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慕琛很讨厌那个私生子

    桃子帮着安小溪试礼服的时候,安小溪明显的心不在焉。

    桃子见状问道:“少奶奶是不是今天太累了,总是发呆呢。”

    安小溪抬了手臂,迟疑了一下问:“桃子,那个你在这里是不是好几年了”

    桃子脆生生道:“嗯啊。我在这里已经呆了四年了。”

    “那你知道关于慕家的,那个私生子之类的事情吗”安小溪有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问下人这种问题,所以最后只得加了一个之类的事情。

    桃子眨了眨眼睛小声道:“难道说夫人你从来都不知道关于私生子的事情吗”

    安小溪咬住下唇,果然这种事情下人们都是知道的。

    安小溪摇头:“只是听到了一些传言,我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如何,桃子你知道什么吗”

    桃子自安小溪来的时候就和她好,也知道安小溪的为人是不可能随便去和慕琛说什么,甚至于问自己的时候都有点小心翼翼,她很喜欢这样的少奶奶,便也愿意多这个嘴道:“关于私生子我只知道是和少爷同父异母,然后现在他母亲已经去世了。那个人从来没有露面过,这事情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了,早些年还有好多对少爷不满慕家内部的人想要把私生子推上总裁的位子。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私生子一直都没有被现在的当家老爷承认,所以那些人也就不了了之。再之后这个私生子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没人关心了,在咱们少爷当上慕氏总裁了,更是不会有人再对他有兴趣了。”

    安小溪听后低着头咬住了下唇。

    原来是这样。

    虽然还是不知道慕琛和那个人之间的纠葛,但是现状她已经明白了。现状怎么看都是慕琛拥有了一切,并没有出现什么私生子夺权的事件。

    在心里不知怎么的松了一口气,安小溪总觉得如果是私生子夺权失败之类的事情,她就很难保持平静了。

    虽然这样想是有些可笑的,但是她似乎就像是和那个私生子感同身受一样,不希望他做让慕琛讨厌的事情,就好像对方那做了什么让慕琛的讨厌的事情,反而要被讨厌的是她一样。

    “谢谢你桃子,我不会说出去的,只是有点好奇。”安小溪冲桃子笑。

    桃子无奈的嘟嘴:“少奶奶你真是的。如果桃子不信任你的话,桃子就不多这个嘴了。”

    安小溪温和的笑,桃子这边已经整理好了,安小溪向外走出去。

    银灰色的v字领礼服趁着白皙的皮肤,朦胧的薄纱布料上向满钻石闪闪发光,包臀鱼尾设计很好的突出了安小溪的好身材。

    从房间里走出来,安小溪一边走又一边有些走神了。

    虽然知道私生子没有和慕琛争夺什么,她觉得很高兴,然而也不禁去想,同样身为私生子的那个人也一定背负了很多东西吧。压力,别人异样的目光,图谋不轨的接近,这些等都会遇上。

    那个人的生活又是怎样

    这个想法一出来,安小溪急忙打断自己。她到底在想什么啊,她可是慕琛的妻子,除了慕琛的事情,其他人的事情和她都没有关系。

    更别说对那个男人,慕琛不喜欢,这么一想上次爷爷来,然后慕琛心情很好,很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吧。

    慕琛,是不是真的很讨厌私生子

    走出去走到大厅,看消息看到了一身燕尾服的慕琛。

    黑色的燕尾服将慕琛笔挺的身姿勾勒出,慕琛正在整理袖子,看向她时视线停滞了下。

    “很漂亮。”慕琛由衷的开口,安小溪脸上一红,道:“慕琛穿这身也好帅。”

    燕尾服真的很帅,尤其是慕琛,他的腿很长穿起来分外有味道,安小溪提着裙角走过去,看到桌子上放着三款袖扣,俯身拿起了墨绿色的安小溪道:“这个最衬。”

    慕琛见是她选的想也没想就道:“那就这个吧。”

    “爷爷看来真的很重视这次的舞会,提前这些天就把礼服送来了。”慕琛低头看着礼服,似笑非笑的说。

    安小溪的心脏一紧咬住下唇,实在问不出口慕琛为什么看起来很讨厌那个人。

    问的话,会显得很白痴吧。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的吗私生子这样的尴尬的位子,就是会叫人尴尬,叫自己尴尬叫别人尴尬。

