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慕琛误会了她

    总是在靠近的时候,就又被浪潮推的更远,这就是她和慕琛的现状,每次要靠近对方,就又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她推开。

    她在为这个无力,为这似乎是老天的冥冥中捉弄而恼火。

    为什么呢,她越是想努力表现好,越是搞砸了一切。

    “我觉得不是小溪的问题,都是慕琛的问题吧。你明明一直在迁就着他。我知道的小溪,我知道你虽然说我们是朋友,可是为了慕琛,你也一直在和我划清界限,我知道你有多在乎朋友,所以我也知道你心里的苦楚。小溪,你好辛苦。”慕笙低声喃呢。

    安小溪仰头看他,说道:“被你这么说我真的很羞愧的,因为阿笙你明知道我为了慕琛和你拉开距离,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我真的好感激。”

    “我可不是为了被说感激才来找你的,走吧,拿了和果子和爷爷一起吃过,我们就回去了,现在在爷爷那里,至少要粉饰太平。”

    “嗯。”安小溪应道,刚要走,一阵风吹来,安小溪眼睛一下子好像钻入了什么东西。

    “啊。”安小溪叫了一声眯起眼睛,抬起手来就想揉,慕笙急忙道:“别揉,我帮你吹出来。”

    “好、好难受,阿笙你快点。”安小溪眼睛难受,急忙仰起头来道。

    慕笙扒着她的眼睛吹了几次,道:“你先别用手碰,就这样闭着眼睛转转眼睛试试看,还难受吗”

    安小溪仰着头转动着,开口道:“眼睛好多了呢,谢谢你啊,阿笙”

    睁开眼睛,安小溪水眸波光潋滟,视线里望见的是慕笙凑近的俊脸,那样狭长的眸子,动人的美人痣,看的安小溪心跳跳漏了半拍。

    这个距离,好近,太近了。

    慕笙也这样近距离的望入了安小溪的水眸,那双眼睛因为刚才吹进东西的原因,稍微有些泛红,透着水盈盈的光,月色下红唇更是娇艳欲滴。

    她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微仰着头,那样子,那样子就像是等待着他去亲吻一样。

    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慕笙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他一瞬间难以自持心中的冲动,双眸深邃的望着安小溪,喃呢的凑近她:“小溪,我对你”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冷呵斥打断了慕笙的话,也让安小溪惊的浑身一颤。

    这个省声音,是慕琛

    安小溪惊恐的转身,就看到慕琛面容冷酷的大步跨了过来,不等安小溪说话,慕琛已经一拳砸在了慕笙的脸上,冷冰冰的开口:“看来不好好的教训你,你是不会长记性的。”

    慕笙被打的倒退了几步,一擦嘴角已经出血了,然而不等他做出回应或者说什么,慕琛的另外一拳已经迅速的过来了,慕笙是能躲过的,以他的身手打不过慕琛也是能躲开他拳头的,然而当慕笙的余光扫到安小溪惊恐的面容时,慕笙决定挨着慕琛的拳头。

    每一下他都挨着,这样的话,小溪她就会为他心疼。

    想到这点,慕笙在挨上第三拳的时候,竟有种畅快的幸福感。

    安小溪在慕琛把第三拳头挥向慕笙的时候,终于脸色苍白的反应上来了。

    一下子冲过去抱住慕琛的手臂,安小溪大声道:“不要打了慕琛,不要再打了”

    慕笙的身子很弱,本来就一直生病,根本经不住慕琛的拳头的。

    心脏狂跳不止,安小溪被吓的唇微微颤抖,此刻的慕琛她并不熟悉,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慕琛出手打人,所以她完全乱了方寸,能做的就只是抱住他不让他出手。

    “你在心疼这个男人吗”慕琛的声音冷冷的传来,安小溪一怔,手上一松开,慕琛的拳头又落在了慕笙的脸上。

    “咳咳,咳咳咳”慕笙的嘴里已经开始吐血了,整个人都坐在草地上,慕琛却仍然不解恨,冷冷道:“是个男人就不要装什么病弱,好好的起来还手。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慕笙还在咳,安小溪眼看着慕笙在吐血而慕琛还要继续打他,顿时觉得心惊肉跳。

    这样下去慕笙搞不好被他打死,一下子拦在慕笙的面前,安小溪唇色苍白道:“慕琛,你不要再打了,他会受不住的。”

    慕琛的一双冷凝的桃花眸死死的盯着她,里面暗潮汹:“很心疼吗我打在他身上实际上是打在了你心上是吗”

    “不是这样的,我和慕笙之前什么都没有,我”

