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谁让你忍着了

    “唉”众人惊叹,只有慕琛似乎是看到郑和雨那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就猜出个一二来了。

    可得是要炫耀什么了,果然。

    “真、真的吗”安小溪激动不已,她和小乔还有郑和雨之所以相熟,认识,是因为上一个可怜的孩子的消失,这一次新生命的孕育让她觉得格外的兴奋。

    果然那个时候她的出现是正确的。

    郑和雨露出一口白牙,笑的灿烂:“真的真的,现在还不知道是男孩女孩,不过男孩女孩我都爱。”

    小乔一直很害羞的样子,此时羞涩的看着安小溪,安小溪激动的看着她:“小乔恭喜你。”

    “谢、谢谢你小溪。”小乔腼腆道。

    安小溪真的是打从心里为小乔高兴,因为她是知道的,小乔非常的喜欢小孩子,上次孩子掉了的时候她真的非常非常的伤心。

    陆祁在这晚上连连被秀恩爱,已经哀号了:“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很恩爱啊。”

    郑和雨对他得意的笑:“哼,我们就是恩爱啊。”

    陆祁气:“小乔,你不要跟着这个家伙啦,这一个娃娃脸的家伙一看就靠不住,你还是改嫁给我吧,我保证会对你好,我会对你和孩子负责的”

    “陆祁,我今天非要废了你不可。”郑和雨怒了,抬起手抓住桌子上的帝王蟹腿就站了起来去追打陆祁去了。

    安小溪和郑楚楚才没口理这两个家伙呢,急忙用蟹黄给小乔道:“小乔,多吃点有营养的,多吃海鲜,小孩子肯定会很聪明的。”

    慕琛在一旁点头道:“嗯,的确该从这个时候多吃点,不然孩子出生以后随郑和雨就麻烦了。”

    郑和雨正跑到他身边得意道:“哈哈,慕琛,我的孩子先出生的,这一次他是老大。”

    慕琛讥讽的笑:“我还真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地位是靠年龄决定的,同级生。”

    陆祁在一旁哈哈大笑道:“郑、郑和雨,这话你以前也和慕琛说过,说我要做老大,结果慕琛骗你说,敢脱了裤子在操场上跑一圈的就是老大,结果你脱了裤子之后慕琛就在你裤子屁股上剪了两个洞,那天你就穿着那个破洞的裤子一边哇哇大哭一边走回去的,你还记得吗哈哈哈哈。”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郑和雨彻底怒了。

    安小溪嘴角抽搐有些无奈,私下里想如果以后和慕琛有了孩子,要告诉他,不要欺负郑和雨家的孩子,他爸爸已经够可怜了。

    侧到慕琛面前,安小溪低声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淘气的时候啊。”

    慕琛挑眉,淡淡一笑道:“年少轻狂,这种坏事做的还不少,谁叫他老挑衅我。”

    安小溪嗔笑,只觉得听了这样的故事稍微有点羡慕。小时候的慕琛感觉没有现在成熟,像个坏小子,她很想见见那个时候的慕琛,也许会被掀裙子,哈哈。

    这一整夜,像是节日一样热闹,幸福的事情不断的发生,真好啊,这样的生活。

    “今晚,我也准备了烟花,我们去院子里放吧。”

    “好啊好啊。”

    女孩子们总是很喜欢烟花的,听到烟花就高兴了起来,兴奋的站起来。

    烟花放置在院子里被点燃,仙女棒拿在手里,一群人嬉戏,欢声笑语。

    慕琛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一侧看,章铭走到他身边道:“这样的生活真好啊。”

    慕琛点头,道:“总觉得像是梦境一样,王子城堡欢声笑语,宴会永远不落幕。”

    章铭笑道:“嗯,这样看着,真像是进入了童话世界,没有烦恼忧愁。”

    慕琛桃花眸望着眼里的美景,视线尤其注意着安小溪。

    她跑的时候裙角飞扬,发丝摇摆,夏夏似乎正在追她的裙摆,她笑眯眯的都弄着夏夏,烟花就在她身后绽放,仙女棒将她的面容招摇的熠熠生辉。

    这是最棒的画面,是他以前人生中未曾想象过,以后人生绝对不想失去的画面。

    “看到这样的画面,会让人生出想要守护这一切的念头,这一切是值得拼尽全力去守护的。”慕琛开口。

    章铭侧目看到他双眸如炬,问:“总裁还在为那件事烦恼吗”

