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暴行

    小娟端了凉茶放在桌子上,安小溪和慕琛换了衣服,安小溪顺便卸了妆之后才走下楼来。

    慕琛坐在沙发上,对于她说的事情非常的在意。

    安小溪坐下来,夏夏顿时过来蹭,慕琛笑了下道:“越来越黏你了。”

    安小溪抱起夏夏,想了想交给了桃子:“桃子你带着夏夏先下去吧,你们都去忙吧。”

    小娟听了促狭的笑,还以为慕琛和安小溪要在客厅里玩,点头脆生生道:“好嘞,我们绝对不出来打扰。”

    说着和桃子离开了,慕琛蹙起了眉头,今晚的安小溪明显是不对劲,一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的样子,不禁蹙眉。

    这种异常的感觉,空气里漂着不好的因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反常的事情是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今天舞会之前她还好好的吧,舞会

    难道说

    在心里慕琛已经开始猜测会不会是跟慕笙有关系了,而在怀疑的同时,慕琛又极力的否认自己。

    不,不会是这样的,小溪怎样都不可能和慕笙扯上关系吧。

    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变得凝重,慕琛的心跳有些快1,脑内还在乱转,是不是慕笙对她做了什么

    如果是的话,他绝对饶不了他。

    “慕琛,我真的非常抱歉,这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我也知道你会生气,但是真的对不起,我在这之前并不知道慕笙就是真实身份,我在慕家老宅见过他,可那个时候我没有多想,也和他没有什么交集,可是后来他到了学校教美术,成为了老师,而且那个时候他的姓名也报的是陆笙,所以我、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这样,于是在学校里变成了朋、朋友。“

    安小溪说这段话说的非常艰难。

    她面对慕琛的时候本就紧张,现在又要坦白这种事情,心情非常的煎熬。

    低着头,安小溪不敢抬头看慕琛的脸。他现在是一副什么表情

    不管是什么表情,他都是生气了吧。

    果然,慕琛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非常的冷凝,是安小溪认识他以来,他和她说话用的最冷的语调。

    “你说你和慕笙是朋友”

    安小溪心下一跳,手攥着衣服,声音微微颤抖的回答:“对不起慕琛,我真的不知道私生子的事情,而且他救过我好几次,我非常感激他,所以就成为了朋友,但是这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真的只是朋友。”

    她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和慕笙清清白白的,也许慕琛会相信的,可是这之后呢。

    她有点害怕,害怕这之后的事情。

    即使是朋友,也许慕琛也不会准许的吧。

    “一直以来,我最大的敌人就是慕笙,你告诉我你和他是朋友很感激他你在惹恼我吗”慕琛的声音在极力隐忍着怒火的样子。

    安小溪脸色一白抬起头来触碰到燃烧着火苗的眼睛,害怕的向沙发里缩了一缩,低声道:“我真的不知情”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慕家的人,明知道他是慕家的人却完全没有对我提过吧”慕琛发火了,愤怒的咆哮吓的安小溪浑身发抖。

    她知道的,她知道慕笙是慕家人却没有和慕琛说人任何,她知道在那个时候她就错了。

    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只是觉得那个人清心寡欲对慕琛不会有威胁的样子。本来就是这样子啊,慕笙现在也说不想和慕琛争夺什么。

    她自己也是私生子,当初也是这种感觉的,她从来不想和安琪争夺什么。

    只是他们擅自提防而已,就不能,就不能稍微信任他们一下吗

    安小溪抿着唇低下头不说话,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觉得说什么都是错了。

    慕琛咆哮了之后并没有解气,他很生气,非常非常愤怒,他这么不想让安小溪被慕笙染指,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结果他竟然还和慕笙成了朋友。

    作为他慕琛的妻子却和他的敌人成为了朋友这种事情算什么到底算什么

    而且即使不知道慕笙是私生子,和慕家人见遇见了,她为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难道说,是因为那张妖孽的脸吗长了一张那样妖孽的脸又三番五次救她,所以她被打动了

    是来抢夺的,那个该死的男人和他母亲一样,是来抢夺一切的。

    “做了吗你和他上床了吗”慕琛双眸骤然变得猩红了,走到安小溪面前忽然扯住了她手臂将她扯起来,紧盯着她问。

    安小溪被慕琛这样可怕的眼神和这话吓到,争扎道:“慕琛好疼,你放开我,你在说什么,我说了我和慕笙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朋友。”

