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口是心非的不介意

    安小溪走过去坐下,那张苍白的脸上表情很平静,也许是这几天折磨她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吧,听到陈珊妮这样别有用心的话,安小溪竟然有稍微的麻木。

    舞伴吗

    慕琛的话,一定是想和陈珊妮一起出席的吧,陈珊妮本就漂亮,最近更是容光焕发,是因为沉浸在爱情里的原因吗是慕琛的温柔让她越发的漂亮的吧。

    嗯,一定是的,之前她也是这样的,那阵子所有人都觉得她越发的漂亮了,是因为慕琛在她身边呢。

    她凭什么做慕琛的舞伴呢,她在公司里只是个设计师的身份而已,说到底多少人知道她是慕琛的妻子呢

    就连上流社会的人也很多不知道的吧。

    而且她最近憔悴的厉害,一副鬼样子,连该怎么笑都忘记了,男人怎么会喜欢一个整天哭丧着脸的女人呆在自己的身边。

    “很好啊,陈小姐的提议很不错。”脑海里堆积着无数的想法,等安小溪开口的时候,那平静轻柔到几乎要飘起来的声音说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她真的有些疲惫有些无力,几乎没有了嫉妒委屈的心情。还击陈珊妮说不行,我才是慕琛的妻子,我才能做他的舞伴

    这种话,她怎么说出口呢,面对着这个慕琛每夜都要去见的女人,妻子的身份算什么呢。

    安小溪不禁又有了鸵鸟的心情。就这样吧,与其被在心里暗暗嘲讽,还不如就这样成全他们呢。

    反正在慕琛看来,她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以前或许身体还有用处,现在他只是向羞辱她,对她大概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呀,小溪都这么说了,得到慕太太的准许了呢,那么阿琛,就这么说定了,到是我做你的舞伴。”陈珊妮没想到安小溪会这么平静的说出这种话,一副放弃了挣扎的样子,先是一怔,紧接着顺藤摸瓜的说道。

    真是太幸运了,慕琛久攻不下,她都急死了,没想到人没攻下,倒是情敌一副输了的样子。

    哼,她大概也是自己想明白了吧。明白自己有多么的配不上慕琛。真是的,早点意识到啊蠢女人

    慕琛的视线始终都没有看她,一直落在安小溪的身上,可安小溪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没有注意到慕琛的眼神。

    慕琛沉默的抿着播薄唇,好一会儿冷冷的开口道:“既然她没有意见就行。”

    安小溪听到慕琛的话,水润的眸子扑闪了一下,依然是没有反应。

    看吧,果然慕琛也没有意见,她又何必去做慕琛讨厌的事情呢。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很多。在每一个慕琛离开的夜晚,她站在窗前总是回想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些过分美好,如同梦一样的过去。

    慕琛对她真的很好,曾经,真的对她很好很好,她很爱慕琛,非常非常爱她。

    她不敢说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慕琛的人,可是她真的很希望慕琛幸福。她一直在为能成为配的上他的女人而努力着。

    然而如果慕琛的幸福不是她呢如果慕琛想要的是别的女人呢这段时间她总是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虽然她尽力的逃避着,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可是果然还是会想到。

    答案是放手呢

    如果慕琛想要的是别人的话,如果慕琛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就该像当初约定那样,放手。因为很爱很爱他,真的希望他幸福。

    慕琛是不是在等呢等着她开口说要离婚,说协议结束了。

    她忍不住这么揣测。

    总裁办公室里,大多数时间是陈珊妮和慕琛在讨论,安小溪坐在一旁,安静的就如同这个房间里摆放着的百合花,只是偶尔被问到什么,会参与一句。

    一个小时以后,安小溪站起来向外走,陈珊妮还不打算走,看着她的背影,陈珊妮忽然间有了个很坏的想法。

    “啊,小溪,当天你做为设计师也很重要呢,在我和慕琛跳完开场舞之后,你也要跳舞的,舞伴的话,你选谁”

