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慕琛的言语伤害

    不要对我有所期待,你说这样的话,会让我很高兴。明明你身上都染着别的女人的味道,明明去和别的女人见面之后才回来的,可听到你对我说期待着我,我还是会高兴,这样的我实在太蠢了。

    心脏很难受,安小溪并不是冲慕琛发脾气,她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去嫉妒、去质问,所以她只是为了这样没出息的自己生气。

    一点点的夸奖与期待就会让她心动不已,想要为此努力的心情,在此刻让她非常的煎熬。

    她应该更有自尊才对啊。这样才能赢得同样的对待不是吗如果只是一直蠢笨下去,那算什么,不过是一只金丝雀而已。

    慕琛沉默了,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种这么抗拒的话,并不知道安小溪在生什么气的慕琛也并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安小溪也惊觉自己的失态,急忙站起来道:“对不起,我先、先去休息了,我睡侧卧。”

    好想,她其实好想被慕琛抱在怀里,感受他的体温,有他在身边自己一定可以睡个安稳觉,但是一想到他身上染着别的女人的味道,她就浑身难受。

    慕琛和那个女人是怎么做的,怎样亲吻的,她完全不知道,偏偏能想象出画面来,让她胃疼到不行。

    不可以的,她今晚怎样都没办法和慕琛睡,和碰过别的女人的慕琛睡的话,不如让她一整夜都失眠。

    慕琛的身子不易觉察的颤了下。

    侧卧

    也就是说她今天晚上不和自己睡吗而且还用的肯定句,也就是说她并不是征求自己的意见,而是已经搬去了侧卧。之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他要她和家里人断绝关系,她也没有和自己分开睡。

    而这一次,她竟然主动说要去侧卧睡觉,不想和他睡在一起。

    慕琛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她是在害怕自己吗还是说因为那个男人因为自己做了那种事情,所以她的心向那个男人靠拢了她觉得那个男人更加温柔是吗

    想到那张挑衅的嚣张的面孔,慕琛的内心里又燃烧起了裂火。他不可控制,不能控制这种心情,这种大概叫做嫉妒的心情。

    “慕笙搬到这附近了你知道吗”慕琛忽然开口问。

    安小溪脚步停下来,心跳的非常快,她不想和慕琛谈慕笙的话题,至少现在,因为每次提起来都要吵架。他不知道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

    撒谎吗不,不行,她并不擅长撒谎如果被揭穿,慕琛恐怕会更生气。

    “我、我知道。”犹豫了一会儿,安小溪道。

    慕琛嘴哦在餐桌那里,心里一阵阵寒气扩散。果然是知道的啊。

    “我不在的晚上,他来找过你吗”慕琛继续追问。

    安小溪吃惊,想也不想的反驳:“他怎么可能过来”

    慕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怀疑她在他不再家的晚上和慕笙见面,这种怀疑的依据到底是什么

    慕琛侧目看着她,视线冷凝:“最好是没有来过,我也希望他以后不会来,我讨厌脏东西。”

    安小溪脸色一白,身子颤巍巍的退了几步:“你怀疑我还是怀疑我和慕笙有什么”

    慕琛声音冷凝的开口道:“并不是,只是警告你而已,作为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你的行为要检点一点,我不想被外面的人说,我的妻子勾引我那个私生子弟弟,两个人私通。就算是真的,也给我遮掩好了。”

    安小溪捂住嘴巴,难以相信慕琛竟然说出这么不相信她的话。

    那个在她枕边说着要她相信他的男人,那个说着相信着她的男人,曾经她即使和顾曜被关在一个房间里,被抓奸,他也仍然选择了相信她。

    那时候她不知道有多感动,这世间唯一不在意她这个私生女身份,相信了她的男人,她想要永远呆在他身边。

    可是结果呢,结果以前信誓旦旦的相信着的东西,也会有改变的时候。她明明什么也没做过,却被说了这样的话。那尖锐的私生子三个字到底在说慕笙还是她呢

    然而你呢,你来批评我,你又如何。内心里委屈到不行。

    安小溪的脸色惨白,眼泪从眼里落出来,烧灼了她的手,安小溪惊觉自己竟然狼狈的哭了,转身向楼上跑去。

    她以为他从来不在意她的身份,可实际上他根本就是很在意吧,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也许,自己并不了解这个男人,她只是看到了他好的一面,忽略了他的阴暗面

