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慕氏都不要,只要她

    安小溪抱着胸歪头问:“阿笙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啊,我还想画画。”慕笙靠在树上道:“哪里都去走走,用我的画笔记录下这个世界所有美丽的风景。以前我哪里都没去,现在我哪里都想去看看,但果然两个人会比较好一些。我想和小溪一起去,这世界的美丽我想和小溪一起去看看,小溪你就做设计,我就画画。”

    安小溪眨着眼睛,几乎能想象到那样的场景,想象到草原的风吹乱了他漂移的长头发。潇潇洒洒的,在这个世界漫无目的的行走,将某个地方的文化融合到自己的作品,停驻起航,去了新的地方,再开始新的文化接触,艺术冲撞。

    真好,真好啊

    这个世界真的很大,她也好想去看看。可是这种事情果然该和自己喜欢的人去吧,她要去的话,肯定是想和慕琛一起。

    “这样的想法真的很棒,我也觉得阿笙说道就做到的人,可是果然我是不行的,这种事情,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做的。”安小溪笑笑道:“我想和慕琛一起去呢。阿笙你以后一定也会遇见喜欢的人,到时候就和她一起去吧,或者你会在路上邂逅到那个人,然后一起上路。”

    慕笙的心被刺了一下。

    这个说法是她已经明白了他的感情给出的拒绝,还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这么说的理由是因为自己喜欢她我

    到底是哪一个呢不管是哪一个都是对他的一种拒绝呢。

    小溪,我知道你么我有恶意,你是为我好,可是你总是不自觉的就说出了这种伤害我的话呢。

    “那些事情,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小溪的事情。如果小溪累了,倦了,在慕琛的身边实在太痛苦了,就跟着我走吧,天涯海角,去哪里我都愿意奉陪。”

    “阿笙果然好温柔。”安小溪对慕笙温和的笑。

    慕笙也跟着笑,可是内心里的苦涩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温柔吗我只对你一个温柔的,我希望给你我的温柔,只是不希望你只把我当成一个好人,一个不错的朋友。

    我可是个男人,对你深深觊觎着的男人,小溪我已经按奈不住了,真的按奈不住了,再不做点什么我会发疯的。

    现在所有的准备都已经齐全了,天时地利人和。

    你和慕琛之间出现里裂痕,慕琛的初恋情人出现了,慕琛和那个女人之间有暧昧,你对慕琛已经动摇。

    这些真的是最好的时机,我不能放过。

    这一切是因为爱情,爱情里没有卑鄙与无耻。

    连莎士比亚都说:在爱情里所有的卑劣与无耻都算不上什么,爱情是要用心来看。

    如果你用心来看我,就已经看得到我对你的感情。

    “小溪,如果我的存在真的害你和慕琛分离,你会不会恨我”慕笙低着头问。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以为他还在介意自己和慕琛吵架的事情,急忙道:“阿笙你说什么呢,和阿笙认识本来就是我起的头,我怎么会恨你,你想太多了,我和慕琛之间如果出现问题,那就一定是我们的问题。”

    是的。她心里很清楚,如果真的情比金坚,那么什么都破坏不了。

    她和慕琛之间从契约结婚那天开始就埋下了不安的种子,不管两个人在一起看起来有多么的和谐多么的好。

    那也都是假象,说到底,彼此没有真挚的说过我爱你,那么这感情再怎么类似爱情,也不是爱情。

    她知道的,也许一切和慕笙没关系,早晚是要出问题的,比如此刻陈珊妮的出现。

    “小溪,我希望你幸福,我真的真的希望你幸福。”慕笙闭上了眼睛道。

    其实他也是内疚自责的,第一次爱上的女人,想让她幸福,他也清楚此时的安小溪想要的幸福就是慕琛。他不该捣乱的,可是他

    真的好不甘心,慕琛什么都有。

    一开始,慕琛就有父亲,因为名正言顺,所以慕琛的父亲给他的父爱更多,在外人看来他就是慕家未来的继承人。

    天之骄子,人生赢家,路开始就铺好了。

    他呢,只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父亲几乎不露面,母亲也有些神经质,外人都唾弃他。

    他人生的就和阴沟里的老鼠差不多。

    后来,上一辈人的恩怨以为一场事故死亡而结束,可是他和慕琛的战争从小时候就开始了。

    他一开始也不想装作病弱,也不想清心寡欲,可是慕琛处处不放过他,一直就对他怀恨在心。是,他后来也知道是母亲犯的错,可是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他又何尝对母亲的死不恨不伤心。

