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私生子竟然是慕笙

    安小溪顺着陆祁说的话四下看去,那些人的视线的确是很奇怪。

    他们所站的中心不知是不是有意的被让开了一样。安小溪想到了狼群围住猎物的感觉。那些眼神,给人光怪陆离的不舒服感,这种眼神,安小溪在某一段时间接触过相似的。

    那就是在初中的时候,她进入安家的第一年,安琪在学校里大肆的宣扬她的事情时,她走在路上感觉到的看她的眼神就是和现在差不多的。

    不,或许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因为那个时候四周的人只会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或者看讨厌的东西的眼神暗着她,而现在外围的那群人的眼神,有的敌视,有的似乎是迷惑或者焦虑

    “真是毫不掩饰的眼神。”郑和雨轻蔑的冷笑了一下,摊手道:“也是,他们现在大概很忐忑吧,毕竟这样的小团体,真的很令人担忧。”

    安小溪一脸懵懂的样子让陆祁觉得有趣,凑到她身边给她解释道:“这里大部分是慕家本家的人,都死盯着慕琛额位子,而我呢是陆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和雨也是郑家唯一的继承者,我们三个结为好友,势力可想而知。他们大概都在揣测,我们之间和慕琛的深浅,还有会不会和那位二公子搞好关系。”

    郑和雨点头,有点傲慢道:“那些俗人大概是不会觉得身居高位的人之间还有什么真正的友谊,觉得有的都是利益,心真脏。”

    慕琛将安小溪的腰身环紧,对她轻笑道:“没关系,豺狗呆在一起的话也终究是豺狗,要对付三只狮子并不容易,所以我会好好的利用陆祁和郑和雨,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的。”

    陆祁呲牙咧嘴:“喂,真面目暴露了啊喂。”

    安小溪看慕琛又露出了笑容,心里松了一口气也冲他微笑。

    真好,看到他这样自信着,她也觉得完全不会有什么问题。

    是的,在陆祁、郑和雨、小乔的身边,她觉得自己也充满了力量,他们只要支持着慕琛,跟随着这个人就行了。

    这样说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慕琛天生就是有这样能领导人的能力。

    临近舞会开始的时候,慕琛去找慕循了,安小溪和陆祁他们在一旁闲聊,视线扫视中,安小溪发现有个少女在看她,见她看过去又非常不爽的别开了脸。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扯了下陆祁问:“陆祁,你知道那个女孩,穿着宝蓝色裙子的女孩子是谁吗”

    “啊,那个啊,倒是很有名呢,是慕珊,怎么了,为什么主意到她”陆祁问。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道:“没什么,只是她刚才在看我呢,我好奇就问了下,原来也是慕家的人。”

    陆祁笑了下道:“大概是对你有兴趣吧。慕珊也是蛮有名的,她也是私生女,但是却很有点手腕,母亲去世了本来女儿的话是不能被父亲认进家门的,但是她就是有办法进了家门,而后又因为极其聪明,据说现在她父亲的事情反倒是她在打理操控。”

    “哇啊,看不出来这么年轻的少女,好不简单。”安小溪感慨。

    陆祁扬眉,心道这种少女是可怕的,不过却也是正常的。

    身为私生子什么的名不正言不顺,自然就会想要的更多,也会在成长过程中扭曲变化。

    能维持着纯情小白兔思想的,大概也只要安小溪了吧。

    真不知道她在那种家庭环境下长大,怎么能长得这么根正苗红,陆祁感慨,非常的感慨。

    安小溪毫无所觉陆祁的纠结,看到有人端着抹茶布丁,顿时心痒了,眨着水亮的眸子把果汁递给了陆祁:“我去拿布丁。”

    陆祁点了下头,望着她因为食物就扬起来的笑脸眨了眨眼睛。

    还真是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不是慕琛的女人,我想我大概也会起兴趣。”

    “你在嚼什么舌头”郑和雨凑到他身边道。

    陆祁歪头道:“没,我在想我,小溪这样纯纯的类型我很喜欢,要不是慕琛的女人,我一定会有兴趣的。”

    “哈你是白痴吗这话我娶小乔的时候,你也说过差不多的吧。说什么,像小乔这样柔柔弱弱的好女人我很中意,要不是你的女人我一定会感兴趣。你是脑残吗看到别人幸福就寂寞的小鬼吗”郑和雨无语。

    这家伙绝对脑子有坑,根本就是晚熟啊晚熟,完全不懂得爱情是怎么一回事的家伙才会说出这种估计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的话来。

    陆祁蹙眉:“真的假的,对小乔我也有过这种感觉啊。”

