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慕笙埋下的裂痕

    走到慕琛的身边,安小溪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她决定要坦白一切,但是那是在回家之后。

    她必须要告诉慕琛,因为她觉得这并不是该隐瞒的事情。

    她的确很傻,竟然猜不出慕笙的身份,也搞不清楚状况的和慕笙来往了,但是她至少不想隐瞒这一切。

    关于她的想法,都告诉他吧。

    在这个舞会结束之后。

    安小溪走到慕琛身边,慕琛对她伸出手道:“跳一支舞吧,今晚的你这么美,我却一直忙碌冷落了你,抱歉。”

    安小溪咬住下唇,摇头:“慕琛你根本不需要说抱歉。”

    该说抱歉的是我,对不起,作为你的妻子,我却又没用又迟钝,对不起。

    握住她的手,两个人走向舞池,所有人立刻退出一条道路,慕琛的眼里只看着安小溪,随着悠扬的华尔兹乐声,慕琛牵着安小溪翩翩起舞。

    慕琛的舞会和慕笙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相比较慕笙的漂移,慕琛给人的感觉更加帅气优雅,安小溪安静柔美,和他搭在一起真的是非常出众,每一步都吸引着人的视线,每一个舞步都如同画一般。

    安小溪的舞跳的不算很好,但是由于慕琛带的很好,安小溪本身又十分的漂亮迷人,所以看起来舞姿就非常的动人了。

    慕笙和舞伴也停了下来,站在外围看着安小溪和慕琛跳舞。

    他听到耳边来自其他人的议论。

    “真是郎才女貌啊,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很般配。”

    “我听说慕总裁对妻子很好,开始我还觉得大概只是外形婚姻,没有什么实感觉的,但是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伉俪啊。”

    慕笙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

    郎才女貌吗伉俪吗如果此刻是她在安小溪的身边,得到的也一定是这样的评价,他不比慕琛的差,哪里都不比慕琛差,所以也一定配的上她的。

    只不过是慕琛先遇见了她而已,时间上他比自己幸运而已。

    如果是她,可以给她更多,比起这种嘈杂的舞会,她一定更喜欢两个人散步的海边,她可以在海边作画,而他会在她旁边画她。

    两个人有很多的共同爱好,可以一起做饼干,可以一起做花茶,种喜欢的花草,他作画,画作就用在她设计的服装作品上。

    小溪和他在一起的话,如果小溪和他在一起,现在的一切他都可以不要。

    慕琛却不行吧,慕琛不可能抛下慕氏,所以小溪,比之他,我更爱你。

    一曲终了,四周掌声响起,慕笙麻木的拍手,实际上内心里却一点不想鼓掌,他想上前邀请她跳舞,但是忍住了。

    因为现在的话,她一定会非常的为难。没想到的是,慕琛跳完舞竟然携带着安小溪走了过来,安小溪心下一跳,没想到会这样和慕笙对上。

    慕琛走到慕笙的面前,极其冷淡的开口道:“你和小溪在同一天入职,在公司里,她是作为设计师的身份进入慕氏的,不要暴露她的身份。”

    慕笙微笑道:“是么,我知道了,我不会暴露的。”

    他笑的明媚,看得慕琛只觉得碍眼,冷哼了一声带着安小溪离开,安小溪挽着他手臂低着头,内心里煎熬不已。

    看着慕琛高大的背影,四周觥筹交错,笙歌曼舞,却让她越发觉得光怪陆离。

    好痛苦,好煎熬,每走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一样,安小溪从来都不知道向重要的人隐藏着一个秘密,会是这样痛苦的事情。

    真的好痛苦,她已经无法承受了。

    下意识的扯住了慕琛,安小溪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慕琛停下脚步来回身看着安小溪,望着她苍白的脸有些紧张的环住她的腰:“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安小溪闭了闭眼睛开口道:“慕琛,我,有事情不得不和你谈,舞会还有进行多久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慕琛对这样的舞会没有兴趣,该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温和的开口道:“现在就可以走,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说,能走吗要不要我抱着你走。”

    安小溪急忙摇头道:“没事,我可以走,那我们走吧。”

    她不行了,已经没办法再忍耐了,必须要说,安小溪觉得自己再隐忍下去一定会发疯的,她必须要告诉慕琛才行。

    将那一切都告诉他,即使这之后迎来的是狂风暴雨她也要承受。

    要在一切误会出现之前,坦白一切才行。

    慕琛和陆祁她们打了招呼之后,就带着安小溪走了。小乔泯唇小声道:“小溪从刚才脸色就不太好。”

