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他不要这个女人了

    大学的老师,普通的朋友,那个时候她确实这样说过的。可是既然如此,那么这两张抱在一起的照片要怎么解释。

    “慕大总裁,被戴绿帽子却还蒙在骨里呢吧。看看你的妻子吧,真是不简单呢。”

    这样挑衅的短信是谁发来的,慕琛现在根本就没心情去想去追查,俊脸阴沉的扫视着全场,慕琛努力压抑着即将冲出胸膛的怒火,寻找着安小溪的身影。

    在哪儿,那个谎话连篇的女人到底在哪儿

    在他为她的事情考虑的时候,在他不断的寻找让两个人和好如初的时候,在他决心看心理医生,甚至于不忍心她憔悴打算和她好好谈谈的时候,那个女人,在哪儿

    慕琛在心里一遍遍的要自己冷静,要自己去试着相信这种照片是有理由的,虽然是两次,但是也许、也许她是可以解释的。

    “怎么了阿琛”远处的陈珊妮觉得有些不对劲,走过来问。

    慕琛找了一圈也不见安小溪的影子,低声道:“这里交给你了,我有事情暂时离开一下。”

    “啊,什么事情”陈珊妮完全懵懂不知发生了什么,喃喃着问,慕琛根本就没心情回答她,酒杯放下直冲着被女人围住的煌影走去。

    慕琛走到他身前,他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平和的气息,让四周的女人自动退开了。

    慕琛看着煌影沉声问:“小溪在哪里”

    煌影冷漠的看着有些不寻常的慕琛,淡淡道:“慕总裁有陈美人陪着,找小溪做什么,她今天是我的舞伴。”

    “别给我废话,我们夫妻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告诉我她在哪儿。”慕琛动怒了,冷凝的眸子透出毫不掩饰的怒意。

    他总是从容的、睿智的,那张冷酷的面容虽然有时候有如薄冰,但向来都是成熟稳重的,然而这一次,他那张总是成熟的面容轻易的瓦解了。

    他已经愤怒到了道:“热”

    慕笙看着她,迷恋的看着她的面容:“那么,我稍微帮你拉开拉链,这样会好受一些。”

    他没有给她下药,是酒精的原因,还有他把房间里的空调的温度上调了。

    把安小溪抱在怀里,慕笙抚摸了下她的发,伸出手把她背后的拉链拉开。白皙的美背顿时露了出来,慕笙的视线鄙见顿时呼吸一窒,急忙别开变得微红的脸颊,慕笙重新将安小溪放在床上。

    她有些迷迷糊糊的,在半醉半醒之间,慕笙看着她漂亮精致的容颜,不易觉察的轻叹了口气。

    小溪,接下来的事情,也许会让你很痛苦,但是我相信你会坚强的撑过去。未来,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而那美好的未来里,将只会有你,有我,不再有慕琛。

    小溪,你不要怪我,他已经什么都有了,我也发誓慕氏我真的不要了,你在我身边就好。

    慕琛在外面寻找慕笙和安小溪的事情,慕珊其实都看在眼里,所以在必要的时候,慕珊做出了适当的引导。

    慕琛在后花园没有找到两个人,自然就要到里面找,在走廊里,两个侍者在窃窃私语。

    “头发很长,很俊美,有颗泪痣,超级好看的,可惜怀里抱着的也是个大美人,勾搭是没办法勾搭上了。”

    “那个长发帅哥气质那么好,感觉来头不小,长得漂亮的女人就是好,轻易就能够到优质股,你说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哈哈,讨厌,还能做什么,肯定在颠鸾倒凤啊,你”

    “你们说的那两个人,现在在哪儿。”慕琛忽然出现吓了那两个人一大跳。本来慕琛这样的帅哥出现她们都是要花痴的,可是慕琛现在的表情实在吓人,叫人根本不敢花痴,只能哆嗦着回答他的问题:“在、在长廊尽头右边的房间。”

    “不要乱说话,小心你们的舌头。”慕琛冷冷的扔下这句话就向着走廊尽头走去,那两个人侍者吓得当即跑开了。

    慕琛一路到了房间门前,阴沉着脸看着房门。

    在哪里,那两个人在这里面。这两个人在做什么,他觉得已经不需要证实了。

    慕琛知道,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里会做什么,他很清楚。但是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他绝不甘心输给慕笙

    安小溪,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你,如果你让我失望,这一次就彻底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慕琛紧攥着拳头,最终还是敲门了。

    外面舞会喧嚣,这里的房间却很安静,然后紧接着门开了,慕笙穿着浴袍出现。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慕琛的拳头就挥了过去,然而慕笙这次没有任由他打,侧身躲开了。

    定睛看他,慕笙严肃道:“慕琛,虽然平日里你对我有成见,但是现在的事情是可以解释的,你冷静点。”

    “我不需要解释”慕琛冷冷的说着,又是一拳,这次慕笙依然躲过了。慕琛迈开脚步向卧室走去。

    慕笙一看急忙拦住去路,看着慕琛那张龟裂的露出怒不可遏表情的慕琛,慕笙辩解道:“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只是衣服弄脏了换了衣服而已。”

    “滚开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拦我的路”慕琛第三次挥拳,拳头结实的落在了慕笙的胸膛,慕笙退后几步一下子撞在了卧室的门。

    慕笙痛苦的抓着门,深吸一口气对慕琛道:“我不能让你进去,你现在太不冷静了,会伤害到小溪的。小溪她只是稍微喝醉了,在里面休息。我和她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慕琛变成墨绿色的眸子盯着慕笙那张俊美苍白的脸,那张脸在他看来就像狐狸的尖尖脸一样让他厌恶。

    全部都是谎言,这个男人真是好意思说这种话,连浴袍都穿上了还狡辩什么。他这个要掠夺他东西的家伙,最终还是得手了。

    早知道这样,早知道早晚会被夺走,会被毁掉,那么一开始不如由他来抛弃,来毁掉那个女人。

    “即使你和她上了床,现在对她颐指气使还是身为丈夫的权利,我现在就要带她走,给我让开。”慕琛内心锥痛,但却暗潮汹涌。

    他觉得自己终究是敌不过内心里的黑暗,他被妒火,恨的情绪驱使了。

    他要把那个背叛她的女人抓起来,狠狠的,狠狠的折磨她,比起这个勾引了她的男人,果然他更恨安小溪。

    慕笙拦着慕琛的去路,慕琛坚持要进到房间,两个人在卧室外面大打出手。

    巨大的声响让安小溪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她的酒稍微醒了一点儿,但还是头疼的厉害,勉强将后背的拉链向上拉了一点儿。安小溪走到卧室门前打开门,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听上去似乎发生什么事情了

    门开了,安小溪看到慕笙正被慕琛一拳击中腹部,捂住肚子半蹲下来,安小溪瞳孔收缩了一下,酒彻底醒了,急忙冲过去,安小溪惶恐的叫道:“别打了。”

    慕琛听到她的声音,手顿了顿,紧接着就见她的身影冲过来半蹲在慕笙的身边问:“阿笙,你怎么样,还好吗”

    慕琛看着她,心彻底的冷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被当作救命稻草抓住了。之后他变得想看她更多的表情。因为她的种种性格,而变得很在意她。笑容很安静纯美,让他总不自觉的想挖空心思的让她露出笑容。

    人生中第一次用心的去宠溺了一个女人,而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被女人背叛的滋味。

    在安小溪蹲下去和慕笙说话的那一刻,慕琛做了决定。

    他不要这个女人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