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完全变可怕的慕琛

    到底要怎样做呢,能牵绊住他去向安小溪身边的脚步,干脆现在就拿着切生鱼片的刀冲去出将他一刀捅死吧,这样他就不能再对安小溪做任何为所欲为的事情了。

    然而,然而他脑海里这么想着,却为什么还坐在这里,一边喝着闷酒一边心痛呢。

    慕笙也搞不懂自己了。

    真的,完全搞不懂了,我自己

    因为他现在已经醉了,已经分不清到底脑海里那个想冲过去干脆废掉慕琛的自己是正常的,还是坐在这里忍受痛苦的自己是正常的。

    包间的外面,慕琛走出去就看到远处站在走廊上握着手机的安小溪。

    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谁的电话”慕琛开口问。安小溪吓了一跳,正想开口如实的回答,又想到了煌影对自己告白的事情,她始终是没有告诉慕琛的,话到了嘴边安小溪却转了格弯没有如实说出来,而是道:“楚楚,是楚楚,她约我明天晚上一起吃饭。”

    她撒谎了。

    现在的她,面对慕琛已经失去了判断力,她已经不知道谎言和真话,到底哪个是正确的,哪个才不会叫他生气。

    稍微一犹豫,谎话就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她羞愧,却越发觉得无可奈何。

    “哦,这样。”慕琛点头,看着她,安小溪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小声问:“慕、慕琛,你怎么出来了。”

    慕琛看着她低垂的头,伸出手,手掌落在了她的发上:“为什么不看我难道说那些对其他人说的话都是假的吗说我温柔的丈夫,冷静睿智,夸奖我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吗”

    “怎、怎么可能,当然都是真的。”安小溪急忙抬起头来辩解,视线一触及他的眼睛,又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她不太敢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看,或许是她怕自己那满眼的情绪根本遮挡不住,会被他全部读出来,又或许是她怕看着慕琛的眼睛,会忍不住去想,这如同星辰一般的眸子,是怎样去看陈珊妮的。

    慕琛见到她又避开了他的眼睛低下头了,内心里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为什么不看他,说过他的眼睛是最漂亮了的星辰,说着他的好却避开了他的眼睛不看他,真叫人生气。

    伸出手慕琛拉着安小溪一下子将她按在了拐角处,俯身下去,慕琛勾住安小溪的下巴吻上了她的樱唇。

    霸道的带着酒香的吻肆虐的侵袭而来,安小溪被吻的心跳骤然加速,又紧张又害怕。

    这可是走廊,随时都可能会有人经过,设计部的人要经过这里才能去洗手间的啊,慕琛忽、忽然做什么啊

    内心里紧张无比,怕被发现,可是安小溪被慕琛吻着却又有些迷醉。

    他的吻,久违的慕琛的吻,轻易的将她的唇撩拨起的火,缠绵的舌让她脑袋变得晕乎乎的。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不,不行,这双唇,可能吻过别的女人

    脑海里忽然蹦出了这样的想法,安小溪下意识的推开了慕琛,她开始的反抗都很柔弱,一下子发力慕琛都猝不及防被她给推开了。

    倒退了一步慕琛怔了一下,安小溪也惊觉自己做了蠢事,急忙捂住嘴小声道:“会、会有人经过,别这样。”

    昏暗的长廊里,只有慕琛和安小溪两个人。

    安小溪靠着墙壁,慕琛站在她身前。

    “你是怕有人来,还是怕慕笙看到”慕琛的声音阴沉又危险的问她。

    被推开了,她拒绝了他的吻。呵呵,都是假的吧,说着的那些话,只是给别人听的假话,在她的心里一定不是那么想自己的。

    够了,真的已经够了,小心翼翼的为她着想着,担心着她,为她生气嫉妒,这些感情多么的没用啊。

    反正她也是自己的,签给了自己卖给了自己,自己怎样对待她都行。

    想要做的时候,只要把她压倒就好了,何必顾忌和担心,反正自己的温柔对待也只会被她推开而已。

    安小溪心下一跳。又是慕笙,为什么每次她的行动都要因为慕笙才行呢

    “慕琛,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怀疑我们”安小溪仰起头来看着他,有些崩溃道:“我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你难道就不能相信我吗”

    “让我相信你很容易,和我做。”慕琛捏住她的下巴道:“向我证明的方法,你不是知道的吗只要让我相信你的身体还是那具只在我身下扭动的身体就行。”