    慕琛淡淡道:“不可能不烦恼吧,那人是我人生的头号公敌,他是我和我所希望的慕氏最大的威胁。”

    他这说的自然是慕笙的事情,离他公布身份的日子越来越近,今天下午的时候他收到了请帖,那上面赫然写的是慕循的第二个孙子的生日晚宴。

    这请帖发出去大概已经一石激起千层浪了吧。外界都知道慕家不只有慕琛一个孙子,关于第二个孙子的事情早有传闻。只是大家从最初的揣测到最后也没有看到这个第二个孙子露面,都已经为人是不被家族承认的。

    现在却忽然被承认了,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难免会叫人不自觉的联想到慕琛出问题这上面。

    怎样对慕琛来说,这都一次冲击。

    真是糟糕透实话已经不喜欢了。

    而且今夜气氛这么好,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安小溪想要让慕琛好好的释放,可是在床上等了一会儿,慕琛完全没有主动扑过来的意思。

    安小溪咬着唇,脑袋里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虽然很不想这样,但是实在有些控制不住。

    慕琛不砰她的理由是什么是太累了不想做,还是在压抑什么,甚至于没有兴趣了吗

    到底是哪一种

    自己该不该主动呢,主动的话会被讨厌吗又会不会是慕琛希望她比较主动点呢

    心里忐忑,心脏跳快,安小溪试探性的向慕琛那里蹭,慕琛感觉到她靠过来,伸出手将她揽入了怀里,但是却并没有更多的动作了。

    安小溪咬住了下唇。

    她对方面的事情不算是非常懂,但是却是知道夫妻生活不和谐是许多家庭破裂的原因。

    今天晚上,气氛很好,所以自己稍微一下下没事吧。唔,就稍微稍微勾、引她一下。

    这么想着安小溪伸出腿悄悄的摩擦着慕琛的腿,黑夜里慕琛张开了漆黑的桃花眸,抬起手按住了安小溪的手,贴在她耳边问:“你在干嘛”

    安小溪顿时脸红的像个大番茄道:“没、没干嘛。”

    慕琛张张口,想说的话咽回去了,慕琛轻轻拍了拍她道:“乖,睡吧。”

    这个答案叫安小溪一颤。他就这样让自己睡了。她也知道自己本事不到家,肯定做的很拙劣,但是以往的慕琛一定会回应她的,他从来也没嫌弃过她的青涩和不谐世事。

    自尊心有点受挫,可是安小溪还是有些不甘心。

    这种事情她真的不是非做不可,只是慕琛之前做的那么频繁,现在却好久都不砰,总觉得可疑。

    如果是厌倦了,也不该这样温柔的抱着她的吧。应该不是腻掉她了才对。

    把脸埋在慕琛看不到的地方,安小溪极其小声道:“慕、慕琛你已经好几天没那个了,要、要做吗”

    安小溪传来,刺激着慕琛的耳膜,慕琛尽量平静冷淡道:“我没事。”

    这等同于正面拒绝了她,安小溪的自尊受到了强烈的打击,她本就是害羞的女子,这个时候身体已经本能的向后缩了,一边缩着一边小声的道歉:“抱、抱歉,我说了多余的话,晚安。”

    转身,安小溪背对着慕琛,咬着下唇。

    搞什么啊,她又不是饥渴,为什么非要去问这种问题。讨厌,在慕琛面前丢脸了,竟然为了这种事情丢脸了,慕琛明明对她很好,哪里都很温柔,她在奢求什么啊。

    安小溪那一副退到了安全地带的稍微蜷缩的样子,十分的惹人怜爱。

    慕琛深深的叹了口气,凑到安小溪那里,伸出手环住了她的腰身:“露出这样受伤的姿态,是因为我拒绝你了吗”

    安小溪咬着唇不回答。生怕回答出来的话又闹出幺蛾子。

    ”真是,我都已经在拼命隐忍着,为什么主动来撩拨。”慕琛的声音从她垂处传来。

    安小溪浑身一颤,因为是背对着,所以安小溪能感觉到慕琛健硕的胸膛整个贴在了她的身上,脸不自己的发烫了起来。

    安小溪总觉得不说点什么不行,委屈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就是:“你干嘛忍着,我又没有需要你忍。”

    这样的大胆发言,说出来连她自己都愣住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