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不和睦的家庭聚餐

    一定,是要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两个人一定会回到以前的生活。

    这个想法,在慕琛和安小溪的脑海里都冒出来过。在这个阳光还算明媚的午后,彼此之间那一点点小小的互动都能让人露出笑容。

    似乎所有阴霾都要过去了,然而两个人却并未想过,所谓的未来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

    乌云过后的谁敢说一定会是晴天,也许是更大的乌云,带着更可怕的暴雨来袭。

    和慕琛一起去买了和果子到了慕家老宅的时候,两个人远远的就听到了慕循的声音,似在说话。

    安小溪还有些疑惑慕循在和谁说话,等到了房间看到慕笙之后,安小溪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慕循看到她招手道:“慕琛和小溪来了啊,这些时间听说因为圣罗兰的事情你们很忙呢,今天晚上咱们一家人就好好的在一起吃个饭。”

    慕笙看到安小溪,温和的笑了一下唤道:“小溪。”视线落在她身后,笑容不减的继续道:“哥。”

    安小溪的手一下子攥紧了,她似乎能感觉到从慕琛身上传来的冷凝气息。

    这种状况她真的没有预料到。爷爷打电话给她只说让她和慕琛回去吃饭,她怎么也没想到慕笙也在这里。慕琛现在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呢安小溪心里紧张到不行,不敢回头看。

    两个人之间水火不容,安小溪真怕慕琛当着慕循的面就和慕笙翻脸。慕循是老人,虽然身体硬朗,但要是一生气有个三长两短就真的一发不可收了。

    安小溪心里忐忑无比。

    在安小溪的身后,慕琛的脸色的确是不好的,应该说是非常糟糕。慕笙的这一声哥叫的他完全不高兴,而且非常的恼火。

    之前堆积的所有好心情,在看到慕笙的那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慕家人一起吃饭其中如果包括这个男人的话,他完全不想参与。慕琛想走,可是视线落在慕循身上,慕琛却又顿住了。

    慕循正在用一种期望的表情看着他。慕琛心里清楚爷爷一直期望着自己的两个孙子能和平共处,虽然这在慕琛看来完全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却也真的是爷爷的期望。

    如果他现在甩手走开,真的算是大不敬外加不孝了吧。而且不能让安小溪觉得自己不如慕笙有气度。

    不过是吃一顿饭,远不能代表什么。

    攥紧拳头,慕琛最终忍下了甩手就走的冲动,手落在了安小溪的肩膀上道:“不要站着了,爷爷都说让我们过去坐了。”

    “啊,嗯。”安小溪被他这么一说才回神,急忙点头,走到榻榻米那里坐下,慕笙正在和慕循下象棋,,慕循让安小溪坐在自己身边,笑着问道:“小溪你帮爷爷看看接下来该怎么走。”

    “小溪你还会下象棋啊,好厉害。”慕笙听闻,笑了起来。

    安小溪尴尬的摆手:“不,我、我并不怎么会,还是爷爷下的好,我只是随便学学。”

    “我也是呢,总不是爷爷的对手。”慕笙继续道。

    那双迷人的狭长眸子弯起了,温和又动人,发丝被窗外的风轻轻吹起,偏偏如仙。

    然而安小溪却没有办法欣赏这样的美男图,只因为慕琛坐在了稍微远一些的椅子上并不过来。安小溪看着他,咬住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办。

    爷爷在这边让她帮着看象棋,她也不抽身走人,而偏偏和爷爷下象棋的是慕笙,她又不能不和慕笙说话。

    这样的感觉好难受,安小溪总觉得如芒在背。

    慕琛坐在远处的椅子上,脸色依然是阴沉的。

    那边的其乐融融显得他非常多余,为什么自己的妻子看起来却像是别人的妻子一样。

    这一点让慕琛几乎难以忍受,但是要他过去他也不愿意。

    安小溪如坐针毡的呆了差不多五分钟,就如同度日如年一般受不了了。站起来,安小溪借口道:“爷爷,今天难得,我想起爷爷上次说要吃松鼠鱼来着,我正好会做,就亲自下厨去做几个菜吧。”

    “你最近这么辛苦,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就不要去操劳了。”慕循明显的看出安小溪最近的疲惫,慈爱道。

    安小溪现在是巴不得能快点离开这个压抑的场所,忙道:“爷爷我现在不忙了,工作已经顺利完成了,所以你就让我亲自下厨吧,不然我都技痒了。”