    一直隐忍到后来,为了明哲保身,他只能过上病弱隐居的生活。

    而慕琛,做了慕氏集团的总裁,成为了玩万人之上的人,过着无人能及的菁英生活。

    一切都是属于他的,明明都是一个父亲,明明他也是慕家的孩子,可是已经无人问津他的存在,只有图谋不轨的人才会来接触他。

    小溪,在我心里,连慕氏的重量都没有你重,为了你,我慕氏都不想要了,所以你,所以你就属于我吧,我会让你幸福的。

    我真的希望你幸福,可是我不能把你让给慕琛,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阿笙,阿笙你在发什么呆”安小溪叫了好几声,慕笙都没有回应,安小溪不禁用手摇了摇他,慕笙回过神来看她忙道:“啊,我有点走神了是吧,小溪你说什么了”

    安小溪看着他,嗔笑了下道:“真是的,阿笙你走神起来就像灵魂出窍一样,我在说啊,我也希望阿笙幸福,希望阿笙过的比谁都幸福。”

    因为我知道一个私生子生活在慕家的家庭里有多么不容易,你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另外一个我,我真的放不下你,我这样也许有点圣母,把我自己的经历感触套在你身上,可是我就是有这种错觉,所以对你总是放不下。

    “谢谢你,小溪。”

    小溪,我的人生有你才是幸福的。

    回去的路上,慕笙一开始要送安小溪的,可是安小溪想到了慕琛如果看到她坐着慕笙的车回去一定会大发雷霆,于是自己打车回去了。

    “那你先回去,我先去逛逛再回去,省的你又要被误会了。”慕笙体贴的对安小溪道。

    安小溪尴尬至极,歉疚道:“对不起,明明我们只是巧遇而已,也只是坐下聊天了,却要做到这个地步,和我做朋友真的委屈你了阿笙。”

    “胡说什么,我能遇见小溪一直都觉得太好了,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吧。”慕笙说道。

    安小溪点点头上了车,慕笙呼出一口气,抬起头看夜色准备开车去兜风,到了车上,手机响了起来,慕笙看到是慕珊的电话便接了起来:“怎么了珊珊”

    慕珊道:“我看到了,我现在就在哥哥的附近,哥哥和安小溪在一起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慕笙微微簇起了俊秀的眉,道:“你在哪儿”

    “哥哥,回答我的问题吧。”慕珊开口却是不回答他反而问道:“哥哥你现在想要的还是慕氏吗还是说哥哥现在想要的是安小溪了还是两个都想要的话,请告诉我。”

    慕笙沉默了。他一直都在利用着慕珊,她实在是颗好的棋子,他没有亏待过慕珊,当初也帮助了她,可是她始终都是颗棋子。

    他大可以说谎话,说自己为了慕氏,说自己为了让慕琛受到更严重的打击,这样说的画慕珊才更加容易被自己利用。

    可是

    闭了闭眼睛,慕笙开口说的是:“我要安小溪,我现在只想要她,如果我要了慕氏她肯定就会不属于。她是可以不同富贵,却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同甘共苦的女子,如果我要慕氏我会输掉她。所以我现在只想要她,慕珊,我爱上她了。”

    或许是说了太多太多的谎话,已经疲惫了,他不想撒谎了,他要说实话,不能对安小溪说,至少可以对别人说。

    啊,没错,我上她了,爱到疯了,我真是妈妈的儿子呢,我想我也有点神经质,也冲动吧。

    但是我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放弃。

    那边的慕珊怔住了怔,似乎是哭了,声音哽咽:“哥哥是笨蛋,大笨蛋,明明只要骗骗我哄哄我就好了,我会信的,为什么要说真话。”

    “因为假话说的太多了,自己都腻了。”慕笙笑了起来,又是那种似情人喃呢一般的腔调,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太好听了,仿佛在说着什么甜蜜的话语,让人欲罢不能。

    慕珊握着手机呜咽:“讨厌,我讨厌说真话的哥哥,真的真的很讨厌。可是这次,因为哥哥说了真话,我会帮哥哥的,见面吧哥哥,我有重要的东西给哥哥,在前面的咖啡厅里。”

    慕笙怔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想到,慕珊会说想要帮他。

    他已经在想如何劝住慕珊不要动安小溪了,她竟然说要帮他。

    慕珊在想什么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