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认同接下来的工作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设计室的工作并不是繁重的,反而应该是所有部门最轻松的,因为最近也不是什么交稿的重要日子,一切都在徐徐渐进,然而安小溪却很累很累。

    都是因为她晚上无法入睡的原因,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在白天睡觉,而且还是第一天上班,所以喝了咖啡硬撑。

    她是那种喝一点点咖啡就会很兴奋的体质,倒是能够撑不少时间,只是这样下去也许不是办法。

    看来下次她得找医生多要点安眠片了。

    下班的时候,天还没黑,安小溪忽然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值得尝试的办法,趁着天黑之前要是她回去睡着的话,也许晚上也不会醒来,那样的话就没问题了。

    这么想着,安小溪收拾东西准备快点回去,手机忽然响起震动,安小溪掏出一看竟然是慕琛发来的短信,安小溪急忙打开。

    我在停车场,今天一起回家,你过来吧。慕琛

    安小溪的心脏狂跳不止,慕琛竟然给她发短信了说要一起回家,安小溪吞咽着涌上来的继续的呼吸,攥紧了手机。

    “小溪,晚上要不要出去玩,你刚来,大家打算庆祝下。”

    “啊,明天晚上可以吗今天晚上我必须要回家。”安小溪歉意道。慕琛好不容易邀请她一起回家,她怎么可能拒绝。

    虽然两个之间似乎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彻底解决,但是下班能一起回家的话,就好像她还在学校的时候一样,总觉得舍不得放下这个机会。

    即使,即使此刻难以面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看你,胸口处依然很疼,但我却仍然还是想要见你。

    “啊,这样,也是,第一天上班家里会给庆祝,那么我们明天再约吧。”邓麒很是通融的说道。

    安小溪连连俯身道:“真的抱歉老大,还有各位前辈,明天我请客,动时候希望大家一定要来。”

    “好的,好的,快回家吧。”

    天才新人受到的待遇很不错,安小溪被轻易的放过了,下了电梯一路跑到了停车场,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安小溪上了慕琛的车。

    “抱、抱歉,我来的有些迟了。”车内,安小溪低头扣着安全带。

    慕琛扫了她消瘦的面颊一眼,道:“没事,时间还早,先吃个饭再回去吧。”

    在家里的时候,或许是两个人独处的原因吧,她总是吃的非常少,在外面的话多少会吃一点吧。

    慕琛用的是命令句,安小溪应了一声,没有拒绝或者反驳。

    慕琛带着她到了上一次她弹钢琴的餐厅,安小溪的头低的有些厉害。一进去就听到欢快又悠扬的钢琴声,有些活泼动人,餐厅的气氛比之前的安静优雅稍微有些改善,好像更自由了。

    许多人聊天的感觉也变了,气氛变得非常令人舒心。

    “似乎上一次,你给了这家店新的灵感。”慕琛开口道。

    安小溪尴尬的低着头,轻声道:“我,没那么厉害。”

    她想到了上一次来的时候,两个人还是那样亲密,现在又是这样的疏离,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时光可以倒流,倒流到那个美好的时刻该多好。

    两个人在夕阳的光影下坐下来,安小溪在外面的确是没有在别墅里那么压力大了,稍微多吃了一点儿,吃到一半的时候,慕琛开口道:“今天圣罗兰的继承人指名你做这次合作的首席设计师。”

    啪嗒一声,叉子掉在了地上,安小溪瞳孔收缩着,侍应生急忙过来把叉子捡起来说要给安小溪换一个。

    安小溪耳朵嗡鸣,根本就听不到他的话。她脑海里盘旋的全是慕琛的那句话。

    首席设计师圣罗兰的继承人指明她也就是和慕琛一起的那个女人,心脏绞痛的厉害,安小溪觉得手脚冰凉。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指名了她

