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最后的舞会1

    安小溪觉得自己一定是傻子了,到现在还在顾忌与维护慕琛的脸面,生怕他被朋友们误会。

    也在为朋友们可能为她担心而操心,她总是在操心、不安,可是却又无能为力改变不了任何的现状。

    五点左右的时候,安小溪穿着简单的裙子画了很淡的妆走下楼梯,落地窗前,慕琛换了一身礼服,成熟稳重又非常的华贵。

    交易的发布会下午就举办了,安小溪并不需要出席,她只要作为晚上的设计师身份出席就好。

    和他一比,安小溪的礼服显得非常的寡素。慕琛回身看到她穿着如此普通到有些不起眼的礼服,微微簇了下眉:“你要穿这个参加舞会吗”

    安小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有些不自在道:“我觉得这样就好。”

    她知道,慕琛一定觉得她这样子不好看,她也的确是不好看的,可是她对这场舞会实在没有心情。

    看着自己的丈夫携带着别的女人出席,并且两个人郎才女貌,是舞会的焦点,她还能穿着华丽的礼服和别的男人跳舞,这种事情,怎么想也不切实际吧。

    慕琛漆黑的眸子深深的望着她兴趣缺缺的样子,欲言又止。

    他想说家里有的其他漂亮的礼服,想说她的明明可以穿的更动人,她的美貌只要稍微一打扮就非常的美丽,可是她的心不在焉让他把这些话封在了唇齿内。

    她既然没有兴趣就算了吧,她看起来真的很疲惫,本来这对于她来说这是第一次正式的作为设计师出现在大众眼前,她应该会激动着,开心的参加舞会的。

    可是现在看来,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已经成为她的负累和心病了,以至于就算是她的梦想也被打磨了去光滑。

    这不是慕琛想看到的了,他希望看到展开美丽翅膀的安小溪,而不是面前这个看上去失去了灵魂的安小溪。

    “舞会之后,我们谈谈吧。”慕琛沉吟了下,忽然开口。

    他最近治疗的不错,他觉得可以稍微平静下来了,这一次坐下来好好的听她说话吧。

    安小溪怔了下,抬起头来看着慕琛,有些吃惊回不过神来。

    慕、慕琛这是

    慕琛望着她,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捧住她的面容,俯身下去蜻蜓点水的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唇,意味深长道:“小溪,我们该好好谈谈。”

    慕琛的容颜很温柔,捧着她的脸颊,像以前那样用深邃的桃花眸看着她。

    安小溪的呼吸一下子停滞了,泪水涌上来,她死死的咬着唇,用力点头。

    好像已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属于慕琛的温柔的轻而易举的触动着她的心。

    她明白谈谈的意思,慕琛他、慕琛他终于肯和她好好的谈谈了。

    也许、也许两个人之间还有转机,没有那么糟,一定没有。

    这么说她和慕琛一定还有挽回的可能是不是

    “那我先走了。”慕琛轻抚了下她的发,转身离开,安小溪捂住嘴巴满怀期望的看着她。

    这个时候她的内心里充满了希望,对慕琛充满了希望,这个时候的安小溪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她最后一次触碰到他的温柔,那以后汹涌而来的暗潮,轻而易举的将两个人推远了。

    然而这个时候的安小溪还不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

    等慕琛先去了舞会之后,安小溪坐上了煌影的车,精心打扮的一番,帅气到不行的煌影看到她的样子。顿时簇起了眉头。

    “喂,小溪,你这是什么打扮,就算是对我这个舞伴不满,你也不应该打扮成这么普通的样子,这可是你作为设计师的首秀,你不能这么草率的。”煌影对她不满的抱怨。

    安小溪低头,这才再一次的感知到自己穿的一点也不漂亮,有些尴尬的攥着手道:“抱歉啊煌影,之前我有点心不在焉,不想认真对待这个舞会,只想应付过去,但是我发誓就就在刚才我真的改变主意了,我有了想要好好的对待这场舞会的想法,可是我没准备什么礼服。”

    煌影扬眉,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礼服还是准备了,走吧,我来为你施展魔法。”

    “可是这样会迟到的吧。”安小溪不安,她的确是想要认真对待了,但是现在去换衣服化妆会不会迟到了她一向都是守时的。

    “没关系,我们就是要压轴出场,惊艳全场。”煌影说着不顾她的顾虑叫司机开了车。

    七点舞会的宾客都到齐了,陈珊妮挽着慕琛果然是舞会的焦点,她穿着黑红交织的礼服,非常的耀眼,果然是郎才女貌。

    “小溪和煌影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来的”陈珊妮看了下表,有些不满的开口道。

    这两个人一个设计师,一个模特,都是重要的人,陈珊妮毕竟是圣罗兰的负责人,对于工作还是有责任心的。

    他们两个不出席是要惹来麻烦的。

    慕琛微微簇起了眉头,对于安小溪现在还不出现也有些诧异。因为出门前她已经换好了礼服,现在应该到了。

    但是心里疑惑,表面上慕琛还是为安小溪解围道:“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吧。”

