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搬到了慕琛家附近

    安小溪等了一夜,慕琛这一夜也还是没有回来。安小溪不敢闭上眼睛,只要闭上眼睛她就会看到很多事情。

    母亲的去世,在安家时过的最痛苦的日子,安琪离开了,和父亲断绝关系,安家在a市消失,她成为孤身一人,不,还有慕琛。可是慕琛也不要她了。

    结果她什么都没有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亲人,只有她自己。

    人是群居动物啊,为什么其他人都有家人却只有她是孤身一人呢

    安小溪本就是比较悲观的类型,有很多事情都压在心里,总是会不安患得患失,慕琛整夜不回来让她变得恐惧难以入睡。

    一整夜安小溪叫人不画架和设计稿子拿来,她就在夜里画画,不断的设计服装,然后白天的时候,当阳光出来,她才在暖暖的光晕中睡过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来给她送早餐的小娟一到卧室就看到了床一侧那边散落的许多纸,画板上也有画,小娟吓了一跳。

    “少、少奶奶”小娟轻叫了一声,床上的人很整个裹在被子里缩成了一团,没有任何的回应。

    小娟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站在原地为难了一会儿。

    这些画板啊,笔和颜料之类的,都是昨天晚上拿来的,现在看看地上也是画,画板上也是画。

    那昨天晚上少奶奶到底是几天睡的,又或者她根本没有睡

    小娟想到这个可能吃惊的捂住嘴巴,看了眼床上的安小溪,小娟为难的又扫了一眼地上铺着的画,转身默默的退了出去。

    门外桃子抱着夏夏小声问:“少奶奶起了吗”

    小娟看了一眼夏夏,叹气道:“让夏夏进去吧,也许能稍微治愈一下少奶奶。”说着小娟重新把门打开了一个很小的缝隙让小小的夏夏进去,之后拉着桃子走了,一边下楼小娟一边担心道:“昨天少奶奶不是让我们把画纸什么的拿进去吗刚才我进去一看少奶奶睡着了,地上散的画板上画的全是画,才一个晚上啊,我真的怀疑少奶奶昨天晚上有没有睡觉。”

    桃子瞪大了眼睛,心惊肉跳:“怎、怎么会这样,少奶奶睡眠不好吗失眠吗私人医生做什么吃的,都不知道的吗”

    小娟摇头:“我觉得可能还是心病,少爷这已经快一个星期没回来了,少奶奶心里肯定是难受,又不能对我们说,憋在心里难受吧。”

    桃子哭丧着脸道:“少奶奶现在这个样子,别墅里都没点儿生气儿了,少爷真是的,赶紧回来吧,怎么能把少奶奶抛下这么久啊。”

    小娟无奈,少奶奶和少爷的事情,除了这两个人他们下人哪里有资格插的上嘴,只能看的干着急,干心疼。

    在两个人正犯愁的时候,安小溪却睡的很沉很沉,这一天的开始和她已经没有了关系。反正她也暂时不用想工作的事情,这个别墅里也不会有人回来。

    手机在桌子上嗡嗡作响,安小溪根本听不见,任凭她响,显示屏幕上亮起了慕笙的名字,是慕笙发来的短信。

    短信上面写着:小溪,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下,我从慕家老宅搬出来了,就住在你和慕琛家附近,虽然知道你可能没办法来玩,但是我还是想说,如果你有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你需要我,我会第一时间赶到。”

    手机屏幕提示灯一直闪啊闪的,慕笙却没有收到安小溪的短信,不过他并不太介意,打好领带,慕身笙开车出门,路过慕琛和安小溪所住的别墅,慕笙扬了下眉,轻声开口:“早安小溪。”

    车子呼啸而过,慕笙的心情非常好。

    虽然这种行为看起来真的幼稚又可笑,但是他喜欢做这种傻傻的事情。就像是真的在和她说早安一样。

    慕琛是在去公司的路上听了章铭的汇报才知道慕笙竟然搬到了他所住的区域,冷着脸,慕琛声音冷凝道:“阴魂不散的家伙。”

    章铭点头,不置可否道:“这已经算的上是一种跟踪狂的行为了,然而我们偏偏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只是住在附近而已,没有登堂入室。”

    慕琛冷哼:“他倒是想登堂入室,只是现在没有机会罢了。”

    那个疯子竟然搬到了对面,想到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想到以后他和安小溪会见面,甚至于以他那种无耻的性子,很可能会登门拜访,慕琛就怒不可遏。

    章铭看出他已经动怒了,趁着这个机会章铭开口道:“总裁,我觉得您现在还住在外面实在有些不妥当。”

    慕琛蹙眉,“我是怕我忍不住再对她做出点儿什么,面对慕笙的事情,我总是敏感过头。

    一开口说话,说出来的就是伤害她的话语,让她脸色苍白。一旦生气失去理智就会上到她。

    他不想被害怕,不想被抗拒,更不知道如何面对,所以才好几天没有回别墅。

    难道他就不想她吗怎么可能,他很想她,每一夜每一夜都想。

    章铭在心里叹了口气。总裁你也知道你自己敏感过头啊。

    推了下眼镜,章铭徐徐诱导道:“总裁您想一下,慕笙搬到那边去,你晚上不在家,他登门拜访夫人”

    章铭话还没说完就被慕琛给打断了:“绝对不能给他制造这样的机会,我今天晚上就回去。”

    绝对不能给她们单独相处的机会。想来这几天在外面呆的时间也够长了,是时候回去了,他是真的想她了。

    安小溪一下子睡到了下午才起,精神萎靡、脸色不好,甚至于浑身无力,身体极其的不舒服,但是安小溪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叫人把她的画稿都好好的收下,又躺下了。

    小娟看不下去了,对安小溪道:“少奶奶你这样什么都不吃身体会垮掉的。”

    安小溪闷声道:“不用了,我饿的时候再吃吧。”

    小娟锲而不舍,再三的劝安小溪才因为实在不好意思吃几口。

    几口吃下去之后安小溪又躺下了,总觉得今天也会是无趣的一天,习惯性的抓起手机,安小溪看到沐笙的留言说实话吓了一跳。

    他搬到这边了,她有种事情要向着更不好的方向发展了的感觉。

    慕笙如果在这,那么慕琛是不是又要误会什么了,然而又不能说让他不要搬家,更不能说这里有多不好,毕竟这可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想要和慕琛和好。我想要和慕琛再回到之前那样。我永远都会把慕琛放在第一位上,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慕琛。但是我答应的你,一旦我和慕琛和好之后,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他接受你,然后在未来的某一天,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你作为我的朋友,慕琛的弟弟这样的身份。我会为此加油的。”

    慕笙捷到短信时,怔了许久许久。

    夏天的风吹来。扬起了他的长发,慕笙站在窗前,从不吸引的他忽然想要一支烟抽。

    小溪,我喜欢你这样的天真,但真的不用加油了,因为那一天不会到来。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