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没有合作的必要

    慕琛的桃花眸扫过来,星辰一般的眸子摄人心脾,安小溪在那样迷人的视线中,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真的好羞耻,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而且是当着慕琛的面,要她来形容慕琛,安小溪是真的觉得既羞耻又难为情。

    可是当慕琛的视线扫过来时她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内心里涌出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情绪与冲动。

    不自觉的的安小溪开口道:“他是个很成熟冷静的人,既成熟冷静又很睿智,是我见过的最温柔体贴的男人。”

    慕琛,我说了,在我眼里你就是这样的,我说了,那你会听吗有认真的听我说了吗

    因为羞涩,安小溪微微低下了头,一缕黑色的秀发垂下来,落在她微红的脸颊上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动人。

    在微醺的酒香中,她的存在好像让空气更加的醉人了。

    慕琛依然在转动着酒杯,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着什么。

    那边邓麒;拉着安小溪道:“小溪啊,你丈夫被你夸的也太好了,不会还长得帅,身材好,又会赚钱吧。”

    安小溪腼腆的笑着,不想扫了这活跃的气氛,也难得打趣了一把道:“老大你真聪明,这都被你猜中了。”

    “天哪,人生赢家,人生赢家啊,小溪,看到了你,我忽然觉得这么多年我都白活了啊。”设计部现在还单身的女前辈哀号了起来。

    四周又热热闹闹的闹腾了起来,有人嚷嚷着安小溪这样幸福简直虐单身狗,得罚酒,安小溪推脱说自己不能喝,又被人逼着吃芥末寿司,设计部这边是彻底闹开了。

    却有三个人不在这热闹之中。

    陈珊妮听着慕琛和安小溪的互动都要气死了,一点心情也没有了,只后悔把慕琛拉来这里,竟然没出什么乱子,还让这两个人**了。

    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那边的慕笙心情也不怎么样。

    他现在,可以确定了,安小溪并没有动摇对慕琛的感情,至少现在她还是一点都没动摇的。这一点让慕笙不舒服。他以为多少会有点的,对慕琛的怀疑已经开始,那么喜欢慕琛的心情应该也开始动摇了才对,然而为什么没有呢小溪,为什么你没有对他动摇,他都已经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你还能忍受吗

    慕琛坐在那里则是保持着自己之前的姿态,喝着酒,似乎若有所思。

    慕笙不想呆在这里起来去洗手间,陈珊妮眼睛转了转,过了一会儿跟上去。

    陈珊妮跟着到侧过没找到慕笙,倒是在二楼的窗前看到了他,走过去,陈珊妮开口道:“慕部长,不喜欢里面的热闹气氛吗”

    慕笙扫了她一眼淡淡道:“你不用打我的主意,你和慕琛的事情我帮不上忙。”

    陈珊妮娇俏的笑:“慕部长说笑,我和慕总裁能有什么事情。”

    慕笙的态度明显比在和其他人说话时冷淡了很多,再也不是笑眯眯的,声音温和的样子,然而陈珊妮想,这才是他平时真正的样子,他的眼里可从来没有留下任何他不在意的人的影子。

    “你不用隐瞒什么,对慕琛有所觊觎的女人很多,何不地方的承认,你是圣罗兰的继承人,你是完全哟资格觊觎他的。”慕笙狭长的眸子扬了下道。

    陈珊妮不得不承认,慕笙和慕琛的确是亲兄弟吧,两个人有时候连动作都这么像。

    不动声色的笑笑,陈珊妮大方道:“既然被识破了,那也没办法了。好吧,我说实话我的确对慕琛有所觊觎,但不是因为我是圣罗兰的继承人我有资格,而是因为我和慕琛是初恋,所以我有资格。我都知道哦,知道小溪和慕琛是夫妻,但是对我来说这没有关系,我要得到慕琛,所以会不择手段,不知道慕部长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们可以联手。”

    慕笙笑了下,慵懒道:“我要慕氏也行”

    陈珊妮顿时僵住了,看到她那个僵硬的表情慕笙满意了,笑道:“我当然是开玩笑的,我想要什么,陈小姐应该也看得出来吧。安小溪,我想要她,不过我不想和你合谋什么,你只要不断的和慕琛约会就好,只要你能缠住慕琛,我自然会把安小溪拉离慕琛的身边。但是切忌一点,不要妄图以上床勾引慕琛,现在的话一定会失败,你只要伪装出你和慕琛一直在上床就行了,不要真的去尝试。”

