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我明天要去医院

    慕笙抿着薄唇,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裂痕,扩大了

    一直心心念念的希望安小溪和慕琛之间的裂痕变得足够大,大到他可以插足进去。一直盼到了这个时候,却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并不想看到安小溪这样委屈自己。不行啊,不能这样啊,不要露出这样受伤无力的表情,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你。他果然很矛盾。

    他希望安小溪和慕琛结束,希望安小溪不要再喜欢慕琛,可却看不得她受委屈。果然我,即使坏心眼,即使耍手段,看到你一直受伤,我还是好心疼好心疼。

    “慕琛同意了吗”慕笙问。

    安小溪知道她在问陈珊妮做他舞伴的事情,安小溪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

    慕笙攥着拳头咬牙切齿了起来。

    果然那个男人是混蛋吧,该死的家伙,竟然要在舞会上和初恋情人跳舞,把自己的正牌老婆扔到一边。

    决定了,他决定了

    慕笙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要做那件事了。

    慕珊说的对,果然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慕琛已经这么对她了,那么就一不做二不休让那个混蛋彻底离开她身边吧。

    小溪,对不起,我决定伤害你了。但是我向你发誓,这之后十倍百倍,我都会补偿回来的。

    所以,跟我走吧。

    “天涯海角,这世界上的每个角落,我现在都想和小溪你去。所以,如果你撑不住了,就告诉我,我带你走。”慕笙把手里的玻璃瓶推给她道:“安神的,喝吧,我自己配的。小溪,你记住,要向我求救啊,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第一时间出现的。”

    慕笙说完转身走了。

    安小溪按到窗台上花茶瓶子。捧在了手心,窗外风依然在吹,一片叶子吹落下来,安小溪轻声喃呢:“夏天过去了呢。”

    这个夏天,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个夏天,在这个夏天里,她爱上了一个人,并且嫁给了她。她变得自信了起来,不再被欺负。她有了许多的朋友,每一个都很关心她。她做了设计师,有了自己的作品,完成了梦想的第一步。

    真是个美好的夏天,在这个夏天开始的时候,一切都美好的不像话。

    可是她也已经知道了,这个夏天,她注定要失去她最爱的人,在这个夏天,人生中最喜欢最喜欢的那个人男人,不爱她。

    站在窗前不知道多久才回了设计部。

    当天晚上,慕笙打电话给慕珊。

    声音沉沉的,有点麻木的说道:“舞会的时候发照片吧,我不想她太痛苦,就让一切一下子爆发,然后毁灭吧。我已经没有什么可顾虑的。”

    慕珊听出他其实执行这个任务并不快乐,温声道:“有件事一直想和哥哥说,也许哥哥你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但我知道哥哥其实很温柔,伤害自己喜欢的人这种事情一定让哥哥非常非常的痛苦,我知道的。但是请哥哥相信我,即使有天,一切的真相在她面前摊牌,她也不会责怪哥哥,因为哥哥你真的很温柔。”

    “我并不温柔的,我是太自私了,如果真的很温柔,一定就可以克制住爱着她的心情,支持着她的爱情了吧。破坏别人爱情的家伙,哪里会是什么温柔的人。”慕笙苦涩的说道。

    内心里极其的愧疚。

    什么温柔啊。他这样的混蛋,谈什么温柔。

    “爱情都是自私的,谁都是这样,哥哥又有什么例外呢。哥哥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已,并没有做错什么。”慕珊心疼道。

    她并不觉得哥哥做错了什么。

    这世界上,唯独喜欢着一个人的这份心情,不容许任何说它是卑劣的。

    “谢谢你珊珊,你真的是个好女孩,真的谢谢你。”慕笙轻柔的说着,挂断了电话。

    在没开灯的房间里,慕笙站起来走到窗前,望着慕琛的别墅,其实两个别墅离的没有那么近,他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去看,因为她在那里啊。

    像是被囚困在城堡里的公主,等待着骑士拯救一样。她现在,一定是需要有人把她从痛苦中救出来的吧。

    小溪,真的对不起,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骑士,也没有那么伟大,但是我不希望你痛苦,我想你幸福。

    请让我给你幸福吧。

    而此时,在慕笙并不能看透的慕琛的别墅里,安小溪被肆虐着,慕琛在她耳边羞辱着问:“你猜他能不能看到这里”