    “小溪,咳咳,不用和这种人解释,他根本就什么都不会听的。”慕笙忽然插嘴进来,安小溪回头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咬住下唇一下子俯身扶住他道:“你还好吧,我扶你去处理下,先止血,再叫私人医生来看看吧。”

    现在这个状况,安小溪实在不觉得是解释的好时间。

    慕笙嘴巴里一直在流血,而且脸色白的厉害,她觉得必须先让他去处理下才行,再这样僵持下去,她真怕慕琛又继续动手。

    扶着慕笙,安小溪焦急的看着慕琛道:“慕琛,我马上就回来和你解释,你不要生气了,我”

    “安小溪,你现在站在这个私生子身边,还有脸和我谈什么解释根本不需要解释吧,事实就摆在这里不是吗”慕琛冷声扔下这句,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安小溪看着他冷酷的背影,内心里绞痛道不行。

    “慕琛,慕琛。”她叫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头也不回一下。

    很快慕琛的身影就彻底消失了,安小溪难受到不行,却也不得不先坚强的把慕笙的事情解决。

    事情都是她引起的,慕笙被误会也是因为她,挨揍也是因为她。慕琛会误会也是因为她,此刻他的怒火也是她的错。

    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安小溪低声道:“阿笙对不起,我代慕琛对你说声对不起,所以刚才的事情,能不能对爷爷隐瞒下,我扶你去处理下,然后”

    “对不起,害你和慕琛又闹矛盾了。”慕笙开口。

    安小溪咬住了下唇,只觉得难受极了。她都害的慕笙被打成这样了,他还说着对不起,她真的好愧疚。

    扶着慕笙到他之前的院子里,找到药箱给慕笙上完药,确定慕琛只是口腔里咬破了皮,安小溪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慕笙本来也只是看上去毕竟严重,实际上并没有被慕琛打到什么要害,看着安小溪苍白的脸蛋,慕笙努力的笑:“小溪,你别这样,我没事的,只是挨了几拳而已。倒是你,你要回去吗我怕慕琛会刁难你。”

    安小溪摇头道:“我没事的,阿笙,倒是你,我真的很抱歉,没想到会让你遇见这种事情。”

    慕笙温和的笑道:“别这样说,不管任何时候,我都是站在小溪你这边的。遇见这种事情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小溪你不要有事,我还是不放心慕琛,如果慕琛对你怎样,你要给打电话,我会第一时间冲过去救你。”

    安小溪扯起嘴角,努力的安慰他道:“你真是的,多心了吧,慕琛不会那样的,只要我稍微一解释他就能理解了。”

    对的,只要稍微一解释他就会理解。在心里她这样安慰自己。

    其实安小溪很悲哀的知道,换做别人也许慕琛真的会理解,但是每次事情碰到慕笙了就会不一样。

    同样的一件事,放在慕笙身上就不同了。

    他在刚才叫慕笙私生子,可见他有多么的讨厌慕笙,现在也一定很讨厌站在了慕笙身边的自己吧。

    安小溪是强撑着笑脸在慕循那里说着慕琛有事情先回去的谎话,然后坐慕循派的车回到别墅的。

    在外面看着家里的灯光亮着的时候,安小溪知道接下来可能是很煎熬的时光,却也还是松了一口气。

    回来了,慕琛回来了,他至少没有去别的地方,没有去找陈珊妮。

    只是知道这样一点,安小溪就安心了。不管怎样,他在这里。

    打开门走进去,安小溪看到小娟问道:“慕琛在卧室吗”

    “是的,少爷一回来就到了卧室。”小娟回答。

    安小溪点头上楼,一直走到慕琛的卧室门前,安小溪想要敲门,手放在门上门就开了,安小溪看到里面漆黑一片,低声道:“慕琛,我、我进来了。”

    走进去,安小溪回身关门,门才关上,一股大力一下子从身后传来,安小溪被有些粗暴的按在了门上,耳边传来慕琛低沉的磁性声音:“安小溪,你回来做什么”

    安小溪被压的有些难受,但是还是单刀直入的切入重点道:“我要和你解释清楚,我和慕笙没什么,他只是在帮我吹眼里的东西而已,我”

    “去gou引什么男人不好非要是那个该死私生子的你不缺男人的吧,那个煌影,你该知道的吧,他喜欢你,很喜欢你。所以你大可以去勾yin别的男人吧,为什么偏偏选一个我最恨,最讨厌的男人,你说”慕琛的声音充满了压抑的怒火,而令安小溪惊愕的,却是他说的话。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