    慕笙百分百确定这个陈珊妮是搞不定慕琛的,因为为了安小溪会冲自己挥拳的慕琛,也是在意安小溪的,他大概不会轻易向陈珊妮靠近。

    那么,能做的只有制造假象了。

    想到这里,慕笙又扬起了唇,凑近陈珊妮道:“你身上的香水很管用,多蹭到慕琛身上去吧。”

    慕笙说完转身走了,陈珊妮看着他的背影蹙眉。这个男人很聪明的样子,但是他为什么不和自己合作呢,明明和自己合作的话事半功倍。

    陈珊妮殊不知,在慕笙看来,根本没有和她合作的必要性,他自身的存在就已经在安小溪和慕琛之间划上裂痕了。如果他和陈珊妮再去合作,出了任何事情都会节外生枝,如果让慕琛抓了什么把柄会更加麻烦。

    他可不想在安小溪那里犯任何错误,任何错误都不行。

    那边,正在吃饭中,安小溪电话响了起来,安小溪要出去接电话,一群人起哄说是她的丈夫打来的,让她在这里接,安小溪窘迫到不行,几番解释才得以出去,正好与陈珊妮擦身而过。

    陈珊妮回到座位上,见慕琛还在喝酒,倒了一杯酒蹭到他面前道:“来阿笙,别一个人喝嘛,我陪你喝。”

    “不用了,我正好不想喝了。”慕琛很干脆的说道,把酒杯倒扣在桌子上。慕琛扣掉的酒杯,谁敢向里倒酒,当然是没人敢倒酒,陈珊妮也只能闷闷不乐的给自己倒上了。

    慕琛真是防的太紧了,根本无孔能入。

    那边安小溪在外面的接起了电话,本来因为是陌生号码安小溪不打算接的,以为是骚扰电话,但是这个电话持续没有挂断,安小溪无奈只好出来接起,想听听看是不是谁找她有什么事情。

    “喂,你好,我是安小溪,请问你”

    “小溪,我在机场a市的夜色霓虹闪耀,我很喜欢。”煌影醇厚的声音响起,安小溪怔住,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煌影,你、你回国了”

    煌影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得高兴:“是的,我回国了,小溪,我好想见你,不过我知道现在不行,所以明天下午你下班以后,我们可以见面吗在我们之前一起吃布丁的店里。”

    “我、我不好说,我这边接了新的工作”安小溪有些不知所措,不敢一口答应。但是她又觉得这样不太好,就算是煌影告白了,她也一如既往的拿煌影是朋友,他从国外回来,自己怎么能不去见一面。

    “我知道你忙,所以明天我会等你电话,这是我的新号码,小溪,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了,但是在你有时间之前,我是会忍耐的,那么你现在先忙吧,我挂了。”安小溪来不及和他说一声拜拜,电话就挂断了。

    那感觉就像是煌影在担心她会再次拒绝一样。攥着手机咬住下唇,安小溪觉得自己该去见煌影。喜欢一个人,为其努力的心情她再了解不过了。

    虽然不是她的本意,但是煌影喜欢她为她在努力着是事实,她既不能成为他的恋人,那么作为朋友给他一个接风洗尘的晚餐是是应该的。

    站在原地,安小溪胡乱的想着。

    日式的包间内,慕琛的视线落在了表上,安小溪出去已经五分钟了,桃花眸微眯了起来,慕琛开口道:“我喝的有点儿多,出去吹风。”

    他这样的说自然没有任何人有微词,而陈珊妮却急忙插嘴道:“我陪你。”

    “不需要。”慕琛说完,视线落在了慕笙的脸上,忽而意味深长的笑了下道:“慕部长如果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跟来。”

    慕笙身边安小溪的位子空着,而慕琛就要出去,会发生什么事情,慕笙想也不用想了,手在桌子下面攥着拳头,在心里卷起滔天巨浪,慕笙表面上却是微笑着道:“不用了,我并没有喝醉。”

    慕笙笑了下,站了起来道:“是吗既然这样我就自己去了。”

    慕琛说完就向外走,设计部的人都喝的差不多了,那么还顾得上慕琛,陈珊妮眼见着慕琛出去还不让自己跟着,着急的压低声音对慕笙道:“喂,你怎么不跟上去,你就不怕他们发生什么”

    慕笙看着陈珊妮不甘心的样子,端起清酒一口把酒喝光了。

    “你是傻子吗发生什么,这不是正常的吗因为他们是夫妻,所以发生什么都是正常的。”

    对的,他知道慕琛要去做什么,慕琛也挑衅的说了,而他、而他也明白这样很正常,只是为什么胸口如此的痛楚。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