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你是我的雏鸟情节

    慕琛,你知道什么是雏鸟情节吗幼鸟破壳而出的时候,会把第一眼看到的人当成自己的妈妈。人或许也有这种雏鸟情节。

    在黑夜里行走的人,看不到光明,第一个对他们伸出手的人,会让他们深深的依赖。

    我对你呢,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种雏鸟情节,我并不太懂,但是我确定,你是我在黑夜里行走时,所看到的第一道光,是黑夜里最耀眼的星辰。

    我望见了你,从此以后眼里再也没能容下过别人。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的星辰,真的谢谢你。

    意识不清晰的安小溪,觉得自己有很多话很多话想对慕琛说,可是他俯身下来吻住了她的唇,捧着她漆黑的发,辗转缠绵的勾她的丁香小舌,并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小溪,小溪,要怎样对你才好,我该怎么待你才好。

    说着我是夜空中唯一的星辰的你,酒醒以后还会这样认为吗我不知道,因为不知道,所以此刻,我只能趁着能够触碰到你的时候,尽情的触碰你。

    烟花还在夜空里绽放,然而欣赏烟花的两个人却早已经无心观赏了,此刻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再美丽的风景也比不过彼此凝视的眼眸。

    我想要你的眼眸深情的凝视着我,恰如我正如此凝视着你一般。

    慕琛最终是没有把安小溪留在自己身边睡,而是送她回了侧卧。

    这是她住到侧卧开始他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房间里摆放着画架,很多绘画用的作品,有很多纸张,画好的稿子都应该被放在了下面的设计室或者拿到了公司,所以这里并不能看到。

    把安小溪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慕琛看着画架上的画。

    画上黑暗的云朵堆积在天空,海面上平静,一只小船上坐着人,而在海面下面是汹涌的浪潮,好像下一秒就会将船吞灭一样。小船上的主人似乎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此刻暗潮汹涌,不知道此刻乌云密布,马上就要下起暴雨了。

    这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令人紧张担忧。

    慕琛久久的凝视着这幅画,他能想象这幅画的延续,当暴风雨来临,浪潮翻涌,孤舟上的人一定会惊慌失措,茫然无助。

    人都说,画作透着的是一个做画者的内心。

    小溪,这画作是否也昭示着你的内心,你的内心,此刻是不是也是这样,这样的无助

    我明明在你身边,却没办法叫你依赖,而且还伤害到了你。转身走到安小溪身边,慕琛抚摸着她的发,轻吻着她的额头:“对不起小溪,还有晚安,睡个好觉,梦里希望没有我。”

    慕琛说完就转身出去了,关上门,慕琛没有听到安小溪轻声的喃呢。

    带着无限眷恋,缱绻情深的呼喊着一个名字

    慕琛

    即使在梦里,也仍然想要和你相见啊,慕琛。

    安小溪醒来的时候,是早晨四点,天还没有全亮,因为酒精的原因她的确是睡了一会儿,但是也没有睡多久,毕竟她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到四点也才几个小时而已。

    扶住有些疼的额头,安小溪坐在床上发呆。

    她在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结果除了干掉的最后一杯冰葡萄酒外,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喝醉酒断片这种事情,她真的很不想经历,但似乎每次喝完喝醉了之后都会断片。

    低头,身上已经换了睡衣,安小溪抓着睡衣迟疑了起来。

    这格睡衣难道是慕琛给她换上的

    急忙摇头,安小溪打断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幻想。

    “安小溪你傻了吗他怎么可能。”咬住下唇,安小溪抱住了膝盖。要是以前的慕琛的话,倒是有可能,现在慕琛都已经有了情人了,还是那样的千金小姐,怎么还会对待她如同以前一样。

    去想那些不切实际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现在还不如想想圣罗兰的指名。

    目的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必须拿出好的作品来。

    首先,她该去多了解下圣罗兰才行。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安小溪上网茶查了圣罗兰的很多事情,顺便也知道了圣罗兰继承人珍妮是多么厉害的女人。