    “是啊,我也想尝尝小溪的手艺呢爷爷,你就让小溪去吧。”慕笙忽然开了口,冲安小溪笑的无害。

    安小溪在心里叫苦不迭。

    慕笙你凑什么热闹啊,你这一开口,事情就变味了啊。

    她原本只是想借口溜走,这么一说倒真的像是要露一手了。要是只在慕循面前也就算了,慕笙也搀和进来那就变味了,慕琛不知道会怎么想,也许会生气也说不定。

    哭,她怎么这么惨啊,这里完全就是修罗场啊。

    “那个,慕琛,你、你想吃什么,我去做”安小溪无奈转向了慕琛问道。

    慕琛,你千万不要生气,我只是不想呆在这里了而已,这里实在是气氛他压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要去厨房的。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你想秀下厨艺就随便做吧,我吃过那么多次了,也没必要非在这里提要求。”慕琛冷冷的平静的开口。

    安小溪的心向下坠去,坠入了无底的黑洞。

    慕琛他果然是生气了吧,所以才会说这样的话。

    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安小溪却也无可奈何,从房间里出来去了厨房。她既然都说了要做,也不能推脱,只能去做了。

    安小溪一走,慕循就扫了一眼慕琛问道:“慕琛,小溪的工作非常多吗为什么人瘦了这么多,脸色也苍白了许多。她虽然是你的设计师,但说到底还是慕家的总裁夫人吧,你怎么能让她这么辛苦。”

    慕琛怔了下,紧紧抿住了薄唇,并不说话。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安小溪的确是瘦了很多,而且面色苍白。他本来以为一个周赶出稿子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他却忽略了她的体质不好。

    他明明知道她体质差,他却没有阻止她疯狂的一周出稿。慕琛有些自责,可是当着慕笙的面,他不会显露出任何的情绪。

    沉默了一会儿,慕琛道:“之后我会让她好好的休息的。”

    他这话说的云淡风轻,听的慕循微微簇起了眉头。

    他本不是该很在乎小溪的吗以前她但凡有点事情他就紧张的要命,现在却是这副冷淡的态度吗慕循有些搞不懂了。

    慕笙观察着慕循的表情,唇角不易觉察的勾起了一个弧度。

    慕循已经觉得慕琛对安小溪的态度改变了,那么之后他会好好的替慕琛解释下,自己为什么态度改变了。

    慕循和慕笙又下了半个小时的棋之后安小溪的饭也准备好了。

    到了餐桌,慕琛还是沉默寡言,安小溪做的菜味道很好,慕循先是赞美之后,慕笙也毫不吝啬的夸了她,自始自终只有慕琛什么也没说。

    安小溪的视线不断的向慕琛飘去,看着他沉默冷酷的面容,安小溪知道他完全的不高兴。

    也许是因为慕笙在这里,也许是因为她和慕笙在这里,总之,安小溪有点知道两个人和好没那么容易了。

    似乎事情会向着更糟糕的方向而去。

    为什么总是这样呢,极力的讨好,却什么回报也得不到,早知道这样的话,倒不如陈珊妮来了,也许陈珊妮在气氛就不会是这样了。

    她明明希望有个好一点的家庭聚餐,能缓和下自己和慕琛的关系,为什么却是这样一副景象。

    饭后,慕琛接到电话去打电话了,安小溪想了想起身道:“爷爷,我去拿些饭后甜点,我正好也有买一些和果子。”

    她不想和慕笙处在一起,怕惹慕琛不高兴。所以走出去之后,没有直接去拿和果子,她想去稍微溜达一下,等慕琛打完电话之后再回去。

    安小溪想着,就向着慕笙以前住的那个院子的小路溜达过去,她记得这条小路一直都没什么人走。

    走了没几分钟,身后传来脚步声,安小溪回头就见月色下慕笙走了过来,他的声音像是情人的低语:“我害你不自在了吗”

    安小溪驻足看着月色下走来的他,呼了口气:“不关你的事情,只是慕琛他你知道的。”

    “他对我有意见我能理解,他回去之后不会为难你吧。我本来是打算走的,可是爷爷说想看到两个孙子能在一个饭桌上吃饭。即使现在不能融洽,一直这样磨合下去,一定有和平共处的一天,我想着也许真的会是这样,所以就留下来了。”慕笙走到她身前,歉疚道。

    安小溪笑笑无奈道:“阿笙你不用这样,我真的没怪你什么,你也没做什么要愧疚的事情,我知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也不用担心慕琛为难我,他不会的,我总是有点儿无力而已。对慕琛的事情,我明明想要努力的,却总是用不上力气。”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