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你一个人也能活

    一起生活了好多年的姐妹,再见面,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画面。

    两个人把所有的恩怨情仇都演了一遍,最后竟然会平静的坐在咖啡厅里。

    彼时没有了私生女与嫡出之女的家仇恩怨,没有了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什么都不存在了,两个人坐在一起,平静的好像那些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然而安小溪内心尚且是震惊的,安琪却显得比她平淡多了,开口道:“我妈和爸现在过的不错,开了个普通的连锁超市,大风大浪之后,两个人也收敛了。我是前段时间回来的,本来是直接去爸那边的,但是我男朋友在这边,我就也只好在这边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去碍着你了,我对慕琛已经完全没兴趣了。”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道:“你有男朋友了啊。”

    “嗯,是我在国外认识的,他现在回国做医生。”安琪淡淡道。

    安小溪扫了一眼她,有点儿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并没有多久的时间,安琪改变了非常多。

    在国外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小溪本来以为安琪回来如果出现在a市一定是来报复她的。怎么说呢,那个时候,安琪走,其实内心里还是心有不甘的,但是出国之后怎么就改变了呢。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改变了吗”安琪道。

    安小溪尴尬至极,但还是点点头道:“我稍微有些好奇。”

    “人是会因为人改变的,我现在这个男朋友和顾曜很像。”安琪说着,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我去国外的时候和顾曜分手,那时候我就隐约觉察到爱情是什么了,但是那时候,我只顾着逃避和不甘心,压下了心中想法,去了国外我现在这个男朋友对我很好,很爱我,他追我的时候我想到了顾曜,想到了他为我付出的真心。我才懂得,人的一生中,也许会遇见无数个优秀到不行,高攀不上的男人,他们优秀到任何野心勃勃的女人都想觊觎。可那又怎样呢再多那样的男人,也比不过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当一个男人爱你,你就是他手心里,最宝贵的公主。顾曜让我学会了审视爱我的人,慕琛让我清楚自己的野心有多可笑,而现在的他,给了我爱与爱人的机会、资格,甚至于让我成熟,懂得了温柔。”

    安小溪沉默的听着。她发现安琪真的不一样了,去国外之前安琪也许就是个任性的小姐,因为长不大和目光短浅,所以才嚣张跋扈,以为自己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只要耍手段就好。

    而现在她已经什么都懂得了,这样的她终于褪去了那一身骄傲如玫瑰的刺,露出了她的成熟温柔,也等来了属于她的幸福。

    人生真不怕去经历痛苦、失败、愚蠢,可怕的经历过这些还不能成长。显然,安琪是聪明的女子,她注定要过的幸福,因为她在痛苦、失败、愚蠢之后,彻底的成长了。

    “安琪,你会幸福的。”

    “你也会的。”安琪扬眉,还是带着一点点骄傲的样子,在她面前从来不露怯,但是现在的她对安小溪没什么恨意:“只要不后悔,你也会幸福的。断绝关系的事情没什么错,想想慕家这龙潭虎穴,也许爸爸继续掺合最终也是没好下场。你这软弱的性子要是因为这事情后悔内疚,得不到幸福也是你活该。总之,我现在过的很好,爸也很好,我就是想和你说这些。你脸色有些白,没事吧。”

    安小溪笑笑,忙道:“没事,我就是这一个周有些累,我现在是慕氏集团的设计师,最近有个比较重视的项目,我忙了一周。”

    “是么,看来你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嗯。”安小溪点头。

    安琪站起来,有些潇洒的撩了下发道:“安小溪,我和你吧,这辈子注定八字不合,以前在外人眼里我们是姐妹,可我从来没有当你是姐妹,以后咱俩,也必定是陌生人。那就这样了,下次在路上碰到,我们就擦肩而过吧。”说着安琪凑近她,露出了像以前那样傲慢又骄傲的笑容道:“好好活下去吧,你的话,即使是一个人也没问题,也能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毕竟你一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

