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怎么等他也不回来

    慕笙从慕氏走出来的时候,特意对慕循的秘书许叔道:“许叔,别把这事情告诉爷爷,他会担心。”

    许叔叹口气道:“琛少爷平时不这样,委屈你了笙少爷,老爷就是怕琛少爷会为难您才叫我来看着,结果我没有帮上什么忙,您本来就身子弱,要不要叫私人医生来看看。”

    慕笙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的确叫人担心,但是慕笙却总是笑笑,坚持道:“我没有任何问题,不用担心我许叔。倒是爷爷看到了,真是有些难解释,回去知道我得躲着点爷爷才行。”

    “笙少爷不必要这样,老爷大概早就预料到了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所以如被看到了,也不用维护琛少爷委屈自己。”许叔道。

    慕笙点头:“好的,我不会委屈自己的。”

    坐上车,慕笙在心里冷笑。慕笙还真是沉不住气,被自己激了几句就动手了,看来他真的相当在意小溪,不过现在的话,越是在意越会出现反效果。

    自己维护安小溪的事情,只会适得其反吧。而且这一次他动手打了自己,慕循那边也会心存芥蒂以及对自己更加愧疚吧。

    虽然这并不是他本意,但是好像又一次的一石二鸟了。

    慕氏总裁办公室内,慕琛坐在沙发上,颓然的把领带扯了扯。

    章铭望着他推了下眼镜道:“总裁不是轻易会动手的人,是他挑衅了总裁吧。”

    慕琛冷着脸,现在怒火也没有退下去,慕琛一句话也没说。低头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这是他第一次这也控制不住脾气而出手揍人,他完全不后悔自己揍了慕笙,只是后知后觉的觉得即使揍了那家伙两拳他也没能真的解气了。

    那个家伙左一个小溪又一个小溪的叫着,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的确是在挑衅他。他明明知道这是挑衅,还发了脾气,因为这件事,关乎了安小溪。

    想到安小溪无辜的被利用,又因此承受了自己那样的怒火,他就无法忍受。

    她大概真的把慕笙这个阴险的家伙当成朋友了,然而他是了解的,这家伙根本不可能单纯的和安小溪来往。

    啊,真是叫人生气呢,这个该死的现状。

    他该怎么提防慕笙才好,他该怎么对待安小溪才好,这些都是问题。

    “章铭,今天有什么需要加班处理的工作吗”慕琛低声问。

    章铭推了下眼镜,感觉到慕琛的心情有些低落额,推了下眼镜,章铭道:“抱歉总裁,您知道的,慕氏一直都是无加班的制度,但是下班以后,我很空闲,可以陪总裁去酒吧喝一杯,如果总裁愿意的话。”

    “是么,那好吧,谢谢你了章铭。”慕琛道。

    章铭推了下眼镜,淡淡的说道:“总裁说哪里的话,作为总裁的秘书,陪总裁消愁也是分内的事情。”

    章铭说完俯了下身之后出去了,回到办公室里,章铭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郑楚楚打电话,今夜的也会只能取消了。

    他倒是没有什么不愿意的,总裁平时不会这么消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自从安小溪嫁到了慕家之后,总裁几乎不会愿意出去喝酒。那么也就是和安小溪有关。

    两个人之间大概发生了什么吧,所以总裁才会这么的消沉。

    回到了慕家老宅,慕笙故意找了个借口不去见慕循,反正关于他受伤的事情,他不说许叔也会说,所以他乐得继续做他的伪善者。

    回到自己的院子,慕笙发了短信给安小溪。大体内容就是慕琛主动找到了他,两个人发生冲突,所以他希望不要波及到她,如果有什么事情就给自己打电话之类的。

    风过已经落败了的紫藤花,夏天终究是要过去了,这一个季节的花期落败了,他也该从这里离开了。

    果然和他自己想的一样,自己离开的日子,花期一定是落败了,在满地红花的日子里,他将走出这个院子,走到外面,走在辽阔的未来之路。

    慕笙等了一会儿没见回短信,歪头眨了眨眼睛,先打电话给萧珊。

    接到他的电话,萧珊一如既往的高兴:“哥哥,你可算给我打电话了,我等了好久,哥哥,虽然说的有点晚,但是恭喜哥哥你登上慕氏集团的舞台,我们的人如果知道了他们追随的人是慕家除了慕琛之外的继承人,一定会高兴坏了的。”

