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对慕琛抗拒害怕

    慕琛吓坏了,真的吓坏了,他没想到安小溪会晕过去,吓的急忙探她的鼻息,呼吸很浅,慕琛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他才嗅到空气了血的味道,抿着唇急忙掀开了被子,慕琛捂住了眼睛。

    心脏针扎一样的疼,那摊血迹触目惊心。

    他看过很多带血的场景,这个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次。

    他到底做了什么,呼吸都有些疼了起来,慕琛出门叫桃打电话给私人医生。

    不久之后,卧室里开始忙碌了起来,床单之类的全部被换掉扔掉了,私人医生在那里呆了一会儿才离开。

    桃子和小娟去扔床单的时候看到了血迹,也在房间里看到了被抱着的昏死过去的少奶奶。

    两个人都凝重了起来。

    她们开始还因为少爷和少奶奶让所有人都离开是要玩,但现在看来怎么也不是在玩。

    怎么想都是在施虐,怎么会这样,少爷和少奶奶一向恩爱到不行,总是在变着法子秀恩爱,我什么会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从舞会回来其实两个人就有些怪怪的,只怪她们实在太不会察言观色了,竟然想错了。

    “少奶奶没事吧。”小娟问。

    桃子仰头看了二楼道:“没事吧,少爷都找了私人医生来了,应该只是意外之类的吧。”

    其实桃子也不敢确定,毕竟在少奶奶来之前,少爷就不是那么和蔼可亲的人,到底会怎样她根本不知道。

    她只是在期望而已,期望少奶奶不要出任何是事情,期望少奶奶和少爷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房间里私人医生叮嘱着慕琛事情,临走前再次道:“最近都不要再做了,而且这种事情比起身体上的创伤,更容易留下心里上的创伤,有事情少爷再打电话给我吧。”

    慕琛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视线依然落在安小溪的身上。

    安小溪安静的睡着,漂亮精致的面容苍白无比,慕琛想抬起手后触碰她,想了想却又放下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每一次想好好的保护她,把她捧在手心里,事情就会搞成这个样子。

    他不想这样,他想对她好,一直都宠着她,让她笑着,无忧无虑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可是事情每次都偏偏向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在他回神的时候,最糟糕的事情就做了出来。

    真是差劲,差劲,上次把她手臂弄出伤痕的时候,他就发誓再也不那么没有分寸粗鲁的对待她了,结果现在还是一样对她做了这种暴行。

    她醒来会是怎样呢

    会恨死自己吗一定会恨吧。

    太糟了,后天她就进入慕氏了,在这之前他本来准备好好的庆祝,想着这糟糕的舞会也结束了,要带她去海岛玩的,现在一切都泡汤了。

    一整夜,慕琛坐在那里想了很多很多。

    想的最多是理智的分析了安小溪和慕笙。

    最后的结论是令人自我厌恶的,他得出的结婚是他真的不该对她发这样的脾气。毕竟他相信她不会背叛自己,而且她每天都会按时回来,就算是和朋友一起,也很早就回了。

    所以她只是,只是太单纯了,被骗了而已。

    她是心软单纯的女人,他也不是第一次知道,正因为她是这样的,所以他才会喜欢她不是吗。

    清晨在这样的想法中来临,床上安小溪幽幽的转醒,眨了眨眼睛,她似乎有点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你醒了。”慕琛的声音响了起来,安小溪又眨了眨眼睛。

    平日里温柔无比让她眷恋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却像是刺激的噪音一般让安小溪吓的浑身颤抖。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本能,安小溪猛的做起来抓着被子向床那一侧缩,然而一起来下身一疼,安小溪痛苦的停了下来。

    慕琛心中一疼,站起来道:“你别动,伤口会疼。”慕琛说着想扶安小溪,安小溪却像是被烫手的铁块碰到一般飞速的抽开了手臂,低着头咬着下唇。

    安小溪不能和慕琛对视,不敢看他也不敢让他碰,想到昨夜的种种,她就止不住的浑身瑟瑟发抖,她从来不知道慕琛有这样可怕的一面。

    从来她都只看到了他的好,他的温柔,他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他的完美,而关于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她从未想过。

    还害怕,真的好害怕。

    慕琛的手被那样激烈的躲开,漆黑的桃花眸里一闪而过的痛楚,攥紧了拳头,慕琛退开,闷声道:“你好好休息,我今天要去公司,不知道几点回来,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谈吧。”

