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这是我们夫妻的事情

    安小溪的心跳了一下,咬住下唇不说话了,她的沉默已经给了慕笙回答。慕笙似乎有些惊愕,接着叹了口气,有些心疼道:“小溪,你真傻,我明明说过会帮你隐瞒的,你何必去招惹他。”

    安小溪抱住自己的肩膀,声音是有些哑的,但还是很坚强道:“我不想对慕琛隐瞒什么,而且我和慕笙你之间,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说到这句话,安小溪有点委屈哽咽。

    是啊,她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她就算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和对方成了朋友,也从来没做过对不起慕琛的事情。

    偏偏他要那么愤怒,把她看成是娼妇一样,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主动向他说出来,就是希望他不要误会啊。

    “小溪,你太善良了,而且你不了解慕琛对我的恨意,我说过他最恨私生子吧,实际上就是因为我,他非常的恨我吧,他有没有伤害到你”慕笙温和如春风的声音拂动过耳边,似乎真的很担忧她,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忧郁,与不必要的愧疚。

    安小溪并不希望慕笙有什么愧疚和忧郁。

    因为这事情,他也没有什么错,之所以不和她说他的真实身份也许只是因为他迫切的需要一个朋友。

    因为孤单寂寞,还有真的很想和她做朋友,所以欲言又止隐瞒了一切。他的好她尚且记得,怎么可能怪他。

    “阿笙你不用替我担心,慕琛没有把我怎样的,他的确冲我吼了也很生气,但是他没有对我怎么样。”安小溪隐瞒了自己的状况说道。

    “撒谎。”慕笙断定道:“小溪,你用这样沙哑的声音和我说这些话,没有任何的说服力,看来慕琛果然对你动粗了,我会去找他说清楚,说清楚你只是被我骗了。”

    他知道安小溪在撒谎,因为他可是派人一直关注着,昨夜私人医生聪明到了慕氏的府上,他就开始担心了。

    他希望安小溪和慕琛之间产生裂痕矛盾,但是不代表他想安小溪受伤,恰恰相反,她希望她不要受什么皮肉之苦。

    心伤可以由他来治,身体上的伤口他却没办法插手,这个认知让慕笙非常的难受,所他派人看着,在慕琛离开的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

    还好,应该是没有受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在心里慕笙默默的松了口气。

    小溪,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个男人竟然敢这样对你,太过分了

    “不要,千万不要这样。”安小溪急忙阻止道:“拜托你,我不想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就这样就好。”

    如果慕笙去找慕琛,那事情不是会变得更加复杂了吗,她已经让慕琛这样生气了,慕笙再去找他,慕琛会不会因为她想慕笙说了什么,然而他可能会对她更加残酷。

    心脏一阵阵的疼,安小溪很痛苦。

    她想要那个温柔的慕琛,会对她笑,把她捧在手心里的慕琛,昨天晚上的那个慕琛好可怕。

    “小溪,看到你在他身边受苦我好难受,对不起,对不起我为你带来这样的事情,果然我还是离你远一些的好,能遇过你,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好的恩赐了,以后的路,我可以孤单前行了,真的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慕笙的声音轻柔的几乎要消失了一般,温柔的对她道。

    安小溪一惊,忙道:“阿笙,你别误会,我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想说我和慕琛之间的事情就交给我自己来处理吧,这毕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矛盾。以后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见面,但是如果你有烦恼还是可以找我倾诉下,我、我相信你和慕琛会冰释前嫌的,到时候即使我们做朋友也没问题的,只要阿笙你对慕氏没有企图,慕琛没有理由,没有理由再怀疑你什么的。”

    “小溪,如果我真的对慕氏有所企图,何必等到慕琛坐稳江山呢,我根本就不在意慕氏。”慕笙云淡风轻道。

    是的,我不在意,如果有了你的话,我并不在意慕氏集团。

    “我相信你。”安小溪低声道。

    所有人都不相信慕笙,但是她真的从慕笙那里感觉不到他对慕氏的野心,而且他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关于慕琛的事情几乎没有问过,而且如果真的觊觎着慕琛的什么,他肯定也以为自己手里拿着股权吧,那么他怎么会总是救她,也没对她出手。

    慕琛总是对的,慕琛说的话她都想听,唯独这一次,她真的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也不相信慕琛的判断。