    “并不用这样惊讶吧,虽然你是刚毕业,但这却也是一种实力的证明,邓麒都激动的说要推荐你为慕氏创建新品牌了,可见你的实力不俗。”慕琛见她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的事情让她很吃惊,解释道。

    安小溪的手攥紧了,闭上那微微张和的嘴,她觉得自己惶恐的要命,必须要镇定一下才行。

    不能露出失态的样子,如果她因为这件事就惊慌失措了的话,那么也未免太丢脸了。

    抓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安小溪努力让自己镇定了一下,低声道:“是、是么,因为我的实力吗可是我觉得我不能胜任,我只是个还毫无建树的新人,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安小溪想避开这件事,她知道自己这样不专业,而且如果是为了梦想她不该退缩的,可她就是怕了。

    她不敢面对那个女人,不敢面对在外人眼里看着也和慕琛登对到不行的圣罗兰的继承人。

    不想,她不想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道,也不想看到她口红的颜色,想到这些苦闷到让她痛苦的事情,安小溪又喝了一大口酒。

    慕琛看着她,抿着唇道:“不用一遍遍强调着你是新人,在这个行业,有才华的人就是胜利者,圣罗兰是你的机会,如果你怕了,退缩也没关系。只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会退缩,当初抓住我这根救命稻草,说只要让你做设计师,其他怎样都无所谓的你,已经不复存在了吗”

    不正常,慕琛觉得最近的安小溪完全就是不正常的。

    会拒绝这种机会的安小溪不是他认识的安小溪,如果她真的是这样的话,倒是很容易就能困在自己身边,可是想来慕琛又觉得有些不甘心。如果她真的只是如此地步而已,只是如此地步而已,那么他也不会想要她了

    甘美的冰葡萄酒喝了下去,味道却一点也不甘美反而很苦涩,安小低着头掩饰着唇角苦涩的笑容。

    是么,是这样么,她竟然为了爱情已经盲目到这个地步了吗是啊,逃避了的话,她的确是避开了圣罗兰的继承人,但是也避开了她的设计之路。

    成为完自顾自的就开始喝。

    她想要喝醉,也许喝醉了夜晚就能睡着了,也什么都不用去想了。

    慕琛看着她,眉头簇的厉害,沉声道:“别喝了,你会醉的。”

    安小溪却没有听,把那一杯的冰葡萄酒全部喝完了,舔着因为酒精红润的唇,安小溪嫣然一笑:“只是这点酒,没事的。”

    她的笑容美到晕眩,脸颊泛起了红晕,醉态初露,出不出来的迷人。慕琛的心脏跳漏了半拍,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了起来。

    她是真的喝醉了。

    起身慕琛扶着她向外走,走出去外面的风一吹,安小溪醉的更加厉害了,靠在慕琛的身上嘻嘻的傻笑,慕琛几乎扶不住她,只得俯身将她打横抱起。

    以前在她受伤的时候,他也这样抱着她,安小溪有些神志不清,把那时间的时间与现在串了,一时间只把自己和慕琛当成在巴黎。

    醉眼迷离的咯咯的娇笑:“慕琛,我、我们要去哪儿去看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吗不,我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那里,我要去看时装表演,去拍彩绘墙壁。”

    慕琛一怔,望着她娇憨的样子,慕琛怔住了,这样的她,真的很可爱。

    最近她总是躲着他,自从慕笙的事情开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非常紧张,彼此疏远了对方。

    现在她喝醉了,反而和自己这样亲昵,心弦被扣动,慕琛着魔了一下对喝醉了的安小溪露出温柔的笑容:“傻瓜,我们不去看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刚刚已经看过了。”

    “啊是么,这样啊,那我们去做什么呢”安小溪歪着脑袋,在他怀抱里竟让晃动起了双腿,也幸亏慕琛力气不小,而她又很轻柔,所以竟然就能容忍着她晃动双腿。

    “你想做什么”

    安小溪眯起眼睛,天已经黑了。

    安小溪嘟嘴:“我要看烟花”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