    慕琛看到她的泪时,一时间心被紧紧的攥住了,他想起身追,却又钉在了原地。

    是他自己说了那种话,拉住她又能怎么样呢

    看着基本没有动过的饭菜,慕琛俊眉簇了起来,为什么又搞成这副样子,他不是为了让她哭才回来的。

    只是内心里的怒火怎样都无法平息,不自觉的就开始怀疑她和慕笙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情,这样的他在安小溪眼里,一定非常非常的扭曲,然而他无法控制自己。

    从内心里涌出来的暗潮几乎要将他吞噬掉了。

    小溪,我没有想要伤害你。

    那一夜,慕琛在卧室里辗转难眠,到后半夜才睡,而安小溪在侧卧里,又是一夜无眠,一直到早晨太阳出来之后才睡过去。

    房门锁着,早晨的时候慕琛吃早餐没有见到安小溪,失神的向楼上看了看,兴致缺缺的出了门。

    她一定是故意不出来的,不想见到他吧大概。到了公司,慕琛心不在焉的到了办公室处理工作,上午九点,陈珊妮出现在了总裁办公室门前,笑眯眯的看着慕琛:“阿琛,我来谈生意了。”

    慕琛想到昨天晚上她的各种纠缠就不悦,面无表情道:“是么,能这样正经的谈生意真好。”

    陈珊妮嘟嘴道:“在说什么呀,昨天的只能算叙旧了,今天才是正式的签合同呢。这一次我们圣罗兰正式开阔内地市场,是非常重要的,你可要重视起来,我们合作的系列,设计师要由我在慕氏挑选,模特也要我们选。”

    慕琛坐到沙发上蹙眉道:“都要亲自选吗那如果搞砸了我可不管。”

    陈珊妮笑道:“慕氏的设计师都很优秀,但是身为圣罗兰的继承人,我有绝对的自信,能靠自己的眼光选择出最适合我们理念的设计师。”

    在这方面陈珊妮显示出了绝对的专业,慕琛看了她一眼无话可说。

    服装与珠宝,珠宝是不变的,自然要服装来服务珠宝,所以他并不反对有着绝对自己的陈珊妮自己选择设计师,至于模特,圣罗兰肯定是已经签了他们中意的模特了,他也不需要多问什么。

    这些条件都不算是什么条件,所以合同签的很顺利。

    陈珊妮呼了口气道:“接下来就是联合媒体发布会了,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介意和你的合作伙伴一起吃个饭吗”

    慕琛冷声道:“介意的话可以不吃吗”

    “不行哦。”陈珊妮娇笑,向他身上赖:“在工作之余,我可还是个为爱情全力以赴的女人。”

    慕琛抿着唇,为了不让她继续骚扰捣乱,慕琛只得答应和她一起吃午饭。

    两个人一起下电梯,这一幕被慕笙看到,勾起唇角,慕笙笑了起来。

    这真是上天给的机会,拿出手机,慕笙发短信给安小溪。

    昨天晚上他发给安小溪的短信没有收到什么回信,他想安小溪一定是认为慕琛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否则她会第一时间发短信为慕琛辩解。没有辩解的原因,是因为她认为慕琛和这个女人有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回,或者是伤心所以忘记了回。

    这次的短信很快就收到了回信,慕笙看到之后笑的越发灿烂了。

    他发的短信是:小溪,我看到那个女人来公司了和慕琛一起吃饭,我大概是误会那两个人了,他们可能不是那种关系。

    安小溪回的短信是:嗯,慕笙你不用在意他们的事情,没什么的。

    含糊不清的短信,透出了浓浓的无力的感觉。

    她现在一定很无助,这几天她一定没办法理会慕琛,等到她上班的时候,他会想办法安慰她。

    别墅里,浑身无力的安小溪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她的脸色苍白,裹紧了被子却仍然觉得冷。

    她已经不想去管慕琛的事情了,只是想起来就会难受,她只想在睡梦中把一切都忘记。忘了吧,只有忘记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接下来的几天,慕琛和安小溪的时间都是叉开,安小溪夜夜无法入睡,疯狂的画着稿子,而慕琛就住在安小溪的隔壁却不知道。

    她彻底患上了严重到的可怕的失眠症,即使是周一上班她想要睡觉,也只能等到五点六钟天开始泛白了,才睡了几个小时。

    在周一的早晨,慕琛和安小溪事隔几天,终于在这同一个屋檐下撞上了,安小溪化了妆,因为妆容好不容易遮盖住了她的苍白。

    下楼,也不敢看慕琛的眼睛,安小溪沉默的吃着早餐。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