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慕琛的拳头

    慕笙漂亮的眸子里折射出太阳的光芒,有点的天真无邪的开口道:“爷爷,我和慕琛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许现在他能接受我也说不定,也许现在正是亲近的好时机呢,我身体一直比较弱也没朋友,如果哥他肯带着我就好了。”

    慕循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样的慕笙,会被慕循欺负死吧,见他一脸凝重,慕笙急忙笑着安慰道:“爷爷你不要小看我,我智商很高的,如果不是兄弟会面,我会离开便是了。”

    慕循还是不放心。虽然他不很想信任慕琛,但是那样冷静沉着的慕琛只有在碰到慕笙的时候太难以预料,万一他威胁慕笙什么,要他在上任之前自己辞掉慕氏的职位,那么这场闹剧就大了,他可不能准许这种事情发生。

    想了想慕循道:“你等下,我叫秘书跟着你去。”

    于是慕循派了自己的秘书跟着去,一路到了慕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慕琛看着跟来的自己爷爷的秘书,脸色难看:“这是什么意思,爷爷是怕我吃了他不成”

    慕循的秘书推了下眼镜道:“并不是这样的琛少爷,是笙少爷身体比较虚弱,所以老爷让我在一旁看护,怕他忽然出点儿什么事。”

    慕循的秘书自然不是省油的灯,这种说法根本就他无从选择,但是慕琛的内心里知道。

    爷爷这个意思分明就是警告他不要胡来,在护着的慕笙。

    可恶,爷爷为什么护着这个阴险卑鄙的家伙,却不肯相信我

    冷着脸,慕琛道:“我要和慕笙单独聊一下,你们出去吧。”

    慕琛话音一落不等慕循的秘书打算说什么,章铭已经来说:“前辈请跟我来的吧。”

    慕循的秘书看了一眼慕笙,慕笙露出了一个微笑轻轻颔首算是同意了。

    这一点更让慕琛觉得生气。已经完全成为慕笙的狗了吗,爷爷是把自己的秘书直接分给了慕笙吗就这么怕自己欺负他的宝贝孙子吗

    或许是因为安小溪的事情吧,慕琛觉得自己焦虑的厉害,好像越发的偏激了起来。

    慕循的秘书最终是跟着章铭走了,房间里剩下了两个人,秘书紧接着端着茶放在了桌子上匆匆的走了。

    这几天就因为这个私生子顾氏二少爷要进顾氏有好多事情要处理,现在的气氛也是一触即发的样子,任谁也不敢在那里多逗留多久。

    “坐。”慕琛冷冷的开口,慕笙在心里失笑。

    自己还真是惹毛了他了,声音似乎在极力隐忍着,大概是在忍着不要揍自己吧先,等下得先护住脸,他的脸可是还要去迷惑小溪,可不能伤害。

    慕笙坐下来之后,慕琛自然而然的就坐在他的对面,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针锋相对。

    这样沉默了一会儿,慕琛开口直奔主题:“我找你来是希望你离我妻子小溪远一点儿,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接近她,总之以后不要靠近他,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慕琛实际上有很多的愤怒,要强忍着强忍着才会忍住不把人给弄死。

    害的他和安小溪之间变成这种不三不四的关系。然而那些过去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他都已经把她伤成那样了,还能有什么资格去谈以前的事情。

    要说的事情,是未来。在他和安小溪的未来中,要警告这个该死的家伙,不要和安小溪来往才行,他要是不答应,那自然是没有紧张的意思。

    慕笙听到他的话,故作疑惑的蹙眉:“哥,我和小溪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为什么要说不要接近她的话,只是朋友没什么问题吧,而且过阵子要一起入职,我们还需要彼此多多指教扶持。”

    慕琛冷笑:“朋友你马上会交很多,和自己的嫂子做朋友,不是什么好的兴趣爱好吧。”

    互相指教扶持那种东西根本不需要,他根本不会给安小溪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即使在公司里。他也一定会加安小溪和他的距离远一点儿再能源一旦。

    慕笙依然笑的从容淡定:“她的确是我嫂子,可是这却不是她唯一的身份吧。我在学校里教课的时候,她也还是我的学生。”

    “师生的话不是该更加避嫌吗”慕琛冷笑着道:“好歹你也为人师表。”

    即使不戳破这一层,两个人也都明白,这为人师表只是为了接近安小溪而已。

    其实慕琛内心里想了一下,挺心有余悸的,如果小溪那时候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情,他完全不知道。