    慕琛说着转身离开了,出了门,慕琛靠在门上颓然的低下了头。她在害怕他,这是第一次她这样害怕自己。

    自己在她鼓起勇气向自己坦白一切的时候,没有给予她一丝信任与包容,而是对她施了暴行,侮辱了她,所以她现在连自己稍微一靠近就瑟瑟发抖,不敢看他,也不敢和他说话。

    他从来都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裂痕,原来是这么容易就能够划上。

    全部都没了,一直以来那温和的笑脸,羞涩的触碰,偶尔的撒娇,与体贴,全部都被他亲手碾碎了。

    他一向自恃冷静成熟,却竟然在最重要的事情上犯了冲动的错。

    她大概暂时不会想看到他了,以后会不会想看到,会不会对他彻底失望了,他完全不知道。

    抿着唇,慕琛下楼,见到桃子和小娟,慕琛叫住了她们两个。

    两个人和安小溪混的熟又好,对他却依然是战战克克的。

    的确,比起小溪的平易近人,温和,他给人的感觉一定冷漠多了。这个家,似乎没有她的笑容在,其他人也跟着失了笑容。

    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把周遭的一切都影响了。

    “少奶奶身体不好,你们两个今天不用做事情,去陪陪她,不要说是我说的,还要多让她吃点东西,私人医生来检查的时候,你们也要尽量安抚她,告诉所有人,工作的事情松懈也不要紧,重点是少奶奶开心。”慕琛叮嘱着。

    桃子和小娟忙点头道记得了。

    慕琛点点头拿着东西离开了,他今天不得不去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而且小溪也一定不希望他在。

    慕琛走出去之后,依然忍不住看向二楼的窗口,虽然知道什么也看不到,慕琛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才离开。

    别墅打听里,桃子和小娟有点面面相窥。

    小娟低头道:“少爷,这摆明了还是最关心少奶奶吧,所以才这么叮嘱那么叮嘱的。”

    桃子叹口气道:“我觉得也是,最重要的是少奶奶开心,会说出这种话的少爷,绝对还是疼少奶奶的。可是我也依然不懂,少爷到底为什么会做那种伤害少奶奶的事情。”

    小娟摇头:“不知道,这事情大概只有少爷自己一个人知道。”

    总之,如果他是个男的,是不会去伤害少奶奶的,因为少奶奶是那样的柔弱美人啊,本就是经不起折腾的,被昨天晚上那样对待,一般女人都承受不来,少奶奶现在一定非常的难受吧,身心可能都非常的难受煎熬。”

    卧室里,安小溪一直人坐在床上,从羞耻的地方传来的疼痛让她煎熬不已,然而更叫她难受的是心。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低估了什么。低估了慕琛的脾气,还是低估了慕琛对慕笙的恨意,还是低估了其他的什么。

    总之昨天晚上在说出来之前,她想过慕琛可能会生气,但是她也以为慕琛虽然会生气,但是自己死缠烂打的道歉,一直努力也许他就会消气的。

    她总是觉得慕琛是在宠爱着她的。

    可是她没料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如果昨天晚上的暴行只是占有欲与嫉妒,即使她痛楚也没关系,至少不狼狈。但是好像不是那样的。

    慕琛只是一味的认定她和慕笙有关系。

    想着眼泪涌了上来,安小溪凄苦的喃呢:“我就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一直都喜欢他啊,为了他也努力去做了,能进慕氏不知道多开心,甚至于最近几天一直在研究最好吃最营养的便当,希望他每天都能好好的吃饭。

    一直的都在做努力。

    对于慕笙的事情,她知道真相后惶恐不安,甚至于当事人都要帮她隐瞒了,她却不想骗他,还是告诉了他。

    一直以来,她是真心在付出,想用自的一切来爱他,希望拿一颗真心换一颗真心。

    为什么结果就换来这样残暴的对待

    慕琛,慕琛,你对我到底是怎样的能这样狠狠的伤害我的你,到底对我是否真的有感情。

    安小溪胡思乱想的厉害,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安小溪拿起来看到是慕笙的来电,上面还存着阿笙的名字,顿时犹豫了起来。

    迟疑了一下。安小溪才接。

    “喂,阿、阿笙,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边慕笙的声音明显有些担忧道:“我想了一晚上,总觉得你回去的时候有些怪怪的,实在放心不下,就打电话来问你,小溪,你是不是向慕琛坦白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