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两个人支离破碎

    有什么东西开始崩溃了,毫无预兆的大面积的开始崩溃了,在这个被浓雾笼罩了的夜里,安小溪看不到月色,看不到星辰,看不到一切她和慕琛的未来。

    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被扯开,并不温柔,安小溪被慕琛压在身下,无力的颤抖和哀求。

    “慕琛,我不想做,求你,不要继续。”

    “慕琛,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要,我不要”

    回应她的是一件一件衣服的消失,以及被捆绑在床上的双手。慕琛俯身亲吻她的脸颊在她耳边道:“你的手很重要吧,这可是服装设计师的手,弄伤了话,就没办法做设计了,所以你要乖乖的听话,否则会受伤的。”

    安小溪不敢动,因为她一挣扎手上的领带就会被缩紧,只会给手腕带来疼痛。

    安小溪很害怕,非常非常的害怕,她的哀求并没有得到慕琛的怜惜,他只是对她露出不熟悉的笑脸,在她身上肆虐。

    这种感觉和以前不同,明明是同一个人的抚摸,以前只要一触碰到就会让她脸颊绯红,身体像是着火了一般,想被他碰触更多。现在却叫她毛骨悚然,想躲开他的手指。

    然而不行,她身上的所有敏感地带他都知道,即使她抗拒不想要,依然在他的玩弄下湿润到了他可以进入的地步。

    慕琛一直穿着西装,俯身压在她身上道:“应该在楼道里做的,在楼道里的话,就像现在这样,我要把你扒光按在墙上,然后进入你。你很久没回去,慕笙应该会出来找你吧,然后让他看看如何看看你羞耻的样子”

    安小溪脸色惨白,被他有些粗鲁的进入,痛苦的簇起了眉头,低声乞求道:“慕琛,不要,求你出去,不要。”

    “怎么了,只是有一阵子没碰你,这身子已经开始抗拒我了吗比起我慕笙更好吗”慕琛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已经开始动了起来。

    “慕琛,求、求你相信我,求你,唔,我真的和慕笙没有、没有任何事情。”安小溪颤抖的看着他,哀求道。

    不要,她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他做,这种像是被他强迫的感觉,真的好糟糕。

    相信我吧慕琛,相信我,我没有背叛过你,所以你也不要和陈珊妮在一起,我们就动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再回到

    “我为什么相信你现在这个方法我更喜欢。我会不断的要你,让你这狐媚的身子疲惫的到再也没办法去勾搭其他男人。反正你只要在我身下张开双腿就好了,不用去想其他的。只要你乖乖听话,设计师我也会让你做,其他事情也随便你,你只要在我需要的时候乖乖打开双腿就行了,这是你契约上的工作吧,给我好好的完成,慕太太。”

    安小溪浑身激颤了下,瞳孔收缩了一下。

    契约,对啊,契约,总是因为太过幸福就忘记了这件事情,没想到慕琛还深深的记得。

    记得她只是个挂名的慕太太,记得她答应过的契约。

    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滑落了出来。

    已经够了

    她已经不想去解释了,不管再怎样的解释,都还是苍白无力没办法让他相信,她已经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让慕琛相信她了。确切的说,也许这件事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

    在慕琛眼里,她只是个契约,他对她的那些好,也许也都不过是他的心血来潮,或者是他本就是个大方的人,不吝啬对一个棋子的宠爱。

    安小溪后悔了,后悔说出和慕笙的事情,因为她相信了慕琛,所以说出来,现在两个人向着越发支离破碎的道路走去了。

    也许不说的话,即使他对自己的那些好都是假象,也是幸福的假象。

    回不去了,那些她以为的美好假象都回不去了。走不到了,她想要走向的未来,永远也不可能到达。

    一整夜,一直到天将亮的时候,慕琛才放过安小溪。

    浑身濡湿像是溺水一般的安小溪躺在床上,已经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

    慕琛这时候已经醒酒了,比在醉酒时理智了许多,然而和她做的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忘记。

    扫了一眼安小溪,慕琛穿上睡衣伸出手道:“我抱你去洗澡。”

    安小溪伸出手轻轻的按住了他的手,声音轻如婵翼轻颤:“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那只手,白皙修长很是秀眉,这样温和的止住他的手指,却好像有着千斤重的抗拒之力,让人没办法再向前一步。

