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今夜我不回去

    还没有回来,以往的这个时候早就该回来了,他是故意不回来的吗难道说因为自己和慕笙的事情,所以他现在不想看到她

    安小溪心脏一阵阵的疼的难受,比起被做这种过分的事情,她实际上更害怕的就是慕琛不在意她了。

    发怒也好,让她受伤也好,至少证明慕琛在意她,可要是不愿意回来,不愿意见她,那样的话,她一定会因为心脏疼痛而死的。

    抓住手机,安小溪鼓起所有勇气打电话给慕琛。

    电话好一会儿才接起来,四周的有爵士音乐的声音,安小溪心下一跳,判断着慕琛大概在酒吧里。

    怯懦又小心翼翼的开口,安小溪低声问:“慕、慕琛,你、你什么时候会来”

    “我今晚不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磁性又冰冷的声音响起,安小溪的脸色白了白,痛楚又传了过来蔓延了全身。

    “这样,好,我、我知道了,你再见。”安小溪说完挂断了电话,最后电话挂断前几秒,她甚至于听到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安小溪手机掉在床上,痛苦的捂住了脸。

    怎么会这样,忽然之间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他在酒吧里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明明,明明昨天晚上才对自己做了那种过分的事情,今天晚上就要领别的女人上床吗“

    “过分,好过分。”安小溪捂住脸,不一会儿眼泪从手指间的间隙渗透了出来。

    安小溪觉得崩溃又绝望,这个夜晚似乎要变得格外漫长了,伴随着身体的痛楚和心灵的痛楚,这个夜晚才刚刚开始。

    而酒吧里,慕琛挂断电话,娇滴滴的女声就响了起来,大胆的俯身露出饱满的半球:“吶,帅哥,要不要和我玩一玩,我技巧很好哦。”

    慕琛极其冷淡道:“抱歉,我有妻子了。”

    他已经轻微的有些醉了,但是却依然保持着冷静的头脑,他知道自己是喝不太醉的,因为受过专门的训练,但是这东西毕竟伤身所以一直在旁边劝的。

    女孩子长得漂亮身材火辣,见到慕琛之后她一眼就敲定了目标,这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搭讪。

    慕琛实在太帅了,难免会吸引长得有姿色的女人纷纷来尝试自己的魅力。

    女人听了慕琛说有妻子之后,更加故意的挤着胸娇声道:“如果说是和你的话,就算是一夜qing也ok,有妻子的话也要偶尔换换口味吧。”

    “除了我妻子,其他女人的口味我根本没兴趣。”慕琛冷着脸,非常不悦的说道。

    章铭无奈站了起来,把女人赶走了。心道早知道会这样么烦,还是该去单间,他是怕总裁在包间里气氛太过安静,心情会变得更差才选择这里的卡座,似乎完全估算错误了。

    看了一眼时间,章铭道:“总裁,您为什么不回别墅呢”

    慕琛盯着自己眼前的龙舌兰,淡淡道:“我还是不回去比较好。”

    刚才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小心翼翼又有些忐忑,就像惊弓之鸟一般,让他几乎是下意识就说出了不回去这句话。

    他不能回去。回去的话只会让安小溪不安,倒不如不回去。

    自己不回去的话,她就能安心的睡了吧。这一次和上一次在她手臂上留指痕不一样,她下体撕裂,医生说一个星期才能下床走路之类的,不影响其他,就是走路会疼。至于房事的话,这阵子不能再做了,她的生理和心里上都承受不了。

    给她留下阴影是简单的,可是要消除这个阴影却不容易。这是他为自己的暴行,所该付出的代价。

    已经拉开的距离,要怎样才能去缩短呢,首先至少先让她稍微休息休息,身体上还有精神上的,所以这几天他都不回别墅了。

    为了更好的控制自己的yu望以及不让安小溪再继续担忧。

    慕琛把龙舌兰喝完,站起来对章铭道:“送我到xx路的别墅吧,最近我呆在那里。”

    “好。”其实章铭当然还是希望慕琛能够回别墅和安小溪在一起。

    和安小溪甜甜蜜蜜生活着的时候,慕总裁是平易近人,状态饱满的,像现在这样消极的情绪完全没有。

    在心里章铭只能祈祷,总裁和夫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你们快点和好吧。”

    慕琛并不知道他没回去安小溪没有觉得松了口气,而是更加的悲伤,甚至于无助的哭了。慕琛一心就以为安小溪在怕他,现在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小溪好。

    到了别墅,空荡荡的卧室里,慕琛所感觉到的静谧叫他非常的不喜欢。这里的格局按道理说和自己家那边的格局是差不多的。

    然而

    然而慕琛却依然觉得这里空荡荡的。像是少了什么。

    钱包掉在了沙发上,慕琛打开,里面放照片的地方放着她和安小溪在巴黎时候一起照的合照,他一直都放在钱包里。

    照片里的女人很安静,羞涩的笑着,手指轻轻抚摸过她的面容,慕琛的嘴角勾起了苦涩的弧度。

    “小溪”

    大概是酒精的原因,下身变得糟糕了起来,慕琛自成年以来用自己手的次数真的屈数可指,然而现在他脑海里满是安小溪的样子,已经无法自拔了,只得看着照片上安小溪的侧脸自己来。

    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卧室里响起,慕琛字达到自己进去过,她一定会又开始害怕到身体瑟瑟发抖吧。

    小娟点头应道,慕琛说完就起身离开,走出去开车去公司。小娟的表情凝重,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裁现在连家都不回却是叫他们好好的照顾少奶奶,真的叫人捉摸不透。

    少爷是要变心还是要花心,还是如完全搞不懂。

    摇头小娟甩掉一些可怕的想法,掐表等着,差不多九点多一点的时间,小娟觉得安小溪差不多该醒了,才进去送了鱼翅。

    安小叹了口气,实在对这些鱼翅燕窝没有招,她很不喜欢吃,却是硬着头皮吃了一点点,喝完了安小溪按耐不住的开口:“慕琛回来过吗”

    小娟心脏一跳,点头道:“是的,在早晨七点的时候,总裁回来过了,但是匆匆的唷离开了。”

    安小溪听后心中一疼,极其小声的继续道:“那、那他有没有来我的房间”

    小娟差点就要脱口而出想说有了,又偏偏她要想到慕琛要她说的话。

    果然还是听少爷的吧,这里再怎么说也是少爷的住宅,在这里工作她必须要忠实少爷的安排。

    “不,少爷没有进来匆匆换了衣服走了。”小娟道。

    在心里,小娟不断的骂自没出息,竟然对夫人这么单纯的女人撒谎了。

    安小溪一颗稍微提起来的心,在这句话中沉下去了。她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慕琛蜻蜓点水一般吻了她。还对她微笑,像是以往每一次那样对着我笑,倾国倾城。

    可没想到醒来却是听懂啊这句话,委屈的感觉又快要将她淹没了,安小溪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狼狈。

    低着头对小娟道:“小娟,谢谢你,我没什么要问的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