    他指的是谁,安小溪心里清楚。咬着唇安小溪什么也不说,闭上眼睛,麻痹着自己的感觉。

    她不想听这些话,但却不能捂住耳朵,只能强忍着五脏六腑的翻江倒海,咬着樱唇,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梦。

    一定是一场可怕的噩梦,也许醒来的时候,慕琛会抱着她温柔的问: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对,是梦的,一直到结束之前,安小溪一直在这样自我催眠,然而一直到结束,她也没能让这个噩梦醒来。

    结束之后,安小溪沉默的穿好了睡袍,裹紧了身子,安小溪起身向外走,几步之后她停下了脚步,低着头在黑暗中小声道:“我、我明天请假了,想去下医院,回来的时候我想去扫墓,晚上、可、可不可以不过来了。”

    她的声音很轻,飘在空气里,仿佛要如同羽毛一般飘走了一样。

    慕琛听她要去医院,心脏骤然一紧,沉声问:“你要去医院做什么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嗯,我、我只是有点发虚汗,我想去看看。”安小溪小声道。

    慕琛蹙眉:“叫私人医生来给你”

    “不用了,我怕是女性那方面的,我自己去医院就好。”安小溪急忙打断她。

    其实,不是这些事情。

    只是最近她既恶心,又头晕,腰也酸,腹部也疼,最重要的是,她的腹部偶尔会疼,还有,她好像有日子没有来月经了。

    她之前上网查了一次,有人说压力过大之类的会导致失调,她就没有去管,因为她真的压力很大,所以失调也是正常的。

    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压力怎样也好不了,就一直没来,她不免担心起来自己是不是有些奇怪。

    安小溪的思想是有些奇怪的,这种时候她明明应该考虑是不是怀孕了,但是她真的压根没有往那方面想。因为她现在只觉得绝望,自己可能是得了什么绝症,或者身体出了状况。

    有了慕琛的孩子这样的好事,她想都没有想过。

    慕琛听到她不愿意找私人医生,也不勉强了,想到她日渐消瘦的脸庞,和每次每次都痛苦的样子,慕琛低声道:“舞会之前的晚上,你不用过来了。”

    安小溪身子颤动了一下,轻轻的嗯了一声,开门走了出去回自己的房间。

    慕琛在房间里,扶住额头,担心的想,她不会有事吧。是不是累垮了,自己真的把她折磨的太厉害了吧。

    她越发的瘦,瘦的他在做的时候能摸到她的骨骼,慕琛心疼的要命。

    这几天晚上他都偷偷出去找心理医生做心里开导,他在努力的克服着自己的妒恨心。

    他希望可以在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变成那个对她好的自己。变回那个呵护着她,让她露出笑容的自己。

    小溪,小溪,你要等我,我很快会变回来的,所以不要去别的男人身边,就呆在我身边吧。

    这些话,慕琛怎么也对安小溪说不出口,一边折磨着她,一边拜托她,这种丢脸的事情他做不到,他能做的,只是暗自努力。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慕琛又走了,安小溪从窗前看着他离开,就着月色安小溪一笔笔的在画板上画着画。

    夜色中,身着风衣的男子提着包,在漫天风雪里走着。

    他要去哪里呢

    安小溪不知道呢,虽然她是作画的人,可是男人要去哪里,她也不知道。

    会不是那温柔乡,那里有漂亮的美人,红色的高跟鞋,以及摇曳的红酒杯

    一定不是自己这里,好无情的,没有生气吧。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我果然怎样都不如她吧。因为她是你的初恋啊,我怎么赢得了。

    又是一夜的未眠,第二天安小溪独自去了医院,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安小溪迎面和一个女人上了,看到这个女人,安小溪的眼睛骤然瞪大了。

    女人看到她,也是一怔,接着挑了下眉:“真是好久不见,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安小溪膛目结舌,好一会儿才吐出她的名字:“安琪”

    顾曜说她回来了,说在a市碰到了她,那时候安小溪都完全没有当回事,没想到就这样不期然的相遇了。

    安琪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整个都不一样了,虽然穿的还是很漂亮,但不是那样张扬了,她的视线里没有了嚣张跋扈,反而多了几分飒爽,挑眉,安琪道:“找个地方坐一下吧,难得遇见了,就聊几句吧。”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点头。

    总觉得,两个人过去的恩怨像一场过眼云烟。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