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女人的香水与口红

    安小溪攥着手机,只觉得心脏一阵一阵的疼,她的大脑嗡嗡作响,回响着一句话:慕琛去找女人了,慕琛去找女人了。

    他是她丈夫啊,怎么可以去找别的女人。

    慢着,伸出手安小溪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有些非常不愿意记起的事情,现在非常的清楚的被想了起来。

    慕琛他和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夫妻,只是说协议结婚而已,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慕琛随便找其他的什么女人都是他的自语。

    不是什么夫妻,他是需要她这颗棋子的,而慕琛是她抓住的一颗救命稻草。

    说到底,两个人只是一场协议,谁也不该干涉谁的生活,可是他们却像真正的夫妻一样,做了许多许多事情,因为这样,所以她现在才会这样的恐惧,难以接受。

    简直像是在做一场噩梦一样,慕琛去找别的女人,慕琛为什么去找别的女人,难道说是慕琛之前喜欢的女人吗

    以前慕琛的以前到底怎样,她好像从未了解过,不,不不不,是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了解。

    她和慕琛根本还什么也没开始,什么都没有开始,什么关系都不算,只是挂牌的夫妻而已。

    “少奶奶,画都搬到了侧卧了。”桃子看到站在阳台的安小溪道。

    夜风吹起了她的发,安小溪喃呢:“把我的东西也搬给到侧卧吧,我要睡那里。”

    心脏好疼,慕琛这几天不回来是不是就是和慕笙薯说的圣罗兰的那位千金小姐在一起呢

    所以才不回来,他不回来自己睡在主卧室,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独守空闺,她不要那样的日子。

    她的东西很快收拾到了侧卧,桃子过来说了一句,安小溪点点头,她想今夜又是无眠的夜晚了,她和慕琛,注定,注定是要

    “少、少奶奶,少爷回来了,回来了”小娟的声音兴奋的从楼下一直冲到了而咯的阳台,本来心灰意冷的安小溪的准备安静的呆一会儿,没想到竟然被通报了这样的消息。

    安小溪惊愕的捂住嘴巴,“什、什么”

    小娟激动道:“少奶奶快下去吧,下去看看,少爷停了车马上可就到客厅了。”

    安小溪欣喜若狂,回来了,慕琛回来了,那么也许慕笙短信说的那个女人,也许和慕琛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想到这一点可能性,安小溪急忙匆匆的下楼去,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慕琛。

    想见他,好想见他,她觉得如果是现在的话,也许什么都可以说出口。

    这种心灰意冷之后死灰复燃的感觉让安小溪觉得兴奋异常,她跑下去一直到了楼梯那里就见慕琛推开门走了进来。

    安小溪站在楼梯那里,有些激动但是开口,却又变成了一种羞涩又扭捏的情绪,她有些不自在的开口:“你、你回来了。”

    慕琛微微颔首,也稍微有些不自在道:“我回来了,晚饭你吃了吗”

    “还、还没,一起吃吗”安小溪问。

    “好,一起吃吧。”慕琛点头向她走过去,安小溪心跳加速,狂跳不止。

    他过来了,过来了,他会不会吻自己呢

    这个想啊冒出来,安小溪不禁骂自己是色女,才几天不见慕琛,就这样期待着被吻,果然很色,可如果对象是慕琛的话,让她变色也没关系。

    她想要他吻自己,霸道的,温情的,甚至于那样有些湿咸的,哪一种都可以,只要被他亲吻

    慕琛的确是走过来了,然而却没有吻她,在她身边停顿了一下,慕琛开口:“我想去洗澡换衣服。

    安小溪瞪大了瞳孔站在了原地,慕琛继续走过她身边上楼去。

    安小溪久久不能回神,不是因为慕琛根本没有打算吻她的意思,而是因为她嗅到了陌生的香水的味道。

    和慕琛身上的冷香格格不入,却又混合在一起。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安小溪默默的转身上楼。

    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这样的举动一定是不正常的,可是安小溪却悄无声息的进了卧室,在浴室外面,衬衣和西装散落在地上。

    安小溪捡起来,闻了一下。果然是混了香水的味道,而且是女人的香水的味道。

    安小溪的心脏一阵难受,但是却强行的安慰自己说这香水只是因为和客户吃饭什么的留下的味道。

    毕、毕竟是千金小姐,圣罗兰连她都知道,可是超级厉害的商人。所以那样的上一任的女儿,用的香水肯定很厉害,所以有这么强的吸附力也不足为奇嘛,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安小溪自我欺骗着,视线却落在了慕琛的衬衣上,在后面的白衬衣的领子上,安小溪看到了半个红唇印记。