    即使是敌人,慕笙也是无意和慕琛战斗的敌人。

    “夫人,早饭准备好了,您在卧室里吃吧,我们给您送进来好吗”门外小娟小心翼翼的开口问。

    安小溪像是惊弓之鸟一样吓了一跳,对着话筒很小声的说道:“抱歉阿笙,有人来了,我暂时不和你说了。你记得不要去找慕琛,千万不要去找他。”

    电话说完就挂断了,挂断电话安小溪就想骂自己。

    她这样做,太不光明正大了,不该这样的,既然是朋友就该光明正大,然而果然在慕琛的别墅这样是没办法的。

    对不起阿笙,现在一切都好乱,虽然我依然认你这个朋友,但是我们果然还不是能做那些正常朋友的时候,但是在我心里你是我的朋友。

    我想告诉你的是,虽然身为私生子,但只要你抱着一颗平常的心态,不要妄自菲薄,依然可以过的不煎熬,可以过的很好。

    “进来吧。”安小溪努力坐起来披上了睡衣外套开口。

    房门打开,桃子和小娟走进来,两个丫头互相看了一眼,都堆起笑来。

    小娟把饭放在一边道:“那个,少奶奶,您身子不好,特意为您炖了燕窝,即使不想喝,等吃了早餐,您也喝一点吧,这可是桃子亲手为你炖的。”

    安小溪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微微叹了口气:“我知道我现在样子不太好看,但是没太大的事情,你们不要担心我。”

    桃子现在再也忍不住了,凑到安小溪面前小声道:“少奶奶,您身子还好吗我和小娟不能为您做什么,也就能煮点东西,您要是想吃什么之类的,就告诉我们,而且我们今天都陪着您玩儿。”

    安小溪温和的勾起了唇角道:“谢谢你们,燕窝我会吃的,先吃早饭吧,还有我等下还要睡觉,你们要陪,也等我醒了,然后带着笑脸进来,知道吗”

    “知道了,少奶奶。”小娟和桃子乖巧的说道。

    安小溪端过粥来喝,一边喝在心里其实一边有些苦涩。

    下人们都知道了吧,也不知道事情会被传成什么样子,好丢脸,既让下人担心了,又丢了这样的人,安小溪心情低落。

    后天就是正式上慕氏上班的日子了,可是安小溪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副身体到底能不能去上班。

    并且。

    心里那种委屈的难受又涌了上来,她是希望能够在慕琛的微笑与拥抱,支持与鼓励中进入慕氏的,她从来没想到两个人之间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早晨的时候他只要凑过来,她就忍不住瑟瑟发抖,身体也格外的疼。

    吃过早餐,安小溪真的推拒了小娟和桃子说要陪她的请求,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身体的痛楚,她觉得大概只有睡眠可以缓解了。

    闭上眼睛,就又想到了慕琛。安小溪抓住胸口不禁想。

    慕琛还在生气吗还是已经消气了,现在的他对自己是什么感觉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好多想法堆积上来,药物作用下,安小溪缓缓的睡了过去。

    意识消失前,安小溪乞求能做一个好梦,一定要梦到那天的舞会发生之前,要梦到微笑着的慕琛才算是美梦呵。

    安小溪陷入睡眠的时候,慕笙那边却接到了慕琛的电话,慕琛约他谈谈,在慕氏的总裁办公室,慕笙答应了。

    “小溪,这可是他自己要来招惹我的。”慕笙淡淡的勾了下薄唇。

    面对安小溪,他有无尽的疼惜,可是对手忽然之间就成了慕琛,所以慕笙毫无任何的罪恶感。

    他要去见慕琛,当然要去见,而且要好好谈谈小溪的事情才行。

    换上了笔挺的西装,叠了精致的领花,虽然他不常穿西装,但是在这方面的品味却非常的好,搭配的西装和他的长发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真的很的合适他。

    慕笙走出院子,没走多远就见到了慕循。

    慕循见他心情不错,开口问道:“怎么了,你看起来有点高兴。”

    他总是喜怒不形于色,所以连慕循都难得见到他直率的露出开心的样子,十分好奇。

    慕笙那那双丹凤眼好看的扬了下开口道:“慕琛约我见面呢,这是哥哥第一次遇见弟弟,所以我难免就注重了一点。”

    他说的轻松期待,在慕循听来却是脸上一僵。

    在慕笙去慕氏之前的单独会面吗

    “你可以不去,也许不是你想那么单纯的兄弟会面。”慕循面容凝重的提醒。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