    郑和雨道:“小溪本来就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陆祁蹙眉,有些疑惑,她倒是觉得之前她好好的,就去拿了布丁之后就离了,再回来就看起来不舒服的样子,难道是吃布丁吃的食物中毒吗

    三个人谁也没多向其他地方想,倒都是觉得安小溪真的是身体不舒服。

    慕琛离开之后,舞会上人的似乎更放的开了,对慕笙各种殷勤,看的陆祁和郑和雨只觉得恶心。

    慕笙倒也只是和他们虚以蛇委的,一路走到了陆祁和郑和雨面前,道:“陆少和郑少,以后我就要在慕氏工作了,你们和大哥关系很好,以后也请多指教。”

    慕笙举起了酒杯,陆祁看了一眼,笑道:“指教真的谈不上,毕竟我们有事情都是直接找慕氏集团总裁的。”

    郑和雨也冷哼了一声道:“你只是在慕氏工作,属于员工级别的,和我们不会有接触的机会。”

    慕笙知道会被呛,毕竟这两个人是慕琛最好的朋友,他只是例行公事来打个招呼而已。

    见这两个人如此不给面子,也不生气,淡淡的微笑道:“说的也是,要是真有一天我能和两位接触上的时候,搞不好就是天下大乱的时候呢,希望那天永远不要到来。”慕笙说着喝了酒,笑弯了那双动人的迷人凤目,看了一眼小乔手里的鸡尾酒,从她手里拿过来放在餐盘上,递给了她另外一杯道:“这位小姐喝这个吧,对你现在的身子比较好,刚才那个刺激胃。”

    说完,慕笙微微俯身彬彬有礼的离开了。

    小乔瞪大了眼睛抬起头来看郑和雨郑和雨簇起了眉头:“他难道说知道小乔有孕怎么知道的,眼线看出来的”

    陆祁喝了一口酒,抿着唇道:“深不可测,果然是慕琛的兄弟,要小心了。”

    郑和雨点头。

    每一句话看起来都不露锋芒,却是实实在在的告诉他们,他不是好招惹的。

    现在陆祁和郑和雨终于懂得慕琛为什么一直防着这个家伙了,果然是因为身上流着相同的学,才会在对方无权无势,没有做任何事情的情况下,也依然坚信着对方不好对付,提防着对方。

    慕笙转身走开对陆祁和郑和雨的事情倒是没什么在意的,和慕琛之间,现在是绝对牵扯不到这两个人的,没有必要和他们较劲。

    他比较担心的是安小溪,她和慕琛提早离开了,从刚才开始她的眼神就怪怪的。

    小溪,你打算做什么呢是打算全部都告诉慕琛吗

    在心里,慕笙其实明白安小溪如果告诉了慕琛一切,一定会引得对方大发雷霆,他不希望安小溪受伤,应该阻止她,叫她什么都不要说。可是他没有那样做。

    裂痕,这是他埋下的裂痕。

    如果安小溪不说的话,她的愧疚与煎熬会让她和慕琛在一起的时光变得不那么美好,因为愧疚她就没办法享受幸福。

    如果安小溪说了的话,那么慕琛就会在两个人之间亲手画上鸿沟,他的怒火一定会伤害安小溪。

    从他隐瞒身份到她身边,和她成为朋友开始,就悄然的在安小溪和慕琛之间安排了这条裂痕。

    如果安小溪不说,那么裂痕就会慢慢形成,最终演变成无法挽回的误会。

    如果安小溪说了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他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安小溪和慕琛之间就会不断出状况。

    怎样走都是一步死棋,如果慕琛恨他,如果慕琛极其不愿意安小溪和他扯上关系,那么两个人之间一定出问题。

    他是想要得到安小溪的,所以他没有和安小溪说任何,因为无论如何,安小溪和慕琛之间有了裂痕他才能插足。

    所以小溪,对不起,稍微让你吃点苦头,只是为了让你以后跟我在一起过的更幸福。

    今日的种种,慕琛给你的伤害,未来都由我来补全,没事的哦,请你稍微忍耐一下,

    那边在车上,慕琛握住安小溪的手温和的问道:“小溪,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

    安小溪心跳很快,紧张担忧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艰涩的开口道:“慕琛,等回了别墅再说吧。”

    安小溪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让慕琛有些疑惑。

    他不禁开始想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她误会的举动,或者是有什么重大的事件之类的,他怎么想也想不通。

    就这样安小溪一路沉默,终于在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回到了别墅。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