    郑和雨摇头,啧啧叹道:“不不不,我觉得你只是欠扁而已。我要去向慕琛告状,让他像当成我打你时那样也揍你一顿。”

    陆祁沉下脸来,顿了顿道:“原来你还打我来着啊,你等着,我现在手里端着两个酒而且还在舞会上,我就先饶了你,等舞会结束我要和你单挑。”

    郑和雨无语了。

    这家伙么没救了,病入膏肓啊。

    果然是欠揍。

    那边安小溪走到桌子前要拿抹茶布丁,一个小孩子忽然间就撞在了她的腿上。

    “对不起~”脆脆的童音响起,安小溪俯身下去,就见一个小姑娘仰起头来,竟然有些熟悉,安小溪仔细看了看,恍然道:“啊。我见过你,有次舞会,我们见过。”

    那小姑娘一看是,安小溪扁了下嘴:“是你哦。”

    安小溪的嘴角抽搐了下:“为什么态度忽然就变成这样了,是我有那么糟糕吗”

    小姑娘摊手道:“倒也不是啦,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啦。”

    安小溪见到她才恍然想起来她以前给的忠告,急忙俯身问道:“对了对了,你上次让我小心慕氏最漂亮的人,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小丫头眨了眨眼睛,惊愕不已:“不是吧,你竟然到现在都不知道吗”

    安小溪不好意思的低头,尴尬道:“我、我真的不知道啦,你就告诉我吧。”

    小姑娘瞪着瞳孔,要说什么时,四周的灯光全部都暗了下来,安小溪抬头看,就见慕循走了出来,许多人都看向而,在他身后跟着慕琛以及另外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

    男子站在慕琛的左侧,从安小溪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稍微仔细才能看清楚男人。

    或许是因为对方是私生子这件事始终是煽动者安小溪的。所以安小溪不自觉的仔细去看了对方。

    这样的下意识的张望,让安小溪看清楚了对方。

    几乎是在看清楚的霎那,安小溪的脸就白了。

    惨白惨白的。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她看到了被眨起来熟悉的长发,漂亮丹凤眼,以及那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认错的泪痣。

    不,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为什么站在那里的会是陆笙啊

    安小溪伸出手捂住了嘴巴,她脑袋一片轰鸣接下来的事情她都断断续续的听着。

    慕循向所有人介绍了陆笙,不,应该是慕笙。

    然后慕琛说了欢迎他进入慕氏的发言,之后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慕笙制造结交大众的机会,慕琛又跟着慕循走了。

    灯光重新点亮,身边的小女孩脆生生道:“很漂亮吧,我说过要提防最漂亮的人,我没有说谎哦。”

    安小溪的身子剧烈的震动了一下,脸色越发说不出的难看。

    提防

    他住在慕家老宅,和慕循住在隔壁院,是少爷的待遇,就这些也足够她怀疑的了吧,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从来就没去怀疑过他什么。

    一直都是很奇怪的才对,对的,陆笙,不,慕笙她一直都是奇怪的,她早就该发现了。

    为什么住在慕家却不姓慕,是因为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他身上散发着和自己一样的气息的感觉。

    为什么觉得对方的遭遇非常的让人心情,为什么对他放不下,为什么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一样。

    她是蠢货吗竟然完全没有去思考理由,那是因为和他一样啊

    这个慕笙就是和她一样,是私生子。

    “小溪,小溪,你脸色不太好,要、要不要紧”小乔拉着她的手和她说话,将她唤了回来,安小溪回神眨了眨眼睛,顿时掩饰自己的反常。

    “啊,小乔,我没事。”安小溪勉强的笑着道,身边的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安小溪心跳很快,她的内心几乎是摇摇欲坠了,一想到她前段时间,一直都受这个慕琛最讨厌的人的照顾,一想到明明慕琛很厌恶的人,她却每天都笑着面对,她内心里就涌起了一种惶恐。

    如果,如果慕琛知道了这一切,会怎样呢

    他会用怎样的眼神看她,会大发雷霆吧,甚至于会觉得她背叛了他,然后、然后

    那然后的事情,实际上安小溪自己根本不敢想。

    恐惧席卷了她全身,安小溪遏制住自己的瑟瑟发抖,深吸一口气对一旁的小乔道:“小乔,我去花园呆一会儿,总觉得这里的气氛非常不好,大家都和这个刚出来的人太过亲密了。”

    小乔点头,安慰道:“没事的,他们再套近乎,慕氏的总裁一定也还是慕琛的。”

    安小溪点点头,内心里对关心她的小乔有点愧疚。

    对不起小乔,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那些,我的心很乱啊。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