    慕琛正在拿着文件写东西,听到这句问话,笔尖顿住了。

    她会选谁呢

    脑海里冒出来的,只有慕笙和煌影这两个人。

    她已经不在意自己要陈珊妮做舞伴了,她对自己现在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呢

    安小溪根本没把舞会的事情放在心上,她其实知道发布会和之后的舞会是她设计师的首秀,对于一个设计生涯刚起步的设计师来说,很重要。可是安小溪却只觉得麻烦和累。

    她真的好累,自从和慕琛变得这样之后,她对于一切都开始怀疑和迷茫了。

    设计师的前景

    怎么都好,她只想呆在小房间里,没完没了的设计东西,把所有的思想全部掏空,什么也不去想。

    “我会问问设计部谁没有舞伴。”安小溪淡淡的开口,并不回头,手依然放在门把手处想走。

    “那可不行,作为圣罗兰合作的设计师,你可不能太随便。这样吧,让煌影做你的舞伴吧,他是我们圣罗兰的模特,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的话,还蛮合适的。”陈珊妮道。

    安小溪眨了眨水眸,淡淡道:“随便吧,怎么都好,你来安排吧。”

    安小溪说完开门走了出去,她的身子像是压了重物一样沉重的难受。

    她忽然想起安琪还在的时候,那次她想要做慕琛的舞伴,可是慕琛只和自己跳舞的事情。也想到了结婚的那个夜晚,陆祁来邀请她跳舞,她红着脸说,今夜她只想和她的新郎跳舞。

    才没有多久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可是现在她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什么都

    不想去想了。

    办公室里,安小溪走了气氛沉闷到不行。

    “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煌影和小溪跳舞。陈珊妮,我是不是给你太多的好脸色看了。”慕琛的声音很冷很冷的的响了起来。

    陈珊妮怕慕琛,其实慕琛虽然看起来成熟稳重,但是很有威慑力,陈珊妮一直就是有几分怕他的,可是今天安小溪的表现,却是给陈珊妮壮胆了。

    陈珊妮倔强的微昂着头道:“我、我知道自己这样有点过了,也承认我对阿琛你有企图。我一直都还是喜欢着阿琛的,但我起初没想做这种事情。可是阿琛你也看到了,是她给我机会的。不仅不在意我做阿琛你的舞伴,也不介意煌影做她的舞伴。这样完全就是在鼓励我嘛,她这样真是慕琛你的妻子吗”

    慕琛双手交握,微微攥紧了手。

    这样,真的算是的慕琛你的妻子吗

    慕琛其实也是生气了,他生气她的不在意,不关心,然而他又比谁都清楚,被逼迫成这样憔悴的样子,心大概也凉了的她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他那可怕的妒恨心,占有欲,让她变得越发的沉默寡言,不爱笑,憔悴且冷淡。

    之前的她并不是这样的。

    想到这些,怒火就被一阵阵刺痛的心疼所占据了。

    是他把她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是他逼她离他越来越远,他有什么资格抱怨

    慕琛沉声开口道:“不管你说什么,她都是我慕琛的妻子。而且打住你的非分之想,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我才不要,我喜欢慕琛,我就要你,就要追你,我爱你。”陈珊妮话都说开了,干脆大方的承认自己的感情,大胆的表白。

    “我没时间理你。”慕琛冷淡道。

    陈珊妮挑眉,站起来笑眯眯道:“哼,不管慕琛你说什么都没用,我缠定你了,今天我先回去了,舞会那天我一定会打扮的艳惊四座,吸引全场的目光,你等着吧,到时候一定要你迷上我。”

    反正慕琛现在不答应也没关系,搞定了安小溪那个女人,她就有最大的胜算,怕什么。

    今天安小溪的态度,让陈珊妮越发的觉得有戏,她觉得完全可以让煌影那边加强猛攻了。

    等着吧,慕琛,我一定会拆散你们,然后成为你剩下的生命里唯一的女人。

    抱着这种自信,陈珊妮脚步越发的轻快了。

    安小溪在回去的路上,迎面又撞见了慕笙。确切的说是慕笙故意在这里等他。

    安小溪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慕笙看着她深深的叹了口气问:“我听说你是去谈舞会的事情了”

    安小溪点了点头,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吹着风,轻声道:“其实也没我什么事情,大概只是陈珊妮想向我征求是否可以做慕琛舞伴的这件事吧。”

    慕笙僵了下,语气沉沉的问:“你答应了”

    安小溪笑了起来,笑的苍白无力,甚至于苦涩:“我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吗在这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设计师。”

    而在家里,我或许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挂名妻子。

    我的存在,到底是不是如我想的那样有意义呢,我并不知道。

    安小溪知道自己已经签了那份交出股权的协议,对于慕琛来说,她这颗棋子的利用价值其实已经没有了。

    她随时都可以不是慕太太。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