    被一个女人抢走了自己妈妈的丈夫,而且自己的爸爸还要成为别人的爸爸,想想是会从小时候起就记恨的吧。

    慕琛作为嫡出的长子,不喜欢那个私生子根本就是最正常的。

    伸出手抱住了慕琛,安小溪不知道自己除了能这样还能做什么。

    还能怎样做才能既安慰自己,也能安慰他。

    他抱过来,小鸟依人的靠在自己怀里,慕琛一怔,反手回抱住了她,抚摸着她的发:“抱歉小溪,让你为我担心了,我没事的。这次舞会之后,那个人也会进入慕氏,不过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抢走任何东西,小溪你只要呆在我身边陪着我就好,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安小溪点了点头温声道:“恩,我相信慕琛。”

    慕琛的话,一定不会被人抢走什么。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私生子是不是真的要抢夺什么。

    说实话或许因为她自身就是比较尴尬的身份,所以她真的能理解做私生子的滋味。

    真的很不好受,那些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的东西让人痛苦无奈。

    就如同她,从未抢夺过安琪的任何东西,可仍然是被憎恨着,即使自己从未做错,也会有无数人指责着你的错的。

    总是活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生活中。

    其实,他们也不想成为私生子,谁愿意呢谁不想有只属于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谁不想有完整的家庭,可是这个标签他们自己摘不掉,因为那是从出生就被刻上的烙印。

    即使不想以这样的身份出生,却也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只能这样努力的生活下去,这样的想法真的无从诉说。

    在心里,安小溪复杂的叹了口气。

    她会永远都站在慕琛身边,只是自己的内心,也同样会去为自己的同类考虑。

    这之后的几天,在舞会之前,安小溪一直有些在意私生子的事情,但是她没有打听,在慕琛面前也没有表现出来。

    她似乎变得越发忙碌了起来,因为私生子要进入慕氏的事情,连夜晚都在书房里忙碌,看着空空的床边,安小溪只能深深的叹气。

    周末,慕琛在慕氏加班,安小溪就约了陆祁到郑和雨和小乔家里晚。

    去郑和雨家的路上,陆祁看着略微有些心不在焉的安小溪问道:“小溪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安小溪急忙回神,尴尬道:“抱歉,我有些走神了。”

    陆祁笑:“是有烦心事吧,说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解决。”

    安小溪看着陆祁,心道公布私生子身份,是要向整个a市公布吧,所以很多上流社会的人都会去,作为慕家交好的世家陆家以及郑家,一定也是要去人的。

    那么陆祁会不会也是知道舞会的事情。

    迟疑了一下,安小溪开口:“陆祁,你知道慕家过几天举办舞会的事情吗”

    陆祁听后恍然大悟了:“哦,我知道了,你是在为那事情烦恼啊,我知道那事情,而且我也会参加。”

    安小溪听到他知道,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低着头道:“最近慕琛一直都好忙,我不太知道这其中的事情,在想说慕琛似乎很在意那个人的事情,所以我不免就有点上心。”

    陆祁看着她略微有些忧郁的美丽面容,点头道:“我懂了,你会在意也难免,这些事情慕琛是不可能和你说的。我们也只是隐约知道一点点皮毛,所以我不能和你说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慕琛和那个人水火不容,非常的讨厌他。我知道小溪你很善良,不过到时候千万千万不要对那个人友好,否则慕琛一定会不高兴。他在任何事情上面都很成熟,唯独对那个人,他有些偏激。”

    安小溪抿着唇道:“所以你们即使去参加舞会,也绝对不会和那个人有所交集吗”

    陆祁挑眉笑道:“那当然,我们可是慕琛最好的兄弟,得永远和他站在同一个战线上。说白了,会去参加舞会也只是给慕家老爷子面子,对于那个人我们丝毫没有兴趣。即使公布了身份又能怎样,慕氏还是慕琛的。”

    安小溪在一旁眨了眨眼睛,勾起樱唇浅浅的笑了下,轻声道:“说的也是。”

    其实她真的不需要去纠结的了,像是慕琛说的那样,她只要站在慕琛身边就行了。

    那个私生子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该收起自己的那一点点同病相怜的错觉。

    对方和她完全是不一样的,而且她不该庸人自扰。

    她只要站在她丈夫这边就对了,不需要为了除慕琛以外的人操心。

    而关于慕琛和私生子之间的过去,也和她毫无干系。

    她只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从一开始就该这么想。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