    安琪说完就走了,安小溪沉默着搅动着咖啡,苦涩的咬住了下唇。

    被曾经最讨厌她,她也最讨厌的人鼓励了。

    安琪现在真好,她蜕变了,重新开始了美丽的人生。没有找高高在上的有钱男朋友,未来却一定会过的很幸福。

    再看看她,她的经历呵,从麻雀一夜就飞上枝头,飞上了云端,然而注定要跌的很惨。

    不过一个人,她也许也没有问题。就正如安琪所说的。

    其实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即使在安家,她也仍然感觉自己是一个人。

    慕琛说要做她的家人的时候,她超级感动的。因为那是她真正意义上觉得自己有了家人。

    死乞白赖的抓着那句话不放,一直在告诉自己放手之后,就会变成她孤身一人了。

    可原来是这样啊,原来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以后一个人也没关系。

    安小溪不知道在咖啡厅里坐了多久,因为坐的太久最后医院也没能去,她也没有心情去了,打车去了墓地,安小溪给母亲摆了水果,蹲在那里轻声的喃呢:“妈,我不该这么自私的,你说过不管做什么都要对得起自己的心。我的心在说着慕琛根本不喜欢我,慕琛不要我,他想要的是别人。那么,是不是不管我多不甘心,我都该放手。妈,我希望他幸福,可是为什么我不能给他幸福呢”

    安小溪在墓园里也呆了很久,等她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然而她也并不着急什么,因为慕琛对她也没什么兴趣了,这几天都不用去他房间里。

    “少奶奶您回来了,咦,少爷没和少奶奶一起回来吗”桃子过来给她收东西的时候问。

    安小溪僵了下,点点头道:“嗯,我们并不顺路,他有事。”

    其实,她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慕琛还没有回来。

    他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她稍微一想这问题,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陈珊妮。手不禁一颤,安小溪用力攥紧。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她自己也清楚。

    慕琛肯定是要去找陈珊妮的,既然连折磨她,羞辱她都不愿意了,那么肯定是去眨陈珊妮了吧。

    安小溪一步步的向楼上走,晚饭也一下子没了胃口,虽然她也想不在舞会那天搞的太难看,但是她实在是没有胃口。

    这种之后的两天,慕琛都没有再找她,慕笙问过她舞伴的事情,她说和煌影一起,慕笙有点不甘心的样子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倒是煌影很高兴,还说为她准备了礼服,安小溪婉拒说自己有准备适合自己的礼服,然而其实她根本没怎么用心准备,只是挑了件齐肩到膝盖的礼服裙而已。

    她并没有精心准备。

    自古以来,女为悦己者容。慕琛已经不欣赏她了,她还准备那么多做什么反正那天晚上,最吸引人的肯定是陈珊妮。

    她一定会打扮的非常漂亮成为全场的焦点,而因为她站在慕琛的身边,华光将会更盛吧,一定是当天晚上的舞会皇后。

    就这样安小溪也没再去医院检查,有天在公司里,慕琛碰到她还开口问她:“你去医院检查怎么样了”

    安小溪心中一慌就撒谎道:“医生说我该多休息,累的,没事,给我开了安神的药。”

    她实在是害怕了,害怕说自己没去医院。慕琛会因此误会。

    他误会起来真的很可怕,安小溪承受不住,所以嘴巴一下子就开始说谎话。

    慕琛没有怀疑她的话,在她身边迟疑了下才开口道:“既然是医生说的就听医生的话。”

    慕琛从安小溪身边走过去,冷香阵阵,安小溪的心脏跳漏了半拍,一瞬间她觉得慕琛还是那个她最初认识的睿智又冷静,温柔又体贴的慕琛。

    回眸看着那冷漠的背影,安小溪失神。

    慕琛,我越发的不懂你了,你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呢温柔体贴,睿智冷静的是你,和残酷冷凝,面色沉沉的也是你。

    不懂你,离着你很近却像离你很远,但依然很想要你,我一定是病得不轻。

    咬着唇,慕琛一闪而逝也就是那一次的温柔,之后他都很忙,安小溪身为这次的三分之一主角,安小溪也被迫忙碌起来。

    之后到了舞会当天,煌影在白天和她通过了电话,说是六点去别墅接她,安小溪应着没说什么。

    以前舞会,郑和雨还有陆祁他们也会来,这次他们似乎不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最近她都是在想办法避开朋友们,实在是不想他们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也不想慕琛被误会虐待了她之类的。

    所以这样也好,不来的话,他们至少就不用跟着操心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