    安小溪脸色一白,对上慕琛那双桃花眸,那双漆黑的桃花墨此刻有转为墨绿的趋势,越发的像那天他对她做出残暴的事情的那个夜晚所露出的表情。

    安小溪吓了一跳,一下子激动的拍开了他的手惊恐的摇头:“我不要。”

    转身,安小溪想逃,慕琛忽然从身后将她整个人抱住,捏住她的下巴在她耳边警告道:“如果你不想在这里做,然后被经过的人看到,就乖乖的跟我回家。你也不想的我对你粗暴的吧,做个乖女孩,至少,你还可以继续在设计部的身份,否则被人看到了我们欢爱的场面,你在慕氏是呆不下去的。”

    安小溪的身子僵住了,心脏好痛。

    这是慕琛吗说着这样过分的事情的男人,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慕琛吗

    为什么她觉得他好陌生,威胁她这种事情,慕琛从来都没有做过的,她真的很怀疑现在呆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慕琛,是有人假扮了她。

    然而这种妄想是不切实际的,慕琛那双火热的大手已经探入了她蓝色的短裙下面开始抚摸她的腿了,他来真的,他从来不爱开玩笑。安小溪闭了闭眼睛,有些害怕的低声哀求道:“我、我跟你回去,别在这里。”

    “乖女孩。”慕琛说完,拉着她的手臂向外走去,在前台刷了卡,慕琛将安小溪带到了地下停车场,安小溪坐在副驾驶上。

    手机又响了起来,安小溪拿出来看到打电话来的是邓麒,一时间不知所措。

    慕琛在一旁一边发动车,一边平静又冰冷的开口道:“告诉他,你丈夫来接你,你先回去了,账单已经结了,慕总裁喝醉了,所有你们顺路送他回去。”

    安小溪有些胆怯道:“慕、慕琛,你喝了酒。找、找代驾吧。”

    “怎么了,你怕死吗还是不想和我一起死吗”慕琛说着侧目看向她,笑的没什么温度道:“放心,我们不会死,接下来还还会疯狂的做ai,快点接电话。”

    慕琛的发丝有几缕垂下来挡住漆黑的眸子前,安小溪心紧缩在一起,她看着刘海遮住眼眸的慕琛,好像看到了星辰被迷雾遮住了一样。

    那片总是美丽的星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遮住了迷雾,星空已经开始改变了吗是否其他的一切也开始改变了。

    安小溪战战克克的接了电话,和邓麒艰涩的打完了电话之后,手机被慕琛夺过去关机了。

    开车,慕琛以飞快的速度带着安小溪上路,安小溪紧紧的攥着安全带脸色惨白。

    闭上眼睛,她甚至不敢看前面的路。

    慕琛不正常,不正常,不正常,她不知道事情是从哪里开始变得糟糕的,也许打从慕琛看到她和慕笙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不正常了

    她不懂,但是她知道,现在的慕琛真的很危险。

    在日料店里,慕笙迟疑了好一会儿打给了安小溪,发现她手机已经关机了。慕笙面色沉沉。

    刚才安小溪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感觉有点不对劲。

    总觉得她声音战战克克的,像是在害怕什么,在害怕什么她身边出除了慕琛就没有其他的人了,当然是在害怕慕琛。

    他想了想,觉得不放心所以想再联系下安小溪,没想到电话就打不通了。

    没事吧,小溪她

    他是没办法去慕琛家确认什么的,他要去了不管有事没事,事情都会变得极其糟糕,所以慕笙知道自己不可以去。

    但是内心里的担心却叫他焦躁不安。

    不会出事把小溪。

    慕琛一路飚车回到了慕氏别墅,两个人下了车,安小溪腿一软几乎跪倒在地上。

    慕琛从那边走过来揽住她的腰身,声音邪魅的开口:“现在还不是腿软的时候,在床上的时候腿软也不迟。”

    安小溪的身体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哀求道:“慕琛,我不行了,我好难受,不要”

    慕琛将她打横抱起,冲她微笑:“没有什么不行吧,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早我身下躺着就好了,不配合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只是要做而已。”

    慕琛是笑着的,但是这个笑容是安小溪完全陌生的,她身体本来就颤抖的离开,看到他这个没有笑意的笑容,安小溪紧紧的攥住了手咬住了下唇。

    好可怕,这根本就不是她熟悉的慕琛,慕琛,慕琛才不会强迫她做这种事情。

    闭上眼睛,安小溪害怕极了。

    不要啊,这样的她不要,她想要的是原来的那个慕琛温柔的宠爱着她慕琛

    现在这个慕琛,她根本就不认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