    “是么,去床上,我要好好的问问你这yin乱的身体。”慕琛说着,拖着她就向二楼走。

    安小溪胆战心惊,脸色已经惨白如纸了,奋力挣扎:“我不要我没有yin乱,我说了我和他什么都没有,慕琛,你放开我,放开我”

    慕琛整个人都不太对劲,安小溪觉得慕琛好危险,他平时都是冷静成熟,温柔无比的,然而现在从他的身上,安小溪致嗅到了危险和疯狂的气味。

    她和慕笙的事情,真的惹到了他了。是她不好,是她的错,可是她已经道歉了。而且慕琛拥有一切啊,为什么他拥有一切反而会担心被那个人抢夺什么。

    安小溪一点也不觉得慕笙能从慕琛这里抢走任何,所以慕琛,慕琛,你根本不用这么愤怒大失控啊

    “啊”被甩在柔软的大床上,安小溪头晕了一会儿,挣扎着想坐起来,手腕却已经被领带缠上绑在床头。这是慕琛第一次这么对她,安小溪惊恐的挣扎起来:“慕琛,不要,你听我说,我真的和他没有什么,求你别这样。”

    不要,手腕被绑着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她不要。

    慕琛俯瞰着安小溪白皙的小脸,这张脸他很喜欢,笑的时候温温暖暖的,让人身心都仿佛要治愈了,一想到她竟然用这张脸对着那个男人笑过,他就愤怒到几乎抓狂。

    毫不怜惜的撩拨起安小溪的裙子,慕琛冷声质问:“你和他是用怎样的口气说话的也对他笑了吧,用这张脸露出迷醉的笑脸看着那张妖孽的脸,说什么只是朋友,但实际上很想和他上床吧。我满足不了你吗,你要去gou男人你要去对那种家伙献媚吗该死”

    “我没有,我真的没,啊”

    没有任何温柔的前戏,他就那么直接进入,痛的安小溪脸色比之前更白了,痛苦的簇起了眉头,浑身瑟瑟发抖。

    “疼,好疼。”安小溪痛苦地呻吟。

    慕琛却不顾她的痛楚,冷酷的捏住了她下巴,“痛也给我忍着,你是我的妻子吧,我想怎么做都是我说了算”慕琛说着不顾她的痛楚强行动了起来。

    其实他也不算舒服,毕竟她还很干涩,然而他现在胸腔里激荡着愤怒,必须要发泄一下才行。

    好疼,安小溪现在除了痛觉其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眼泪是不是落了下来她也不知道,只有让人几乎崩溃的痛楚。

    安小溪觉得自己还是天真了,因为太天真,所以她以为只要说出来,慕琛即使发火也会理解她的。

    因为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现在她明白了,即使是不知道她这对慕琛来说也是一种罪。

    无知也是一种罪。

    好疼,好疼啊,下体大概已经裂开了吧,安小溪觉得疼想要疼晕过去却怎么也晕不了。

    慕琛继续在她身体里肆虐着,好一会儿觉得湿润了,快感才传来,慕琛一边做还一对安小溪道:“你嫁给了我,是没办法逃开的。你是属于我,知道这点就把腿再打开一点,这是对你的惩罚,知道这个教训以后,不准再靠近那个男人,听到了吗”

    安小溪呼吸不顺畅,破碎的呻吟声越发的小了起来,双眸涣散。

    慕琛一直到发泄了之后才稍微冷静了下来,坐在床边慕琛抓住头发拧住了薄唇。

    暴力的兽行之后,不是发泄了的满足,而是更大的空虚。

    他在担心害怕什么以至于干出这种事情来。

    只要面对慕笙的事情,他就会失控。她都一遍遍说当初并不知道慕笙的身份,他也该清楚以慕笙的智商要骗安小溪,真的绰绰有余。

    他把所有的迁怒都发泄在了安小溪的身上,可是她也有错。

    她不该隐瞒,如果早知道她和慕家人有接触,他就会早一点知道那个人是慕笙,然后就可以避免让她和他结束数余月。

    闷声开口,慕琛的声音很低:“我抱你去洗澡。”

    慕琛说着回身,安小溪闭着眼睛躺在那里,慕琛愣了一下。

    她大概很不想看到他吧,也是毕竟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慕琛不自觉的轻叹一口气,抬起手去解领带,领带一开安小溪的手就毫无生气的垂了下来,慕琛心脏一跳,面部僵硬了。

    “小、小溪”

    脸色惨白闭着眼睛的人毫无生气,慕琛的心脏狂跳了起来。

    “小溪”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