    攥着衬衣,安小溪苦涩的自嘲。

    这下子她是骗不了自己了。慕琛的身上有女人的口红以及香水的味道,回来马上就洗澡,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不言而喻了。

    安小溪胃部一阵酸楚,急忙捂住胃部,安小溪转身跑掉了。

    安小溪并不知道慕琛在浴室里,因为那个陈珊妮太难缠,他现在开始有点后悔答应了和她见面,不该为了生意走出这么失策的事情。然而答应了下周带她去慕氏参观。考量再三,慕琛仍然觉得她能为慕氏的利益可以让他稍微忍受一点。

    慕琛不知道安小溪已经误会了,出来的时候安小溪坐在客厅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发着呆,夏夏蹭过来,恨死乖巧可爱的摩擦着安小溪。

    慕琛内心一阵柔软。

    还是老样子,一切似乎度没变,她也没有非常怕自己,这是不是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变。

    “夏夏似乎长胖了一点儿。”慕琛走下去说,安小溪见他下来,内心里的波涛汹涌并没有消失,安小溪有点不能直视慕琛,低头逗弄夏夏,心不在焉的应道:“嗯,的确是胖了一点儿。”

    其实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注意夏夏,夜晚的时候她废寝忘食的画画,白天的时候都在睡觉。

    慕琛主意到她脸色还是不太好,蹙眉问:“你有好好的休息吗看起来脸色并不好的。”

    “嗯,我有在休息,没事。”安小溪撒谎道。

    没有意义了,她总觉得不管再和现在的慕琛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慕琛有了别的女人,关于她的事情已经怎样都好了吧。

    好快啊,只是几天的时间,之前还甜甜蜜蜜的两个人,可以说变了样子就变了样子。难道就是因为慕笙的事情吗

    不,不可能的,不会因为这点事情,慕琛就一下子改变了,一定也是因为她并不怎么重要。

    她只是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很重要,其实她自己并不是那么重要吧。所以慕琛才会这样说找了别的女人就找了别的女人。也没什么犹豫,也并不在意。

    一直以来只有她,一厢情愿的喜欢着慕琛而已,慕琛对自己到底什么感觉,他明明是没有说过的,因为他对自己不错就擅自的以为那是爱情什么的,好让人面红耳赤,她自我意识也太查超过了。

    慕琛本来想和安小溪再多聊一会儿,但是安小溪一直低着头都弄着夏夏,让慕琛微微簇起了眉头。

    难道还在生气,为那天早晨他把她赶回来的事情

    她也许真的很想工作吧,所以自己叫她回来,她大概很委屈。

    这么一想慕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个人在饭桌上沉默的吃过了晚饭,安小溪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了。

    慕琛看着她剩下的大半碗饭问:“怎么不吃了你身体还没痊愈,该多吃店东西才行。”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安小溪安静的回答道。

    她真的吃饱了,一点东西也吃不下了,她有种再吃就会吐了的感觉,在这种时候她只觉得吃什么东西都难以下咽,哪里会有兴致多吃。

    慕琛眉头紧锁,她怎么一直都不看自己,一直低着头。

    放下了碗,慕琛开口道:“之前让你回来,并不是因为慕笙的事情,而是因为你的还没好。”

    在慕琛认为,安小溪可能闹别扭的大概就是这件事,也有可能自己没回来住的事情,但是自己没回来住的事情,慕琛是怎么也没办法解释的。

    总不能告诉她,是因为我自己做了那种禽兽行为怕你害怕我所以才不敢回来吧。

    安小溪搅动着手指,听到他说那事情,又想到了自己特意去见他,反而被他呵斥了的事情,咬着唇,安小溪深吸一口气,努力装作平静道:“慕琛你不用在意那件事,我早就忘了,我没事了,身体也快好了,我想从下周一开始正式工作可以吗”

    慕琛听闻,心里道果然是因为自己不让她上班的事情吗

    勾起薄唇微微一笑,慕琛道:“你还真是热衷于服装设计呢,好,下周你就开始上班吧,安设计师,作为慕氏集团的总裁我很期待你的作品。”

    安小溪一下子攥紧了衣服,低声道:“请不要太期待我的作品,我总是一个普通的新人设计师而已。”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