    面对她的喋喋不休,慕笙稍微纵然了一下之后才开口道:“不需要告诉那群人,他们没有知道的必要,不如说知道了的话,有可能就要做蠢事了。珊珊,我要你给我找的别墅找到了吗”

    萧珊沉默了一下,声音顿时有些低了:“嗯,找到了。哥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慕琛住到一个区,是为了安小溪吗”

    慕笙的声音依然温和又疏离:“珊珊,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我做的事情,自然有我自己的考量,你不需要费心,我说过很多次吧。”

    慕珊拧着唇,有些不甘心但还是乖巧道:“哦,我知道了,等下我把价格和方位发给哥哥。”

    “乖,我就喜欢这样听话的珊珊。”温柔如情人的喃呢,慕笙使用怀柔政策。

    这一招说不出的管用,萧珊的心情像是变脸一样,迅速的变好了,又开始笑眯眯了。

    挂断了电话,慕笙在院子里静静的看着院子的花花草草,在安小溪出现之前,至于这些东西陪伴着他,一时间分别竟有些不舍,然而他已经尝到了温暖的滋味,再也过不了这种清心寡欲的生活了,所以这些花草,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能相伴了。

    “我要走到我喜欢的人身边去。”慕笙笑了起来,虽然脸上还带着伤痕,但是那笑容依然倾国倾城。

    安小溪是下午才看到的短信,她把手机一直放在桌子上,因为药物睡的也熟,完全没有听到短信的声音。

    看到短信的时候,安小溪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胃和下身都开始疼了起来。

    小娟进来送布丁看到她脸色惨白,吓得差点把手里的餐盘扔出去。

    “少奶奶,少奶奶你怎么样,你还好吗哪里疼我这就去叫私人医生。”小娟紧张的叫着,安小溪急忙按住她的手摇头:“没事没事,只是一阵气血上升,我躺下来就好了,扶我躺下来。”

    小娟急忙扶着她躺下,安小溪沾到枕头之后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下,的确是好了一点儿。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安小溪安慰小娟道:“好了,我没事,你下去吧。”

    “少奶奶,我在这里陪您吧,您这样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疼了起来。”小娟心里十万个放心不下。

    安小溪却依然摇头道:“不用了,我今天想一个人静一静,我知道你们想让我开心的好意,但我真的想一个人安静的呆着。”

    就让她一个人呆着吧,她思绪真的很乱,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她不让慕笙去找慕琛,没想到慕琛却找到了他,还给了他两拳。都是她的错,一切都是她搞砸了。

    以为只要坦白说出来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彼此之间就可以互相信任理解,这种天真想法果然真的太过天真。

    明明陆祁都警告她了说慕琛和慕笙水火不容,慕琛最讨厌慕笙,她却仍然把自己和慕笙成为朋友的事情说出来,结果就害的慕琛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害的慕笙挨了拳头,估计他也承受了慕琛的怒火吧。

    手指泛凉,安小溪想跟慕笙道歉,却不知道该怎样说,她组织不出来语言,好乱。最终安小溪什么也没有发给慕笙,短信被她删掉了。

    时钟一点点的走着,安小溪忐忑不已,她不知道慕琛回来之后,会怎样,所以很不安。

    今天见了慕笙他大概更加生气了,昨天晚上那可怕的暴怒会不会又席卷而来只是想着,内心里就煎熬到不行。

    然而安小溪一直等,等到了八点多慕琛还没回来,安小溪使身体不便行走,坐在床上内心里开始着急了起来。

    以往这种时候就回来了,难道是有事情要忙吗

    安小溪内心里莫名的不安,而此刻慕琛却在稍微安静一点儿的酒吧里喝闷酒。他其实不想出来喝酒,更想早点回别墅,但是一想起早晨安小溪惧怕自己的样子,慕琛就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早回去的好。

    否则的话她连安心养病都不能吧。

    有自己这个恐惧的源头在别墅里,她一定很不自在,可能连睡觉都睡不好。

    一想到这个,慕琛就又开始喝着龙舌兰和马提尼,这样烈的鸡尾酒,慕琛却喝的毫无所觉,章铭看了直劝,也不管用,有女人见慕琛面容英俊,早就按奈不住上来搭讪了。

    一个个都被慕琛冷冷的拒绝了,他除了安小溪谁都不要。

    章铭看着他那样,无可奈何,总觉得今晚总裁是真的很郁闷,一副要喝个醉生梦死的样子。

    就这样,慕琛在酒吧里喝酒,安小溪一直在别墅里等,等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安小溪终于坐不住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