,也就是说,这里会只剩下她和慕琛两个人

    会发生什么事情

    “怎么了,害怕了吗”站在楼梯那里,慕琛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安小溪仰起苍白的脸蛋看着慕琛,慕琛冷冽的笑道:“害怕的话你可以走了,我倒是要谢谢你,因为勾望,等他冷静下,就可以和她谈了。

    可是到了卧室,安小溪看到慕琛拿出来的绳子,胶带,还有布,浑身开始打颤了。

    慕琛冷冷的看着她,漆黑的双眸已经染成了妖异的墨绿。

    “我对s有兴趣,但是你似乎很想解释你和那个男人的恶心事情呢,不过我不想解释,这是让你闭嘴的最好办法。我说过的吧,你回来可能就是地狱。”

    安小溪吓的脸都白了,急忙后退:“不、不要,慕琛,求你听我接受,不要这样,唔,唔唔”

    被拉到床上绑住双手,嘴巴也被堵住,安小溪拼命的摇头,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好可怕,好可怕,这根本不是她认识的慕琛,慕琛不会对她做这种事情的

    “你哭也没有用,完全不会让有想怜惜你的心情,还是留给那个私生子吧。”冷冷的俯瞰着被吓哭了的安小溪,慕琛粗暴的撕扯开了她的礼服。

    那礼服不是从家里走时穿的呢,是煌影特意为她准备的吧。

    这个女人,是不是和那个男人有一腿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