    “是之前为人师表,我在小溪毕业前可是就离职了,现在是普通的人,而且之后马上就要成为了同事而已。”慕笙面对慕琛时候,面容带的笑从容完美到让人恨不能撕掉。

    慕琛陈双手交握,冷凝的开口:“何不试试看和我谈谈条件呢你到底想要怎样才肯安分守己不要招惹小溪要我再在慕氏给你放一些权,好让你更有能与我竞争的可能性吗”

    慕笙的凤目飞扬:“真是个诱惑人的条件。”

    慕琛为了安小溪能做到这一步,其实慕笙已经觉得满不可思议的了,但是这完全不够啊。

    慕琛在心里冷笑,贪婪的豺狗,只要抛出去食饵,就会追上来。

    “我开出的条件一向都很诱人,怎样,要试试看吗”慕琛开口。在心里慕琛脑内快速的转着,分析着放权之后,要再怎样曲线的把权利收回。

    “我拒绝,哥也许不相信,我很珍惜小溪这个朋友,所以不想失去他,就请哥不要再为难我了。”慕笙拒绝了他。

    这一次慕琛真的彻底被惹毛惹生气,他尽量保持了一个平静的心态来说,但现在看来这个卑鄙阴险的家伙并不打算退步。

    “你给我适可而止你那伎俩不要以为蒙骗了小溪也能蒙骗我,戴着一脸无害的面具,实际上很有手腕。到底想对安小溪做些什么,到底想抢夺什么”慕琛声音冷冽的质问着的慕笙:“何不大方一点承认,这样最后的时候不会太难看。”

    慕笙伸出手撩拨了一下头发,依然从容不迫的开口道:“哥,我对慕氏真的没什么企图,只是不想爷爷一遍遍催我,我才要公开身份的。而小溪那里我们真的只是朋友,既然哥你知道了,就请不要责怪她,错的都是我,你有什么火气就冲我来,千万不要伤害了小溪。”

    慕笙的这些话无异于点火,对于昨天晚上对安小溪做了那种时期他到现在也是煎熬,现在倒是好,这个男人把好话都说了,摆出伟大的样子。

    豁然站起来,慕琛隔着桌子俯身一把扯住了慕笙的领子把人抓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他:“我和小溪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我要怎样对他是我的事情。还有你记住,慕氏也好,小溪也好,你都得不到,这两者都是我的。”

    慕笙无害的笑:“当然是哥你的,慕氏是你继承的,小溪是你娶的,那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

    慕琛冷冷道:“不满你怎么还活字这个世界上。”

    “我还想活的长长久久。”慕笙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道:“到时候也仍然希望能和小溪关系这么好。”

    砰的一声,慕琛给了慕笙一拳,慕笙倒在沙发里发出一声闷哼,有点痛苦的蹙眉道:“好疼。”

    慕琛生气了,听到他叫自己哥他就够恶心了,还有他死缠烂打的要和小溪做朋友这种话跟其实就是挑衅他吧。

    朋友别玩笑了,他可是差点杀了安小溪。那时候巴黎的人就是他派去的不会有别人,现在说什么做朋友

    不过是新的阴谋而已

    “脑袋不清醒的话,就好好吃点拳头清醒下,小溪不需要你这种朋友,还有不准叫我哥,听了就恶心,叫我顾总裁。”

    慕琛连续揍了他两拳,慕笙挣扎的时候踢翻了桌子上的茶,外面的人听到声音,急忙推门进来。

    慕循的秘书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急忙道:“琛少爷你冷静点”

    章铭急忙过去把人拉开,慕循的秘书这才得意检查慕笙。

    “笙少爷你身子弱,不要紧吗”

    慕笙捂住嘴巴,好一会儿才放开,脸色有些白道:“我没事。”

    慕琛冷笑:“一个大男人,挨两拳会有什么事情,你又不是女人吧。”

    慕笙点点头,擦了一下破掉的嘴角道:“嗯,我没事,那么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还是最后一句,真的是我骗了小溪,希望你不要对她做过分的事情。

    慕琛的手一下子又握成了拳头,章铭吓了一跳生怕总裁又和慕笙动手,然而这一次慕琛没上前去,只是攥着拳头冷冷的笑着道:“是不是过分的事情是她判断的,而且,我说过吧,我和小溪是夫妻,不需要你个外人插什么嘴巴。我的警告是最后一遍,不要接近小溪,她不需要你这个朋友,如果你做出点什么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这个该死的男人,他绝不准许他靠近小溪。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