    陈珊妮和迎面走过来的人笑脸碰杯,侧目用只有自己和慕琛两个人的声音道:“阿琛你真是的这个时候还为她说话,要是等下开场舞之后,他们不出现,怎么收场,他们还要跳呢。”

    “那就不用他们跳。”慕琛冷淡的说着,内心里倒是期盼这样的结果。

    他不喜欢看着安小溪和别的男人跳舞。

    陈珊妮还想说着什么,这时候舞会的厅门前忽然有一阵骚动。

    陈珊妮微微皱眉。什么情况

    紧接着从红地毯上,煌影携带着安小溪出现了。

    一身银月色的礼服,将煌影最近越发体现出来的英气与硬气挥发出来,满满的男人味叫全场的女人都为之倾倒。

    之前他就足够帅气了,在美国却似乎又沾染了狂野,给人越发有味道的感觉。

    而叫全场男人目光停滞的,则是煌影身边的这位舞伴。

    安小溪身着了一件水蓝色的礼服裙,从上到下,都镶嵌着闪亮的细钻的礼服,外面裹着一层淡蓝色的薄纱,从大腿下去一点开叉,薄纱轻轻飘扬。

    礼服的设计正好叫安小溪露出了香肩和一点点的蝴蝶骨,白皙如凝滞一般的肌肤和这水蓝色非常的搭配,再配上韩式慵懒的中分盘发,精致的妆容,外加女人本身的安静纯美,直叫在场的男人有一种高岭之花不可攀附的感觉。

    好美,真的好美,浸人心肺的美丽。

    陈珊妮在慕琛的身边,此刻脸色已经变得有些不好了,她抬起头来看到慕琛正望着安小溪,心里妒恨到不行。

    慕琛的眼睛整个就是挂在安小溪的身上,什么嘛。明明她也打扮的很美。

    陈珊妮真是不懂了,这个叫安小溪的女人,之前那副消极的样子,现在又打扮的艳惊四座,果然是有心机吧,其实她根本就是在玩欲擒故纵吧。

    该死的女人,自己不是被他摆了一道吧。

    不管怎么说,陈珊妮无可奈何的知道了一点,那就是今夜的舞会看来不是她陈珊妮的主场了。

    她果然和这女人八字不合,她穿红的,她穿蓝的,就像命中注定要对着干一样。

    安小溪和煌影走到了慕琛和陈珊妮面前打招呼。

    陈珊妮只好压下了内心的不悦的回应,慕琛深深的望着安小溪,只道了一句:“很适合你。”

    安小溪的耳根子一红,什么也没回应。那样子看的陈珊妮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在、在搞什么,她怎么又有一种要输掉了的感觉

    舞会就此开始,慕琛和陈珊妮跳过舞之后,煌影和安小溪紧接跳。

    在昏暗的光芒中,慕笙远远的看着,慕珊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来了,站在他身后低声道:“哥哥,那个煌影有点碍事,我想办法把他引开。”

    “好。”慕笙应了一声,对于自己的行动,已经势在必行了。

    今夜,不能不做了,小溪,对不起,虽然我也想要再用更温柔一点的法子把你夺过来,但是我已经见不得你再这样受折磨了。

    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才能斩乱麻,所以小溪,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你别怕。

    那边一曲终了,接下来舞会正式开始,要到了中场的时候才要展示产片什么的,安小溪暂时没有事情,很多人在跳舞,安小溪内心里有些微的期待,期待慕琛能邀请她跳舞,虽然她现在只是设计师,而他是总裁,但是第二只舞一起跳没关系的吧。

    然而远远的,安小溪看到陈珊妮凑在慕琛的耳边说什么,眼神不禁暗淡了一下。

    似乎没有机会呢,他应该要陪陈珊妮吧。

    煌影不动声色的觉察到了她的失落,对她笑道:“要不要吃东西”

    安小溪点头笑道:“好,果然舞会的话,只有东西是好吃的。”安小溪勉强的笑笑道,和煌影正要走,却有人叫住了她:“第二支舞你大概是没兴趣跳了,那么可以稍微和你说几句话吗”

    ps:这两天我食物中毒,一直去医院挂点滴,所以没更新,亲们抱歉。我明天再挂一次应该就会好了,之后恢复更新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