    她的身体明明已经累的不行了才对,自己做了一晚上,她大概腿都软了。可是安小溪就是当着慕琛的面裹紧身上的薄被撑着身体下床。

    刚一下床,安小溪的身子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可是她强撑着床站了起来,就这样踉踉跄跄的走着,竟然一路走出了卧室。

    慕琛半跪在床上,沉默的低头看着自己被推拒的那只手。

    曾经像猫咪一样小心翼翼凑过来,会握住他的手娇俏的笑着的女人,现在就这样用很温柔的方式推开了他吧。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也搞不懂啊。内心里暗潮汹涌,他只觉得不断的被推向了黑暗的彼岸。

    他忍不住的怀疑她和慕笙之间有什么,然后一旦这么想就想要占有她,以此来告诫自己她和慕笙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事情。

    更可怕的是,他明明,明明占有了她却还是觉得不够,她的推拒将他逼向了更深的深渊。

    不管做多少次,内心里燃烧起来的火焰还是消退不了,他想要不断的不断的疯狂的抱她,占有她,来证明她是自己的。

    就像现在,明明要了她那么多次,身体上发泄了,心里却还是不满足。

    慕琛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变得如此糟糕了,他每次想和她谈谈,两个人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小溪,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

    安小溪回到侧卧就滑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去到洗手间里清洗了。两个小时以后,早晨才六点,天刚亮,安小溪彻夜未眠换上了新的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

    双腿打颤,几乎没法站直,安小溪直接叫司机送她去公司。

    等慕琛出来吃早餐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安小溪去了公司。

    慕琛坐在餐桌那里,早餐也好,咖啡也好,竟是一点也喝不进去吃不进去。

    明明昨天晚上做了那么久,身体很累了,却还是坚持去上班。那个女人太逞能了。

    然而他没资格说什么,因为造成她身体负担的人就是他自己。

    早晨,因为太好了,所以设计部里没有人,安小溪在洗手间里吐了好几遍没吐出来,精神萎靡的在休息室定了闹钟。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喝酒的原因,她有些恶心,但是因为没吃东西所以什么都吐不出来,干呕的感觉不太舒服。

    因为太累,所以安小溪在休息室内睡了一会儿,等到了八点半才起来,这样其实也没睡几个小时,只是能稍微缓解下疲劳。

    郑麒来的算早的,在办公室里看到安小溪吓了一跳,道:“小溪,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新人也不用这么勤快吧。”

    安小溪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之后才道:“我是想早点来看看圣罗兰的设计要求,昨天去聚餐东西就没拿,所以想一早就来看看。”

    “啧,不愧是我们部门未来的明日之星,太努力了,加油,我看好你,啊对了还有昨天晚上的日料很好吃,大家玩的很开心,你回去了所以没赶上第二次,没去酒吧,下次一定要一起去啊。”

    安小溪点头,和邓麒聊了几句就坐下来继续工作了,手机关了一整夜,安小溪打开手机,不一会儿又是未接电话,又是短信,安小溪忙查看了一下,都是慕笙打来的,短信的内容差不多都是问慕琛有没有欺负她。

    慕笙果然是心思细腻敏锐的人,从他的声音里大概听出了不寻常吧。

    咬着唇迟疑了一下,安小溪去休息室回电话给慕笙。

    电话一通,那边慕笙的声音就响起了起来:“喂,小溪,你可算回我消息了,昨天晚上我听你的语气不太对,你有没有事慕琛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尽管告诉我,我会帮助你保护你的。”

    “不用啦阿笙,你误会了,我昨天晚上是害怕他生气,但是慕琛他并没有生气的,而且因为我在宴会上夸奖了他,他还奖励了我呢。”安小溪努力的装着的和平的样子笑道。

    到现在为止,她也不希望有人插手她和慕琛的事情,不管两个人发展成什么样子,因为谁,因为什么事情而已,那都是她和慕琛两个人的事情,和其他人没有关系的。

    所以安小溪不打算把慕笙牵扯进来。

    “真的吗小溪,你不要骗我,我这可都是在为你着想,你不用顾忌我什么的,他要欺负你,我真的会为你出头的。”慕笙严肃的又问道。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