    真的很厉害,她虽然是女人,但却是股东们一直认为的最合适的继承人,且相信在她的带领下圣罗兰将更加辉煌,而现在她是亚洲区的执行总裁,这边的事情是由她全权负责的。

    安小溪看完之后,内心里一阵不可控制的自卑。

    真的是她望尘莫及的人物。不管是家室、容貌、身材、能力,各种方面她都非常优秀,即使不想承认,安小溪也不得不承认慕琛和她非常的般配。

    两个人就好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个认知让本就心烦意乱的安小溪,更加的心烦意乱了。比不过的对手指名她合作,到底

    真的只是因为她很有实力吗还是别有用心。

    胃里一阵的不舒服,可能是宿醉加上这个事情的压力,安小溪去洗手间呕了一会儿才出来。

    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安小溪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多小时才起来。

    一出门就碰到了慕琛,安小溪的心跳跳乱了半拍,低着头说不出的尴尬。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后来发生了什么,她酒品不太好,不会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吧,想问却没办法开口说话。

    “昨天晚上你喝多了,以后不能喝酒就别喝那么多。”慕琛见她一副为难的样子先开了口。

    安小溪攀上了这个台阶,顺势就向下爬,小声道:“嗯,抱、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并没有什么麻烦的,下去吃早餐吧,你最近脸色都不太好,要主意休息。”慕琛说完先一步下楼了。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心脏跳快了起来。

    是在关心她吗

    咬着唇,安小溪想,她果然好喜欢好喜欢慕琛,所以被这样一关心,就觉得好高兴,她大概是没救了。

    下楼吃了早晨,出门的时候安小溪本来是要分开走的,但是慕琛的脚步却停下来对她道:“可以在离公司稍微有些距离的地方把你放下,一起去公司吧。”

    “好。”安小溪点点头,眨了眨眼睛,内心里说不开心肯定是骗人的。

    她好稿子,真的好高兴慕琛和她一起去上班,坐在车里,安小溪不自觉的看向慕琛的手指,那上面戴着白金的那个戒指,偏巧自己戴的也是这个。咬着唇的想了下,安小溪想往下摘戒指。

    “做什么”慕琛看到她得到动作蹙眉,“你不想让人知道你结婚了吗”

    为什么要摘掉戒指,她这个动作让慕琛不高兴。这是他特意买给两个人的,因为蓝宝石戒指她不能戴着,所以让她戴着这个的,接到手里的时候明明高兴到不行,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安小溪急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觉得在公司里戴着万一被人发现是一对就麻烦了,所以我想着摘下来先放起来。啊,我这次一定会好好保管,不会再弄丢的。”

    慕琛听到她这么说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是制止她把戒指摘掉。

    “这样的铂金戒指哪里都有卖的不是吗不会被发现,没关系的,戴着吧。”慕琛说道。

    “嗯。”安小溪点点头,想着慕琛也戴着戒指,真的心口一甜。

    这是不是说,是不是说,慕琛他其实很重视自己和他之间的感情,所以才一直戴着戒指,而也不准我摘下来。

    安小溪觉得自己可能又是想太多,但是却又没办法,他控制不住自己想太多。关于他的事情,怎么可能控制得住不去想。

    到了公司前面一点的地方,慕琛放下了安小溪离开。

    安小溪自己走到了公司,在门前的时候,安小溪碰到了慕笙。见到他,安小溪又有些不自在,又有些高兴。

    毕竟自己在公司里也没混熟,所以有个认识的人能说上几句话,真的是很好。

    “阿笙,早安。”安小溪这次主动打了招呼,试着像普通的朋友那样。

    慕笙见她主动打招呼也是一怔,不过却很快的笑道:“早安小溪,今天是第二天上班吗还习惯吗”

    安小溪点头道:“还不错,而且我第一天就有了新机遇,昨天慕琛告诉我,圣罗兰的继承人,点名要和我合作,我明明是个新人,却受到了抬爱呢。”

    慕笙簇起了眉头。是么,圣罗兰的继承人点名要安小溪合作。

    怎么想这事情也有点蹊跷吧,那女人,眼里对慕琛的欲意根本藏不住,这次找安小溪合作,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是阻止不了。

    安小溪之所以能对自己说这话,肯定是因为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小溪,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就告诉我。”慕笙没有多说别的,只说了这么一句。

    但是这一句已经让安小溪感激了,安小溪笑笑道:“我没事的,圣罗兰的这个合同,我一定不会搞砸的,一定。”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